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复杂的情绪
    第三百五十八章复杂的情绪

    事态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秦叨扰的想象。..

    秦叨扰简直都要被长剑行给气哭了。本来他找长剑行,就是希望对方能悄然无息的将肖遥从这个世界上抹杀了。结果长剑行倒好,生怕所有人不知道似得,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向肖遥下战书。

    他怎么就不租个电视台发条广告告诉全世界呢?

    秦叨扰心里也明白,如果真的让秦柔和秦鸾知晓这件事情,还不知道她们这两姐妹会闹出多大的动静,所以他干脆就出门了。

    其实,他并没有离开京都市,而是到了楚家。

    所以,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依然了解得很清楚。

    楚辞穹看着坐在他面前的秦叨扰,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要说恨肖遥,也应该是他恨,秦叨扰怎么说,也是肖遥的外公,为什么非得赶尽杀绝呢?即便是楚辞穹自己,现在都没了想要逼死肖遥的心。

    “这个长剑行,做事情简直不经过大脑!”秦叨扰还在对楚辞穹抱怨着。

    “老爷子,我是真有些不明白了,肖遥真的必须死吗?”楚辞穹被秦叨扰奉了一碗茶,忍不住问道。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决定该怎么做了,那就没有结束的理由。”秦叨扰笑了笑,看着楚辞穹说道,“不要让楚家败在你的手里,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在该放弃的时候放弃,该认输的时候认输,可是你是普通人吗?”

    楚辞穹没有说话,他也没办法和秦叨扰解释,甚至他都已经有些没办法理解秦叨扰的思维了,明明知道这个做未必正确,却还是要做,难道这就是聪明人的行径吗?反正楚辞穹不敢苟同。

    他们现在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秦叔叔,这段时间,您就先住在这,但是我觉得,外面可能要变天了,虽然你不回家,但是,秦柔和秦鸾得到消息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楚辞穹小声说道。

    秦叨扰冷笑了一声,说道:“只要肖遥一死,什么都会平静下来的,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罢,他伸出手,接过茶杯,刚打算喝茶的时候,楚辞穹又开口了。

    “那万一,肖遥并没有死呢?”

    秦叨扰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最后,他的眼神中忽然暴涨出一道厉色,牙关紧咬:“这不可能,长剑行出手,他就没理由还能活着!”

    楚辞穹闻言,也只能摇摇头了,作为一个商人,任何结果都必须要考虑的周全,秦叨扰说,长剑行一出手,肖遥就必死无疑,这太武断了,现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既然秦叨扰都已经选择做了,那就应该将自己的后路想好。

    可以说,秦叨扰是彻彻底底老了。

    最起码,楚辞穹自己是这么想的。

    现在,楚辞穹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秦叨扰,已经是一只落光了牙齿的老虎,也还好自己终止了和他的合作,否则的话,恐怕现在也被这个老家伙拖下水了。

    ……

    秦柔和秦鸾从奔驰车里走了下来,站在夏家的门口,秦柔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秦鸾有些好奇看了眼自己的妹妹。

    “我……大姐,你说我进去之后该说什么啊?肖遥肯定会很好奇我们为什么来找他的。”秦柔的表情看上去也有些为难,“你不觉得,咱们来的很突然吗?”

    秦鸾哭笑不得,没好气道:“我当然觉得我们来的很突然了,但是先前你的态度那么坚决,一副非来不可的样子,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得陪着你一起过来。”

    在秦鸾看来,自己的妹妹绝对不是那种做事情不考虑的人,所以,先前秦柔的态度那么坚决,秦鸾自然不会认为秦柔这仅仅只是冲动了。

    可是……现在看秦柔的表情,先前似乎还真的只是冲动啊!

    “大姐,不然我们现在就回去。”秦柔小声说道。

    “回去?”秦鸾哭笑不得,“我们花了这么长时间赶过来,现在就回去,那我们来干什么啊?”

    秦柔尴尬笑了笑,也觉得自己这一次做的很不对了。

    “算了算了,既然你想要回去,那就回去!”秦鸾摇了摇脑袋,转过身,朝着奔驰车走去。

    不过等她走到奔驰车边上,拉开车门也没见秦柔跟上来,转过身,就看到秦柔还站在夏家别墅的门口,来回踱步。

    秦鸾是真的拿自己这个妹妹没办法了,她算是看出来了,秦柔压根就没打算离开,现在只是在纠结该找一个什么合适的理由,还不引起秦柔怀疑而已。

    她叹了口气,重新关上了车门,朝着秦柔走去。

    “大姐,我……”

    秦柔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秦鸾挥手打断了。

    “行了,你也别说了,我算是明白了,你压根就舍不得走对不对?”秦鸾问道。

    秦柔苦笑着点了点头:“我还是想看看他,然后和他说说话。”

    “那就推开这扇门,走进去。”秦鸾表情严肃,她这番话也是一语双关,这扇门,不单单是说夏家这扇门,还有心里的那扇门,当然了,她的话也没必要说的抬头,她相信自己的妹妹是个聪明人,自己话里面到底是什么意思,秦柔也一定能理解的非常透彻。

    秦柔咬了咬嘴唇。

    也就在这手,她身后的那扇门忽然被打开了。

    “哟!秦家两个小姑娘,你们怎么开了?”开门的正是打算出门找老朋友买一些茶叶的夏菩提,虽然他们家也有佣人,但是卖茶叶这些事情从来都是夏菩提亲力亲为的,用他的话说,自己现在都已经老了,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而且,那些老朋友也都是见一个少一个。

    “夏叔叔好。”秦柔和秦鸾开口道。

    “嘿,这还真是稀客啊,怎么了,今天专门来看看我这个糟老头吗?”夏菩提爽朗笑道。

    其实他对秦鸾和秦柔印象都是非常不错的,但是因为秦叨扰的人品,让夏菩提实在不敢恭维,所以一直以来秦家和夏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而已,如果不是因为秦叨扰,秦家和夏家一定会走得很近。

    本来秦柔还在纠结自己到底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听了夏菩提的话,脑海中立刻闪过一道灵光,使劲点了点头:“对啊,老爷子,我和我姐今天就是专门来看看您的!”

    “真是来看我的?”夏菩提表情有些古怪,“空手上门?”

    “……”秦柔和秦鸾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虽然夏老爷子绝对不会计较这些,但是这是最起码的礼节了,而且,秦柔和秦鸾也都不是小孩子,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所以她们说自己是专门来看老爷子的,这样的话说出来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算了,你们两个先进来!”夏菩提哈哈笑了笑,让开身,将秦柔和秦鸾迎了进来。

    虽然秦家和夏家很少走动,但是,这也不是秦柔和秦鸾第一次来夏家了,进了别墅里,她们也没什么好打量的。

    坐在沙发上,秦柔的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来回揉搓着,可见内心的紧张程度。

    “说说,你们两个小丫头,这一次来这到底是想做什么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夏菩提笑着说道。

    虽然秦柔和秦鸾都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她们在夏老爷子的眼里,也确实算得上是小丫头。

    秦柔求助般看着自己的大姐。

    秦鸾也是彻底没辙了,硬着头皮说道:“老爷子,我们姐妹俩今天来,就是想要看看肖遥的,您也知道,上次秦柔和肖遥聊的非常投缘,虽然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能那么投缘。这不,听说长剑行向肖遥下了战书,我们就过来看看了。”

    秦鸾的话,其实也经不起推敲,不过,夏菩提也没有多问,他能看得出来,秦鸾和秦柔似乎有什么话不打算说出来。他对秦柔和秦鸾的印象确实不错,既然对方不打算说,自己问了也只是自讨没趣,索性还不如当不知道的好。

    “找肖遥啊!那我上楼去叫他!”说着,夏老爷子就站起身了。

    等夏菩提上了楼之后,秦鸾的目光落到了秦柔的身上。

    “依我说,如果你真的想要认他,就认了,反正现在老爷子也抛开一切了。”秦鸾说道。

    秦柔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大姐,你说的这些,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万一他没办法接受呢?毕竟,这种事情换做别人身上,他们也都会没办法接受的,我都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想的。

    再说了,这都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他根本就不欠我什么,我没有给过他一分钱,也没有给过他喂过一粒米,凭什么我认了他,他就一定要认我呢?这对他而言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秦鸾盯着自己的妹妹,片刻,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其实你怕了,你担心自己将一切说出来之后,会闹到无法收场,甚至会担心肖遥不认你这个妈妈,对吗?”

    秦柔不置可否。

    秦鸾叹了口气,现在,秦柔心里想的是什么,即便是她这个做姐姐的,也都难以琢磨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