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一声枪响
    第三百二十章一声枪响

    秦天涯那边发生了什么,肖遥不得而知。..

    莫成飞和蒋天路在海天大酒店的包厢里又说了些什么,肖遥同样不清楚。

    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些,他现在的心思,全部都放到了今天的这一场决斗上。

    仙人山的最高处,还是上次和南天远决斗的地方,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景色,同样的风景,只是,这一次对手换了而已。

    一身白袍,随风漂浮。

    白脸书生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肖遥,脸上倒是带上了笑容。

    “我还担心你不会来呢。”白脸书生笑着说道,“毕竟现在说话不算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确实很多,但是我肯定不会是其中一个。”肖遥和白脸书生解释着,“你知道的,我上次就和你说过,我要杀了你,话都已经说出来了,我今天怎么能不来呢?如果我不杀了你,阎王爷会不高兴的——毕竟我说好了要把你送过奈何桥。”

    白脸书生听到肖遥的话之后脸色便是一沉,冷哼了一声:“年轻人太爱耍嘴皮子可不是什么好事。”

    肖遥笑道:“别这么说,耍嘴皮子也是一种能耐,最起码我让你不高兴了,我让你愤怒了,你能吗?你耍嘴皮子都耍不好。”

    白脸书生觉得自己遭到了肖遥的鄙视。

    他发怒了,他不高兴,他也将自己不开心的情绪表现在了脸上,眼睛直勾勾盯着肖遥,都恨不得现在就扑上来将对方活生生撕碎了。

    他头一回看到肖遥这么讨厌的人,不对,这是第二回了,因为这是他和肖遥第二次见面了。

    每一次见面,肖遥都能刷新白脸书生的世界观,他每一次看到肖遥,都会惊讶的想着:“靠!一个人还能无耻成这样?”

    当然了,肖遥并不知道白脸书生内心的想法,否则的话肯定会憋不住自己心里的火气指着对方的鼻子然后痛痛快快大骂三百回合的。

    白脸书生并不想和肖遥浪费太多的时间,在他看来,时间就是金钱,所以,他已经朝着肖遥冲了过去。

    当然了,这其中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他是觉得在这么站着,用语言文字打架,自己会吃大亏,所以能打的时候还是不要唧唧歪歪的好。

    白脸书生已经冲到了肖遥的跟前,速度飞快的他带起了一大片树叶,他变成了一只孔雀,那些树叶漂浮在他的身后,并且堆积在一起,好像变成了他的尾巴。

    刹那间,树叶忽然炸开,就像孔雀开屏了一般。

    一片片树叶,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刀片,朝着肖遥飞了过来,肉眼难以捕捉。

    然而,就在那些树叶全部到了肖遥跟前的时候,肖遥忽然扎稳了马步,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历光,以他为中心,一道无形之气迅速炸开,形成一道风墙,将肖遥护在中间,同时,那道风墙又迅速往外推移,一片片树叶被推了出去,甚至是调转了方向,朝着白脸书生刺了过去。

    书生有些惊愕,不过似乎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身体快速往后拉扯,速度比那些落叶要快很多,眨眼间就已经躲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他看着肖遥,眼神中不由自主流露出了对对方的赞赏。

    也就是这样的眼神让肖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他忍不住的想着,这个男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否则的话,干嘛这么含情脉脉看着自己呢?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别的不说,这个白脸书生的心理可能就有些不健康!

    白脸书生真得说一声幸亏自己没有读心术,否则的话,这一场决战恐怕就得一肖遥不战而胜告终了——白脸书生会被肖遥活活气死的。

    肖遥也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不然的话他都不好意思和别人说自己和白脸书生之间曾经有一场决斗了,遇到没什么好奇心的还好,要是遇到了那种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怎么办?对方要是非得问打斗的精彩程度怎么办?

    难道要告诉他们,白脸书生是被自己活活气死的?

    “气破九霄。”白脸书生看着肖遥,笑着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学会了。”

    说不震惊,那肯定是假的。

    白脸书生曾经也想学会气破九霄,因为这一招简直就是天生克制他的摘叶飞花,他想学会气破九霄,然后好好琢磨琢磨,改进自己的招式,到时候,即便是气破九霄也不能破掉他的摘叶飞花了。

    他知道想要学会气破九霄是多么的不容易,然而,也就在这个短的时间内,肖遥竟然真的学会了。

    “我还要谢谢你呢,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肯定想不起这一茬。”肖遥笑着说道。

    白脸书生的脸上倒是没有任何气愤亦或者是后悔的神色,他依然淡然着,当他告诉肖遥气破九霄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虽然他认为,肖遥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气破九霄,但是,他也同样明白未雨绸缪这四个字的含义,所以当他使出摘叶飞花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否则的话,先前他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飞速逃离肖遥的攻击范围了。

    这是一个时刻保持着警惕性的男人。

    白脸书生看着肖遥,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你学会了气破九霄,你就能赢我了吗?”

    肖遥摇了摇头:“我没这个想过。”

    白脸书生的神色又有些凝固了。

    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因为肖遥此时轻松的表情,就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了。

    “我知道,既然你敢告诉我气破九霄,那就已经代表着摘叶飞花不是你的杀招了,你还有后招。”肖遥说道。

    白脸书生没有先前那么淡定了,他在想,这个年轻的小子是不是还有能掐会算的本事,否则的话,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放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后招是什么。”肖遥说道。

    白脸书生冷哼了一声:“故弄玄虚,想要让我害怕吗?这个是不是惊雷交给你的。”

    肖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他不确定,这句话白脸书生是说给他听得,还是说给白脸书生自己听的。

    白脸书生已经慌了……

    而此时,在另外一座山峰上,两个男人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看着还在搏斗的肖遥和白脸书生。

    “你是怎么知道,肖遥今天有一场决斗的?”莫成飞看着身边的蒋天路好奇问道。

    “只要我想知道,这天底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蒋天路给了莫成飞这样一个回答。

    莫成飞心里冷哼,他觉得蒋天路这么逼装的有些过分了。

    “你打算怎么办?”莫成飞耐着性子问道。

    “我安排了一个狙击手。”蒋天路说道。

    “狙击手?”莫成飞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快,“这不是暗箭伤人吗?哪怕我们最后真的把肖遥留在了这里,那这对我们而言,也未必光彩。”

    “光彩?”蒋天路瞥了眼莫成飞,冷声说道,“想要除掉肖遥,光彩的手段有很多——但是你能做到吗?”

    “……”莫成飞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安排的狙击手在哪,枪法好不好啊……”

    肖遥和白脸书生再次对了一掌,然后两个人迅速后退,拉开了一段距离。

    “有杀气。”白脸书生看着肖遥说道,“你安派了人?”

    “你觉得,我会做出这样没羞没臊的事情吗?”肖遥有些不高兴了。

    “别人,可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你就很难说了。”白脸书生铁青着脸说道。

    “我会起诉你的。”肖遥说道,“你这是对我人格上的侮辱!”

    “真不是你安排的?”白脸书生也确定肖遥这不是开玩笑了。

    “真不是我安排的。”肖遥耸肩膀,“但是我先前已经猜到了。”

    “猜到了?”白脸书生更加愕然。

    肖遥只是笑了笑,然后坐在了地上,又拍了拍自己身边松软的土地。

    “先坐下,等解决了那个人,我们再继续。”肖遥说道。

    白脸书生半信半疑点了点头,但是却并没有坐在肖遥的身边。

    肖遥对此,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古怪神色。

    这个老东西的防备心真的太重了!

    而在另一边,一个狙击手早就已经就位了,他的食指一直扣在扳机上,双眼盯着肖遥的位置,脑门上有了一层汗珠。

    先前,肖遥和白脸书生之间的对决,这个狙击手也尽收眼底。

    他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人。

    也还好自己距离他们很远,而且自己手中还有枪,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撒腿就跑的。得罪这样的人,和玩命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看着狙击镜里肖遥的脑袋,他舔了下自己的嘴唇。

    他很高兴,也为肖遥感到可惜,本来他们打着架自己还没办法瞄准,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停了下来,这简直就是给自己机会啊!

    狙击手有些激动,因为他知道肖遥的脑袋,价值两百万美金,只要自己这一枪下去,那两百万美金可就到手了!

    终于,一声枪响……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