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九章 白脸书生
    第两百八十九章白脸书生

    仙人山,风起云涌。的小说

    林中的鸟儿,也有些不安,似乎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高高在丛林之中盘旋,久久不愿落下。

    白袍男人用一种惊愕的眼神看着肖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白袍男人问道。

    “我怎么就不知道你在这?”听了肖遥的回答之后,似乎就显得白袍男人先前的问题听着都有些弱智了。

    白袍男人深吸了口气,眼神依然死死盯着肖遥,最后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我发现,实际上先前我还是有些小看你了。”

    他对自己的步法非常有信心,他相信自己已经避开了肖遥的视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步法,但是,肖遥还是拍到了他,虽然这一掌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却粉碎了他先前的信心,他还以为肖遥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他先前的想法还是有些太天真了,即便此时肖遥已经落得如此境地,可是依然不可能任他宰割。

    白袍男人似乎有些不信邪,他再次迈开了步法,朝着肖遥飞快冲了过去,反正不管肖遥怎么看,南天远是什么都看不到,他稚嫩感觉得到周围的气流……

    猛然间,肖遥再次出手了,他先是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忽然以自己的右腿为轴心,身体转了一圈,最后忽然踹出了一脚,这一脚踢出去之后,白袍男人的身体在空中完美完成了一条弧线,最后摔在了松软的泥土上。

    白袍男人站起身,拍干净自己身上的灰尘。

    “为什么我看不到他呢?”南天远问道,“反正我是不相信一个正常人的速度能快到我什么都捕捉不到的境界。”

    “确实。”肖遥点了点头,“如果你站的远一点,高一点,你就能看到了。”

    “恩?为什么啊?”南天远好奇道。

    肖遥看了南天远一眼,说道:“你知道什么叫视觉上的盲点吗?”

    南天远摇了摇头。

    得,这哥们似乎从来就没上过学,即便上过学估计也是小学毕业。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很难向你解释了,简单的说,他就在那里,只是你被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而已。”肖遥只能轻描淡写的解释着,如果非得深究的话,那他也不知道到底该从何开始解释了。

    南天远点了点头,看模样似懂非懂,但是南天远自己心里清楚,其实自己压根什么都没懂,不过现在这个白袍男人可还站在这呢,他觉得自己也不能表示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多丢面子啊?即便还是不明白,还是很好奇,那也得等人家走了之后再说。

    白男人喘了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

    他盯着肖遥,那眼神就像盘旋在高空中的秃鹫盯着正在草丛中疾行的野兔一般。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白袍男人说道。

    “你猜。”肖遥耸了耸肩膀。

    “呵呵,好,很好!”白袍男人冷笑了一声,他伸出手,从地上一抹,三片树叶就被他吸了起来,然后,他的胳膊猛地一甩,那三片树叶就朝着肖遥飞了过来。

    肖遥脸色微微一变,赶紧往侧边躲了一步,可他的速度似乎还是慢了一些,身上的衣服被其中一片树叶割破,那三片树叶钉在了肖遥身后的一块大石头上。

    “摘叶飞花!”南天远惊呼了一声,“我知道你是谁了!”

    “哦?”那个白袍男人笑了笑。

    “白脸书生!”南天远双眼死死盯着那个白袍男人,“你是白脸书生对不对?”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有小辈认识我。”白脸书生点了点头,眼神微敛,“你知道我是谁了,那我就更加不可能让你活着了。”

    “不对,这不对,你十年前不是就已经死了吗?当且,当时你可是撼天境的高手……”南天远的眼神中写满了疑惑,虽然现在这个白脸书生依然很强,但是现在他都没办法直接拿下肖遥,可见他的实力最多也只是在震天境界而已。

    白脸书生听到了南天远的话之后,眼神稍微变了一下,一丝悲怆一闪而过,接着,又是恢复了先前的面无表情。

    “你们得死在这。”白脸书生说道。

    “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让你来杀我的。”肖遥问道。

    听南天远说话的语气,这个叫白脸书生的家伙来头显然不一般,自己什么样的仇家能请动这样的人呢?要说莫成飞他们,那显然没这个可能,就莫成飞那样的人能请来一个二流杀手都是卯足了劲的了。

    “死了之后,去问阎罗王!”说完这句话,白脸书生杀机一凛,再次朝着肖遥冲了过来,只是这一次,他整个人的气息似乎都发生了变化,来势汹汹,杀气腾腾!

    肖遥忽然明白,其实再次之前,先前白脸书生都是留了手的,他似乎有意想要看清楚自己的实力。

    这一次,不管是在速度上还是里道上,白脸书生都要提高了很多,他虚空一晃,化拳为爪,朝着肖遥的胸口抓来。

    这个时候,谁都不会怀疑白脸书生的这一爪能将肖遥的心脏掏出来!

    肖遥深吸了口气,然后迅速往后退步。

    一爪探来,他先是选择退让暂避锋芒,等白脸书生一招未得手打算收手的时候,他迎风而上,一掌拍出,强劲的掌风吹开了白袍。

    白脸书生脸色一边,伸出手抓向了肖遥的手腕,但是却抓了个空。

    肖遥的那只手就像一只灵活的蛇一般,弯弯曲曲躲开了白脸书生的攻击。

    手指间,闪烁着一点寒芒,那是一根很难察觉到的银针,下一秒,那根银针就已经逼入了白脸书生的胸口。

    白脸书生慌忙后退,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胸口的银针拔了出来,扔到了一边,手指又在自己的胸口处点了点,暂且封住了自己身上的几个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脸书生骇然道,“你怎么会这招?”

    “这一招?”南天远好奇问道,“肖遥,这一招叫什么名字啊?”

    “灵蛇斗鹰。”肖遥上嘴唇下嘴唇一碰,吐出了这四个字。

    “灵蛇斗鹰?”南天远念叨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没听过。”

    “哈哈!你当然没听说过,当初这一招扬名天下的时候可能还不知道你在哪呢!”白脸书生说道,“这是惊雷的招数,你怎么会?”

    华夏三雄:人皇,惊雷,虎王。

    听到惊雷这两个字,南天远似乎也反应了过来:“惊雷?你是说,东方无言?”

    “哼,他的名字是你能叫的?”白脸书生的目光仿佛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利刃,能将南天远的脸皮给剐下来。

    南天远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就打了个寒噤,或许他的实力比起肖遥不会相差太多,但是他的气势和肖遥就没办法相比较了。

    最起码,白脸书生的一个眼神,会让南天远感觉不舒服,而肖遥却不会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这就是两个人之间最大的差别,一个经历了无数次生与死,一个虽然已到中年,可依然没有太多的生死之战。

    气势,与实力无关。

    “你是他什么人?”白脸书生好奇问道,“我就是想要知道,你和惊雷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我的爷爷,也是我的师傅。”肖遥似乎也没打算隐瞒什么。

    “哦?”白脸书生冷笑一声,“惊雷无子嗣,你当我是傻子吗?”

    “无子嗣,就不能有一个孙子了?”肖遥嘲讽道,“别说话了,容易暴露你的无知。”

    “哈哈!”白脸书生哈哈大笑,“你当真觉得你能挡下我?”

    “能不能挡下,还得试试,方能得知。”肖遥如此说道。

    白脸书生微微点头,念叨一句,最后长舒了口气,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个吊坠,准确的说,那是一个玉戒指,只是用一根黑色的绳子系上了而已。

    他将玉戒指抛给了肖遥,肖遥一把接住。

    “把这个带回去,给你的爷爷,告诉他,以后白脸书生,就不再欠他什么了。”

    肖遥脸色微变:“你欠他的人情?”

    “是,我欠他的人情。”白脸书生点头。

    “但是你未必能赢我。”肖遥很不服气。

    白脸书生笑了笑,然后手腕一样,肖遥周边所有落在地上的树叶都缓缓漂浮了起来,肖遥的脸都绿了。

    “你还会说刚才的话吗?”白脸书生问道,他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了,看来,这是非常消耗他体内内劲的,只是,即便这样,他想要杀肖遥,也不是多么困难的。

    肖遥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沉。

    “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气破九霄,你才能说我不是你的对手。”白脸书生说道,“别给惊雷他老人家丢人了,对了,气破九霄这一招,他也是会的。”

    说完,白脸书生纵身一跃,身体轻盈在山林间游荡着,他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三个月后,我便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人情我已经还了。”

    最后一个字说完,眼前再看不见他的身影。

    肖遥深吸了口气,然后弯下腰,吐出了一口憋了很久的鲜血……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