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狠狠拍枪
    第三百零二章狠狠拍枪

    “无风自动,无力而倾,无水能游。..”

    这十二个字,刻在了肖遥的脑海中。

    “元力外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侍寝,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这听着似乎非常别扭,简直就是一个病句,可是事实上却是如此,只要你能抓住这其中的诀窍,能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那你就已经明白了。”惊雷说道。

    肖遥苦笑:“二爷爷,您就不能说的清楚点吗?”

    “这个很难说得清楚,打个简单的比方,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呼吸的。”惊雷说道,“这是自身的一种领悟,就好像是与生俱来就该明白的一样,当你会了之后,你就会明白了,你甚至会觉得,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会元力外调的人呢?他们到底得蠢到什么地步啊?”

    肖遥大口大口喘着气,盯着惊雷,惊雷说了这么多,他也算是听明白了,这就是拐弯抹角骂自己蠢的。不对,准确的说,这都不是拐弯抹角的骂自己蠢,这简直就是毫无遮掩的指着鼻子骂啊!难道在惊雷看来,这元力外调就像和呼吸一样简单吗?

    肖遥显然还是不明白,现在也有些没办法理解,因为他觉得元力外调这听着都是玄乎其玄的,怎么还会简单呢?但是他又觉得自己的二爷爷肯定不会开玩笑,更加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自己开玩笑,这其中肯定有一些自己没有想明白的。

    惊雷看肖遥沉默着,他也沉吟了片刻,接着就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看着肖遥笑眯眯说道:“肖遥,问你,你不是会用气渡针吗?”

    “恩。”肖遥点了点头,“这个是大爷爷教我的。”

    “是啊,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了你手中的银针,你还能将体内的气,亦或者是元力,渡入病人的体内呢?”惊雷问道。

    “啊?”肖遥听了惊雷的话,一阵惊愕,“这应该不会?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那大爷爷为什么还非得用银针呢?”

    “他没有想过这些,他不是一个武者,虽然他有内劲,也有修为,但是他始终不是一个武者,他只是一个中医而已,而且,银针可以更加准确的判断出穴位情况,所以他不会这么做。”惊雷说道,“但是我不一样啊,我又不是什么中医,我只是一个武者而已,我能想到的自然也都是这些了,因为我和他不一样,所以我和他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那你以前有没有和他聊过这个呢?”肖遥问道。

    “没有。”惊雷摇了摇头,“我只是一个武者,我又不是什么中医,我为什么要去想这些啊?”

    肖遥觉得惊雷说的挺对的,而且,刚才惊雷说的话,也让肖遥感到疑惑了,他不得不去想思考,为什么一定要用银针,才能将自己体内的元力逼出来。每次和别人交手的时候,为什么内劲,元力,始终都是在自己的体内运转着,或是手心,或是腿脚,为什么就不能将元力全部运转出来呢?

    “你手中有一把枪,你需要的就是把枪里的子弹打出来,就是这么的简单,但是,这到底该怎么扣动扳机,就需要你自己去理解了。”惊雷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他站起身:“二爷爷,我去外面走一走。”

    “哈哈,恩,去,你以前也是这样,一旦遇到了什么难以想不明白的问题,就会一个人去后山。”惊雷挥了挥手。

    肖遥笑了笑,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可以说,惊雷的一番话,已经颠覆了肖遥以前对元力的认知,他以前确实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就像惊雷忽然之间问肖遥人为什么要活着一样,在一般人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无聊的问题,谁不想活着啊?谁还能想死不成?但是,在一些哲学家看来,这就是一个非常有哲理的问题了,因为活着,所以才会死,想活着,想要活下来的时候,那就已经意味着踏上了前往死亡的前行轨道,可是人类明明又是畏惧死亡的,这确实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因为这问题很难用言语去解释,即便你自己想明白了,也难以告诉别人你的理解。

    肖遥是个有哲理的人,他当然不会觉得惊雷提出来的问题多么的无趣,同时他现在已经开始思索了。

    为什么非得借助银针呢?这有什么意义呢?对,有了银针之后,确实可以更好的判断出人体内的情况,但是不用银针的话,为什么不可以呢?

    这个问题,他确实需要好好想一想……

    傍晚,肖遥回来了,高峰依然在闭关,肖遥就准备了一些吃的,小月虽然很勤快,但是年纪毕竟还是太小了,而且现在就让她做饭,也不是太安全。

    “爸爸,你在想什么呀?”肖遥生火的时候,看着都心不在焉的,小月小声问道,她看着肖遥的眼神也满是关切,虽然她和肖遥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关系,但是在小月看来,现在肖遥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也就是因为她觉得肖遥是她的亲人,所以才会将高峰当成她的亲人,仅此而已。

    “我只是有个问题想不明白。”肖遥笑着说。

    小月凑到了跟前:“什么问题呀?”

    肖遥想了想,换了一种表达方式:“我只是在想,打火机能打火,但是为什么不能将火焰拿下来呢?为什么不能将火苗从打火机上面拿上来呢?”

    “因为是打火机打的火呀!如果离开了打火机,那就没有火了呗。”小月哭笑不得,心想,这个问题自己都知道,爸爸怎么会这么笨蛋呢?

    肖遥长舒了口气。

    “打火机自己的火……元力也是我自己的元力。”肖遥揉了揉太阳穴,他添了把柴,继续说道,“小月,你知道什么是劲气吗?”

    “知道呀!爷爷已经告诉我了!”小月嘟着嘴巴说道,“爷爷说,劲气是人体内的一种能量。”

    “那你明白爷爷的意思吗?”肖遥揉了揉小月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不是很明白,我不知道什么是能量。”小月说道。

    肖遥哈哈笑了笑,确实,让小月现在就理解这样的问题,可能性不大。

    “爸爸,你想问什么呀?”小月问道。

    “我在想,怎么将子弹从枪里面打出来呗!”肖遥说道。

    “是能打出圆圆子弹的枪吗?”小月好奇问道。

    小月这说的是玩具枪。

    肖遥一想,反正意思也差不多,所以就点了点头。

    “哈哈!爸爸真笨,那就扣动扳机呗!”小月说道。

    “如果没有扳机呢?”肖遥问道。

    “那就狠狠拍枪!”

    “拍枪?”肖遥一阵郁闷,没能明白小月的意思。

    “是啊!以前我就玩过枪呀!有意思,扳机被我给弄断了,我就狠狠的拍枪,不小心就将子弹给打出来了。”小月说道,“爸爸,你的枪扳机也坏了吗?”

    “狠狠地拍枪……”当小月的话说完之后,肖遥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猛地站起身,脑海中有一些东西飞速的运转着。

    他眉头紧锁着,费尽心思的去思考着。

    小月一开始被肖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但是慢慢地,她似乎也就意识到肖遥这个时候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了,于是也不敢出言打扰,并且还乖乖的帮着肖遥往火里加了一把柴。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

    最后小月有些着急了:“爸爸,火快灭了!你还没想好呀?”

    肖遥回过神,看了眼小月,又看了眼快要熄灭的火苗,忽然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忽然间,他伸出手,平推出了一张,一阵微风吹过,原本快要熄灭的火苗被这么一吹,又燃烧了起来,烧的很旺。

    “爸爸,你是怎么做到的?”小月看了眼灶壁内的火苗,又看了看肖遥,一脸的惊讶,“你会变魔术啦?”

    “哈哈,爸爸不会变魔术。”肖遥揉了揉小月的脑袋,笑着说道,“小月,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的话,可能我还得想不明白呢。”

    小月有些好奇:“爸爸,我帮了你什么了吗?”

    “是啊,你帮了我,帮了我一个大忙。”肖遥颇为激动。

    “恩……爸爸,可是火……”

    “哈哈,火没事,它不是继续烧着吗?”肖遥说道。

    “不是,爸爸,我的意思是说,火……”

    “放心小月,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也不会发呆了,我们继续做饭。”肖遥说道。

    小月已经快要接近抓狂的边缘了。

    “爸爸,我先前和你说火快要灭了,意思就是说,咱们可以起锅了,你为什么还得继续烧呢?是不是你喜欢吃糊巴巴的东西啊?”

    小月扬着脑袋看着肖遥好奇说道。

    “恩?”肖遥一拍脑袋,“我靠,我说怎么有糊味……”他赶紧站起身,急急忙忙跑到了跟前,然后接开了锅盖,欲哭无泪。得了,这下还得重新做饭了。

    不过,这些对于肖遥而言根本都算不上什么了,想明白了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之后,现在他的精神倍儿好!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