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买一赠一
    第三百四十九章买一赠一

    摊主说话的时候声泪俱下,模样看上去简直感人肺腑,夏意星不禁也有些动容了。..

    “哎,这倒是个痴情的好男人啊!”夏意星忍不住感叹道。在她看来,一个愿意卖掉自己家里的传家宝给老婆治病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她刚想掏出自己的钱包,却被肖遥拽住了。

    肖遥伸出手,接过了夏意星手里的玉镯,只是轻描淡写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随手放到了一边,说道:“意星,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什么?!我觉得这个手镯很不错啊!”夏意星有些诧异。

    肖遥哭笑不得。

    那个摊主也有些不高兴了:“小兄弟,这玉镯可是我们家传家宝,而且,这位姑娘又确实喜欢,再说了,这也不要你花钱买,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肖遥瞥了他一眼,笑着说道:“这东西,我看不准,怕打眼了。要是非得往深处说了,这玩意恐怕是过的?”

    听肖遥这么一说,那个中年男人就像被人抽掉了精气神一样,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无奈挥了挥手:“得,算我倒霉,这是遇到行家了。”

    肖遥说话的时候,用了一些行内话。

    一般,在玩古玩或者是逛古玩一条街的时候,哪怕你觉得东西不对劲,都绝对不能说这玩意是假的,毕竟,想玩古玩瓷器玉器,那考得就是个眼力劲,要是赚到了,那恭喜你,眼力劲不错,算是捡了个漏,不过你要是被那些编造出来的故事被骗了,掏了钱,这也只能说是大了眼,没办法找回头帐。

    所以,即便东西不对劲,也只能说“看不准”或者是“不敢接”,这么一说,人家卖方也就明白了,绝对不会生拉硬拽不肯罢休的。但是,这要是敢说“假的”,抱歉了您,咱留下,好好说道说道,非得把话给说清楚了!

    毕竟,你这一声“假的”可就算是把人家的招牌给砸了。

    而肖遥说的“过的”,其实就是造旧,用化学用品侵一段时间,弄出现在这副模样,世界上就是一堆玻璃渣,戴在人身上,不但没有好处,反而里面的化学品放射性元素会给人体造成一定的伤害。

    索性点说,这就是个一锤子买卖,时间久了,这玉镯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废掉了,这样的手法并不高明,也只能糊弄一些外行而已。肖遥怎么说也和大爷爷学过一段时间,虽然不算深入了解研究,但是最起码的一些入门知识还是懂一些的。

    所以,当那个摊主听到肖遥说的话之后,也就放弃纠缠了。对方已经给他留了面子,没有直白说是假的,他要是拉着人家不撒手,可就算是坏了规矩。

    夏意星虽然先前没明白过来,但是听了肖遥和摊主的话之后,又琢磨了一下对方脸上的表情,心里已然明悟,顿时尴尬不已,瞪了眼那个摊主。

    “哼,没意思。”她说完,就站起身,迈开脚步了。

    肖遥紧随其后。

    “哎,你说,这些人是不是都是专业的演员啊?先前看着那个家伙说话,眼泪都要下来了,没想到竟然只是在编故事。”夏意星撇了撇嘴,很是委屈,觉得自己爱情泛滥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被肖遥看了笑话。

    “这些地方鱼龙混杂,只要能弄到钱,他们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这倒是也不怪你,我早些年的时候,也险些被人骗了,还好我爷爷在,倒是和今天的场景差不多。”肖遥笑着说道。

    夏意星饶有兴趣看着肖遥,问道:“你是不是什么都懂啊?”

    “不能这么说,略懂一二。”肖遥谦虚道。

    夏意星翻了翻白眼,虽然肖遥话是这么说,可是,她却没从肖遥的脸上捕捉到一丁点谦虚的神色。没办法,这家伙本身就不是个懂得谦虚的人!

    又走了一会,肖遥一边看着一边叹气,这条街上的东西,要么就是一些造旧作假糊弄外行的赝品,要么就是些早些年代的工艺品,没有任何价值,肖遥看着也觉得索然乏味。

    “肖遥,这一条街都要逛完了,你什么好东西都没看到?”夏意星说道,“我还想跟着你捡一次漏呢!”

    肖遥哭笑不得,没好气道:“捡漏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即便是在琉璃厂,都很难捡漏一次了,再加上这些年,想要捡漏更是比登天还难,哪怕是一些在这一行待了几十年的老收藏家,可能都没有捡漏的机会。”

    夏意星撇了撇嘴,其实,肖遥在鉴宝这方面有些能耐,夏意星以前就知道的。

    “咦,你说那些收藏家一辈子都没有捡漏的机会,那你不是比他们还要厉害了?”夏意星笑着说道,“十几万买下大夏真兴,这件事情我还历历在目呢!”

    肖遥耸了耸肩膀,那枚大夏真兴早就已经落到大爷爷手上了,肖遥也将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了。

    “我那也就是运气好,更主要的是,上次的那一场拍卖会上,太多人都没有眼力劲了。”肖遥说道。

    夏意星咯咯笑道:“你这句话,可算是得罪不少人了。”

    肖遥耸了耸肩膀,他认为自己说的都是实话,所以即便真的得罪了人,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就在他们打算转身离开古玩街的时候,忽然,肖遥顿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然后转过脸,朝着右手边的摊位望了过去。

    这一望过去之后,他就再也收不回自己的目光了,赶紧快步走到了跟前。

    被肖遥盯上的,是一块大概有巴掌大的玉佩,上面还落了一层灰尘,被摆在了一个角落里,之所以让肖遥感到诧异,主要还是因为那个玉佩上面散发出的气机,让肖遥感到非常熟悉,就和上次肖遥看到的那个佛尘珠差不多。

    肖遥深吸了口气,也只是瞥了一眼,之后,目光就立刻挪开了。

    如果被那个摊主看到肖遥的目光一直盯着那块玉佩,恐怕对方就要漫天要价了,所以现在最聪明的做法就是不动声色,他反而抄起了手边的一个瓷瓶,放在手中掂量了起来。

    “哟呵!小伙子,这东西可不能随便拿的,新手?”摊主是一个六十来岁的小眼睛老头,他眯缝着眼睛看着肖遥,笑着说道。

    他看着肖遥的眼神,多少还有些鄙夷神色。

    肖遥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怎么说?”虽然话是这么问,但是肖遥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一般情况下,在看瓷器之类易碎的东西,是绝对不能上手的。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这个瓷器,在这个时候被打碎了,那抱歉了您呐!这是慈禧太后生前最喜欢的花瓶了,什么?您说不可能?嘿嘿,这玩意都碎了,凭什么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啊?

    而且,还有些黑心的小贩,会故意将瓷器弄碎,然后拼凑在那里,一旦上手,花瓶就碎了,到时候想说理也都没办法。

    人家就是咬死了,说就是你干的,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小老头以为肖遥确实不懂,就是个新手,心里也乐开了花,仔仔细细解释了一遍。

    他还是非常乐意看到这种客人的,这种人,什么都不懂,就是个门外汉,不然就是看了几本鉴定古玩的小说或者是看了一些鉴宝类节目,凭借着满腔热血就想来捡漏,应付这样的客人,只要把故事变得好听一点,就能把对方当冤大头宰了。

    肖遥即便知道了对方的想法,也不会感到任何不舒服的,因为现在他就是希望对方能这么认为。

    “老板,你这个瓷器,多少钱啊?只要东西是真的,多少钱我都无所谓!哥们就是不差钱!”肖遥开口说道,这一开口,就是一副纨绔子弟模样,这让那个摊主更加高兴了。

    “小爷,您可真有眼光!”看到肖遥这幅德行,虽然摊主心里鄙夷不已,可嘴上称呼却也变得更加恭敬了,毕竟人家可是他的衣食父母啊!

    他继续说道:“这个瓷器,可不简单,您看着造型,这质地,这花纹,绝对是东汉时期的东西啊!”

    “东汉时期?”肖遥忍不住笑了,道,“东汉时期刚刚出现的瓷器,一般都是青釉瓷器,直到隋唐瓷器,才慢慢出现了青瓷,白瓷,两大单色为主的瓷器,要是非得复杂点说,那个时候也只是刚刚出现了刻花,划花,印花,贴花,剔花和透雕缕空,而你这个青花瓷,大概是清朝时期才出现的彩瓷?你确定这是东汉时期的?”

    听肖遥说这些的时候,那个摊主也是汗如雨下,苦笑不已。

    “得,小爷,感情您也是个行家,这不是扮猪吃老虎吗?”摊主头疼道,遇到这样的客人,他还真是没辙了,原本还以为对方是个待宰的羔羊,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看走眼了。

    “得了,不扯这些了,直白点说,这个花瓶虽然是个赝品,可做的还不错,五百块钱,你看怎么样,可以的话我就拿走。”肖遥说道。

    “五百?”摊主脸色有些难看,“五百块钱,我连本钱都赚不回来。”

    “本钱赚不回来吗?”肖遥摸着下巴,“那我给你供货,四百一个,你愿不愿意?”

    这下,摊主是彻底没辙了,只能摆手求饶:“小爷,就算我有眼无珠了,先前也不该糊弄你,五百块钱,你拿走。”反正这玩意进货也就要八十块钱,只是要花点心思做旧一点而已。

    肖遥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抽出了五张红票子递了过去,随后又随手拿起了那块不起眼的玉佩,道,“这个当个添头,你看怎么样?”

    摊主只是瞥了一眼,就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加五十。”

    那块玉佩,也是他搁一个二手市场从一个老农那花十块钱淘过来的,只是泌色实在太差了,就一直丢在了那里,压根就没人往那看一眼。

    “好说。”肖遥又给了张一百,对方找回了五十,他立马塞进了口袋里,刚站起身,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小子,这块玉佩,给我看看怎么样?”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