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六章 有人闯入南天宫
    第两百九十六章有人闯入南天宫

    肖遥不简单,非常不简单,最起码,现在南天宫宫主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他原本以为,自己先前都已经误会了肖遥,而肖遥也说出了置气的话,那现在肯定会为了面子,说自己什么都不要的,即便真的开了条件,也不会和天灵草有关,这不单单是为了避嫌,也是为了他的面子上过的去,像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一般要点面子,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似乎都是正常的。

    可是,他觉得自己误会肖遥了,肖遥根本就不会因为冲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就是想要天灵草,单纯的想要,才不会去管会不会引起什么误会,又或者是自己的面子山过不去呢。

    “好,我答应你。”宫主深吸了口气之后说道。

    他没有选择,他也不希望付出天灵草,但是现在他没有选择了,清风长老对于他们南天宫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即便不重要,只是南天宫的一个普通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这个宫主也必须付诸一切。

    否则的话,整个南天宫会怎么看待他?

    面对这样的难题,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虽然摆在他面前的是两条路,甚至第二条路还是鲜花盛开,可是,他心里却明白,这条路的尽头通往奈何桥。

    肖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复,满意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了床边,伸出手握住了清风长老的手腕,开始仔细把脉。

    “行了,大家都先出去!我知道你们都担心清风长老,可是大家都待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还会打扰到他们。”宫主开口说道。

    那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乖乖退出了屋子,只是他们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默默守在了外面,甚至还有一些开始对上天祈福……

    肖遥并不是多么的紧张,吃气粉虽然复杂,现在清风长老的情况也非常糟糕,但是,肖遥对自己却非常有信心,以前即便还没有元力,他都已经能借助自己体内的内劲来治愈吃气粉这样的病症了,更何况是现在呢?

    看着肖遥信心百倍,在无形中也缓解了宫主和南天远心中的压力,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肖遥脸上的表情,他们没来由的就是一种放松,好像只要肖遥愿意出手,就已经代表着能治好清风长老一样。

    肖遥不忙不慌,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烈火针,并且捏出一根,扎在了清风长老的膈俞穴上,随后,开始运转着自己体内的元力,往清风长老的体内渡入着,当然了,这也只是第一步而已,如果吃气粉真的那么容易解开的话,肖遥也不会说这有些复杂了。

    他再次从针盒中取出了五根银针,分别扎在了清风长老身上的中庭穴,鸠尾穴,人迎穴,云门穴,石门穴,随后,他又取出了一把小刻刀,在清风长老的脚底划开了一道小口子,放出了一点血,这也是足底的一个穴道。

    实际上,脚上面的穴道是非常多的,有一些直通人体的五脏六腑。做足疗,也有很多的讲究,毕竟每一个穴道的非常重要,技术好的,那叫享受,但是如果遇到那种根本没什么经验,也没有什么穴位理论,纯碎瞎按的,严重点说那就是在玩命了。说不定就会因为没有控制好力道伤到了什么穴道,到时候造成体内五脏六腑受损,那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肖遥的动作都很娴熟,而且每一个穴道都是非常准确,速度也很快,压根连看都没看,这所有穴道都已经深深印在了肖遥的脑海里,哪怕现在把他的眼睛蒙上,也不会差一分一毫。

    行云流水间,肖遥已经停了下来,擦了把脑门上的汗珠。

    “对了,宫主,你先前不是说你们这里也有不少草药吗?等会我写一个药方给你,你帮我抓点药回来,应该没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宫主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相信肖遥先前的话了,如果说,在肖遥还没有动手之前,在他的心里还存在着一丝疑惑的话,那现在,那一丝疑惑也彻底被打消了,简单的说,就凭着肖遥这一手,谁敢说他不是高峰的徒弟,他准跟谁急!

    南天远眼力劲还是不错的,立刻转过身去找来了纸和笔,让肖遥郁闷的是,这家伙拿来的竟然还是毛笔,宣纸,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了,仔细想想,如果这里忽然出现了一根晨光,那多破坏氛围啊?

    南天远似乎担心什么,小声问道:“肖遥,要不你说,我来写?”毕竟现在这个社会,会写毛笔字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无非也就是在小学的时候学一点,不然就是参加一些课外补习班兴趣班。

    肖遥摇了摇头,接过了毛笔和宣纸以及砚台,研好了磨之后,就卷起衣袖拿起毛笔,将宣纸铺在了桌子上,手腕轻轻晃动,刚劲字迹跃然纸上。

    南天远在边上惊讶的目瞪口呆,他真是羞愧的要死了,他从小就开始学习毛笔字,但是,他的字和肖遥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他写了这么久,字迹最多也只能勉强算是公正,但是肖遥不一样了,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面雕塑,经过精雕细琢过的一般,哪怕称为鬼斧神工,怕是也不为过。

    “好字,好字啊!”宫主在边上也是感叹,“这样的字,恐怕即便是我,也写不出来。”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喝茶,其次,就是写字,修行不单单只是修炼修为,更重要的是心境,而喝茶和写毛笔字,更是陶冶情操,修身养性最好的方式了,可是即便是这样,他觉得自己写出来的字也不如肖遥。

    很快,洋洋洒洒一张药方也就写好了,肖遥将药方递给了宫主,说道:“那接下来就麻烦您了。”

    “恩恩,好。”宫主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肖遥的眼神更加充满赞赏,先前他如此夸赞肖遥写的字,肖遥的脸上也没有出现什么得意的神色,这可算是将不骄不躁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一个年轻人,能保持着如此平稳的心跳确实非常难得,他现在都要开始怀疑肖遥到底多大了,这莫不是老妖怪已经修炼到返璞归真越活越年轻了?

    宫主看着南天远,说道:“你在这里陪着肖遥,我先出去了。”

    “恩恩,好。”南天远站起身,送走了宫主,随后转身回来,看着肖遥问道,“肖遥啊,你真的有信心治好清风长老吗?”

    “有,九成把握。”肖遥笑着说道。

    “切,做人啊,可不能这么自信了,免得阴沟里翻船哦!”南天远没好气道。

    “我知道,所以我说的九成把握。”肖遥说道。

    南天远:“……”他挺想给肖遥一拳头的,这个家伙是怎么才能将这个逼装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呢?高手啊!反正他是学不会了,如果不是因为了解肖遥,现在他肯定会认为肖遥再说大话。

    没多久,宫主也就回来了,肖遥从宫主那里接过了草药,接着就去煎熬。走之前他吩咐道:“等会清风长老可能会醒过来,你们看着点,千万不要让他将身上的银针给拔掉了,即便想要拔掉,也得喝过药之后。”

    宫主点头:“恩,肖遥你放心,我心里明白的。”

    肖遥这就转身离开了。

    在清风长老的住处,就有药罐,这倒是省了不少事情,只是药罐可能很长时间没有用了,上面都已经积了一层灰尘,他只得先去将药罐刷洗干净……

    二十分钟之后,清风长老缓缓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只是看上去脸色依旧不大好,脸色略显苍白,他看了眼坐在边上的宫主,就想要坐起身,南天远赶紧走到跟前将清风长老按在床上:“长老,你这病还没好呢,先别坐起来了。”

    清风长老看了眼南天远,又看了眼宫主,沉默片刻之后说道:“有人闯入了南天宫,是个高手,还是个下毒高手,小心!”

    “恩?”宫主一听,顿时惊愕,赶紧问道,“清风长老,你说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清风长老摇了摇头,说道,“他蒙着脸,身材有些胖,说话的声音听着,大概也有四十多岁了。”

    宫主眉头紧皱,立刻站起身。

    “清风长老,您先休息,我这就出去一下,吩咐下去,当南天宫所有人小心谨慎。”宫主说道。

    “恩……”清风长老点了点头,这才松了口气。

    等宫主走了之后,清风长老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扎着银针。

    “恩?天远,这是怎么回事,谁再帮我治病啊?”清风长老问道。

    “是肖遥。”南天远笑着说。

    “就是那个年轻人?”清风长老略显诧异,“他才多大啊,难道还会医术?”

    “清风长老,你肯定想不到,肖遥还有个爷爷,是高峰呢!”南天远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是满脸的得意,他已经将肖遥当成了朋友,这朋友牛,自己也有面子不是?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