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他才是毒蛇!
    第三百三十三章他才是毒蛇!

    秦天涯很高兴。..

    莫成飞比秦天涯还要高兴。

    原本,秦天涯这一回去,莫成飞都不抱希望了,他觉得,秦天涯这边是指望不上了,一切还是都得靠自己,可是,没想到秦天涯真的回来了,当他看到秦天涯的时候,都恨不得抱着对方狠狠亲一口——如果秦天涯不介意的话。

    更让莫成飞没想到的是,秦天涯竟然直接给莫家投了三十个亿,这对于莫家而言,可算是雪中送炭了,毕竟在此之前莫家一直都是处于下风,位于被动位置,胜利的天平,正在一点点朝着肖遥那边倾斜。

    如果在照那样下去的话,站在莫家的人就都得闪人了,到时候,莫家也会陷入暗流中,万劫不复。也好在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秦天涯又出现了,而且,还是带着钱和人来的,这让莫家的人再次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海天大酒店的包厢里,莫成飞站起身,高捧着手中的红酒杯,表情激动看着秦天涯。

    “秦大少,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还会折身回来……这是你对我们莫家的恩泽,我感激不尽,却又不知该如何言表,话不多说,这一杯酒,我先喝了!”说着,他就仰着脑袋将手中红酒杯里的红酒喝进了肚子里,擦了擦嘴。

    秦天涯自然不好不喝,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成飞啊,你这么说,我可是会难过的,什么叫没想到我还会回来,既然当初我说了我还会回来,那我就一定会回来的。你这么说,可是不相信我了。”秦天涯这么说,还真有些心虚,如果不是最后,楚辞穹伸出了援手,他什么帮助都没有拉到,还真未必会重新回来。

    他又不是傻子,什么底牌都没有还回来干什么,难道给别人当炮灰吗?

    虽然秦天涯和肖遥之间接触并没有很多,但是在秦天涯的心里,他已经将肖遥当成了危险分子,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都不想和肖遥过多的接触。以前,秦天涯还觉得自己有脑子了,毕竟见识的多了,也熟悉了其中的套路。

    可关键问题是,肖遥就不是个喜欢按套路出牌的人啊!这就比较蛋疼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可秦天涯脸上倒是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莫成飞还真被秦天涯唬住了,轻轻抽了自己一巴掌,堆着笑容说道:“秦少说的是,我猪脑子,不会说话,希望秦少不要往心里去啊!”

    秦天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会介怀。

    蒋天路一直坐在边上,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他觉得,其实莫成飞和秦天涯没一个是傻子,只是两个人都比较冲动,如果他们能改掉身上这个冲动的毛病,做什么时候都是先谋而动,说不定还真能打下属于他们自己的一片江山。

    当然了,这些话,蒋天路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不会说出来。反正秦天涯和莫成飞到底能混成什么样,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说了,蒋天路也没觉得秦天涯和莫成飞还有什么机会。既然他们已经站在了肖遥的对立面,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他们输给了肖遥,最终万劫不复,即便本身没有受伤什么损伤,家族也断然不会放过他们。

    如果他们赢了肖遥……那胜利的果实,和他们也没有半点关系了!

    “蒋大哥,我也要敬你一杯!”莫成飞端起酒杯,看着蒋天路说道。

    蒋天路稍微愣了愣,脸上含笑。

    “为什么?”他对着莫成飞问道。

    莫成飞稍微迟疑了一下,心里有些郁闷,敬酒就是敬酒,还有那么多为什么吗?

    “恩……就当是为我们的胜利庆祝,可以吗?”莫成飞想了一个非常合适的理由。

    蒋天路本来都举起来的酒杯,又放了下来。

    他的笑容很有深意:“你觉得,你赢定了吗?”

    莫成飞觉得蒋天路有些不是抬举了。

    确实,现在他们还没有到分赃……哦不,是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刻,但是,大战在即,难道还要说一些丧气话,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成?

    看莫成飞脸色不善,蒋天路却依旧不慌不忙。

    “既然你们的对手是肖遥,那就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毕竟你们不是一个层面的。”蒋天路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有现在这样的家室,你们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肖遥的对手。”蒋天路说道,“所以,现在还不排除肖遥有力挽狂澜的能力,不要看不起自己,但是也不要太看得起自己。”

    蒋天路的话说来,莫成飞和秦天涯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蒋天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天涯第一个发问。

    他的话里,带着怒气,他就是不喜欢这个蒋天路,甚至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个蒋天路的身上有一股子阴寒,和这样的人接触久了,可能自己都会染上重病。

    哪怕现在和蒋天路坐在一起,秦天涯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这个男人就是一条毒蛇,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忽然扑向自己。

    “秦大少,你也误会,我只是劝诫你们而已。”蒋天路说道,“在此之前,我也和肖遥合作过,他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或许他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他的骨子里却有一个魔鬼,如果有一天,他将自己骨子里的魔鬼放了出来……”

    “放出来,我就掐死他!”秦天涯豪气万丈,“不然还能怎么样?”

    蒋天路笑了笑:“如果他骨子里的魔鬼真的被放了出来,天下大乱,血流成河。”

    他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喝干,旋即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你们从来都没有去了解他,特别是你,莫成飞,哪怕你在他的手上吃过不少次亏,但是你依然没有正视过他,你从来都没有去考虑,他现在能依仗的是什么,你输给他的原因是什么,这是你潜意识里的优越感,你就是觉得他不如你。”

    莫成飞听了蒋天路的话,忽然有一种后背发寒的感觉。他盯着莫成飞,目光阴沉。这个男人难道会读心术吗?为什么他说出来的这些,自己会有一种无可反驳的感觉呢?

    “秦大少,且行且珍惜,这不是什么游戏,也没有人会给你重来的机会。”蒋天路站起身,丢下这句话,拉开包厢的门走了出去。

    “啪!”秦天涯一巴掌将面前的红酒杯甩飞了出去。

    “妈的,什么玩意,他有什么资格敢来教训我?”秦天涯因为心中愤怒,胸口大幅度起伏着。

    莫成飞看了眼玻璃碎渣,叹了口气。

    他越发的觉得,蒋天路说的很有道理了。不管是他还是秦天涯,都是那种心高气傲的人,如果在这么下去,说不定还真会阴沟里翻船。

    赢了,普天同庆,喜气洋洋,莫家也会得到一定的好处。

    但是如果输了……秦家或许不会伤及根本,可面子最终是丢了,而莫家还要更惨一些,整个莫家,都有可能被抹去,从此海天市,就只有一个肖遥,又或者只有一个李氏集团了。

    他们赢了会开心,但是他们却输不起。

    这就是莫成飞现在所面临最大的问题了。尽管他始终认为,自己有十成的胜算,但是只要想到肖遥的那张脸,他就会感到心虚。

    “秦少,那个蒋天路,不简单。”说话的,是坐在秦天涯左手边的金丝眼镜男人,他看上去很瘦,穿着的衬衫都肥了一些,这就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了,穿小码的会短,穿大一码的会显得肥大,所以他买衣服始终很纠结。

    听了金丝眼镜的话,秦天涯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

    别人的话,他或许不会重视,但是金丝眼镜的话他还是要听的。

    “耀哥,您这话怎么说?”金丝眼镜的名字叫将耀,将军的将。

    这个名字也很有意思,将耀,将要。

    “他比我还危险,别人都叫我眼镜蛇,可是我觉得,他才是真正的毒蛇。”将耀喝了杯酒,看了眼身边的短衫中年男人,笑着说道,“大牛,你觉得呢?”

    大牛沉默了一下,最后眼神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高手。”

    “什么?”将耀愣了一下。

    “他是一个高手,如果他想要杀我,我只有三成的把握能逃走。”大牛直言道。

    将耀皱起了眉头。

    将耀和大牛,都是楚辞穹的人,这一次,他们也是被楚辞穹派出来协助秦天涯在海天市展开行动的。

    明面上说,这一次他们是以秦天涯为主,但是实际上,秦天涯只是摆放在外面的一个傀儡而已,楚辞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真的相信这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家伙呢?

    这也是为什么秦天涯对待将耀和大牛如此客气的原因,虽然这两人明面上会叫他一声秦少,可是秦天涯自己都很清楚,在这两个人的心里,自己什么都算不上。

    “我要这个蒋天路的资料。”将耀看了眼莫成飞,“能帮我找到吗?”

    “可以。”莫成飞点了点头,他到底是个有眼力劲的人,这两个人,即便是秦天涯,都得小心翼翼对待,更何况是他呢?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