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紫荆山之战 三
    第三百六十二章紫荆山之战(三)

    “吼!”

    剑出鞘!

    肖遥感觉自己的耳边似乎都响起了一阵龙吟,空气中,弥漫着漫天杀机,好像整座山都已经横尸遍野。..

    这是一把杀器!如果一般人面对这样的震慑力,可能就会陷入短暂失神,或许时间不会太久,可哪怕只有几秒钟,就足以让长剑行削掉对方的脑袋里。

    肖遥这才忽然明白,为什么江湖上总有传闻,说长剑行能一剑杀敌。

    有这样的杀器,不要说长剑行了,就是他也能做到啊!

    长剑行对敌,很少会让诛神剑出鞘,因为他也知道,自己如果用上了诛神剑,就难以提升自己的实力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肖遥站在他的面前,他就会感觉到一股压力,虽然肖遥还什么都没做,可是脑海中却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如果不用上诛神剑,自己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长剑行自己都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并且决定立即出鞘,免得等会打起来了,对方压着自己连剑出鞘的机会都没有了。

    没有诛神剑,他就不是长剑行。

    长剑在月光下闪烁着银芒,长剑行手持着长剑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竟然直接变成了一道黑影,闪到了肖遥的面前。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嗖!”

    一剑挥出,剑气如虹,灌顶而来!

    肖遥眼神微敛,同时身体也没有丝毫迟疑,立刻往后退出了一步,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感到头顶一阵清凉,伸出手揉了揉头顶,手上已然多了几根碎发。

    “妈的!”肖遥想要骂人了,他没想到,长剑行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如果自己在慢一点的话,恐怕真的会被对方削掉半个脑袋。

    他也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

    他明明已经捕捉到了剑光,自己往后退出的时间和距离,也都把握的很不错,按道理说,自己应该是可以全身而退的,怎么还会被对方削掉头发呢?忽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灵光,再抬起脑袋看着长剑行,眼神中流露出了深深地忌惮。

    其实,并不是因为长剑行的速度太快,而是因为肖遥被自己的眼睛欺骗了。他看到了剑光,就以为自己看到了长剑,可是实际上,那只是剑芒反射月光最后给肖遥造成的视觉差错,也就是一种错觉,剑早就已经到了,肖遥却还盯着剑光看,也好在肖遥从一开始就提高了警惕,否则的话,刚才那一剑,是真的足以将他的脑袋砍掉了。

    肖遥没有主动迎上去,反而和长剑行拉开了一段距离。

    长剑行这一剑没得手,他的内心也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他知道诛神剑杀气的可怕,曾经诸葛焚天就是凭借着这一把剑,杀的天下内江湖高手溃不成军,登顶天峰。只是后来,诸葛焚天已经到了心中剑的地步,就将诛神剑丢给了长剑行。

    什么是心中剑?

    心中有剑,手中有剑,这么说可能有些玄乎其玄,但是事实上确实如此,哪怕诸葛焚天的手中只有一根树杈,也可以大杀四方!

    刚才那一招,名叫勾月。

    这一招,不单单是他的杀招,也是诸葛焚天的杀招,只是诸葛焚天用起来更加炉火纯青,甚至哪怕四周没有一片光亮,也能让对方看见剑光。他没有到那个地步,可是他对自己依然有足够的自信,他以为自己一剑就可以杀了肖遥,却没想到肖遥依然全身而退了,这杀招用出去了,长剑行就变得有些被动了。

    他相信,肖遥绝对不是个武道小白,自己的杀招已经暴露出去了,杀了肖遥还好,但是现在肖遥依然好端端站在那,他不敢确信,对方会不会在短时间内找到破解之法。

    想到这些,他握着剑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只是,站在山峰下面的,大部分都是外行而已,他们只是看到肖遥被逼退了,一个个就开始议论纷纷!

    “哈哈!长剑行就是长剑行啊,这只是一剑,就逼的那么年轻人后退了差不多有四五米的距离,就现在看来,恐怕那个年轻的小子已经败局已定了。”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大声说道。

    “是啊!长剑行毕竟已经在内江湖成名已久了,哎……看来,那个年轻人是真的九死一生了。”

    有些人幸灾乐祸,也有些人惋惜,毕竟肖遥现在还很年轻,在这样的年纪,就有资格站在长剑行的对面,等他日,他如果成长起来,一定会顶起一片天,甚至超越长剑行的。

    可惜了,可惜了!

    而在另一座山峰上,诸葛焚天负手而立。

    他遥望着破天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肃穆神色。

    “看来,长剑行还真没说假话,这个年轻人,实力确实非同一般,恐怕,已经步入震天境了?如此年纪,能步入震天境,这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不简单,不简单……”

    如果诸葛焚天现在说的话让旁人听了去,恐怕内江湖将再次掀起一番风雨了。

    诸葛焚天是什么人?

    那可是华夏古武内第一强者!一个年轻人,配得上他口中的不简单三个字吗?

    这已经是一种可以捧杀旁人的夸奖了,诸葛焚天很少点评别人,因为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几个人有资格让他来评价一番,唯独肖遥!

    忽然,长剑行再次动了。

    他虽然不知道肖遥到底有没有摸清楚他的底细,但是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这么下去,哪怕肖遥这一时半会没明白什么,等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都想明白了。他的杀招,可是经不起推敲的!

    肖遥眼神中迸发出了一道杀机,迎剑而上。

    你要杀了我,我就杀了你!

    肖遥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杀了长剑行,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惊雷。当年,惊雷因为人皇从此销声匿迹,颓然多少年,现在遇到了人皇的弟子,肖遥是无论如何也要让对方付出惨痛代价的,这就是收利息!

    山峰上的那两道身影,越来越接近,很多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不管是谁,都不想错过接下来那精彩的一幕。

    强风扑面,一缕缕分仿佛都变成了一把把剑刃,刺痛着脸颊。

    肖遥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了,此时,他已经将自己身体内的元力运转到了极致,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爆发的力量。

    杀意就像一条毒蛇,吞噬着他的心脏,让他的内心充满了仇恨。

    一想到自己二爷爷望着夕阳时候满脸颓然的模样,他的眼睛都变成了血红色。

    “我要杀你了!”他用这种怒吼咆哮,宣泄着自己身体里的戾气。

    长剑行很难保持平静。

    他的脑神经发出了信号,那个信号就在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最好选择远离。但是,长剑行能远离吗?他必须要杀了肖遥!

    他无路可退!

    剑刃传来龙吟,足以引起天威,仿佛那把被长剑行握在手中的剑本身就是一个光源。

    三米。

    两米。

    一米。

    距离一米的时候,长剑行的身体忽然一跃而起,手腕翻转,手中的长剑,朝着肖遥的脑袋劈了下来。

    力劈华山之威,泰山压顶之势!

    肖遥抬起脑袋,看着跳在空中的长剑行,脸上狰狞的笑容,让长剑行的心境再次掀起了狂风骤雨。他有些害怕了,以至于落剑的速度都慢了很多。

    肖遥有压力,但是长剑行同样有压力,他的压力,比肖遥面临的那些还要大。

    他不能输,也输不起,山峰下那么多人,每个人都认为长剑行会赢,会活到最后,当然,除了秦柔等人。

    他们都觉得,长剑行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神怎么可能会输呢?所以,战斗还没有打响,他就已经声势震天了。

    从来没有人会觉得他会输,即便是长剑行自己,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输,不是他自大,而是他不敢去想。

    这些,都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

    他是长剑行,是诸葛焚天的弟子,他是人皇的亲传弟子!

    他怎么能输呢?哪怕真的要输,也只能输给人皇,输给惊雷,怎样都能说得过去,如果他输给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以后他还怎么面对自己,还怎么面对天下?

    他的肩膀上背负了太多,以至于出剑的速度就太慢了。

    肖遥脚下一蹬,身体仿佛一只轻燕,跃起一米,身体正好与剑刃错开,伸出手抓住了长剑行的手腕。

    “给我滚!”他怒吼了一声,整合山林,都陷入了动荡,无数野兽开始惊慌逃离,似乎想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远处的一片森林,也忽然跃起一大片惊弓之鸟,在树林之上盘旋,似乎寻找着危险的来源。

    长剑行的手腕被肖遥牢牢抓住,下一秒,他的身体就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溅起了一片尘土。

    长剑行刚摔在地上,就立刻挣扎着爬了起来,虽然模样看上去有些狼狈,衣服上被一块尖锐的石头划成了破布条,长发也披散着,还沾着几根枯草脸上衣服上满是灰尘。

    如果山峰下面的人能看清楚长剑行现在的模样一定会惊掉下巴。

    这个男人还是长剑行吗?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长剑行吗?

    长剑行不敢伸出手去拍打自己衣服上的灰尘,因为他担心对方会不会抓住这个机会冲上来扑向自己——他必须要时刻保持着警惕。

    “再来!”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肖遥也再次朝着长剑行扑了过去,速度飞快,仿佛他身下的不是两条腿,才是一个车轮。

    “轰!”

    拳头未至,拳风先到。

    罡烈的拳风,让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这才勉强站稳身形,旋即手腕再次翻转,一个漂亮的剑花逼退了肖遥,同时反守为攻,横握诛神剑,朝着肖遥奔来。

    剑气冲天,气震山河。

    拳风破浪,摧枯拉朽!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