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四章 他是石碑!
    第两百九十四章他是石碑!

    茅屋里,南天远的师父,那个男人没有说话,肖遥和南天远对视了一眼之后也都选择了沉默。

    肖遥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是一个多么容易相处的人。

    最起码,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就非常不舒服。

    先前那个男人话里的意思,肖遥也确实明白,如果他是来送佛尘珠的,那对方肯定会将肖遥当成宾客,以礼相待,但是如果肖遥不是来给佛尘珠的,那肖遥肯定会被赶出去,或者说,他可能都没机会出去了。

    这是一个非常霸道,并且蛮不讲理的人,可能南天远身上那不讲理的性格也是和他的这个师父学的。

    许久,那个男人终于再次开口了。

    “这笔账我记下来了。”男人说道,他这话,一般人都不会懂得他到底是想要说些什么。

    “是……”南天远点头,并没有多问。

    “天远,你把他带来,是什么意思呢?”男人站起身,下了床,他一步步走到了桌子前,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拿起扣在桌子上的茶杯翻过口,又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之后开口问道。

    他自顾自的喝着茶,眼神都没看过肖遥,这就是一种无视了。

    肖遥对此也没什么好介怀的,没办法,谁让他这一次来南天宫其目的就是想要求对方呢?

    “师父,他的爷爷,他的师父,是惊雷东方无言。”南天远小声说道。

    “什么?!”男人一脸惊愕,立刻站起身,用一种愕然的眼神看着肖遥。

    他的胸口大幅度起伏着,似乎这个消息让他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接着,他的眼神就落到了肖遥的身上:“你真的是惊雷的徒弟?”

    “是。”肖遥点头。

    “呼……”男人长长舒了口气,最后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看着肖遥,“不错,这也难怪你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实力了,我想天远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别看他年纪不小了,可是天资愚钝。”

    南天远满脸的委屈,你们聊天就聊天,非得扯我干什么啊?这不是躺枪了吗?

    他很委屈,非常的委屈,他觉得自己的师父都在欺负自己了。

    “你叫肖遥,对?”男人微笑着问道,他现在和肖遥说话的样子看上去也要比先前和颜悦色很多了。

    “恩,我是肖遥。”肖遥心里翻着白眼,心想我自己这一个名字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啊,你现在竟然还问我是不是叫肖遥,感情我说话你压根就没听呗?

    “你怎么证明,惊雷是你的师父呢?”男人问道。

    肖遥微微一愣,然后露出了笑容,表情淡然:“我为什么要证明呢?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也没想过凭着他的名字在你们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男人看着肖遥的眼神有些古怪,许久才回过神来,表情凝重点了点头。

    边上的南天远赶紧解释道:“师父,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的,这是白脸书生从他的招式中看出来的,而且这一次肖遥之所以来我们南天宫,也就是为了惊雷先生的事情。”

    “哦?”南天远的话,在宫主看来更加有信服力,他点了点头,对肖遥狐疑道,“你的目的是?”

    “带走天灵草。”肖遥单刀直入,先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目的,接下来再谈条件。

    宫主愕然,深吸了口气,他看了眼南天远,说道:“是你告诉肖遥,我们这里有天灵草的?”

    “是……”南天远小声点了点头,实际上他也没觉得这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宫主似乎有些不满了,但是当着肖遥的面,也没有表现出来,他转而看着肖遥继续问道:“那不知道你想要天灵草做什么呢?”

    “治病。”肖遥说道。

    “治病?”宫主联系了一下先前说的话,才回过神来,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惊雷先生现在受了重伤,很需要天灵草?”

    “是这样的。”肖遥说道。

    “这……”宫主沉默了片刻。

    “宫主,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就直接告诉我,毕竟条件都是谈出来的,只要你愿意把天灵草给我,条件随便你开。”肖遥说道。

    宫主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不是开条件能开出来的,你还是不够了解天灵草,天灵草里面蕴含着一定的灵气,只要花开,灵气就在,这样的灵气,也能帮助我们整个南天宫的人修炼,如果我真的把天灵草给你了,那我们南天宫该怎么办?”

    宫主说的这些,确实是肖遥先前不知道的。

    他有些惊讶,也有些愕然,没想到,这天灵草竟然还有这样的奇效。

    如果真的是这样,肖遥想要从南天宫这里拿走天灵草,那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了。

    肖遥没有说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师父,那肖遥这就得白跑一趟了啊?”南天远小声问道,他的弦外之音,也就是帮着肖遥问问自己的师父,这是不是真的没得谈了。

    宫主有些不满地瞪了眼南天远。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这个徒弟如此的多事呢?这简直就是胳膊肘子往外拐啊,本来让他去找佛尘珠,这佛尘珠没带回来,反而带回来了一个麻烦,这不是折腾人吗?

    他看着肖遥,问道:“肖遥,这非天灵草不可吗?我们这里还是有不少药草的,不然我让天远带你去看看?”

    “不用了。”肖遥摇头,“非天灵草不可,既然是这样,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恩,那天远,送送肖遥。”宫主说道。

    他说起话来风轻云淡,但是话里意思却很是强硬,想要天灵草,没得谈,你这要走就赶紧走!

    肖遥叹了口气,而南天远的眼神中也有些无奈,只好带着肖遥走出了村子。

    走到村子口,南天远看着肖遥,有些尴尬。

    “肖遥,真对不起,我让你白跑一趟了。”南天远说道,“耽误了你这么长的时间,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说服我的师父。”

    “这不怪你,看来天灵草对你们而言确实很重要。”肖遥说道,“这是我们之前都没有想到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的话,或许我和你师父之间还有的谈,但是天灵草有了这样的效果,那如果我是你的师父,也不可能让别人拿走天灵草的。”

    “肖遥,不然你暂且留下来,说不定我们还可以想想办法呢?”南天远说道。

    肖遥无奈的笑了笑,想办法?这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南天宫宫主的态度都已经这么强硬了,虽然在得知肖遥和惊雷之间有关系之后,对待肖遥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但是他毕竟只是肖遥,不是惊雷,如果是惊雷自己来的话,说不定对方会将天灵草双手奉上,但是他只是肖遥。

    正说到这,忽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喊了起来。

    “快点来人!清风长老中毒了!”

    不少人都朝着某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肖遥和南天远也都是一怔,然后赶紧走了过去。

    在一片池汤边上,此时已经围满了人。

    “快点都给我让开。”一个强壮一些的男人直接将清风长老背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给他让步,一群人又是都跟在后面。

    肖遥并没有离开,他走到了先前清风长老躺下的位置。

    “肖遥,怎么了?”南天远问道,他的脸上也有些着急,但是肖遥毕竟是他带来的客人,虽然心中紧张清风长老,可是也不能直接将肖遥丢在这里不是?

    肖遥抬起脑袋,看了眼南天远,伸出手指了指:“你看这是什么。”

    南天远微微一愣,走到了肖遥跟前,顺着肖遥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然后蹲下身。

    “白色的粉末?”说着,他就要伸出手去沾那粉末,却被肖遥一把拉住。

    “你不要命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肖遥眉头紧皱。

    南天远摇了摇头,他当然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了。

    “这是一种毒药,这种毒药,都不需要你去吃,去喝,只要身体稍微沾上一些,就会中毒,导致体内气息混乱,甚至会撑爆气海。”肖遥说道。

    南天远瞪大了眼睛。

    肖遥继续说道:“这种毒药,叫吃气粉,非常难见,而且这种毒药,也比较难炼制。”

    “你怎么知道啊?”南天远问道。

    “我怎么不能知道?我见过,也闻过。”肖遥说道,“这种毒药,很难解开。”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清风长老就是中了这种毒?”南天远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我还没有看到他本人的情况,我只知道这种毒药。”肖遥说道。

    “算了,那我们还是赶紧去看看!”南天远说着,就带着肖遥疾步匆匆,朝着清风长老的住处赶去。

    路上,南天远也和肖遥说了一番话。

    “在我们南天宫,我可以死,我师父,也就是南天宫的宫主也可以死,但是现在,清风长老绝对不能死,因为他还在,他还在我们南天宫,所以这里才是南天宫,他就像门口的那石碑。为什么南天宫没有人来侵犯?因为清风长老在!他守护了我们这么多年,不单单给别人带去了威慑力,也是我们心目中的明灯,守护神。”南天远如此对肖遥说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