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第三百四十一章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秦叨扰看着肖遥的眼神有些复杂。的小说

    有赞赏,有警惕,也有杀机。

    一个年轻的男人优秀是好事,但是,如果这个优秀的男人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似乎就不是一件让人感到开心的事情了。

    肖遥不卑不亢,能进能退,这一切秦叨扰和楚辞穹都看在了眼里,甚至,楚辞穹也拿自己和肖遥比较了一下,他在想,如果是自己站在肖遥现在的位置,能不能表现的比肖遥还要。

    最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现在肖遥才多大,他成长的环境和他们又不一般,一般的年轻人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面对秦叨扰和楚辞穹,都未必能张开嘴说话,但是,他们的气势,他们的名声,并没有将肖遥压垮。

    先前秦叨扰问肖遥知不知道他们是谁,肖遥说不知,这一听就知道是假话,肖遥既然已经被夏菩提带来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是谁呢?

    可是即便是这样,从开始到现在,肖遥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自然,别的不说,就光凭这一点,就值得别人高看一眼了。

    夏菩提给肖遥的评价,并不过分,甚至还是一种谦虚!

    秦叨扰的情绪有些复杂,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坐着这么多人,也就只有楚辞穹能知道秦叨扰为什么叹气。

    “肖遥,你觉得秦天涯是个什么样的人。”秦叨扰看着肖遥问道。

    “不知道。”肖遥摇了摇头,“想要搞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得浪费时间去思考,我的时间或许不及您宝贵,可是也不想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

    秦叨扰不禁苦笑:“也就是说,他在你的眼里一文不值了?”

    “一个年轻人,在外面稍微遇到点不顺心的事情就立刻跑回家寻求帮助,秦老爷子,您觉得这样的人值得我去高看吗?”肖遥的声音很是低沉。

    秦叨扰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他不值得。”

    肖遥舒心一笑。

    “年轻人的事情,就应该让年轻人去搀和,老秦,你说我这句话说的对不对?”夏菩提开口说道。

    秦叨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之后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孩子不是一开始就学会走路的,还得有人先搀扶走一段,让他慢慢熟悉。”

    夏菩提眉头再次紧皱了。

    他已经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希望秦叨扰能罢手,哪怕真的不愿意罢手,那就让秦天涯和肖遥自己斗去,但是,秦叨扰显然不愿意这样。

    僵局了。

    肖遥在边上想了想,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明白了。”肖遥点了点头。

    “你明白了?”秦叨扰微微一愣,有些没明白肖遥话里的意思了。

    “是的。”肖遥说道,“原本只是一件小事,但是搀和的人多了,这就自然被无限放大了,就像两家孩子打架,一开始也就是打赢打输算了,可是……如果两家人都搀和进来的话,说不定就会死人,然后进警察局,到时候,事情就被放大了,对不对?”

    秦叨扰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眉头紧锁,脸色阴沉。

    “你这是威胁?”秦叨扰的声音里已经带着杀气了。

    “不是威胁。”肖遥摇了摇头,“我是在讲道理。”

    “年轻人,要知道好歹。”秦叨扰说道。

    “我知道好歹,所以我选择了退步,可是很显然,有人不希望我退步,他非得逼着我硬碰硬。”肖遥苦笑,“其实原本,生活就应该安安稳稳,平平静静,血雨腥风太多了,原本的生活也就变了一种味道,难道不是吗?”

    秦叨扰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听着。

    肖遥继续说道:“我忽然发现,我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比如,我孤身寡人,我可以屠尽天下人,但是天下人最多也只能将我一人诛杀——怎么算,我都不吃亏。”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楚辞穹冷不丁插了一句。

    “光脚的未必就不怕穿鞋的。”肖遥眼神中闪烁着寒芒,说道,“但是那也得舍得一身剐,我就这点好,什么都会害怕,偏偏不怕剐。”

    谈不下去了。

    现在已经彻底谈不下去了。

    秦叨扰气的嘴角都在抽搐了,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太过于放肆,多少年了,都没有人敢指着他的鼻子威胁他,对方有什么实力,又有什么能耐,凭什么敢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温婉如流水的声音传来。

    “说的真有意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吗?”那个声音笑着说道,“你难道就没有自己的顾忌吗?”

    肖遥听到这个声音,忽然皱了下眉头,他站起身,看着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女人,没来由的一阵恍神。

    秦柔笑眯眯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怜爱。

    “您好。”肖遥问道。

    “你好。”秦柔对着他点了点头。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肖遥又开口了:“我们是不是见过?”

    秦柔眼神中掀起一丝波澜,表情看上去颇有些不自然。

    她忍不住地想着,难道这就是母子连心吗?一时间,心里竟然还有些激动。

    “我们没见过。”秦柔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脏似乎都被什么东西扎中了,不停流血,身体也在轻微颤抖着。

    她脸上的神色,肖遥也尽收眼底,只是心里有些好奇,没见过就没见过,怎么看着表情似乎是在掩饰什么呢?

    肖遥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至于那里不对劲,他又实在想不出来,这就是潜意识里觉得不对劲,一种本能一样。

    “你怎么下来了。”看到秦柔,秦叨扰的脸色就稍微变了一下,他绝对有理由相信,自己知道的秦柔也都知道了,别看秦柔现在足不出户的,但是,外面发生的一切,秦家掌握的消息,她一定都了然于胸,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秦柔出来了,局势就要发生变化了。

    秦柔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微微一笑:“上面太闷了,下面又这么热闹,我就下来走走了——这个也需要经过您的同意吗?”

    秦叨扰嘴角微抽,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却并不好看。

    秦柔又笑了笑,她笑起来非常好看,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四十多岁的模样,最多三十出头。

    楚辞穹看到秦柔,整个人也不再像先前那么淡定了,反而表现的手足无措,而且脑门上还溢出了一层汗珠。

    楚辞穹这一辈子也没有怕过谁,更没有什么软肋,但是现在,秦柔就是他最大的软肋了。

    面对着秦柔,楚辞穹明显有些慌张,甚至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仓皇失措。

    秦柔只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眼神中却没有任何神色。

    面对秦柔这样的表情,楚辞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尴尬搓了搓手,被晾在了一边。

    反正他都已经习惯秦柔对待他的态度了,如果哪一天,秦柔忽然对他笑容满面,他一定会觉得秦柔今天吃错药了。

    秦叨扰倒是一句话都不说了,眼睛却一直盯着秦柔,眉头皱在了一起,心里弄不明白秦柔这个时候下来是什么目的。

    “夏伯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秦柔看到夏菩提,满脸微笑。

    “小柔,我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反正这些年你也没在公司里忙碌,没事的时候就去看看我。”夏菩提说道,“你比你老爹好多了。”

    秦叨扰咳嗽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夏菩提只是笑了笑,并不打算收回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

    秦柔秦鸾,和秦叨扰都有很大的不同,或许,秦叨扰也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是他的那些谋略,都是拿不出手的阴谋,没办法摆在阳光下,但是秦柔和秦鸾却不一样,这姐妹两个在商业上有着过人的天赋,而且,每一步都走的让他们感到震惊。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即便秦叨扰退下来了,但是秦家却依然能屹立不倒的原因。

    只要有秦家姐妹在,秦家就永远不可能走下坡路!说来也十分可笑,秦鸾和秦柔,竟然成为了秦家的顶梁柱。、

    秦柔只是笑了笑,目光又落到了肖遥的身上,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着肖遥。

    肖遥被秦柔看着,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他忽然觉得,被秦柔这么看着,都会有一种满足的幸福感,即便是他自己,也想不出来个原因,这可能就是孩子对母亲目光的本能,当然,现在的他,显然还不知情。

    最后,还是肖遥忍不住先开口了:“您是?”

    “我是秦天涯的小姑,秦柔。”秦柔说道。

    “秦柔……秦家双凤,我听说过。”肖遥微微一笑,“秦姨好。”

    “秦姨?”听到这个称呼,秦柔的心都被揪紧了,满心苦涩。

    明明自己的孩子就站在面前,却又不能相认,这种感觉,可真不好受!

    “秦姨,我相信你一定是个好人。”肖遥说道。

    “恩?你这么说,是担心我会帮着秦天涯欺负你吗?”秦柔忍不住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一脸认真:“不是,我只是单纯的这么认为,你看着我的眼睛,就在告诉我你是个好人,最起码,你对我没有任何恶意。”

    他现在当着秦叨扰和楚辞穹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变相的抽他们脸了。

    这句话肖遥之前可没说过啊!现在忽然拿出来说,其中的意味可待思量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