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七章 飞来的石头
    第两百八十七章飞来的石头

    肖遥不见了,切切实实不见了。..

    南天远停了下来,他手中握着刀,小心警惕。

    忽然,他感觉从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寒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肖遥竟然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他迅速转过身,虽然还没有看到肖遥,但是手中的刀已经扬了过去,同时身体快速的朝后移动着,想要和肖遥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无声无息,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南天远都不知道肖遥是什么时候贴到他的后背的,这样的速度,让他有一种心慌的感觉。

    这一刀,虽然逼退了肖遥,但是肖遥的拳头,也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背上,紧接着两个人都迅速推开,不过肖遥这是主动退步,而他南天远,却是被打退的。

    这样的差距,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你变强了。”南天远沉声说道。

    “恩,我变强了。”肖遥点了点头,也不会刻意的否认,有什么就说什么,他看着南天远,脸上露出微笑,说道,“拿了刀的你也变强了。”

    “哈哈,如果我拿了刀还没有变强,那我不是肯定得输了吗?其实本来这一次来,我是信心十足的,我有十成的把握,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想多了,我只有五成的把握。”南天远说道。

    “你不该这么想,如果你没有了自信,你的速度就会变慢了。”肖遥认真说道。

    “我已经很有信心了,我也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气,否则的话,我也不敢说自己还有五成的把握。”南天远苦笑着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凝重了。

    他觉得南天远确实是个可怕的对手,最起码对方能深刻的认识到他和自己之间的差距,这就非常可怕,一些眼高手低的人,如果从一开始就轻视自己的对手,那等待他的肯定会就是灭亡了。

    可是南天远很小心,也很谨慎,这样一来,肖遥想要从对方那里找到机会,就会变得很难很难了。

    忽然间,南天远再次照着肖遥冲了过来,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占据主动的位置,也只有这样,他的胜算才会更大一些,所以,他开始逼着肖遥退步了,他只能加快自己的速度,让肖遥没有还手的机会,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句话他从小听到大,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他的刀法,很是熟练,每一刀都落在该落的地方,每一刀都让肖遥无法挑剔,他知道,这是一套招式,而且还是经过千锤百炼过的,肖遥不了解刀,也不了解兵器,短时间内,他很难从对方的刀法中找到破绽,而且为了避免受伤,他只能小心翼翼,时刻保持着警惕,他也不得不警惕。

    刀很快,肖遥的速度也不慢。

    每当南天远往前进一步的时候,肖遥都会往后退让,对方手中有兵器,那是钢刀,肖遥没有理由和对方硬碰硬。

    刀,就是南天远的优势,而此时,南天远也非常聪明的正在无限扩大自己的优势,这就造成了肖遥的尴尬,毕竟他手无寸铁,可是,这并不代表肖遥就没有了自己的优势,正是因为他手中没刀,没有寸铁,所以他的速度要更快一切,并且,他的身体也要相对而言灵活很多,只是现在南天远势如破竹,抓住了机会就不愿意在退步,让肖遥没办法发挥出自己的优势而已。

    刀气磅礴,气吞天下。

    如果能将一把刀,变成一个帮手,那就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实力了。

    南天远的每一刀,都像是快刀斩乱麻,但是,每一刀却又都是中规中矩,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恰到好处,绝对不会给肖遥找到半天机会。

    无迹可寻,但是偏偏不离其根,这就是奇妙!

    这是一种包罗万象,就像一粒灰尘,眨眼间慢慢扩散,最后变成了一座大山。

    山上密密麻麻,生机勃勃,鸟语花香,就像是一个新奇的世界,可是,它的本质依然只是一粒灰尘。

    微不足道!

    肖遥体内的元力,运转到了极致,他开始慢慢感觉着震天境和寻天境之间的差距。

    震天境界,拳能震天,肖遥是不相信的,因为他觉得那么说的人指定都是吹牛.逼。

    但是,震天境的强大,肖遥确实体会过,当初宋逆流的那一招,就让肖遥有些难以招架了,这不是一个等级,而是一个鸿沟,一个很难去逾越的鸿沟。每一层和每一层之间想要跳跃都必须要让自己先强大一点,看清楚了上面一层,感悟到了该感悟的,那就自然而然的跃上去了,虽然这一次有佛尘珠的帮助,但是即便没有佛尘珠,肖遥想要突破到震天境,也就是三四年的事情而已。

    这听上去,似乎时间很长,但是,实际上一般人想要从寻天境突破到震天境,最起码也要花费数十年的光景,这不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哪怕他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也很难,而且,这需要的还有一个契机,不是说埋头苦练就可以的。

    肖遥的运气很好,因为他有二爷爷,有三爷爷,他们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因为有这两位高手,所以肖遥从刚步入修行的大门时,就已经避开了很多不该走的弯路,这让他比别人少花了几十年的时间。

    二爷爷和三爷爷和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很珍贵,不能用金钱衡量,那是他们走了无数条弯路,花费了几十年时间,才慢慢领悟来的。

    这难道还不够珍贵呢?

    其二,肖遥的大爷爷是高峰,神医高峰。

    高峰在医道上的见解,甚至要领先于整个世界几十年,这一点,可能高峰都不敢这么说,但是了解高峰的人,肯定会这么认为的,最起码不管是肖遥还是二爷爷三爷爷,他们都是这么觉得的。

    高峰淡泊名利,但是他的医术,以及对人体玄学的简介,却是独树一帜的。

    肖遥从小就被药水着,不知道了多久,所以即便每天练武,也不会影响到他的骨骼发育,甚至还帮着他筑了基,练了气。

    肖遥知道,高峰为此花费了多少的心思,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跟高峰以及二爷爷三爷爷说过一句谢谢。

    谁会跟自己的家人说谢谢呢?太见外了不是?

    即便肖遥知道,他们和自己都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是倘若有人敢蹦出来说肖遥和高峰他们不是亲祖孙,肖遥一定会拎着菜刀和对方拼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肖遥不着急,他也不用着急,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南天远自己就会露出破绽。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永动机,南天远当然也不是。

    他为了压着自己打,也冒了太多的风险,比如说,他一直都在拼命的耗费着自己的体力。

    简单点说,如果在十分钟之内,南天远还没有找到肖遥防守的破绽,那他就已经输了。

    当然了,如果肖遥坚持不到十分钟,那他就输了。

    忽然,一块石头,朝着肖遥的位置飞了过来。

    肖遥脸色微微一变,他虽然没有转过脸,也没有挪开自己的视线,但是却已经看到了那一块石头,南天远也是一样。

    他们的大脑都在飞快运转着,谁停下,谁就输!

    肖遥知道,如果自己不停下,那肯定会被那块石头击中,同样会露出破绽,给南天远机会,可是如果他现在就停下,那南天远就会用手中的刀切断肖遥的脖子。

    他没有选择!

    忽然,南天远先停了下来,他手中刀片一样,将那块朝着肖遥飞过来的石头弹飞了出去。

    “再来!”南天远说道。

    他又抓住了机会,朝着肖遥发动了攻势。

    肖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背了一只手。

    “什么意思?”南天远停了下来,往后退了一步,有些愤怒,“你想让我一只手?”

    “还是和先前一样,我不会从你的手上占便宜。”肖遥说道,“你帮了我,就落了下风。”

    南天远怒道:“不用你背着手我也能赢你!”

    “哼,我背着一只手也同样能赢你!”肖遥说道。

    南天远微微一愣,继而大笑起来,笑的有些爽朗:“成!”说完,他扬着手腕,高举着手中的刀,朝着肖遥奔了过来。

    山峰上,有一块巨大的石头。

    石头上,站着一个穿着白袍的男人。他的年纪大概有五十多岁了。

    他的手中还把玩着一颗石头,但是看了看肖遥和南天远,最后却还是将手中的石头扔到了一边。

    “年轻一辈都开始讲究道义了,我再出手,岂不是落了下乘了?”他如此对自己说,“罢了,再给他们十分钟的时间,我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子的实力到底如何了。撼天境,不错,真不错……”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继续观战着,眉头慢慢舒展开,看着看着就露出了微笑。

    “华夏古武的未来,有希望了。”他喃喃自语……

    另一边,刀光剑影——当然,肖遥也没剑。

    他不再选择退步了,而是开始逼着南天远退步。

    他的元力,运转到了极致,伸出手,握住了南天远的手腕。

    胜败,似乎快要决出来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