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九章 你是我爷爷!
    第两百九十九章你是我爷爷!

    在天龙山上,有一片泉水,非常干净,以前肖遥还在山上的时候,就每天从这里挑水,然后回到屋子里,为此,当时高峰还特地给肖遥做了很多的木桶,肖遥四五岁的时候,木桶很小,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原本挑水的木桶也在慢慢变大。的小说

    现在木桶还有人用着,只是换了个人而已。

    小月将肩膀上的两个小水桶放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大口大口喘着气。

    “她还太小了,又是女孩子,你怎么能让她做这些呢?”惊雷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说起话来气息稍显虚弱,只是眼神中依然闪烁着光泽。

    “以前肖遥那小子不也这么做吗?”高峰坐在床边,看着门外的小月,开口说道。

    “可是他是男孩子啊!再说了,你是中医,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会压坏小孩子筋骨的。”惊雷不满道。

    “我是中医,我有办法。”高峰喝了口茶,笑着说。

    惊雷苦笑着摇了摇头。

    “对了,我这次晕过去的时候,肖遥那小子来了说了什么?”惊雷问道。

    提起肖遥,他眼神中流露出了怜爱的神色。

    高峰想了想,说道:“他跟我说,他一定会找到天灵草的。”

    惊雷叹了口气,无奈道:“我都没见到过天灵草,他到哪里去找啊?依我说,你压根就不该告诉他,你这就是在给他添压力,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如果找不到,那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

    “我知道。”高峰虚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那你还告诉他?”惊雷一阵郁闷。

    “你让他留在这里干什么呢?难道就守着我们这两个老东西,直到我们入了土吗?他不小了,该出去看看了。”高峰说道,“只是,如果我让他下山,他未必答应,还不如给他个任务。”

    惊雷一想,觉得高峰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于是也就不再多言了。

    “对了,我还把那个吊坠给他了。”高峰说道。

    “那个吊坠?关于他身世的?”惊雷微微一愣。

    “恩。”高峰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或许当初他的父母也是有苦衷的。”惊雷点了点头,“只是,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去寻找他的父母。”

    “会的。”高峰笑了笑,“反正我觉得会,这小子从小就比较重感情,虽然他一直都在告诉我们,他和他的父母没有感情,但是我不相信他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他会思念,会难过,会悲伤,他是个正常人,就会有正常人的情感……对了,和你说件事,那小子好像遇到爱情了。”

    “真的?”惊雷一激动,猛地咳嗽了两声。

    “真的。”高峰笑了笑。

    “那感情好啊!”惊雷哈哈大笑。

    他们是真的把肖遥当成了自己的孙子,而且,他们也付出了最真诚的感情。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的小月忽然冲着一个方向大喊。

    “爸爸!”

    “恩?”高峰站起身,“肖遥回来了?”

    “你快点去看看。”惊雷说道。

    “恩。”高峰压根就没等惊雷提醒,就已经站起身,端着手中的茶壶走到了门口。

    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年轻男人正在朝着这边一步步走来,脸上带着笑容,看上去风轻云淡。

    高峰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以为你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呢。”等肖遥走到了他的跟前之后,高峰才说道。

    “我怎么能不回来呢?”肖遥笑了笑,“我不回来,二爷爷怎么办?”

    听肖遥这么说,高峰立刻明白了什么:“你找到了?”

    “找到了。”肖遥重重点头。

    高峰深吸了口气。

    说句心里话,不单单是他,惊雷也都没想到过肖遥会真的找到天灵草,因为那简直就是在传说中才存在的东西。肖遥怎么可能真的找到呢?原本,他们都是不抱希望的啊!

    “把你觉得那真的是天灵草?”高峰喝了口茶,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激动压了下去。

    “我不确定啊。”肖遥耸了耸肩膀,“你又没有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样子,我怎么敢确定呢?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上次有个人给了我一张照片,我这一次找到的,也就是照片上的。”

    “快点,给我看看。”高峰说道。

    肖遥满头黑线:“爷爷,你能让我先进去吗?”

    高峰嘿嘿笑着,因为太过于激动,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一点。

    肖遥拉着小月,进了屋子,看着小月满头大汗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心疼了。

    “小月,这里累不累?”肖遥问道。

    “不累。”小月摇了摇头。

    “得了,和我小时候一个样,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肖遥苦笑。

    “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准确的说,她和你一样,都有着内心深处的一份坚持,小月为什么坚持我知道,但是你为什么坚持,我却没有明白。”这个时候,二爷爷惊雷的声音传了过来,肖遥赶紧转过脸,看到惊雷之后满脸高兴。

    “二爷爷,你醒了?”肖遥问道。

    “恩。”惊雷笑道,“刚才我还在和你大爷爷说你呢。”

    “哈哈,我说呢为什么我仿佛中听到有人在背后夸我帅了。”肖遥乐呵。

    惊雷看着高峰:“这不要脸的样子挺像老三的。”

    “确实挺像的,只是我觉得肖遥这小子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高峰思索片刻答复道。

    肖遥:“……”他们为什么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呢?和他们聊天,心累啊!

    “哈哈,赶紧把天灵草拿出来看看。”高峰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将从南天宫那里带回来的木匣子放在了桌子上。

    “就是这个?”高峰走到跟前,伸出手打开了木匣,刚一打开,他脸上的表情就变得非常精彩,甚至还有些激动。

    “是的!就是这个了!”他自问自答,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么激动,“绝对就是这个!”

    “大哥,你确定?”惊雷问道,他想坐起来,但是体力不支,肖遥也注意到了他这边的情况,赶紧做到跟前,扶着惊雷坐了起来。

    “恩,我不会认错的。”高峰重重点头,“你的病有的治了,我相信,只要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你就能恢复了!”

    惊雷低下了脑袋,肩膀狠狠抽动着。这一举动让肖遥有些手足无措,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二爷爷,这个像钢铁,像磐石一样的男人竟然也会有喜极而泣的这一天。

    但是,他也能理解惊雷此时的心情。

    惊雷是什么人?那可是华夏古武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但是也就因为二十年前的那一战,让他没办法在运起体内的罡气了,那对他而言,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也就是因为高峰一直稳住了他,告诉他不是没有办法了,所以他才一直挺到了现在。

    他的修为虽然还在,但是实力却已经不在,体内空有劲气,却难以运转,这不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情吗?

    “肖遥,谢谢你。”惊雷哽咽着。

    肖遥盯着惊雷,一字一顿:“你是我爷爷。”

    惊雷微微一愣,继而明白肖遥的意思,哈哈笑了笑:“是啊,我有一个好孙子!对了,肖遥,这个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南天宫。”肖遥说道。

    “南天宫?那个隐世门派?”惊雷微微一愣。

    “恩。”肖遥笑道,“爷爷,你也知道啊?”

    “我怎么会不知道。”惊雷说道,“在内江湖待了那么多年,如果我连南天宫都不知道,那我这么多年不是都活在狗身上了吗?只是我没想到在南天宫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我已经能感觉得到这天灵草上面散发出的灵气了。”

    “是啊,这对他们南天宫而言也是个宝贝,本来他们是说什么都不愿意给我的,可是他们的那个清风长老忽然中了毒,吃气粉,我出手帮着他解毒了,这个就是我提出来的条件。”

    一边的高峰瞬间冷下脸。

    “这是你做的?”高峰问道。

    “大爷爷,你觉得我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吗?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或者是出于某一种目的,对别人下毒,我是听着这句话长大的,我还能不明白吗?”肖遥问道。

    高峰的脸色这才得以缓和,哈哈笑了笑,确实,肖遥他从小看着长大,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没有人比高峰更加了解了。

    “咦?肖遥,你的修为……”惊雷忽然变了下脸色,然后瞪大眼睛看着肖遥,“震天境?”

    “恩,不单单是这样。”肖遥说道,“还有元力。”

    “元力?”惊雷脸色大变,表情骇然,“你是说,你的体内已经凝聚出了元丹?”

    “是啊,这也都是我的运气。”肖遥也有些得意,能让自己的二爷爷露出这样的表情和眼神,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掏出了自己身上的佛尘珠:“我是靠了这个。”

    “佛尘珠?”惊雷一眼就看出来了。

    “您认识?”肖遥这下比惊雷还要惊讶了,然后就是一脸的失望,本来还想好好显摆一下的,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可能了。

    “我怎么不认识?这可是佛家的宝贝啊,怎么会在你的手上?”惊雷问道。

    肖遥嘿嘿笑着,就将自己在拍卖会上遇到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