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打一棍给个枣
    第三百四十章打一棍给个枣

    门上喜鹊攀枝头,一声报喜不报忧。的小说

    夏菩提领着肖遥,走进了秦家别墅里。

    “老爷子,这里就是秦家?”跟在夏菩提身后的肖遥小声问道。

    “这里就是秦家。”夏菩提转过脸看了肖遥一眼,说道,“其实秦家还有一个庄园,只是很多年都没有去过了,她们家里也就三个人,还有一个佣人,住天大的地方没人气。”

    “四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也未必小?”肖遥的嘴角狠狠抽了抽,想起了自己在海天市的那个套间,和这里一比的话,简直就是寒酸啊!

    这出门看到熟人都得不好意思打招呼了!

    进了别墅里,秦叨扰和楚辞穹就走了过来。

    “哈哈!老夏,可算是看到你了,你现在可是大忙人,想要见你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我说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干脆就和我一样赋闲在家,没事的时候钓钓鱼,种种花,看看电视不也挺好的吗?”

    夏菩提笑了笑,说道:“我就是那种闲不住的人,你要是让我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坐着,那我肯定会觉得浑身难受。再说了,我的儿子儿媳妇可都没你的女儿能干,秦家双凤,整个京都,整个华夏,有几个人不知道呢?”

    他这是变相的称赞秦叨扰的两个女儿了。

    “也别这么说,别人都嘲笑我秦家男儿不当行了。”秦叨扰苦涩一笑。

    “那又如何?”夏菩提眉头一皱,说道,“谁敢在我面前说秦家会没落?不管是男是女,只要能扛起一片天,那就可以了!你看看你现在,过的难道会比我差吗?叨扰,你可不能着相了。”

    “着相到不可能,但是要说一点都不羡慕你,那也是假话了。”秦叨扰掏心掏肺说道。

    夏菩提看了眼楚辞穹,眉头就稍微皱了一下,然后咳嗽了一声,脸上重新堆起了笑容,说道:“辞穹也在这?”

    “夏老爷子好。”楚辞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看上去风度翩翩,让人挑不出毛病。

    楚辞穹就是这样。

    即便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楚辞穹非常的危险,但是当当看到他的时候,却又会觉得非常的亲切,由心的认为对方是个好相处的人,可是实际上又并非如此。

    “叨扰有客人,那我就先告辞了。”夏菩提说道。

    “不不不,他不算客人,只是我的子侄。”秦叨扰笑着说。

    夏菩提脸色又稍微变了一下。

    子侄。

    这两个字需要咀嚼了。难道,现在楚家和秦家正式走到一起了?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对于夏家而言显然不是一个好事,毕竟现在华夏三个家族三足鼎立,其中两个家族走到一起,被排出去的第三个家族,都会岌岌可危。

    秦叨扰确实是在向夏菩提施压。

    虽然现在夏菩提还什么都没说,但是,夏菩提已经带着肖遥上门了,这就足以表明对方的立场。

    秦叨扰,楚辞穹,夏菩提,这三个人没有一个是蠢材,所以,很多话也都不需要说的太明朗,大家心领神会即可,说透了,反而显得肤浅!

    “已备好茶,不如坐下说。”秦叨扰说道。

    夏菩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拱手作揖:“那就劳神了。”

    说着,夏菩提就带着肖遥进了后院,坐在了小马扎上。

    楚辞穹站起身,肖遥也站起身,拿过茶壶开始斟茶。

    “楚伯伯,这些我来就好。”肖遥笑着说,心不慌,意不乱,淡定自若。

    楚辞穹看着肖遥,许久,露出了一丝微笑。

    可以说,现在在秦叨扰和楚辞穹的心里,肖遥都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临危不乱,是大丈夫。

    不屈不劳,不卑不亢,方为人中龙。

    喝着茶,秦叨扰眯着眼睛,看着夏菩提说道:“老夏,你可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找我,也是有话要说?对了,还不知道你身边的年轻人是?”

    夏菩提瞥了眼肖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故作高深说了六个字字:“夏意星的朋友。”

    朋友是朋友,但是却又不是朋友,这就值得秦叨扰和楚辞穹思量了。

    男女之间的朋友,别人该怎么理解呢?

    “能被侄女看上,定当有不凡之处。”楚辞穹说道。

    “不凡倒未必。”夏菩提谦虚完,又加了一句,“但是确实有些底蕴。”

    楚辞穹和秦叨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讶。

    能让夏菩提说出这样的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肖遥真的是个草包,没有什么能耐,不管肖遥和夏意星之间的关系再好,夏菩提都不会给这个年轻人做出什么评价,人活一张脸,特别是到了夏菩提这个地位,就更加不愿意自己打自己的脸了,所以,不管做什么,都一定要谨言慎行。

    “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秦叨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肖遥,仔细打量片刻,说道,“应该是个人龙。”

    夏菩提看了眼肖遥,说道:“你知道坐在你面前的两位是何人吗?”

    “小子不知。”肖遥说完,又继续说道,“但是坐在这里,我觉得非常的舒服。”

    “舒服?”楚辞穹眯了眯眼睛,问道,“为什么舒服?”

    “我大爷爷以前告诉我,做人,一定要与能者相随,就像一个小混混,如果和一群市长书记坐在一起,就一定会有一种满足感,一个乞丐,和三位巨鳄坐在一起,也同样会感到幸福,即便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处在下层的人会认为自己已经融入了那个世界。那可能是自己骗自己,但是却依然会有幸福感,这就是舒服。”

    肖遥侃侃而谈,语速不急不缓,听着也非常舒适。

    言语间,已经将秦叨扰和楚辞穹抬了起来,这也是一种能耐,什么人不希望得到别人的夸赞呢?

    “哈哈!说得好!”秦叨扰一拍桌子,端起茶杯,“这是茶,不是酒,但是我要和你喝一杯!”

    肖遥站起身,端着茶杯,一饮而尽。

    随后,摇头叹息。

    “为什么叹息?”秦叨扰问道。

    “叹息了一杯好茶,这杯茶我本来打算细品慢饮,却被我糟蹋了。”肖遥苦笑。

    “既然喜欢茶,那等回去的时候,我再给你带一些茶叶。”秦叨扰说道。

    “茶叶不重要,重要的是茶的人。”肖遥轻声说道。

    秦叨扰又不说话了。

    肖遥已经将他的目的说了出来,虽然委婉,但是秦叨扰和楚辞穹还不至于听不明白。

    他们还是有些惊讶,以前他们接触肖遥,都是手上的那些资料,信息,但是,那些并不能将一个人的能耐表述的完整。

    今天看到肖遥,不管是秦叨扰还是楚辞穹,他们都一致认为在此之前自己还是太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可能,秦天涯一辈子都斗不过肖遥!

    秦叨扰收起笑容,说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小子肖遥。”肖遥说道。

    “肖遥……海天的那个肖遥。”楚辞穹在边上说道。

    “是的,海天的那个肖遥。”肖遥点了点头。

    “我听过你的名字。”楚辞穹说道,“秦天涯败在了你的手里。”

    肖遥连连摇头。

    “不不不,秦天涯从来都没有败给我。”肖遥说道。

    “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但是过度的谦虚,就未必是好事了,那是变相的显摆。”秦叨扰说话的语气不冷不热。

    肖遥看了秦叨扰一眼,笑了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从来都没有将秦天涯当成我的敌人,既然是这样,他又怎么会败给我呢?”

    一言出,百鸟惊。

    原本秦叨扰笼中的鸟还在叽叽喳喳,这句话说完之后,那只鸟儿这个时候也安静了下来,似乎也闻到了空气中剑拔弩张的气味。

    夏菩提始终眯缝着眼睛,从他的脸上,也看不到任何的不镇定,好像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即便是肖遥的口中说出了刚才的那句话,他也只是微微吸了下鼻翼。

    他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他虽然和肖遥接触的时间还不长,但是心里已经对这个年轻的小子了解了个大概,或许现在肖遥有些激进了,可是现在,他除了激进还能怎么办呢?秦叨扰往前走了一步,他后退了一步,秦叨扰往前走了两步,他也后退了两步,但是当退无可退的时候,他就必须奋起反抗了,他可以没有那个实力,但是却不能没有一颗端视对方的心。

    知进退,懂退让,这一点,夏菩提对肖遥非常放心。

    “你说,你从来都没有将秦天涯当成你的敌人?”秦叨扰问道。

    “是。”肖遥点了点头。

    “他不配吗?”秦叨扰的眼神中已经闪烁着寒芒了,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在空气中舞动着。

    这个问题,似乎让人难以应付了。

    “秦家大军铁蹄可踏破天,但是,秦天涯只是个马前卒而已。”肖遥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如果连他都能让我应付不了,我又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呢?所以,秦天涯确实没有那个资格,但是不代表秦家也没有那个资格。”

    秦叨扰看着肖遥,放声大笑。

    “好好好,好一个打一棍,给个枣。”秦叨扰合不拢嘴。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