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如死了的好!
    第三百五十九章不如死了的好!

    肖遥也没想到,秦柔和秦鸾竟然会专门来看自己,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也感到费解。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下了楼,看到秦柔,他心中原本的紧张顿时化为乌有,好像能感受到一股安全感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舒服,但是,也让他感觉到了诧异,因为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好像真的在很久之前就和秦柔认识了一般。但是,他仔细想了很久,最后敢肯定,在此之前,自己绝对没有见过秦柔。

    “秦阿姨,你们都来了啊!”肖遥笑着说。

    他走到跟前,脸上带着笑容,真诚的笑容。

    “肖遥,我们唐突了?”秦鸾站在边上笑着说道,不过她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站在她面前的这小子,可是她的外甥啊,和自己的外甥说话,都要如此礼貌,让她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秦姨没事,我还要谢谢你们呢。”肖遥笑着说,“在京都,认识我的人还真没几个。”

    既然他叫秦柔秦阿姨,那叫秦鸾,自然就得换一个称呼了。他觉得,如果自己叫秦鸾秦大姨的话,对方未必会高兴的……

    虽然肖遥跟别人说,自己不紧张,没什么可害怕的,但是这也只是给自己打气而已,毕竟长剑行威名在外。树的影人的名,既然长剑行能让那么多人威风丧胆,那就证明长剑行确实有他的实力,肖遥没理由大意,而且,在此之前他还在房间里运行着自己体内的元力,想要用最好的精神状态去迎接接下来的比试,黑.卡都已经发出来了,肖遥就必须有一颗杀心!

    如果现在肖遥在气势上输了,那接下来的比试,恐怕就危险了。

    “肖遥,不然,你就搬到我们秦家来。”秦柔忽然开口道。

    “……”

    整个别墅里,都陷入了寂静。

    不单单是肖遥和秦鸾,跟着肖遥一起出来的夏老爷子夏意星等人,也都有些惊讶,不明白秦柔的意思。

    “长剑行虽然霸道,但是也不敢硬闯我们秦家,而且,我们秦家的安保系统还是非常不错的,长剑行没那个能力冲进来,大不了我再花钱,找一些雇佣兵来,我就不相信长剑行能拼得过火箭筒!”说这番话的时候,秦柔表现的非常霸气,好像即便是长剑行,在她的眼中也只是个小人物而已,甚至,对方后面的话让肖遥都打了个寒噤,秦柔竟然还打算花钱请雇佣兵,还是扛着火箭筒的雇佣兵……

    他有些想不明白了,自己和秦柔之间的关系真的有那么好吗?对方有必要,这么帮着自己吗?

    夏菩提等人比肖遥还要惊讶,要知道,即便是秦叨扰,看到长剑行也得客客气气的,虽然秦家家大业大,但是得罪了长剑行,恐怕以后生活都得提心吊胆的,秦柔和肖遥这也认识没多久,肖遥对秦家更没有什么恩惠,她们为什么非得帮着肖遥啊?

    更让夏菩提想不明白的是,看秦柔的样子,似乎眼神中还蕴含着一缕杀机,似乎恨不得先前就能把长剑行弄死似得。

    为什么啊?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存在着一个问号,唯独秦鸾心里跟明镜似得,只是她也无奈不已,秦柔表现的实在是太过于激进了,这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怀疑,毕竟不管从哪一个角度说,秦柔都没有理由这么做。

    “小柔,别乱说话了。”秦鸾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

    秦柔看了眼自己的姐姐,这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对了,尴尬笑了笑:“我只是觉得肖遥很不错,如果真的被长剑行伤到,那未免太可惜了。”

    她的这番话恐怕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谁都不会认为,秦柔表现的这么愤怒紧紧只是因为这个。

    肖遥笑了笑,说道:“秦阿姨,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是一定会去接受长剑行的挑战的。”

    “你很有信心吗?”秦柔小声问道。

    肖遥犹豫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

    “你没信心?”秦柔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肖遥苦笑道:“我根本就不知道长剑行的实力究竟如何,要说有信心,听着就有些假了,不过,这并不会成为我退缩的理由,在我看来,长剑行未必那么可怕,最起码,看到他我依然有一颗战斗的心,而不是觉得自己输定了,我不相信他现在会多么的轻松!”

    肖遥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就非常自信了。

    还是那句话,气势上不能输!

    这就是一种心理暗示,肖遥必须无时无刻的告诉自己,其实长剑行就是那样,自己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秦柔脸色阴晴不定,最后长长叹了口气。

    她是真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长剑行然后掏出枪直接把长剑行弄死了。

    至于她的后果——她才不会去考虑呢!

    只要能杀了长剑行,别的什么都好说!她是真的不希望肖遥去冒那个险,这好不容易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如果肖遥真的在京都出了什么事情,秦柔是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活下去了。

    “秦阿姨,谢谢你的好心,但是我还是那句话,长剑行,未必就是我的对手!”肖遥笑着说。

    秦柔苦笑:“我也希望你能赢,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了,妹妹,咱们先回去,等比试那一天,我们也去紫金山,为肖遥呐喊助威便是。”秦鸾忽然开口道。

    秦柔看了秦鸾一眼,点了点头,这也只好告辞离开。

    等秦柔和秦鸾走了之后,夏朗行才忍不住开口道:“肖遥,你确定你以前和秦柔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肖遥点了点头:“夏叔叔,我确定,我的记性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敢说过目不忘,但是见过一个人,我还是忘不了的。”

    夏朗行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一阵郁闷:“那我就想不明白了,既然这是你第一次见到秦柔,为什么对方这么想要帮着你啊?我看她的样子,先前说出口的话可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肖遥苦笑道:“您都想不明白,我自然更想不明白了。”

    夏朗行叹了口气,想不通的问题,那就不想了嘛!干嘛白白浪费那个脑细胞呢!

    如果让肖遥知道夏朗行现在的想法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他终于找到一个知己了,一般遇到想不明白的问题,肖遥的解决方法也是这样的!

    肖遥想的没错。

    现在,即便是长剑行,也一点都不轻松。

    他坐在亭子里,反复擦拭着自己手中的诛神剑,脸上表情肃穆。

    虽然距离比试之日还有两天,可是现在,他就有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了。

    想要在长剑行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可是位眼界高过天的主!在这个世界上,能在武道上让他严肃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

    他擦拭着剑,一个枯瘦身躯的老头也站到了他的身后。

    “你心绪不宁。”老头开口。

    长剑行微微一惊,握住剑的手都颤抖了一下。

    然后他很快站起身,看着看在他身后的老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怎么了?”老人背着手,笑着问道。

    虽然他笑起来非常的和蔼,但是眼神中却隐藏着刀光剑影,这样的眼神,能让这时间一切妖魔鬼怪无处遁形。

    “师父,我有压力。”长剑行苦笑着说。

    老人摆了摆手,让长剑行先坐下来,而他自己,也坐到了长剑行的对面。

    “想要从你的口中听到这句话,可真不简单啊!有压力……为什么有压力?因为那个年轻人吗?”诸葛焚天微笑着问道。

    “是的,因为那个年轻人。”长剑行苦笑着说,“原本我以为他会害怕我,但是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杀机,他也想要杀了我,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我以为他在得知了我的身份之后就会想方设法的离开京都市,但是他没有,他依然稳稳待在夏家,原本我以为,我的名字会给他带去压力,现在看来,都是我想多了。”

    “你给了黑.卡?”诸葛焚天冷不丁问道。

    长剑行点了点头:“我给了黑.卡,我原本以为他不知道黑.卡代表着什么,但是,他看上去比我还要清楚,这就让我更加想不明白了,难道他真的不会害怕吗?他真的不怕死吗?”

    “他不怕,你就怕了?”诸葛焚天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寒霜。

    长剑行的手再次颤抖了一下,低着脑袋,没有说话。

    “看来,你确实害怕了,虽然我想不明白你到底怕什么,不过,有压力是好事。”诸葛焚天说道,“人有了压力,才能想着往上面爬,你这么多年,修为上都没有往前迈开脚步,就是因为你没有压力,你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也知道你自己不是惊雷的对手,但是不管是我还是惊雷,都没办法给你带去压力,因为你明白,你遇到我们就会死,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长剑行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依然一言不发。

    “这是你的机会,或许,杀了那个年轻人,你就能往前迈出一步。”诸葛焚天说道,他说出“杀”这个字的时候,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在他看来,如果死一个人,能让自己徒弟的修为往前迈出一步,这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划算。

    长剑行眼神闪烁,最终,点了点头。

    “师父,等我杀了他,就去找惊雷。”长剑行说道,“哪怕找遍整个世界,我都要找到他!”

    “好!”诸葛焚天这一次出奇的没有阻止,反而脸上笑容很浓,“等你杀了那个年轻的小子,估计你的修为也会往前迈开一步,到时候,想要挑战惊雷,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因为下一个能让你进步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惊雷。”

    至于长剑行会不会死在惊雷的手上,诸葛焚天还真没想过,因为在他看来,如果长剑行的修为没办法往前进步了——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