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紫荆山之战 四
    第三百六十三章紫荆山之战(四)

    拳剑相接,内劲和元力之间的碰撞,没有什么火花,但是,以肖遥和长剑行两个人为中心,空气的运转速度明显加快了很多,变成一湍急流,虽然没有半点浪花,但耳边却又能听到惊涛拍岸。..

    长剑行的剑留下了数不清的残影。

    一百道剑光,一千道剑光,一万道剑光,朝着肖遥劈了过来。

    肖遥冷笑了一声,他的身体也快速动了起来,在空中留下了数不清的残影。

    同样的一百道,一千道,一万道。

    然而,在山下看着,山上始终是两个人影,没有丝毫改变。

    只是一个黑影在快速的移动着,仅此而已。

    长剑行的表情变得有些夸张,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看到了那么多个肖遥,以至于面对那样冷森的笑容,他的心里都快产生了阴影,他手中的剑都不知道到底该往哪里落了!

    脑门上,一层细密汗珠。

    他的手快要握不住长剑了,好像这把剑随时都有可能脱手被甩出去——他的手心里都是汗珠。

    他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了,只是他的脸上忽然没有一丝一毫惧色。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断言说谁输了。长剑行对自己依然有足够的信心,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平静下来,一定还能找到机会,毕竟这是以命相搏,哪怕现在他站在下风又能怎么样?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杀招呢,只要能让肖遥自大起来,开始疯狂攻击,他的机会就来了……

    只是,长剑行越发的沉不住气了。原本他以为,肖遥会趁热打铁,抓住自己落于下风的这个机会,一鼓作气冲上来。

    但是肖遥并没有,他的招式,他的步法,依然有迹可循,这就是一种稳。长剑行苦笑了一声,他觉得,自己还是小看这个年轻的男人了,他的内心实在是太沉稳了,简直就像一口没有任何波澜的古潭,哪怕是扔一块石头进去,都没办法激起什么浪花。

    长剑行想要骂人了,这个家伙真的只有二十来岁吗?打死他也不敢相信啊!说好的年轻气盛呢?说好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这和书上说的都不一样啊!

    肖遥一开始或许还有些着急,但是,他的理智也并没有被自己心中的杀意所吞噬。

    相反的,他不敢去轻视长剑行。因为他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去轻视并不比自己弱小的对手,那就是给对方机会。对方可是诸葛焚天的机会,即便现在自己占据了上风,也未必就占据不败之地了,自己怎么能着急呢?

    再说了,这山峰上面,景色优美,空气清新,月光正好,现在缺的就是一壶酒,一块月饼了。

    肖遥为什么要着急呢?

    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因为他明白,自己不着急,那长剑行就得着急了。

    能看着对手着急,愤怒,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吗?反正他自己是这么想的,至于长剑行会不会也这么认为——肖遥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就不要去问了。

    剑影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肖遥不急不忙,出手招架着。

    诸葛焚天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了。

    他可不是山底下那一群外行,只知道瞎起哄。

    许久,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摇了摇脑袋:“看来,诛神剑不该给他……”

    如果让长剑行听到诸葛焚天现在说的话,一定会立刻哭出来。

    他不知道诸葛焚天在观看着这一场比试,即便他知道,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多想什么了,他的脑袋就那么大,现在他只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肖遥陷入疯狂,然后给自己一个机会。

    至于别的,他实在是没时间去想了!

    他太想赢了,也没有勇气输掉!

    一剑挥出,再补上一剑。

    这一剑,角度无比刁钻,肖遥皱了皱眉头,身体往后退了几步,没办法继续压着对方打了。

    “你该死!”长剑行怒视着肖遥,咬着牙说道。

    他的嘴角溢出了血迹,先前被肖遥一拳挥中,他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的肺腑都要立刻炸裂开一般。

    肖遥的模样,也不是那么好看,衣服上已经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胳膊上鲜血淋漓,只是不会给他造成太大的影响而已。

    站在他面前是长剑行,不是一般人,肖遥想要落得轻松?那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你这句话都不知道说多少遍了,长剑行,我很好奇的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没上过学啊?翻来覆去就那几句,你不烦我都要挺烦了。”肖遥扣了扣耳朵说道。

    他的模样看上去非常的轻松,但是至于到底是不是像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轻松,也只有肖遥自己心里清楚了。

    这确实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即便是现在,肖遥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站到最后。

    忽然,长剑行再次动了。

    或许他也意识到,想要在嘴上占便宜,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继续和肖遥说下去,只能破坏自己的心境。所以,他的身体就动了,风往哪里吹,他的身体就往哪里动,好像他就是一片羽毛,一阵微风,都能将他托起。

    肖遥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移动着的长剑行,眼皮子跳了跳。

    他能感觉得到,一缕缕天地间的能量正在向长剑行那里聚拢,最后,他的身体都变成了一个风眼,他的四周似乎都变成了真空境界,剑光依然在明月下闪烁着,一剑挥出,脚下的落叶,枯草,也都飞舞起来,仿佛被灌入生命,有血有肉了一般。

    肖遥深吸了口气,不敢贸然靠近。

    “这孙子,难道是想要放大招了?”肖遥嘴里念叨了一句,体内的元力,也再次运转起来。

    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站在另外一座山峰上的诸葛焚天,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难道,长剑行真的已经被逼的无路可退了吗?”诸葛焚天嘴上说着,身体却已经朝着破天峰那边移动。

    而秦叨扰和楚辞穹也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表情肃穆。

    “到最后了。”秦叨扰说道。

    “您觉得,最后谁会赢?”楚辞穹问道。

    “我不知道。”秦叨扰摇了摇头,“一开始,我觉得长剑行一定会站到最后,但是现在我不敢这么认为了,你看看长剑行,你看看他的模样,你不觉得他这像狗急跳墙了吗?虽然我不是多么的内行,但是我也能看明白,长剑行这是无路可退了。”

    楚辞穹笑了笑。

    一直站在两人身后端茶递水的耿雷忽然开口了。

    “长剑行要么赢,要么死。”耿雷如此说道。

    秦叨扰和楚辞穹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汇聚到了他的脸上。

    “什么意思?”楚辞穹问道。

    “秋风扫落叶,这是诸葛焚天的杀招,当初诸葛焚天之所以能赢惊雷,也就是用上了这一招,才能稳占上风,只是,以长剑行现在的实力,能把这一招发挥出三成的实力,就算非常不错了。”耿雷苦笑着说,“这一招用完,他体内所有的内劲也会在短时间内干涸,只要肖遥还有战斗力,就能杀了他。”

    “……”秦叨扰和楚辞穹都满脸错愕,许久,才点了点头。

    “长剑行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楚辞穹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有些苦涩。

    “是啊,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压得他要喘不过气来了,不过,谁的身上没有背着东西呢?想要放下,又谈何容易,即便是诸葛焚天,也未必就能将自己肩膀上的东西全部放下?如果他真的能放下,现在也不会留在京都了。”秦叨扰眯着眼睛说道……

    破天峰。

    风越来越大。

    肖遥依然站在狂风中,身体犹如一块千斤重的磐石,丝毫不动。

    只是,他的表情看上去越发的凝重,耳边有无数个神经再告诉他,危险,非常的危险!

    长剑行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便是肖遥也有些捕捉不到长剑行的身影了。

    快到了极致!

    一股压迫感,压得肖遥快要喘不过气了。

    那种压迫感,由外到内,再由内到外,反反复复,不停运转,难以释怀。

    “这个家伙,这是打算和老子孤注一掷了吗?”肖遥冷哼了一声,尖锐的目光仿佛在黑夜中闪烁着,盖过天空中洒落整片银河的星辰。

    忽然,所有道残影,全部荣誉一起,长剑行手持着长剑,以飞快的速度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近在咫尺!

    长剑行手握住了剑,身体依然融于风中,他的身体平行于地面,凌空而来,他的手中举着长剑,他的身体也变成了一把利刃,在他的周围,一片片落叶和枯草,都变成了一把把利刃,朝着肖遥飞来!

    肖遥倒吸了口凉气,大脑也飞速运转着,忽然,他不退反进,往前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让长剑行陷入了震惊。

    这一步,让所有通过望远镜看到这一幕的人陷入了震惊。

    原本还在喧哗的山峰下,忽然沉默了,虽然他们大部分都看不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忽然安静了下来,毫无理由。

    所有人抬起脑袋,无数道目光汇聚山峰之上。

    那个卖烤串的中年男人,显些被烫伤了手,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敢惊呼。虽然没有人说一句话,可是,也没有一个人敢出言打断此时的沉寂。

    一步迈出,肖遥的身后也掀起一阵狂风。

    如果白脸书生还能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捂住嘴巴惊叫出来。

    气破九霄!还是那招气破九霄!和上次对付白脸书生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的气破九霄里,浑然天成,没有丝毫不自然,好像那一步完全就该卖出去,否则就会显得生硬,容易从画面中跳出来一般。

    肖遥的身体动着,拳头挥出,收回。

    一脚踹出,继而再次收回。

    长剑行和肖遥之间的距离已经越老越近了。

    肖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终于,长剑行冲到了肖遥的跟前,肖遥也停顿下身体。四目相对,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意。

    长剑行想要杀了肖遥,否则,即便他活着,也会一辈子被钉在耻辱架上。

    肖遥想要杀了长剑行,否则,他无言面对自己的二爷爷!

    杀他个天昏地暗!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