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有客人来了
    第三百三十九章有客人来了

    夏朗行和夏菩提自然没明白肖遥这话里的意思,还以为肖遥说的“三位名师”也就是幽默一下,这个话题也就到此为止,谁也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下棋,能看出一个人的心境,更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

    虽然夏朗行未必喜欢肖遥,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被对方折服了,最起码在这方面,他甘拜下风。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可以不喜欢他,甚至可以讨厌他,但是,对方展现出来的那些东西,你又不得不表示钦佩。

    一盘棋下完,夏朗行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也难怪自己的父亲这么看得起他。

    想要让别人看得起你,首先你就得有让别人看得起你的资本,否则的话,别人为什么要重视你呢?这句话,在夏朗行很小的时候,夏菩提就反复叮嘱着。

    这边,吃着饭,而在秦家的别墅里,秦鸾也走进了秦柔的房间。

    “他来了。”

    这就是秦鸾进了屋子说的第一句话。

    听到这句话,秦柔的脸色就立刻变了,她赶紧站起身,继而快步走到了秦鸾的跟前。

    “谁来了?”秦柔问道。

    秦鸾看了眼自己的妹妹,眼神中有着藏不住的笑意,揶揄道:“看你这幅表情,我就知道你肯定猜到了,问我也不过就是想要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已——那我就帮你确认一下,他来了,你的儿子来了。”

    “来秦家了?”秦柔赶紧问道。

    秦鸾摇了摇头:“这倒没有,他来了京都,去了夏家。他和夏家的那个小姑娘走的挺近的,我估计,那个夏家的小姑娘对他可能有些情愫,否则的话也不会为了他寻求家里人的帮助,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夏家到底会不会伸出援手站在他那边,在我看来,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毕竟夏菩提和夏朗行都是个人精,他们不可能因为肖遥得罪秦家亦或者是楚家,而且,我也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夏菩提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次是楚家出的手。”

    秦柔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了。

    “那他这一次要铩羽而归了吗?”秦柔问道。

    秦鸾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对他很有信心吗?这个时候怎么又忽然没有信心了呢?想让他铩羽而归,我觉得可能性不是很大,以他的性格,如果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他也未必会去夏家。”

    “或许,他只是碰碰运气。”秦柔叹了口气,“他很可怜。”

    “很可怜?”秦鸾微微一愣。

    “是啊,秦天涯有秦家庇护,有楚家帮忙,夏意星受了委屈,也可以回到夏家,但是他呢?他受了委屈,他被人欺负了,却只能一个人扛着,甚至还要保护他身边的人,难道你不觉得他非常可怜吗?”秦柔幽幽说道。

    秦鸾忍不住打趣道:“身边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夏家的小姑娘为了他也甘愿回家寻求帮助,能让秦天涯恨得咬牙切齿,这样的人可怜?”

    秦柔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会突然认为肖遥很可怜。

    “你啊,这就是母爱泛滥了。”秦鸾哈哈笑道。

    “算是。”秦柔倒是没有辩驳什么,反正她本来就是肖遥的妈妈,母爱泛滥又怎么了,难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秦柔坐在床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容颜,最后深吸了口气。

    “大姐,你去看看他。”秦柔说道。

    “为什么?”秦鸾眉头一皱,问道,“你觉得,我看他对他而言是一件好事吗?”

    说完这句话,秦鸾忽然明白了过来,有些诧异地看着秦柔,说道:“你决定对所有人摊牌了?”

    “为了他,我不能在这么沉寂了,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妈妈,我怎么能看着他被别人欺负呢?楚家过分了,老爷子过分了,他们都太过分了,我怎么能一直躲在后面不说话呢?”秦柔说着说着,就带着哭腔了。

    这是一个待人冰冷到骨子里的女人。

    这是一个意志如同钢铁般的女人,但是这个时候她却快要哭了,任何一个熟悉秦柔的人看到她这样一幅表情肯定都会大吃一惊,甚至会揉一揉自己的眼睛怀疑秦柔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

    太反常了!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秦柔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了,她想要站出来,像一只母狮子一样发怒,告诉所有人,肖遥是她的儿子,任何人都碰不得!

    “小柔,如果你真的要这么做,那你先前所付出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秦鸾叹了口气说道。

    “当初,我把他送走就是为了保护他,可是大姐,你现在也看到了,现在他又暴露在了枪口下,如果我不站出来,不为他挡子弹,那他怎么办呢?”秦柔说道,“当初我把他送走,就是我的一种妥协,我原本以为,他们会忘了肖遥,不会再去找肖遥的麻烦。”

    “……”秦鸾沉默了片刻,说道,“他太耀眼了。”

    “是啊,原本我以为,他会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远离一切,但是事与愿违,他还是走进了我们的视线里,走进了所有人的视线内,这根本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小柔,你相信吗?我觉得,肖遥会来秦家的。”秦鸾忽然说道。

    “他来秦家?”秦柔微微一愣,没有明白自己大姐的意思。

    “是的,我有预感,他一定会来!”秦鸾说道。

    秦柔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了……

    后院里,摆放着一张小桌子。

    秦叨扰穿着一套中山装,半眯着眼睛,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金丝鸟笼。

    “早知道秦叔叔喜欢鸟儿,我一定会派人找些名贵的鸟儿过来。”楚辞穹笑着说道。

    “不用。”秦叨扰摇了摇头,说道,“我喜欢鸟,但是却不喜欢笼中鸟,没了野心,甚至还将笼子当成了自己的保护壁障……你不觉得它非常可怜吗?”

    说到这,秦叨扰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飞翔在蓝天的鸟就不一样了,它们还有野性,它们属于整片天空,但是这只鸟呢?它的世界,就是这个笼子。”

    楚辞穹的眼睛稍微眯了眯,问道:“您说的,是肖遥?”

    “它就是外面的鸟,秦天涯这一类,就是笼中鸟,你说,秦天涯怎么可能玩的过肖遥呢?”

    “那您觉得,该如何是好?”楚辞穹问道。

    “还是需要一杆枪,猎人手中的枪。”秦叨扰说道。

    楚辞穹的嘴角稍微抽了抽。

    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了。

    肖遥不被认可,不被秦家人认可,但是,不管怎么说,肖遥也都是秦叨扰的亲外孙啊!难道,他还真的打算要了肖遥的命不成?

    楚辞穹越发的警惕秦叨扰了,连自己外孙的命都敢要,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呢?最可怕的人,莫过于此了。

    “秦叔叔,或许,秦天涯有能遏制肖遥的能力呢?”楚辞穹小声说道。

    秦叨扰看了他一眼,忽然露出了笑容。

    “你怕什么?”秦叨扰问道。

    楚辞穹摇了摇头:“我没有怕什么。”

    “但是现在你就是害怕了啊,你不想杀了肖遥,对不对?你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即便你帮助秦天涯,也就是想要让肖遥活的不那么自在,让他知难而退,但是你没有杀心,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在怕什么。”秦叨扰问道。

    楚辞穹并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我知道了,你是担心秦柔知道你杀了肖遥,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对不对?”秦叨扰笑了起来。

    楚辞穹还是没有说话,但是他却用沉默的方式告诉了秦叨扰,对方说的都是对的。

    确实,这都是他的顾忌。楚辞穹也不是傻子,他和肖遥也素不相识,但是,既然对方是秦柔的儿子,他就不能做得太过分了。

    “辞穹啊辞穹,你聪明了一辈子,怎么会在这么点小事上犯糊涂呢?想要让一个人心死,你就得掐断她最后的念想……她的心不死,你怎么能将其救活呢?”秦叨扰眯着眼睛说道。

    “而且,你也应该懂得什么叫借刀杀人嘛!”秦叨扰继续说道,“你的身后有那么多把刀,想要借一把,应该也不难?”

    楚辞穹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老爷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恨肖遥呢?”

    “没有为什么。”秦叨扰的脸上忽然没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冷霜,顿时,周围空气似乎都凝结成冰了。

    也就在这时候,秦家的管家忽然跑了过来。

    “老爷,有客人来了。”管家气喘吁吁说道。

    “谁?”秦叨扰抬了下眼皮子。

    “夏家夏菩提——还有一个我没有见过的年轻人。”管家说道。

    秦叨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表情淡然:“早就知道他会过来了,但是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态度……而且,他来的也有些太早了。”

    他转过脸,看着楚辞穹,说道:“走,见见那个年轻人。”

    楚辞穹眉头稍微皱了皱,点了点头,站起身跟着秦叨扰走进了屋子。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