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章 你知道天灵草?
    第两百九十章你知道天灵草?

    看到肖遥吐口鲜血,南天远赶紧冲到跟前,一把搀扶住肖遥。..

    “你没事?”南天远有些担心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了笑:“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内伤,看来咱们今天似乎难分高下了。”

    南天远羞愧的跺脚:“行了,你可别这么说了,胜负早就已经分出来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肖遥微笑:“这不是还没分出来胜负吗?这一次都是那个白脸书生捣乱,否则的话,谁胜谁负还难说呢。”

    “拉倒,输了就是输了,男子汉大丈夫,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南天远的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色,苦笑着说,“我也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厉害到了这个地步,我记得几天前你的实力可还没这么强呢,看来也就在这几天你突破了啊。”

    肖遥点了点头,这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看来,你真的不是一般人啊,别的不说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并且将体内内劲凝聚成元丹,即便有佛尘珠,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看来,这佛尘珠也是在你的手上发挥了最奇妙的作用。”南天远看着肖遥笑着说。

    正在这个时候,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宋逸霖才狂奔了上来,他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了,毕竟这么长的山路,他是马力全开一路狂奔上来的,体内的气息都有些混乱了。

    “肖哥!”看到肖遥苍着脸色,嘴角还渗透着血液,他飞快冲到了跟前,然后一把推开了边上的南天远,“南天远,你他妈无耻!竟然还在这里埋伏人!”

    宋逸霖当然觉得先前的那个人是南天远带来的了。

    南天远被宋逸霖拍了一下,这也吐了一口血。

    “老宋,别从动!那个人不是南天远带来的。”肖遥拽住了宋逸霖沉声说道。

    “恩?”宋逸霖深吸了口气,盯着南天远,没有说话。

    “南天远,你没事?”肖遥问道。

    “没什么问题。”南天远苦笑着摇了摇头,“放心,其实这一次的问题也确实出在我身上,如果不是我非得拉着你和我决斗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即便真的要决斗我也应该勘察清楚,不应该让白脸书生蹲在这。”

    肖遥摆了摆手,沉声说道:“他是跟着我来的,要怪的话也是怪我,而且即便没有你,我想他也还是会对我下手的。”

    只是肖遥心里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让白脸书生来找自己麻烦的呢?这样的角色,一般人可请不动啊。

    他绞尽了脑汁,也没想出来到底是什么人,下了这么大的手笔。难道是秦天涯?以秦家的实力,想要找到白脸书生,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他和秦天涯之间算不上什么朋友,可是似乎也算不上敌人,最起码此时在秦天涯看来,肖遥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也就是说秦天涯根本没有动机,即便为了帮自己的小弟莫成飞,也不会花这样的血本。

    “肖遥,需要我帮忙吗?如果你对付不了的话,我会找南天宫的人帮你说情,我就不相信了,那个白脸书生当真那么厉害,敢不给我们南天宫的面子!”南天远沉声说道。

    肖遥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暂时还不需要,我相信我自己有能力解决的。”他也想好了,等明天自己就回一趟天龙山,这个白脸书生确实不是现在的他能解决的,或许,二爷爷有办法,只是不知道现在二爷爷清醒了一些没有。

    “对了,南天远,你说的那个南天宫是什么?”肖遥好奇问道。

    “一个古武门派,隐世家族。”南天远还没说话,边上的宋逸霖就已经开口了。

    南天远似乎有些诧异,看着宋逸霖,好奇问道:“这位小兄弟,你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些你都知道?”既然是隐世,那知道的人肯定不多,那个白脸书生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在内江湖里混迹多年,所以,南天远也不会觉得多么的诧异。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宋逸霖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本来我还不知道你是谁的,但是听到南天宫这三个字,我就想明白了。”

    南天远笑了笑:“看来你也是内江湖的人了。”

    “内江湖算不上,只是练过一些古武而已。”宋逸霖说道。

    南天远也看出来宋逸霖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了,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了。

    “肖哥,先前那个男人是谁?是他打伤了你吗?”宋逸霖对肖遥问道。

    “恩,他是白脸书生,你认识吗?”肖遥问道。

    “不认识……不过我想我老爹应该认识,到时候我会问问他的,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人,我们都要让他付出代价!”宋逸霖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寒芒,身上也腾升起一股冰冷的杀意。

    宋逸霖确实是个非常和善的人,认识他的人都会这么认为,但是什么人都有自己的逆鳞,对于宋逸霖而言,自己的家人,亲人朋友,就是他的逆鳞,而肖遥在他的心里就是亲大哥的存在,现在肖遥被人暗算,如果宋逸霖不生气的话,那反而不正常了。

    “这件事情我会自己处理好的。”肖遥摇了摇头。

    这忽然冒出来一个敌人,让他觉得非常的不舒服,更重要的是,现在肖遥还不知道那个敌人到底是谁,有多么的强大,所以,现在肖遥并不希望把别人给卷进来,比如现在的宋逸霖和方海。

    “行了啊,肖哥,你这么说我就要发火了,你仔细想想,如果现在是我打伤,我跟你说这样的话你会怎么想?”宋逸霖黑着脸说道。

    肖遥苦笑,只好不再多说什么。

    “行了,我们现在先下山。”宋逸霖说道。

    他看了眼南天远,问道:“你呢?情况怎么样,还能走下去不。”

    “当然能。”南天远说道。

    “那就没事了。”宋逸霖扶着肖遥,“肖哥,我们先走……”

    下了山,李潇潇方海等人看到肖遥的脸色不对劲,都赶紧跟了上来。

    “肖遥,你怎么了?”李潇潇小声问道。

    “没什么事情。”肖遥回过脸看了眼南天远,说道,“你现在在海天市,有落脚的地方吗?”

    “额,我回酒店。”

    “你是怎么过来的?”肖遥问道。

    “打车啊。”南天远笑着说,“总不能用腿走。”

    肖遥笑了笑,反正这一次他们是开两辆车开的,他看着南天远说道:“上车,我们把你带回去。”

    “啊?”南天远有些诧异。

    方海在边上赶紧说道:“肖哥,这家伙不得不防啊……”

    肖遥摇了摇头,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虽然这个南天远因为佛尘珠和他产生了矛盾,可是这个家伙怎么说也还算是个正人君子,最起码能相信。

    先前白脸书生对肖遥下手的时候,南天远明明有机会,也没有抓住那样的机会,可见这样的人还是非常讲道义的,而且,因为先前他威胁肖遥的事情,他也郑重道歉了,肖遥觉得,这就是衡量一个人正常的标准,最起码,南天远在他看来要比秦天涯莫成飞那样的人强上不知道多少倍,如果先前南天远真的做了小人会做的事情,现在肖遥可能都已经死在对方的刀下了。

    宋逸霖和方海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奈,既然这是肖遥做的决定,那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肖哥,你和嫂子坐方海车上,我开车载他。”宋逸霖看了眼南天远之后说道。

    肖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路上,坐在副驾驶的南天远看着宋逸霖,问道:“小兄弟,你是哪门哪派的?”

    “江南宋家,宋逸霖。”宋逸霖开着车,面无表情道。

    “那宋江山老先生是?”南天远微微一愣,继而问道。

    “他是我的爷爷,宋逆流是我老爹。”宋逸霖说道。

    “这样啊!”南天远恍然大悟,“虎父无犬子,想必,宋兄弟的拳法也已经炉火纯青了?”

    宋逸霖脸一红,心想这个家伙可真不会聊天,宋家拳法,确实很强,但是,宋逸霖似乎对练武没什么太好的天赋,要说刻骨,宋逸霖也挺能吃苦的,要说师傅呢,不管是他的父亲还是他的爷爷,那都是高手,可是偏偏到了他这里,就难以领悟到拳法中的真谛了,这可能还需要时间去锤炼,古武看中的不单单是身体,也有思想上的变化,如果哪一天宋逸霖真的顿悟了,那到时候一切都是行云流水般轻松了。

    反正宋江山和宋逆流都是这么告诉宋逸霖的,只是宋逸霖觉得这其中可能有安慰的成分……

    “对了,你们南天宫似乎有不少天灵地宝?”宋逸霖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恩?”南天远没明白宋逸霖的意思。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知道什么是天灵草吗?”宋逸霖说道,“肖哥一直都在找。”

    “天灵草?”南天远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眯了眯眼睛,说道,“如果你说的天灵草是我知道的天灵草,我们南天宫还真有。”

    宋逸霖满脸激动:“真的?”

    这可真是惊喜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