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三章 怎么是他?
    第两百九十三章怎么是他?

    有些人喜欢喝茶,他们觉得喝茶能修身养性,能陶冶情操,最起码看着逼格也高一点。..

    但是南天远却不一样,他总是喜欢喝酒,在仙人山上决斗的时候他要喝酒,现在坐在车上,他也还是要喝酒。

    距离决斗之日,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里,不管是肖遥还是南天远,身体也都好的差不多了,现在,黑色的路虎车正奔驰在前往华南市的路上,车程大概有六个小时。

    因为走得是高速,所以也看不到什么秀丽的风景,窗外一闪而过的都是千篇一律的画面。

    “肖兄弟,你真不喝点?”车里酒香四溢,南天远举着自己的酒瓶说道。

    他的酒量确实不错,从上车到现在,他就已经开始喝起来了,只是到现在似乎也没醉意,千杯不醉这四个字放在南天远的身上还真不夸张。

    “我就不喝了,查酒驾。”肖遥嘴角很很抽搐着,南天远这喝酒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总是喜欢把别人拉着和他一起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南天远撇了撇嘴,看肖遥不喝,自己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继续把酒言欢。

    华南市,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城市,位于三虎省与安言省交界处。

    “你们南天宫可真难找。”肖遥开着车下了高速,路虎车在崎岖的路上颠簸着,肖遥也是一脸的无奈。

    “哈哈,习惯了就好,我们南天宫听着很恢弘大气,但是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小村落了。”南天远说道。

    “小村落?”肖遥微微一愣,转过脸看着南天远,眼神中略显惊讶。

    “是啊,就是一个小村落。”南天远说道,“不然的话,怎么叫隐世门派呢?其实这也没什么可惊讶的,即便是在华夏的京都,那不也有一个小村庄吗?”

    “你说的是京都的西苑村?”肖遥问道。

    “恩。”南天远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看来你也是知道的啊,不错不错,其实啊,隐世也就是这么回事,想要找到一个山清水秀并且风景秀丽的地方,并不难,难的是让所有人都生活的幸福愉悦。”

    “我能问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南天远笑着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们非得要隐世呢?”肖遥说道。

    “因为修行。”南天远说道,“因为我们南天宫的人想要修行,你觉得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是幸福的吗?机器多了,人就变懒了,人变懒了,毛病也就多了,这样就会在无形中给原本的修行增添一些负担。”

    肖遥似懂非懂点了点头,没有多言了。

    在南天远的指挥下,肖遥也终于到了南天宫的小村落。

    这里距离最近的县城大概都有两个小时的车程,等他们到了之后,正好夕阳西下。

    在村口立着一个石碑,碑上也就写了三个字:南天宫。

    “这里真的与世隔绝了?”肖遥问道。

    “也不算,你没看我都出去了吗?”南天远笑着说道,“实际上,南天宫的人还是会经常出去渐渐地,咱们可以修行,也可以闭关,但是绝对不能和社会脱轨,否则的话,等几十年我们出来再去接触这个社会,就会变得没办法适应了。”

    肖遥笑着说道:“怎么了,难道你们还有什么前车之鉴?”

    听到肖遥这句话,南天远叹了口气,说道:“别说,我们还真有个前车之鉴,十几年前一个祖师爷出去,还问人家大明怎么样了,现在的皇帝是谁。”

    肖遥:“……”

    “行了,车就停在这,就别开进去了。”南天远小声说道。

    其实即便南天远不这么提醒,肖遥也没打算把车开进去。

    他们刚下车,一个手里处着拐杖的老头就摇摇晃晃到了跟前。

    “天远小子回来了?”那个老头看了眼天远,笑着说道。

    老头穿着一件破旧的灰色长衫,头发银白,不修边幅,脸上也有着老年斑,只是他的眼神依然闪烁着精芒,好像这天底下没有他看不穿的东西,而且,他的腰杆子挺得很直,有一股顶天立地的架势。

    肖遥在想,这个老头看着身体这么好,为什么非得杵着一根拐棍呢?

    老头看上去最起码也是七八十了,南天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毕恭毕敬。

    “清风长老好。”

    听了南天远对对方的称呼肖遥一阵愕然,这个老头竟然还是南天宫的长老?

    老头冲着南天远点了点头,眼神又落到了肖遥的身上,他的眼睛在肖遥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最后微微眯了眯眼睛:“根骨还算不错,如此年纪,就到了震天境界,并且体内还蕴育出了元丹,也算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了。”

    这种感觉让肖遥觉得非常不舒服,就好像自己脱光了站在这里一样,这是一种可以穿透一切,直视到自己的眼神。

    “老先生好。”肖遥微微躬身,拱手作揖。

    “好,好!”清风长老眼神微敛,“年轻有为,不骄不躁,恩……越看越顺眼了,天远,这是你带回来的朋友?”

    “是的。”南天远笑着说,“他叫肖遥,是我带回来的朋友。”

    清风长老点头。话锋一转,问道:“佛尘珠找到了吗?这可是你师父亲自吩咐的事情。”

    “没有……”南天远脸上有些尴尬。

    “我知道你没有,当你第一天出去的时候,我就说你肯定找不到了。”清风长老捋了捋胡子,看着南天远说道,“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什么吗?你没有佛缘,跟没有佛心,所以,你肯定找不到佛尘珠。”

    说罢,他看着肖遥:“你看着倒是颇有佛缘。”

    肖遥心头一颤,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如果这一切不是南天远提前告诉了他们的话,肖遥真的该怀疑这个老头是不是那种会读心术的妖怪了。

    “你来我们南天宫,是有什么所求?”清风长老继续问道。

    肖遥瞠目结舌。

    他刚打算开口,清风长老却摆了摆手:“什么都不用告诉我,这都是你的事情,而且,我也不问闲事。”说完,他看着南天远,“带着他去见你的师父。”

    “是……”南风远恭恭敬敬送走了清风长老。

    “什么感觉?”等清风长老离开了之后,南天远看着边上的肖遥笑呵呵说道。

    肖遥皱眉,说道:“深不可测。”

    “那是,清风长老是我们整个南天宫的第一人。”南天远有些得意,“虽然我师父才是掌门人,宫主,但是,清风长老却是最强的,在我们南天宫,即便是宫主,看到清风长老也得拱手作揖。你知道我们清风长老多大了吗?”

    “七八十?”肖遥试探着问道。

    “一百三十岁了。”南天远说道。

    肖遥张了张嘴巴,但是最后也没多说什么,只能跟着南天远继续往前走着。

    在南天宫,没有任何宫殿阁楼,这和肖遥原本的想象中出入很大,但是,这里却又给肖遥一种威严的感觉,在这里,肖遥没有任何的安定感。

    跟在南天远的身后,来到了村子的正中心。

    那是一间茅草屋,面积倒是不小,门口还围上了篱笆,喂了些鸡仔。

    “进来。”南天远说。

    肖遥点了点头,眼神凝望片刻,最后迈开脚步走进了篱笆内,站在草房的门口。

    南天远伸出手,在门上轻轻敲了敲。

    “进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

    南天远看了眼肖遥,一起走了进去。

    茅屋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方方正正的桌子,还有几把椅子,脚下坑坑洼洼,这样的地方肯定也不会打水泥地,窗户前,放着一张木架床,床上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正在闭着眼睛打坐,他穿着一件青色的短衫,头发很长,用一根发带系上,五官刚毅,一张国字脸正气十足。他的鼻梁高挺,头骨微凸,看上去很有立体感。

    男人缓缓睁开眼睛,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肖遥就有一种被人贯穿了的感觉。

    高手,这同样是个高手!

    男人看着肖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佛尘珠在你身上?”男人问道。

    “恩?”肖遥微微一愣,“晚辈肖遥,见过南天宫宫主。”

    “佛尘珠在你身上,对吗?”男人似乎没有听见肖遥的话,继续问道。

    肖遥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

    “我知道在,我能感觉得到,怎么,你这一次来,就是给我送佛尘珠的吗?如果是,我以礼相待,如果不是……”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出来,他也相信肖遥肯定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肖遥确实知道他的意思,但是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师父,他叫肖遥,佛尘珠确实在他哪里,我和他算是不打不相识,他救了我一条命。”南天远在边上赶紧说道,他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正常。

    “谁想杀你?”男人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历光。

    “白脸书生。”南天远说道。

    “哦?”男人微微一愣,眉头紧皱,“怎么是他?”

    接下来,就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