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的儿子,天下无敌!
    第三百四十三章我的儿子,天下无敌!

    上了车之后,夏菩提就开口了。..

    “肖遥,你怎么那么傻呢?秦柔说认你做干儿子,你怎么能拒绝呢?”看夏菩提的样子,着实被肖遥气得不轻。

    肖遥坐在座椅上,半天都没说话。

    夏菩提叹了口气,问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拒绝吗?”

    “我先前在里面也说过理由了。”肖遥说道。

    “真的就是那样?”夏菩提显然不相信,他不相信肖遥是个不理智的人。

    “哈哈,除了这么原因,还能有别的原因不成。”肖遥干笑道。

    “我不相信。”夏菩提很是直接地说道。

    肖遥有些尴尬了,无奈一摊手,说道:“我的心里本来就是这么想的,您要是真的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

    “你是不想把秦柔拖下水?”夏菩提说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转过脸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阵沉默之后,他也开口了:“夏爷爷,你说的不错,我不想把秦柔拖下水,但是,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我和秦柔只是第一次见面,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些呢?所以,我觉得这不算我的理由。”

    “哎,看来,你的骨子里就是善良的人啊。”夏菩提说道。

    肖遥顿时乐了,说道:“夏爷爷,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只能说你说的对了,因为我也觉得我是个善良的人。”

    夏菩提嘴角抽了抽,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你还真好意思顺着杆子往上爬啊!

    缓和片刻,夏菩提继续说道:“我也有些想不明白,这只是你和秦柔的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她就敢为了你这么和家里人说话呢?要知道,以前秦柔可是从来不会公然站在秦叨扰的对立面的——除了二十年前那一次。”

    “二十年前?”肖遥微微一愣。

    夏菩提摆了摆手:“这就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不提也罢,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秦柔要帮你,肖遥,你真的确定你以前从来没有和秦柔见过面吗?”夏菩提说道。

    “不敢确定。”肖遥摇头,“毕竟,我也有不记事的时候,比如两三岁。”

    夏菩提哭笑不得,点了点头:“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和秦柔确实是没见面了,可是秦柔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她非常的聪明,也非常冷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谋划再三,这一次她看上去非常的冲动,做出来的事情也有些不理智,老实说,当她警告秦叨扰的时候,我都有些蒙圈了,因为我没想到,她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肖遥闭口不言。

    “你听到她是怎么说的吗?她那已经是警告秦叨扰了,她跟你说,秦家人绝对不会伤害你,否则的话她就会和秦家决裂。”夏菩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肖遥,说道,“难道,就因为你小子长得讨人喜欢吗?”

    “这也是实话。”肖遥认真点头。

    夏菩提气得吹胡子瞪眼:“能不能好好说话?”

    肖遥满脸委屈,一摊手:“夏爷爷,其实我一直都很认真的和你交谈呢,你夸我心地善良,我心地本来就善良,你夸我长得讨人喜欢,我本来长得也确实讨人喜欢,而且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不去辩驳,您怎么还能说我没好好说话呢?”

    夏菩提:“……”

    秦家别墅里,秦叨扰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依然沉着脸。

    “秦叔叔,接下来你想怎么做?”楚辞穹看了眼秦叨扰,小心翼翼问道。他也能察觉到,现在秦叨扰很不高兴。

    秦叨扰本来就不是一个多么和善的人,现在愤怒的他,又打算做些什么呢?

    让楚辞穹没想到的是,秦叨扰竟然直接将皮球踢给了他。

    “辞穹,你打算怎么做?”

    楚辞穹表情稍微变了一下,表情看上去略显僵硬,沉默片刻,笑着说道:“我能知道怎么办又何必问您呢?不过,我觉得既然秦柔的态度这么强硬,那不如还是算了。”

    “算了?”秦叨扰看着楚辞穹眼神带笑,冷森笑容。

    “是的,算了。”楚辞穹丝毫不会畏惧秦叨扰的笑容和眼神,如果是十几年前,或许他还会感到胆战心惊,但是现在,绝对不会。

    而且,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再过上几年,或许就是自己的一个眼神能让秦叨扰害怕了。

    前提是,秦叨扰能不能活那么久。

    “你还是心太软。”秦叨扰说道。

    “不是我心太软。”楚辞穹摇了摇头,“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给我一个杀了肖遥的理由,我想不出来了,你帮我想一想,我是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杀了肖遥,肖遥死了,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只能让秦柔动怒。”

    秦叨扰眯了眯眼睛:“继续说。”

    楚辞穹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既然秦叨扰让他继续往下说,那他就继续往下说好了。

    “肖遥活着,秦柔的心情会好,我帮着他,秦柔会高兴。现在已经不是之前了,之前秦柔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说,是我们以为秦柔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什么都敢做,可是当一切都明朗化的时候,我还去对付肖遥,那就有点白痴了。”楚辞穹说道,“我不想对付他了。”

    “那我们之间的口头协议呢?”秦叨扰问道。

    “作废了。”楚辞穹说道。

    “凭什么?”秦叨扰目眦欲裂,可见心中怒火。

    “凭什么?”楚辞穹笑了笑,站起身,伸出手在秦叨扰的肩膀上拍了拍,低声说道,“秦叔叔,你老了,如果非得问凭什么——那就凭我一句话。”

    说完,他就转过身,走出了秦家别墅。

    背影潇洒!

    “啪!”秦叨扰站起身又是拍出一掌,拍碎了茶几。

    他的身体不停颤抖着,眼神中闪烁着凶光。

    他伸出手,招了招,一直守在一边的管家就赶紧跑了过来。

    “老爷,有什么吩咐?”管家小心翼翼问道,现在秦叨扰非常生气,他可不想被秦叨扰当成出气筒。

    他在秦叨扰的身边待了不过三年,而在此之前,一共有十五个管家,一一死在了秦叨扰的手上。虽然他也会感到害怕,但是,他最后还是被金钱打败了,年薪一千万,这是他几十辈子都赚不来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备车,去找长剑行!”秦叨扰说道。

    “是……”管家赶紧点头,立刻走出别墅备车……

    楼上,秦柔和秦鸾坐在一张桌子前,两人面前摆放着咖啡,但是谁都没有去喝。

    “你冲动了。”秦鸾叹了口气。

    “是啊,我冲动了。”秦柔看上去有些委屈,“我也觉得我冲动了,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冲动该怎么办呢?”

    “我可以出面的。”秦鸾说道。

    “他不怕你。”秦柔笑了笑,“他怕我。”

    秦鸾看了秦柔一眼,眼神中有些不解。

    秦柔终于端起了面前的咖啡,吹了口热气,然后轻轻抿了一口,语气不急不缓,开口说道:“他确实怕我,他了解你,也了解我,他知道你是一个非常有理智的人,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会思索再三,并且总是会权衡利弊,不会做的太过分,更不会将秦家推入万劫不复中。”

    “那你呢?”秦鸾问道,“难道你不是这样吗?”

    “以前是。”秦柔笑着说道,“但是我是肖遥的妈妈,他就怕了,他怕我会疯狂!”

    秦鸾深吸了口气。

    “这就是你站出来的原因?”秦鸾问道。

    “是。”秦柔目光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秦鸾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要比我聪明很多。”

    “这不重要。”秦柔说道。

    秦鸾耸了耸肩膀,然后又露出了柔和笑容,问道:“告诉我,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秦柔微笑。

    “恩……我猜你的心情一定很好,因为你只有在开心的时候才会给我咖啡,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只会给我茶。”秦鸾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哦不……是他长大之后,我第一次看见他,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他父亲的影子,他们长得真像,而且,他们的脾气简直都一模一样,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他说,如果我受了委屈,就去海天市找他,谁敢找我的麻烦,他就让那些人全部留在海天市——多霸气啊!”

    秦鸾哭笑不得:“你不觉得他太放肆了吗?”

    “不啊!”秦柔使劲摇头,然后盯着秦鸾,问道,“好男儿本当如此,不是吗?”

    秦鸾一个头两个大:“得得得,这是牵扯到你儿子了,这要是别人,你肯定不会这么说的。”

    “哈哈!反正我不怕了,我现在可是有儿子保护的人,谁欺负我,我就让我儿子收拾他!”秦柔说道。

    “恩……你儿子现在可还四面楚歌呢。”秦鸾看秦柔满脸得意的模样,还是忍不住打击她了一下。

    “他不怕,我也不怕。”秦柔说道,“我的儿子,天下无敌!”

    秦鸾望着秦柔,只能叹气不止。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