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自己杀了自己
    第三百二十二章自己杀了自己

    鬼步拳,乱花眯眼。..

    这是白脸书生自创的拳法,但是,其中的核心却并不在拳法上,而是在步法上。

    就像现在这样,肖遥压根就难以捕捉白脸书生的身影。这一切都是没有规律的,忽快忽慢,捉摸不透。

    白脸书生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最起码在肖遥看来,不是那么的快。但是,却依然难以捕捉他的身影,这听着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可实际情况,就是这么回事,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给肖遥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轰!”一拳挥出,肖遥迅速往后退了一步,可是,白脸书生就好像早就料到肖遥会选择用这样的躲闪方式一样,所以当肖遥当后面退步的时候,白脸书生就已经逼了上来,拳头依旧不偏不移狠狠砸在了肖遥的胸口。

    这一拳的力道非常霸道,即便肖遥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这一拳的力道还是将他打飞了出去。

    一招得手,白脸书生的脸上写满了得意,他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地上的肖遥,笑容满面,说话的语气里都夹杂着对肖遥深深地嘲讽。

    “小子,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了。”白脸书生说道。

    肖遥看了眼白脸书生,慢吞吞爬了起来。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微笑着点了点头:“你要是说别的也就算了,但是你既然说这个,那我就不得不承认了,我确实太年轻了,所以能活的比你久一点。”

    白脸书生冷笑了一声,反问道:“谁跟你说年轻的就一定会活得长久呢?说不定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白脸书生根本没有掩饰他身上的杀气,他就是想要杀了肖遥,这一点,他相信肖遥的心里也非常清楚。

    肖遥先前对白脸书生说,自己会杀了他,白脸书生知道,这绝对不是开玩笑,如果最后的胜利者是肖遥,那死的就是他了。

    今天,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只有一个人能从仙人山走下去。

    要么就是肖遥死,要么就是他死,似乎也不可能有第二种可能性了。他们都有必须杀了对方的理由,在这样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去仁慈。

    杀了肖遥,这是白脸书生接下来的任务,这本来就是他的任务,所以肖遥必须要死,否则的话,他的任务就等于是失败了,那他的后果就会非常难看。所以,不管怎么说,他都必须要杀了肖遥,这一点似乎他没办法改变的。

    而肖遥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他知道,如果自己因为一时仁慈放了对方的话,接下来他就要面临着更多的麻烦,既然白脸书生不死,就不会放弃杀了他的任务,那肖遥还有什么理由留下对方的命呢?

    所以,白脸书生必须死。只是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对肖遥不利的。也不知道这白脸书生研发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怪招,这样的步法,其中一定有可以找到的规律,可是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肖遥找不到这里面的规律。

    想这些的时候,白脸书生再一次发动了对肖遥的攻势。

    他的身体眨眼间冲到了肖遥的跟前,同时,一拳朝着肖遥的脑袋砸了过来,同样无迹可寻。

    肖遥避之不及,被这一拳砸到了肩膀上,身体也再次倒飞了出去。

    “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我的手中有刀,你已经死了。”白脸书生说道。

    肖遥躺在地上,看着刺眼的太阳,微微一笑:“可是你没有刀。”

    “我手中无刀,但是我心中有刀。”白脸书生自认为自己说了一句非常复杂且蕴含哲理的话。

    肖遥站起身,裂开嘴,指着白脸书生的鼻子:“你又在吹牛逼了。”

    白脸书生看着肖遥眼神非常古怪,他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难道这小子真的不怕死吗?他知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反正,白脸书生觉得如果自己是肖遥的话,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激怒对方了,这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如果你接下来还杀不死我的话,那最后失败者就是你了。”肖遥说道,“我找到了破绽,只是还没有确定。”

    白脸书生的脸色变了一下,然后就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着肖遥。

    “你觉得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吗?你觉得你这随意的一句话,就能破坏我的心境吗?”白脸书生道,“这都是不可能的,你根本不可能用这些话刺激到我,我不会害怕,更不会畏惧。”

    “如果你真的不害怕,不畏惧,你为什么还要唧唧歪歪的说这么多呢?这些话你不是说给我听得,你都是说给自己听的。”肖遥微笑道,“简单的说,其实现在你就是在变相的安慰你自己。”

    “不是。”白脸书生摇头。

    “就是。”肖遥似乎非常喜欢较真。

    “你找死!”白脸书生眼神阴鹜,喝了一声,身体犹如一只轻雁,朝着肖遥掠来。

    肖遥眉头紧皱。

    他逼了下眼睛,接着就缓缓睁开,他看着朝着他扑来的白脸书生,脸上未曾出现一丝恐惧,反而流露出了一丝笑容,即便这还没再度交手,却已经掌握了主动权一般。

    这样的笑容,让白脸书生的心头稍微颤抖了一下。

    他的脑海中回想着先前肖遥说的那些话。

    难道这个小子,真的已经找到破绽了?

    他狠狠甩了下脑袋,把这样的念头从脑袋里驱逐出去,他觉得肖遥这肯定是在骗自己的,即便是他自己,现在也没有找到破解的方法,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必胜的决心,肖遥他是神仙吗?自己都不知道,他凭什么就有这样的底气呢?

    所以,白脸书生是觉得肖遥说话就是在放屁。

    然而,就在他冲到肖遥跟前的时候,忽然,一阵阵危机感刺激着他的脑神经。

    在他的身前身后,一片片树叶凌空而起,对准了他。

    “嗖嗖嗖!”

    一片片树叶,变成了一只只箭羽,朝着他的身体飞射而来。

    “摘叶飞花!”白脸书生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这明明是他的招式,为什么现在肖遥却能运行自如了?

    他迅速转动着身体,躲开了一片片树叶,然后运起了体内劲气,将所有树叶震开。

    这已经是给肖遥机会了,而且还是给很大的机会。

    一掌拍来,掌风阵阵,犹若惊雷!

    当白脸书生转过脸的时候那一掌已经朝着他的面门劈了过来,他的瞳孔紧紧盯着肖遥的那一只手掌瞳孔骤然手速,眼神中流露出的恐惧,足以让外人见了心惊胆战。

    好像白脸书生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般。

    “惊……”

    白脸书生只说出了这一个字,在这样的时间里,他也只能说出这一个字了。

    那一掌,已经拍在了他的面门,也将他彻底拍飞了出去。

    惊鸿一瞥,淡然若水。

    抬起手腕,拍出一掌,看似平静,实则杀机四伏,这一掌仿佛从天而来,夺命之后,钻进地里,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白脸书生的话还没有说话,惊雷掌这三个字,他只说了一个惊字。

    剩下的两个字,他永远都没有机会说出口了,他的身体慢慢摔在了地上,溅起了一片的灰尘,正所以成也萧何败萧何。当初凭借着他的摘叶飞花,白脸书生扬名于内江湖,整个内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今天,他的鬼步拳却被摘叶飞花打乱了节奏,然后被肖遥抓起机会,运起惊雷掌一掌拍死了。

    他真的很委屈。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节奏被摘叶飞花打断了,即便肖遥学会了惊雷掌,也未必能拍中他。所以,这一次白脸书生也算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从他研究出鬼步拳这一套武学之后,就内心窃喜,因为他觉得,这样的拳法简直就是完美的,将步法和拳法完美结合,简直无懈可击。

    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最直接的方法,竟然就是自己的摘叶飞花。

    白脸书生如果还能呼吸的话,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哭还是该笑了。似乎不管露出任何一种表情,都是非常不合适的。

    肖遥看着满脸不甘的白脸书生,也是微微叹了口气。

    一切都是电石火花间,先前肖遥有了那样的想法,但是却不敢肯定自己猜的到底对不对,不过最后的结果也没有让肖遥失望,虽然是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运起了摘叶飞花,可最后总的而言,肖遥还是成功了,他成功的打乱了对方鬼步拳的节奏,然后抓住了这一丝丝的机会,运起惊雷掌,一掌拍死了白脸书生。

    “我先前跟你说了,如果你还是杀不死我的话,那似得人可能就是你了。”肖遥知道,白脸书生现在根本就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给白脸书生一些赠言,“你就是不相信我,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愿意放慢速度,愿意继续保持着高度的警惕,那你就未必会死了。”

    一阵寒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肖遥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