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紫荆山之战 二
    第三百六十一章紫荆山之战(二)

    宋老六很高兴,他没想到,这样的局竟然还有人花十个亿买肖遥赢。..

    只是,当他看清楚那个说话的女人时候,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秦姐,您怎么来了……”看到秦柔,宋老六的脸简直都变成了猪肝色,这可是秦家双凤的秦柔啊!自己敢收她的钱吗?

    秦柔的眼神就像一把刀,从宋老六的身上掠过,杀气弥漫。

    “你说,肖遥一定会输?”秦柔声音冰冷,听到这番话的人,都忍不住一齐打了个激灵。

    宋老六脑门上蒙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想说“是”,但是那个字他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好像喉咙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掐住了一样,想要呼吸,都是一种奢望了。

    “我出十个亿,买肖遥赢,如果他输了,钱你拿走,如果他赢了,你拿钱出来,拿不出来,我就毁了你整个宋家!”秦柔说话的表情无比严肃,没有半点说笑的意思。

    在场的这么多人,也没有一个会认为秦柔现在在和宋老六说笑。

    再说了,宋老六也没那个资格啊!

    要说秦柔,在整个京都,不认识她的人都没有几个。在京都,有这么一句话,你可以不认识秦叨扰,但是你不可以不知道秦柔是谁!

    宋老六在秦柔的眼里,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如果非得做一个形象的比喻,那秦柔就是个开着布加迪威龙的有钱人,而宋老六,就是个小白领。

    两个人没有可比性!

    秦柔看着宋老六的眼神,让宋老六都恨不得跪下来给对方磕头。因为这一次,不管最后到底是谁赢了,宋老六都算是将秦柔给得罪了,其实宋老六心里也非常的委屈,他想了很久,也没想到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罪了秦柔的,对方为什么非得咬着自己不放呢?

    “拿着!”秦柔开了一张支票,递给了宋老六。

    宋老六与杵在那里,就像一个木头人,不敢伸手去接。

    “我让你拿着!”秦柔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些,吓得宋老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真想“哇”的哭出来。

    “秦姐,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我到底是哪里得罪您了啊?您说出来,我赔不是还不行吗?”宋老六哭丧着脸说道。

    如果输了,宋老六是绝对赔不起的,所以,秦柔可以直接把他们整个宋家都废了。

    如果赢了——他敢拿秦柔的钱?恐怕到时候,哪怕秦柔不找他的麻烦,那些秦家的小辈们,也能将宋老六给生死活剥了。

    这个时候,也没有一个人会站出来帮着宋老六说一句话,主要是没那个必要,这件事情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好。更重要的是,在京都,敢得罪秦柔的人还真没几个,即便现在真的有能和秦柔叫板的,他们也没有理由因为一个宋老六,去找秦柔的麻烦。

    所以,很多人都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宋老六,这还真是加餐了,本来他们都是奔着肖遥和长剑行这一场世纪大战来的,没想到那边还没开戏呢,这边倒是先闹腾起来了。

    “你没有得罪我。”秦柔将支票塞给了宋老六,眼神决绝,“我给出去的钱,没有人能退回来。”

    说完这句话,她就走到了一边。

    秦鸾一直站在远处看着秦柔,心里叹了口气。

    以她们这样的身份,根本没有理由去找宋老六的麻烦,因为宋老六还没有那个资格。

    不过,秦鸾知道自己妹妹现在非常的生气。这么多人,现在就都在说肖遥必输无疑,不要说秦柔了,即便是秦鸾自己,心里都有一份火气,毕竟不管怎么说,肖遥都是她的亲外甥啊!今天这一战,如果输了,意味着什么,没几个人不明白的。

    那就意味着死亡!

    夏意星倒是一点都不好奇,当她看到秦柔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一幕了。

    另一座山峰上,放着几架望远镜,而在那个小平台上,摆放着一张小桌子和几个小马扎。

    秦叨扰就坐在那里,喝着茶,吹着风,心里好不快活!

    “这种感觉真好,能喝着茶,一览众山小,而且,还能看着自己讨厌的人死去。”秦叨扰眯了眯眼睛,“哎,我马上都得舍不得离开了。”

    楚辞穹作陪,也没有说话,只是心里有些无奈,心里期望着肖遥能给点力,哪怕输了,也不能死。

    和楚辞穹和秦叨扰相同的人很多,比如夏菩提和夏朗行,他们也专门找人弄来了望远镜。

    “爸,你说,肖遥真的能赢吗?”夏朗行问完这句话,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原因无他,从开始到现在,这个问题他都已经问了不下去十遍了,不要说夏菩提了,即便是他自己,都有些烦了。

    “朗行,你还是不够沉稳啊!”夏菩提摇了摇头,叹气道。

    夏朗行苦笑了一声。

    他倒是也想沉稳,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怎么沉稳啊?

    “胜负不重要,重要的是,肖遥已经站在了那里。”夏菩提手指着破天峰上那两个黑色的小影子,笑着说,“你看看,站在肖遥面前的,是长剑行,那是诸葛焚天的弟子,那是华夏三个高手之外的第一人了,但是现在,肖遥已经站在了他的对面,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夏朗行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感叹道:“是啊,要说天底下,能站在长剑行面前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如果这一次肖遥真的赢了,也算是名扬四海了,到时候,一定会有无数人想要和他交好,哪怕是秦家,想要动一动肖遥,都得思索片刻了,但是如果他输了……”

    后面的话,夏朗行也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输了就代表着死亡。

    破天峰上。

    肖遥开口了:“如此景色,我想到了一首诗,可否让我念出来?”

    长剑行微微一愣,眼神微敛,点了点头:“可以。”

    “啊!”肖遥感叹了一声,用一个“啊”字先抒发了自己的情感,继续念道,“手可摘星辰,举杯邀明月啊!好诗,好诗……”

    长剑行愣了很久。

    他听了这句诗,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最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本还不容易沉寂下来的心境都差点被肖遥给打破了。

    妈蛋,你是文盲就沉默点啊!一首诗都念不好,还要抒发一下情感,不嫌丢人吗?

    长剑行后悔了,自己好好的非得答应让肖遥念诗干什么啊?也还好下面的人都听不见,否则的话,他们一定会认为自己和肖遥一样都是文盲的。

    “速战速决!”长剑行手中握着剑,看着肖遥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站在上面特别冷啊?”肖遥笑着说,“没事,我可以给你点时间的,你去找见军大衣来,哦对了,顺便给我带一件。”

    长剑行愣了愣,最后摇了摇头:“没意义的。”

    “什么没意义啊?”肖遥一脸茫然的样子。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想要破坏我的心境,这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的心境真的那么容易就能被破了,我也不会站在这里了,所以我说,没有意义,咱们开始。”长剑行说道。

    肖遥揉了揉鼻子。

    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没有什么意义,他就是想要在开始之前打破长剑行的心境,让他激动,或者愤怒,不管是出现什么样的情绪,只要不像现在这么淡然,那对于肖遥而言,就是一件好事,可是很显然,长剑行没那么简单,肖遥说了那么多无用的废话,长剑行的脸上也没有掀起一丁点的波澜。

    长剑行的战斗经验,看来也是非常丰富的。

    “你用剑吗?”肖遥忘了长剑行一眼,问道。

    “是的,我用剑。”长剑行说。

    他说话的时候非常自然,没有觉得自己占了什么便宜。

    也就像肖遥说的那样,因为长剑行擅长用剑,所以拿上了剑,那才是真正的长剑行。

    肖遥不适合用剑,如果非得丢给他一把剑让他用,这反而会让肖遥实力消减。你逼着一个打英雄联盟的去玩穿越火线,人家能高兴吗?

    意思就是这样。

    长剑行相信,肖遥会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不自然。

    肖遥摇了摇头,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你这样不公平,你看看,你有兵器,我没有兵器。”

    长剑行眉头一皱:“你在装傻吗?”

    “当然不是,我就是觉得不公平啊,凭什么你用剑,我却手无寸铁呢?”肖遥嘀咕道,“这样一来,即便你真的赢了我,你也是胜之不武,你是不是担心我手中多了兵器,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了啊?”

    长剑行感觉自己的心态没有先前那么自然了。

    肖遥放声大笑起来:“这倒也是,算了,那我就让着你,不用兵器了!”

    长剑行想要出手,最后又停了下来,摇了摇头。

    他还真有些担心自己如果赢了肖遥,别人会觉得自己胜之不武,于是他开口道:“你想要什么兵器,告诉我。”

    “你帮我弄吗?”肖遥探着脑袋问道。

    “可以。”长剑行点了点头,不管肖遥要什么兵器,他都能让人在半个小时内送来。

    “那就谢谢你了!别人都说长剑行是个英雄,现在看来,如果不假!侠之大义者也!”肖遥拱手道谢。

    长剑行被肖遥夸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些事情大家心里明白就好了,这说出来多害羞啊?他心里想着。

    “这样!我只要一把47,至于新旧如何,我倒是不介意,您看如何?”肖遥说话的语气听着是那么的谦逊。

    “……”长剑行内心在挣扎。

    就好像有一条虫,正在沿着血管往上爬。

    他忽然想到了一句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该死!”长剑行怒喝了一声,终于不再等待什么,一只手握住了剑柄,身体往前俯冲。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