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六章 就这么消失了?
    第两百八十六章就这么消失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小说

    山河潇潇,手提长刀。

    山下是走过的路,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风景。

    山上风大,吹乱了肖遥的头发,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运动装,脸上依然带着淡然的笑容,似乎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到不一样的表情。

    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他的腰上系着一把刀,手里端着一壶酒和两个空酒杯。

    “你想要和我喝酒吗?”肖遥笑着说道。

    “是啊。”南天远点了点头,然后席地而坐,“你看看,这里风景多好?你知道我为什么非得让你来仙人山吗?”

    肖遥摇了摇头。

    “因为这里有意境啊,你看看山脚下,人小的跟蚂蚁一样——那几个人是你的朋友?”南天远问道。

    “是的。”肖遥点了点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他们来的,但是他们还是来了。”

    “你为了避嫌,担心我认为你带了帮手,所以就让他们留在山脚下了?”南天远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又给另外一个杯子倒上了酒。

    他站起身,将其中一个酒杯递给了肖遥。

    “烧刀子,我自己酿的。”南天远说道。

    肖遥接过酒杯,看着南天远。

    南天远仰着脑袋,把酒杯里的烧刀子一饮而尽,随后,擦了擦嘴,看着肖遥说道:“这是我赔罪的,我本不想威胁你,其实即便你不来,我也还是会去找你的,不会找你身边的人麻烦,特别是女人,我是个习武之人,那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但是我如果不这么说,你可能不会来,所以我想向你赔罪。”

    肖遥笑了笑,也站起身,将手中的酒喝了下去,一股暖流入肠,口中徘徊清香。

    “好久。”肖遥点头,“如果我二爷爷喝到这样的酒肯定会很喜欢的,他也喜欢自己酿酒,但是显然没有你酿的好,入口干烈,就像吃了一团火球,但是下一秒,又觉得寒风阵阵,身上的汗珠似乎都凝结成了冰块。”

    “谢谢。”南天远重重点头,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感激。

    肖遥微微一愣,然后淡然说道:“酒好就是好,如果不好,我不会夸赞的。”

    “我说的不是酒,我是谢谢你的大度,如果是那种小人,肯定会猜测我是不是在酒里下毒了。”南天远说道,看着肖遥的眼神也满是赞赏,他觉得,这个男人的身影一下子高大了起来。

    “……”肖遥愣了愣,然后就赶紧凑过脸,小心翼翼问道,“你不会真的下毒了?”

    南天远:“……”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如果真的有毒,我就不会喝下去了。”肖遥伸出手,在南天远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有没有毒,我能闻得出来。”

    “哦?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南天远似乎有些诧异。

    “呵呵,不是什么本事,上不了台面。”肖遥谦虚道。

    “恩,确实。”南天远点头。

    肖遥指着他鼻子:“你再说一遍?”

    南天远:“……”和肖遥交流真的好累,我这不是顺着你的话说吗?怎么我还说错了什么啊?看来自己等会回去了还是要多看看书,特别是那本《长得帅该如何与人相处》那本书!

    “开始。”肖遥看着南天远说道。

    “好。”南天远将手中的烧刀子放在了一边,然后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还有一些,等会我会庆功的时候喝下去。”

    这已经是撂狠话环节了。

    肖遥看了眼南天远,不甘示弱道:“恩,等会我会浇在地上,或者是浇在你的坟头。”

    南天远:“……”他觉得自己还是少说点的好,想要在肖遥的嘴上占到便宜,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撂狠话这个环节上,他选择了弃权。

    “咱们还是直接开始。”南天远说道,“我用刀,因为我还是很擅长用刀的,你有自己的武器吗?”

    “没有。”肖遥摇头。

    “那我是不是有些胜之不武了?”南天远不好意思道。

    肖遥摆了摆手:“这个我不会多说什么的,你擅长用刀,那你自然可以用刀,就像我不善于武器,你要是非得给我一把刀,我可能就会处于劣势了。”

    说到这,肖遥顿了顿:“你知道最强的武器是什么吗?”

    南天远已经将手放在了刀柄上——如果肖遥敢说“没错,就是补丁!”他肯定会抽刀扑上去的。

    肖遥晃了晃自己的手腕:“最强的武器,就是手,我可以控制我的手,比如我想让它竖起几根手指头,就会竖起几根手头,它们和我血脉相连,我能控制自如,你的刀不能。”

    听了肖遥的话,南天远眉头皱着,他开始思索这个问题了,他觉得肖遥说的很有道理,那既然觉得肖遥有道理,自己为什么还要用刀呢?还要从小开始就学习用刀呢?这难道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吗?

    接着,他就回过神,身后冒出了一身冷汗。

    他走神了。

    虽然从开始到现在,不管是肖遥还是他,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时刻警惕着对方的样子,但是在他们的心里,却始终绷紧了神经。

    刚才他走神了,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不敢是对他还是对肖遥,这几秒钟都足够他们做很多事情了。

    “多谢了。”南天远再次向肖遥道谢,谢谢对方没有出手,他和肖遥交过手,他知道肖遥的实力不简单,他不可能察觉不到自己刚才的情况,没有出手,这就是君子行径。

    肖遥也明白南天远为什么要向自己道歉,只是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微笑,并没有说话。

    南天远抽出刀,将刀鞘扔到了一边。

    “开始。”南天远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接着,南天远就握着刀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他的速度很慢,一步一个脚印,然而,劲风却很足。

    风变成了一把把利刃,似乎能割破肖遥的脸颊。

    肖遥显得有些小心了,毕竟他是靠脸吃饭的。

    他往后小小挪了一步。

    在南天远朝着肖遥本来的过程中,他耍了几个刀花,那把刀不停的变化着,甚至还左右手互换。

    肖遥的眼珠子动也没动,如果他的视线真的被那把刀吸引过去,那他就已经输了。

    能伤害到他的不是刀,是用刀的人,肖遥的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朝着他跑来的南天远身上。

    南天远到了肖遥的跟前,近在咫尺,好像南天远只要扬起手腕,手中的刀就会砍在肖遥的身上。

    肖遥不退不让,他盯着南天远,脸上找不到半点惊慌的神色。

    忽然,他伸出手,掐住了南天远的手腕。他的速度很快,如果慢一分,就会正好顶在刀刃上。

    避开了刀花,抓住了手腕,这样的速度和对时机的把握,让南天远觉得自己先前还是小看了这个男人,他当然不会想到,此时的肖遥和先前已经是两种不同的境界了。

    南天远收起了眼神中的惊讶,然后往前冲了一步,这一步,也让肖遥往后退了一步。

    “嗖!”手中的刀,好像真的已经被南天远赋予了生命,以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朝着肖遥的手腕切了过来。

    肖遥脸色一变,伸出手拍在了南天远的肩膀上,将南天远拍飞了出去,而他自己也借着这一掌往后跃了几步,这才到了一个相对于安全的距离。

    “我还是小看你了。”南天远深吸了口气,“你是个高手。”

    “不是你小看了我,是你高看了自己,你凭什么就以为,你一定能碾压我呢?”肖遥笑着问道。

    他知道南天远没有全力以赴,他同样如此,这只是一个热身而已。

    “哈哈!那就痛痛快快打一场!”南天远大笑了一声,手中的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刀影在肖遥的眼中闪过,等刀影褪去的时候,南天远已经冲到了肖遥的跟前。

    一刀对着肖遥的脑袋劈了下来,形成泰山压顶之势,肖遥迅速蹲下身,同时脚在地上横扫一圈。

    南天远警觉的跳了起来,踩在了肖遥的肩膀上,然后凌空而起,并且在空中翻转身子,手中的刀也随着他的身体转了一圈,然后换了个方向,再次朝着肖遥劈了过来。

    肖遥看着眼前的刀锋,心中感叹这南天远的不一般,现在他说,最强的武器就是自己的拳头,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也应该改变自己的看法了。

    这把刀,似乎早就已经和南天远融合在了一起,有血有肉,血脉相连,变成了他的第三只手,变成了他的第三条腿——这么说会不会不太好?

    怪不得南天远会带着刀,先前肖遥和南天远交手的时候,就觉得对方的实力不简单了,现在看来,带着刀的南天远,实力还要在增强几分,如果不是因为肖遥已经突破,并且已经有了元力,现在的他,可能真的不是南天远的对手了。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不会用刀的人,拿了刀那刀就变成了一种累赘,甚至还会伤害到自己。

    会用刀的人,比如南天远,握住了刀,就多了一只手了,这才是真正的可怕!

    忽然,南天远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他的刀劈了个空,砍在了地上,溅起了一片尘土。

    他在寻找着肖遥的身影。

    就这么消失了?南天远想着,难道这个家伙穿越了吗?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