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将元力调出来
    第三百零一章将元力调出来

    白脸书生可怕吗?

    肖遥觉得,这个问题一点意义都没有,他不可能觉得白脸书生可怕,因为他觉得,自己即便真的对上了白脸书生,也不是毫无胜算的,既然他还有一战之力,那对方就不是那么可怕了。()

    惊雷显然对肖遥的这个回答非常满意。

    “如果你觉得白脸书生很可怕,那这一场比武,你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去了,因为你必死无疑。”惊雷点头说道。

    肖遥笑了笑:“他的摘叶飞花,确实很厉害,但是我觉得,我有办法对付。”

    惊雷闻言,略显惊讶:“你已经想到对策了?”

    “恩!二爷爷,你说我如果非得让白脸书生和我在水泥地上单挑,他还能用摘叶飞花吗?”肖遥小声问道。

    惊雷:“……”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肖遥,感情这小子说的办法,就是拉着人家白脸书生去水泥地上单挑啊?

    不过,他经过仔细琢磨之后,发现肖遥这还真是个办法,让对方一片树叶都找不到,那白脸书生的摘叶飞花还怎么用?他没有了杀招,还怎么和肖遥打?

    只不过,现在这个办法听着明显不是很实际,确实,这么做不是不可以,但是人家白脸书生为什么得答应肖遥去水泥地上打呢?这个场地,可不是肖遥一个人说了算的,再说了,白脸书生又不是傻瓜,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处境的,更何况白脸书生也已经见识到了肖遥的实力,他一定会同样小心谨慎,凭借着惊雷对白脸书生的了解,他认为白脸书生也不是那种夜郎自大的人。

    白脸书生有的时候很狂妄,但是那也是在有着绝对的把握前提下。否则的话,白脸书生绝对会小心到极点,不会给自己的敌人一丝一毫的机会。

    这是一个优点。

    “你觉得你会赢吗?”惊雷笑看着肖遥问道,“认真点说,别又乱扯——这都是跟你三爷爷学的?瞧瞧,当初我就说少让你跟他接触,性子快变得和他一样了。”

    肖遥沉默了片刻,许久说道:“如果要论实力,我占优势,因为我和他现在大概是在一个境界内,而且,我的体内还有元力,但是,我又知道他很多方面的经验都要比我丰富,他活得太久了,他知道太多我所不知道的招式,他有很多我难以理解的想法,所以,我又不太确定了。”

    “那你为什么还答应下来呢?你这是冒险。”惊雷眉头紧蹙,似乎对肖遥的做法感到有些不满了。

    他觉得,肖遥这么随口答应下来确实有些鲁莽了。

    肖遥摸着下巴想了想,认真说道:“二爷爷,你信吗?如果我不答应他,如果我就那么跑了,如果我当了缩头乌龟,你现在肯定会揍我的。”

    “恩?”惊雷先是一愣,接着忽然放声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的很厉害,笑到开始咳嗽了,笑到最后眼泪都流了下来,即便他停下来的时候,胸口也再大幅度欺负着。

    “是啊!要是你不敢应战的话,那你也不是我的孙子了,男子汉大丈夫,本来就该如此!”惊雷朗声说道,他的精神也好了很多,最起码不再像先前那么病怏怏的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大概就是如此,他为肖遥感到自豪,也为自己感到自豪,他真想在心里给自己点一个赞,东方无言啊东方无言,你怎么就这么牛呢?你怎么就有这么好的一个孙子呢?我实在是太羡慕你了!

    这就是他内心深处最想要对自己说的话。

    “你学会了气破九霄之后,白脸书生就不是你的对手了,其实现在你就已经占据着优势了,你知道了他的杀招,但是他却不知道你的杀招,这么一来,你就多了一份把握。”惊雷开始为肖遥分析着现在的局势,反正都已经应下来了,那想要逃避,当然是不可能的,惊雷不允许肖遥做一个缩头乌龟,肖遥本身也绝对不会做一个缩头乌龟,他们两个人的性格,也是有一些想象的,比如他们都是那种不知道什么叫退缩的人。

    肖遥听完了惊雷的话之后,摊了摊手:“二爷爷,你知道的,我没有杀招。”

    “那是以前没有。”惊雷说道。

    “那我现在有了?”肖遥试探着问道。

    “现在也没有,但是这不代表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没有。”惊雷笑着说,“这么多年了,白脸书生的实力并没有得到什么突破,反而还下降了很多,这对你而言就是一个好消息了,他都这么多年了,也没得到什么进步,在接下来的这七十天里面,也更加不可能有什么进步了,可是你不一样,你无时不刻不再进步着,你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短,无限接近,甚至你能反超了他,稳稳站在不败之地。”

    “恩?”肖遥有些惊讶,“二爷爷,你这是打算教我杀招了?”

    肖遥的修为是不错,招式也都很娴熟,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没有杀招,没有杀人的招。

    他会的那些杀招,准确的说是一种手段,那都是跟着三爷爷学的,因为他要做杀手,就必须会杀人,得去了解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比如,该从什么样的角度去攻击人的心脏,拳头该做出什么样的手势,在击中太阳穴的时候能让对方迅速死亡。

    可是这些都不叫杀招。

    惊雷从来都不会去教肖遥杀招,因为他总是认为,古武不是用来杀人的,他也不希望肖遥成为一个刽子手,但是现在,惊雷终于松口了。

    他愿意教肖遥杀招了。

    “肖遥,你想学吗?”惊雷问道。

    肖遥点头:“想。”

    “恩……”惊雷似乎有些失望,虽然他已经决定要教肖遥杀招了,但是他依然希望肖遥能有一颗仁慈的心。

    肖遥似乎也看出了惊雷的心中所想,认真说道:“我必须要想,因为白脸书生是我的敌人,他很狠,也会置内江湖规矩而不顾,他有自己的杀招,我想要赢了他,我就必须要比他更狠,比他更狡猾。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善不从警,我既然想要打败他,想要杀了他,那我就必须比他还要凶!”

    “恩?”惊雷瞪大眼睛看着肖遥,“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肖遥说道,“如果我没有这么认为的话,或许在我下山的第一天,就已经被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了,有些人总是喜欢不讲理,他们对我一点都不客气,我也曾经想着要去以德报怨,用我的真诚去感化他们,但是我发现,这是一件非常愚蠢的行为,他们依然对我抱有仇恨的心,他们总是觉得因为我的出现搅乱了他们的生活或者是计划,所以,我必须要这么做了。”

    说到这,肖遥顿了顿,小心翼翼问道:“二爷爷,您觉得我说的不对?”

    “不是。”惊雷摇头,“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

    “那你的眉头为什么还依然皱着呢?”肖遥问道。

    “我在想,为什么你现在说的这些我年轻的时候没有想到,如果我年轻的时候想法和你一样,可能现在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了,最起码,我会少吃很多亏。”惊雷说道。

    肖遥愕然。

    “哈哈!罢了,我明白了,那现在,我们就该知道什么是气破九霄了。”惊雷说道,“现在我不能调转体内的灵气,也没办法给你做示范,我只能仔细讲着,你也必须仔细听着。”

    “哈哈,没问题,二爷爷,这么多年了,你不一直都是这么教我的吗?”肖遥乐呵。

    “气破九霄,用的就是体内的气,哦,你的不一样,你要用的是元力,但是我觉得,这都是大同小异的,对?”惊雷问道。

    他体内依然是内劲,是劲气,他知道元力是什么,也知道元丹是什么,但是,他却没办法去体会那种运转元力的感觉。

    “力气力气,其实,这都是相辅相成的,只是相对而言,力要比气更强大一些,这是一种进化。”肖遥为惊雷解释道,这也是他这段时间自己对元力的理解,“气具备着一些不稳定因素,但是元力就不一样了,他稳定一些,容易琢磨,而且,也蕴含着强大的能量。”

    “恩……那你只需要明白一点,如果你真的想要学会气破九霄,就要将自己体内的元力调出来。”惊雷说道。

    “调出来?”肖遥微微一愣。

    “是的,调出来,无风自动,无力而倾,无水能游,这就是武破九霄。”惊雷说道。

    肖遥将惊雷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记在了心里,他觉得自己听了这一番话之后,好像已经抓住了什么,但是当他想要去了解自己到底抓住了什么时候,却又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不明白了,这是一种非常憋屈的感觉,就好像这摸到了一条大鱼,能感觉到那条鱼在手心的撞击感,但是想要掀开手去看一看的时候,那条鱼却已经抓住机会逃跑了。

    他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希望能再次得出不一样的理解。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