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岳父”的敌视
    第三百三十七章“岳父”的敌视

    夏菩提说的很认真,他的表情也很严肃,这让夏意星满心惊讶。()

    她也知道,肖遥是个非常不错的年轻人,但是,她却没想到自己爷爷对肖遥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天下俊才三千万,能入他眼无三人。

    当初,夏菩提四十来岁的时候说出楚家辞穹,举手投足定天下,于是楚辞穹就一个人撑起了整个楚家。

    后来,他见到了一个姓肖的男人,曾说华夏豪门家族有千军,此人一刀足以破苍穹。于是,那个人在二十多年前单枪匹马,杀入秦家,带走了秦柔。

    现在,肖遥就是那第三个人了。

    “爷爷,你真的觉得,肖遥有足以和秦家抗衡的实力?”夏意星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夏菩提看了眼自己的孙女,笑着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他有和秦家抗衡的实力的?”

    夏意星哭笑不得,真搞不清楚自己爷爷的话里到底藏着什么意思。

    “或许,现在他还没有和秦家抗衡的实力,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他现在才多大,时间还长呢,而且……没有实力,没有所依仗的资本,难道他就一定会输吗?”夏菩提问道。

    夏意星越发的不明白自己爷爷的意思了,这听得云里雾里的,她觉得自己马上简直就要晕过去了。

    别人都说,夏菩提有一颗菩提心,八面玲珑,无法看透。

    事实上却是如此,即便是夏意星,都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意星,你知道你的名字里有什么含义吗?”夏菩提问道。

    “知道。”夏意星笑了笑,“我出生的时候,刚好有个老道士经过,您请求他帮我取名字,他就说了一句:意在天上星,不折凡尘树。”

    “确实,我就你爸爸一个儿子,你爸爸,也就你一个女儿,所以夏家的未来都在你的身上。”夏菩提说到这,叹了口气,摇着脑袋说道,“可惜了,秦柔的孩子不在了,你和他的婚约,当初也是我和秦柔的丈夫定下来的,只是他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孩子也找不到了。”

    “那个孩子,一定是被秦柔阿姨送走了?”夏意星眨了眨眼睛说道。

    夏菩提有些惊讶,含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她的丈夫失踪了,她也没有了依仗,秦家那些人一个个就像老虎一样,而且,秦叨扰当初对她的婚事就反对,如果孩子留在秦家,秦柔阿姨没有办法保护他,所以,还不如送走的好,最起码这样,那个孩子还有一线生机。”夏意星有理有据说道。

    “确实如此,不单单是你这么想的,秦家的人,也都是这么想的,不过他们始终找不到那个孩子,可是……”说到这,夏菩提忽然停了下来。

    “可是什么?”夏意星问道。

    “如果那个孩子当初就死了,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最起码,婚约就作废了,可是现在,那个孩子是生死未卜,如果你以后真的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男人,而秦柔的孩子又出现了,你该怎么办?”夏菩提苦笑,“我不能违背当初的承诺。”

    夏意星的眼神变得也有些暗淡。

    这道婚约,简直变成了她身上的一道枷锁,压得她喘不过气。

    就像夏菩提说的那样,如果秦柔的孩子小时候就死了,这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

    爷孙两个正说到这,肖遥和蓝悠悠也走了进来。

    “肖遥,中午在这里吃饭,等会意星的父母也都回来了。”夏菩提看着肖遥,笑着说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肖遥叹了口气,他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该走,还是该直接闪人,他也依然搞不清楚夏家的态度。

    “等下午吃完饭了,我带你出去走走。”夏菩提继续说道。

    “恩?”肖遥有些惊讶,心里好奇夏菩提打算带自己去哪,他看了眼夏意星,夏意星只是对着他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悠悠,你在这吃饭不?”夏菩提看了眼蓝悠悠问道。

    “当然啦!爷爷,你就是赶我走,我都不会走的。”蓝悠悠乐呵道。

    “哈哈!你这小丫头片子,我能赶你?不过话说回来,你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夏菩提问道。

    “还是那样,反正死不掉,不过估计也好不了。”蓝悠悠说道。

    她虽然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但是,她却不会对自己的长辈不敬重。而且,肖遥能从她说话的语气里听出深深地厌恶,看来,这个蓝悠悠和她爷爷之间的关系是真的不好。

    “哎……小丫头,过去的事情,该放下就放下了。”夏菩提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都是蓝悠悠自己家里的事情。

    蓝悠悠露出了一丝苦笑,摇了摇头:“放不下。”

    “……”夏菩提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了。

    正说到这,门口庞阿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大少爷,少奶奶回来了。”

    “恩?庞阿姨,今天家里来客人了?”一个厚重男人的声音响起。

    “恩,是小小姐的朋友。”庞阿姨小声说道。

    “哈!星星回来了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也传来,听上去非常悦耳。

    肖遥站起身,不敢坐着了。

    没半分钟,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以及一个穿着米白色套装的女人就走到了客厅。

    “爸,妈,你们回来啦!”夏意星赶紧站起身,凑到跟前,和自己的父母拥抱了一下。

    “哎哟!我们家小星星怎么感觉变瘦了啊?可想死妈妈了。”夏意星的母亲揉了揉她的脑袋,上下打量着。而夏意星的父亲,则是站在边上,含笑不语,虽然他没有说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可是他眼神中的怜爱,却足以表明他对自己女儿的疼爱。

    父亲的爱的母亲的爱截然不同,母亲可以将自己的女儿搂在怀里,然后将所有甜蜜的话说出来,可是,父亲却没办法这样,他只能站在边上,温暖的看着。

    夏意星的父母,看上去都非常年轻,夏菩提也是,模样完全不像真实年龄。肖遥都要开始怀疑他们夏家是不是有一些特别的保养秘方了。

    现在,夏家的所有事情,夏菩提基本上都不会过问了,全权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儿媳妇。

    夏朗行,也就是夏意星的父亲,本身也是个非常有实力的人,最起码不是个草包,虽然夏家的企业在他的手上并没有什么惊艳的突破,但是,最起码一直都稳扎稳打,行走的很平稳。

    创业容易守业难,夏菩提打下的这一片基业,现在能依然保持昌盛,不走下坡路,这也是一种本事。

    只是不知道到了夏意星这里,还能不能保持现在的局面了,所以,夏意星以后到底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这不单单关乎夏意星以后的幸福,也关乎夏家的命运。

    夏朗行是个有本事的人,他扛起了半个夏家,至于另外半个,则是夏意星的妻子,刘颖扛起来的。

    女人能顶半边天,这句话放阿紫刘颖的身上非常合适。

    刘颖长得很好看,年轻的时候更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夏朗行的妻子,可是,她并不是一个外表好看的花瓶,还是一个内外兼修,非常有智慧的女人,现在夏家一般小事都是她做主,恩……因为现在一切平淡,所以也没什么大事,夏朗行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不过,这并不代表夏朗行就是个气管炎,他还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男人的。

    如果是夏朗行坚持的事情,刘颖绝对不会多说什么,只要夏朗行认定了,哪怕是去抢银行,那刘颖都会帮他放风。

    “叔叔好,阿姨好。”肖遥笑了笑,说道,“如果不是先前夏意星称呼了你们,我还以为你们是她的哥哥姐姐呢。”这也是变相的夸赞夏朗行和刘颖年轻了。

    “哈哈,小伙子还挺会说话的,我知道你,你就是肖遥?”刘颖看上去态度非常不错,或许她本身就是一个自带亲切的人。

    倒是夏朗行,只是对着肖遥点了点头,然后眉头紧皱,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可能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夏意星会把这个小子带回来……难道,自己家姑娘看上这个家伙呢?

    有了这个想法,夏朗行就更不高兴了。

    “哼,想拐走我女儿?想得美!”夏朗行心里想着,开始仔细打量着肖遥。

    “爸妈,这一次肖遥来这里也给你们带礼物了。”夏意星赶紧将肖遥带来的东西拿了出来。

    “哇!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啊!”虽然这句话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不说一下,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刘颖接过肖遥的礼物,哈哈大笑,“他就给你老爹买了些烟酒,给我买了这么多啊!”

    她瞥了眼自己的丈夫,说道:“人品啊,人品啊!”

    夏朗行很是不高兴,瞪了眼肖遥,小声嘟嚷道:“给我买的这么少也就算了——可是我不抽烟也不喝酒,这不是欺负人吗?”

    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肖遥也能听得一清二楚,顿时尴尬不已,只能看了眼夏意星,很是无语。

    “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夏意星翻了翻白眼:“都说了,让你自己买,我不搀和,这才能代表你的心意啊!再说了,这多好啊,等你回去的时候,这些烟酒你还能拎走。”

    肖遥更是无语了。

    夏朗行被气的身体都哆嗦了。

    这是自己的女儿吗?这还没嫁出去呢,竟然就胳膊肘子向外拐了!现在就这样了,那以后还得了?还不得带着女婿来把自己家给搬空了?

    他越想越后怕,又更加不喜欢肖遥了。

    好像自己的掌上明珠,马上就要被别人抢跑了似得……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