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元力窜动
    第三百七十章元力窜动

    和夏菩提谈了一会,夏朗行也端着药汤进来了。..

    “哎哟!我亲爹啊,你怎么还在这呢?晚上不睡觉了啊!”夏朗行走进来之后看了眼夏菩提赶紧说道。

    夏菩提瞪了眼自己儿子,没好气道:“怎么了,我这是老的连路都走不动了?哼,你没说,意星没睡,肖遥没睡,我就一定要去睡?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一把老骨头?”

    夏朗行的表情简直比哭都要难看:“爸,您看您这话说得,您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说啊!”

    “行了!我这就去睡觉了。”夏菩提站起身,又看了眼肖遥,问道,“肖遥,这个药,明天还喝吗?要是需要喝的话,我明天一大早再去抓点药。”

    “那就麻烦老爷子了。”肖遥感激笑道。

    “没事,别跟我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夏菩提走到门口,转过脸看了眼夏朗行,没好气道,“你还不走准备干什么,留在这吃早饭呢?”

    “我这就出去,我这就出去……”夏朗行很委屈,本来他想趁着老爷子和女儿都不在的时候拉着肖遥好好谈谈心,没想到这一句话还没说,就得回去了,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他还真未必就给肖遥熬药了……

    一碗药汤喝完,肖遥盘腿而坐,并没有立刻睡下,反而借助着体内的那股药劲,开始运转着体内元力。

    今天晚上这一战,虽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最后和长剑行一命搏命疯狂运转体内元力的时候,可是给气海造成了不小的损伤,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元力浑厚,估计气海都会直接破开了。

    “妈的,这个长剑行,还真是不一般。”肖遥睁开眼睛,吐出了压在气海内的一股浊血,脸色又好转了很多,旋即,他有感受到药性正变成一股清凉的泔水,滋润着自己的身体,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只是他刚刚躺下,忽然又立马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看着阴晴不定,眉头一会紧皱一会舒展开。

    “不对……元力怎么还在运转,妈的,这难道是吃了炫迈了,根本停不下来吗?”肖遥赶紧再次盘腿,并且运气心法口诀,想要将那一股暴躁的元力压下去,可是,那一股元力仿佛变成了长期被压迫的劳苦百姓,已经扬起了反抗的大旗,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了。

    他本来还有些紧张,可是紧张过后,又立刻明白了过来。

    “这……这应该是要突破了?”肖遥深吸了口气,脑门上汗水都要溢出来了。

    突破,原本是好事,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首先,他这突破到震天境界也没有太久的时间,根基根本不稳,体内的元力,也没办法控制到随心所欲,如果这个时候去冲破下一个境界的关卡,那成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地了,甚至有可能直接将自己的气海撑爆,不单单是气海,丹田,武脉,全部都会受到一定的损伤,即便没有生命之忧,以后都可能会成为没办法修炼的愤怒。

    想明白这些,肖遥就更加着急了。

    “我草,停下,赶紧停下来啊!”肖遥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再次疯狂运转着体内元力。

    在肖遥的体内,元力似乎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一股正在他的体内疯狂流窜着,也就是这股元力打算造反,而另外一团元力,还能被肖遥所控制,他想要将两股元力融合在一起,然后将其平息下来。虽然现在也是肖遥突破的机会,但是,他并不是很想要这个机会,他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或许可能性有,却并不会超过百分之一,既然是这样,肖遥还有什么理由冒险呢?反正今天晚上和长剑行一命搏命之后,本来就让他受益匪浅了,即便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下一次也依然能找到机会突破的。

    他并不担心自己没机会突破了,他担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控制住体内的元力了。

    慢慢的,他气海里,原本平息的元力,忽然又窜动了起来,也就是说,肖遥将会失去主控能力,任由那股灵气在自己体内窜动了。

    “妈的,这还真是造反了。”肖遥又骂了一句脏话,这个时候想让他保持平静,那压根不可能。他的脾气再好,也没办法接受现在这样的事实啊!如果不是因为他没办法站起身,一定会跳脚大骂的。

    “哥们我以前待你们不薄啊,你们不能让我变成一个废人啊。”肖遥已经欲哭无泪了。

    他的气海内,慢慢燃起了一团火,而且那团火还越少越高。

    似乎,一座积蓄已久的火山,此时已经彻底爆发了。

    肖遥咬了咬牙,两只手紧紧抓住床单。

    “撕拉”一声,床单也被肖遥撕扯开,变成了一块块布条。

    他的脑门上青筋暴露,从额头到脚心都开始往外渗透出汗水,两排银牙紧紧咬住,牙缝里都开始往外渗透出血液,他此时所经历的痛苦,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破山峰上没死,老子别死在这里了。”肖遥心里无奈想着。

    他一把掀开被子,两只手在身上拼命撕扯着,虽然他没有留指甲,但是,身上还是被抓出了一道道血痕。

    “啊!”终于,他再也没办法压抑出自己内心的疼痛,扯着嗓子怒吼了一声,在这深夜中分外刺耳。

    三分钟之后,他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肖遥,你怎么了?肖遥?!”这个声音听着非常熟悉,正是夏意星的声音,她也只是听到惨叫声,但是却并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已经脱掉衣服钻进被窝里的夏菩提等人也都急匆匆赶了过来,原本这幢别墅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大的,但是肖遥的惨叫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他们要是再听不见,那就是耳朵有毛病了。

    “让开!”夏朗行当机立断,低声说道。

    等夏意星让开之后,夏朗行想也没想就是一脚踹过去。这一脚踹上去之后——门也没被踹开,他的老脸羞得通红。

    “滚一边去!”夏菩提一把将夏朗行退了过去,深吸了口气,一掌拍在木门上。

    “轰!”还真别说,夏菩提这些年练的太极,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用处的,竟然已经在身体里形成了一个小丹田,这一掌也使出了内劲,木门不堪重力,被这一掌拍开了。

    夏菩提一马当先,赶紧先冲了进去,就看到肖遥躺在床上拼命撕扯着自己的身体,身上伤痕累累,看上去触目惊心。

    “肖遥!”夏意星惊叫了一身,就像朝着肖遥冲过去,却被夏菩提一把拉住。

    “别过去!”夏菩提开口道。

    现在谁也不知道肖遥到底是什么情况,万一肖遥发了狂,这一掌把夏意星拍死,他们夏家可就有的哭的了。

    肖遥虽然还在经历着那种炙骨的疼痛,但是理智还是存在的,他看到了冲进来的夏家人,赶紧吼道:“都出去,出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等会会怎么样,一切都是未知数,如果因为他自己,伤害到了夏家人,那他这辈子良心都会受到谴责了。

    “肖遥……”夏意星都被急哭了。

    “先出去。”夏菩提沉声说道。

    “爷爷,可是肖遥他……”

    “先出去!”夏意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菩提挥手打断了。

    “……”

    夏朗行还算比较理智,立刻伸出手,将自己的女儿拽了出去,而夏菩提也立刻退了出去,并且重新关上了房门,只是锁已经被他拍坏了,无法关严。

    房间里,肖遥的惨叫声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爷爷,你救救肖遥,一定要救救肖遥!”夏意星满脸泪痕,泣不成声。他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看到肖遥如此痛苦的模样,她就会感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般。

    夏菩提苦笑了一声,他也知道自己孙女心里着急,但这不是病急乱投医吗?如果他真的有办法,现在也不会退出来了。

    “意星,你别着急,先去找王医生。”夏菩提说道。

    “这……好!”夏意星点了点头,擦了擦眼睛,这就快步冲到了楼下。

    “这孩子,不知道打电话吗?”夏菩提叹了口气,可这时候,夏意星都已经冲出别墅了……

    房间里,空气仿佛都变得炽热了。

    窗户被一阵狂风推开,在肖遥的头顶似乎形成了一个气旋,屋子里所有轻的东西都被吹落在地。

    “妈的,真是要人命了……”肖遥在心里咆哮着,怒吼着,他的胳膊上,身上,都被抓出了一道道血痕,好像骨子里有一万只蚂蚁正在撕咬,先是撕咬着身体,接着又开始撕咬骨头——雪白的床单上,此时血迹斑斑,不知道的人看到这里还以为这是什么凶案现场呢。

    忽然,肖遥的手搭在自己裤子上的时候,一股清凉气息,从他的手掌出窜入,并且钻入经脉了。

    而这一股气息,也让肖遥瞬间好受了很多。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刻将手伸进了口袋里。

    在他的裤子里,装着的是先前他和夏意星在古玩一条街淘来的玉佩,也就是他捡漏捡来的独山玉,而此时,那块独山玉竟然闪烁着绿色的光芒,看上去多了一层圣洁的光晕。而先前那一股清凉气息,就是从这块玉佩里迸发出来的。

    肖遥紧紧攥着玉佩,都恨不得能直接将其塞进嘴里。玉佩依然源源不断往肖遥的身体里渡入那股气息,原本暴躁的元力,这个时候也逐渐平息了下来。

    “好……还真是好东西……”肖遥长舒了口气,就像在大冬天里洗了个热水澡,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舒爽。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