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八章 鼠辈!
    第两百八十八章鼠辈!

    高手之间的决斗,连呼吸都是要控制好的,气息混乱,都是给敌人机会。..

    肖遥和南天远虽然也是高手,但是还没到那个地步,他们不需要注意自己的气息,最起码南天远就不会太过于刻意的注意着,但是肖遥却时刻舒缓着自己的吐纳,这是一种习惯,已经养成多年了。

    最起码这是一个好习惯。

    当肖遥抓住南天远的手腕的时候,南天远的脸色就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他的反应速度确实很快,手中的砍刀一样,朝着肖遥的手腕切了过去,这就是逼着肖遥放手了。

    肖遥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历光,似乎不打算防守,他拽着南天远的手腕,然后运起元力,将南天远拉到了自己的跟前,同时,自己的身体又旋转了一圈,巧妙的错开了那把锋利的砍刀。

    肖遥的身体和南天远贴在一起,一寸长一寸强,但是,在这样的距离下,那把砍刀存在的意义就不是很大了,这对于肖遥而言,就是一个机会。

    他另外一只手抬了起来,同时将元力灌注,朝着南天远的胸口拍了过来。

    这一掌,他并没有留手。他并不想杀南天远,可是他相信,以南天远的实力绝对不会被自己拍中。

    南天远也没有让肖遥失望,当肖遥的掌快要落到他身上的时候,他迅速丢掉了自己手中的刀,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刀已经变成了一种束缚。

    他空出来的手,也朝着肖遥拍了过去,对了一掌。只是这一掌对上了之后,谁也没有立刻退让,就好像在他们中间存在着一种什么磁场,将他们吸在了一起一样。

    这是内劲与内劲之间的较量了。

    在肖遥的手里,内劲可以用来救人,但是谁说内劲就不能用来杀人呢?

    就像一把手术刀,可以做手术,但是也同样可以切断别人的脖子。

    掌掌相对,在他们的周围,气流也发生了变化,空气的温度都下降了一些,他们身上的衣服,头发,无风自动,看着那般飘逸——夏天即便空调电风扇坏了,估计他们也不会觉得热了。

    罡风阵阵,脚下的落叶,也动了起来,它们好像都被赋予了生命,跳起了华丽的舞蹈。

    “不错,真不错。”那个白袍男人眯着眼睛,眼神中闪烁着精光,“这可是非常精彩的内家高手对决啊!真应该带着手机把这一幕拍下来然后发到网上,肯定会引起一番震动的。”

    当然了,没有人听他说话,也没有人想要理会他,他就站在那里,喃喃自语。

    山脚下,宋逸霖看了眼方海。

    “我要上去。”他如此说道。

    “为什么?”方海似乎有些不明白。

    “山上多了一个人。”宋逸霖皱着眉头说道。

    “被闹了,这山这么高,我连他们在哪都看不到,你还能看到多了一个人?”方海觉得宋逸霖肯定是在开玩笑。

    “我没有说笑,我现在必须上去。”宋逸霖说完,就头也不回朝着山上狂奔。

    方海长大了嘴巴,看着奔跑起来的宋逸霖,最后咬着牙:“回头一定得学古武,别的不说,这看戏都不如别人……”

    宋逸霖奔跑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已经到了山道上。

    山峰上,肖遥和南天远还没有分开,他们周围的风越来越大,甚至隐隐有搅动星河的趋势。

    南天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脑门上都已经满是汗珠了,但是,肖遥却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已经突破到了元力的修为,如果比拼内劲的话,他稳稳占据上风,绝对不会落败!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白袍男人朝着他们两个冲了过来。

    他的速度很快,能捕捉到的也就只是一道道残影。

    他朝着肖遥拍出了一掌,掌风阵阵。

    “混蛋!”南天远和肖遥都是勃然大怒。

    他们原本还挺钦佩这个家伙的,虽然对方是想来找他们麻烦的,但是并没有乘人之危,可是现在他们错了,对方不是没有乘人之危,而是等他们打得差不多了才出手,这就是在等最好的时机而已。

    肖遥和南天远说对方混蛋,似乎都是在称赞对方了。这就是小人行径!这怎么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呢?

    “让开!”肖遥吼了一声,收回了自己体内的元力,南天远也同样收回了自己的内劲,只是,这样的距离,肖遥似乎没办法躲开那个白袍男人的攻击了,这一掌,将他直接拍飞了出去。

    肖遥躺在地上,摔得尘土飞扬,然后胸口一门,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小人!”南天远怒不可遏,朝着那个白袍男人拍出了一掌。

    “哼,不自量力。”白袍男人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如果是在南天远的强盛时候,他可能还会避让三分,但是现在,南天远的状态非常差,说的难听点,简直就是强弩之末了,他根本无需担心。

    所以,他轻飘飘拍飞了一掌,这一掌落在了南天远的胳膊上,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这一掌也将南天远拍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好半天都没回过神。

    肖遥挣扎着爬了起来,盯着对方。

    “你也是震天境的高手。”肖遥说道。

    “是。”那个男人笑了笑,“对不起,我不该出手。”

    “可是你还是出手了。”肖遥冷笑道,“你不觉得你这样很不要脸吗?既然你是修炼者,那最起码也该知道内江湖的规矩,你这样就等于是破坏了规矩。”

    “你这么说,是想告诉我我这么做不对?”那个白袍男人哈哈笑道。

    肖遥没有说话,眼神中杀意弥漫。

    “内江湖的规矩,我当然知道,但是你很强,在我来之前,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可是我对自己依然信心十足,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有多厉害?但是你超乎了我的想象,我没信心了,你的体内已经劲气凝聚成了元丹,而且也到了震天境,如果给你时间休息,我未必是你的对手了。”那个白袍男人似乎并没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反而理直气壮,“你说说,既然我想要杀了你,那怎么还能让自己处于下风呢?”

    肖遥也笑了起来。

    “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似乎也是一种技术活。”

    白袍男人叹了口气,说道:“小子,你想杀了我,对?但是你一直都没有扑上来,你不停的和我说话,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吗?你在抓着这十几秒钟的时间修复着自己的身体,并且调节着自己的气息,我这么说没错?”

    肖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我给了你这个机会,你自己说说你该不该感谢我?”那个白袍男人问道。

    “呸,不要脸!”南天远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体摇摆不停,好像一阵风都能将他刮倒。

    他走到了一边,捡起了自己的刀,然后用刀尖指着那个白袍男人:“我南天远,和你只能活一个!”

    “别这么说,我不想杀你的,我可不想得罪你们南天宫的人。”那个白袍男人说道。

    南天远微微一愣,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南天宫大弟子,我怎么不知道?”那个白袍男人说道,“按道理说,你的修为似乎差了一些,宫主怕是没戏了,但是你好好修炼,长老肯定是跑不掉的。”

    “你是谁,报上名来。”南天远脸色阴晴不定。

    对方知道他的身份,但是还敢出手,那就代表他根本不会畏惧南天宫。

    可是,内江湖中,敢不给南天宫面子的人,恐怕为数不多?

    “我是什么人,和你无关。”白袍男人说道,“你们都得死,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哈哈!看来你也就是个无名鼠辈啊!你想杀了我,因为你担心我事后会找你的麻烦,你不敢告诉我你是谁,你是担心万一你没杀死我呢?”南天远嘲笑道,“鼠辈!”

    “随你怎么说。”白袍男人点了点头,“哪怕你说的都对。”

    南天远:“……”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主要是对方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就这么承认了,他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啊?

    “受死!”说完,那个白袍男人就已经朝着南天远冲了过去,他觉得这家伙站在这里太碍眼了,还不如先杀了的好。

    而且,在白袍男人看来,杀掉南天远,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一个男人却挡在了他的中间。

    肖遥拍出了一掌,逼退了那个白袍男人,然后就搀扶住了南天远。

    “我给你机会休息了,这是你不要的。”白袍男人说道。

    肖遥没有说话。

    “那你就先死。”白袍男人说完,又再一次迈开了脚步,他好像变成了一只鸟,一只白色的鸟,瞬间到了肖遥的面前。

    在速度上,肖遥远不如他!

    肖遥深吸了口气,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立刻拍出一掌,这一掌看着似乎是拍空了,但是,却稳稳拍在了白袍男人的胳膊上,然后,肖遥就倒飞了出去,而那个白袍男人也被肖遥逼退了好几步。

    白袍男人看着肖遥的眼神充满了惊愕。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