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章 大夏真兴
    第两百六十章大夏真兴

    肖遥用十八万的价格拿下了别人一万都不想买的铜钱剑,这惹来了不少人的嘲笑。..

    “你说,这姓肖的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花十八万块,就买这东西?你说他到底花的是自己钱,还是李潇潇的钱啊?”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小声说道。

    “切,谁知道呢?我估计啊,肯定是李潇潇的钱,这小子有什么本事啊,不过话说回来,这能靠脸吃饭,也是一种本事啊!”一些富二代已经将肖遥定义成了靠脸吃饭的小白脸,如果让肖遥知道了他们之间的谈话,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交了钱,将铜钱剑拿到手之后,肖遥回到了先前的位置上。

    李潇潇看了眼肖遥,好奇问道:“这把铜钱剑,有什么特别的吗?”

    肖遥看了眼李潇潇,笑了笑:“我也只是碰碰运气,等一下。”

    说着,肖遥就将穿在铜钱剑上面的红绳解开了,红绳是新的,这也很正常,原本的红绳可能八百年前就变成空气了。

    肖遥并没有理会别的铜钱,顺着顺序,拿起了第二枚,然后运起体内劲气,将上面的铜锈先是清理了一下,这样的手法也是非常玄妙的,肖遥也在暗地里做的,即便是李潇潇也没有看清楚。

    “还真是啊。”看清楚铜钱上面的字之后,肖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什么啊?”李潇潇探过脑袋问道。

    “大夏真兴。”肖遥笑着说。

    “啊?”李潇潇没明白过来,不明所以。

    倒是边上的夏意星直接惊呼了出来:“什么?你说这是大夏真兴!?”

    “是了,你看看上面的字就知道了。”肖遥说,“这也不是假的。”

    夏意星先前那一嗓子,已经惊起了不少人,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但是一些识货的,对铜钱有研究的,就都已经站了起来,朝着这边望着。

    甚至还有几个老者,直接站起身,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肖遥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惹了麻烦,瞪了夏意星一眼,夏意星吐了吐舌头,也有些尴尬,不过还是问道:“这个真的是大夏真兴啊?”

    “恩。”肖遥点头。

    “可是,这大字下面好像有一点,是个太字?”夏意星问道。

    “那就对了!从隶韵,‘大’字从‘太’,如果这上面写的真是大夏真兴,那就是假的不能再假了。”一个老头乐呵呵说道,“小伙子,能把你的铜钱给我看看吗?”

    “可以。”肖遥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而且,他也不相信对方能从自己的手中抢过铜钱然后一走了之。

    老头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小心翼翼接过铜钱,冲着肖遥尴尬一笑:“不好意思,没有手套。”

    “无碍。”肖遥轻笑。他觉得这个老头还是很有礼貌的,而且,看对方的从手姿势,似乎也是个专家。

    老头接过铜钱之后,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放大镜,仔细看着。

    “孙老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你赶紧看,然后给我看看!”另外一个老头不满道。

    “催什么催?这不得慢慢看吗?”孙老头没好气道。

    “是啊,江村,你急什么啊,即便孙老爷子看过了,那也是我啊,我先来的!”第三个老头插嘴道……

    拍卖会似乎有了个小混乱,雅菲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冲着台下的钱百万望了过去,钱百万冲着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惊慌,然后自己也迈开脚步朝着肖遥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那几个老头看铜钱的时候,李潇潇也忍不住问道:“肖遥,那大夏真兴,是什么意思啊?”

    “铜钱中的一种,五十珍之一,大夏是国号,而真兴是年号,历史上,国号和年号合在一起的,这还是首例呢,大夏是十六国时期的,这种铜钱非常罕见。当然了,这也都是我的一个爷爷和我说的,他比较喜欢研究这些。”肖遥笑着说道。

    边上的夏意星补充道:“在前些年,京都一家拍卖公司曾经以一百六十五万的高价成交过。”

    听到这句话,李潇潇顿时瞪大了眼睛,一百六十多万?可是刚才肖遥是花了十八万买过来的啊!

    夏意星并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嗓音,她的话,也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那些先前还在嘲笑肖遥脑子缺根弦的人,这个时候都傻眼了,他们有些不敢相信,这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这个家伙就赚了一百多万?这算是捡漏啊!

    这里专家这么多,怎么就被这小子捡漏了呢?

    很多人都没办法理解了。可是实际上,这也不是那么难以解释,大家的关注点不一样而已,很多人第一眼就认为,这个铜钱剑毫无价值,但是,肖遥的关注点压根就不在铜钱剑的剑字上,而是在铜钱上,先前看高清图片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个太字,这让他有些惊喜,也是碰碰运气,没想到,他还真的撞对了。

    不少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心里都恶意的想着,肖遥这枚铜钱肯定是假的!

    “是真的!”许久,孙老头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说道。

    这句话,也将那些人原本的希望击碎了。

    莫成飞和秦天涯的脸上都没什么高兴地表情,他们都在想,这一次的风头似乎又被肖遥给出了,一百多万,这压根就不算什么,但是,这却是一种学识的彰显,为什么就肖遥识货,他们都不识货呢?

    肖遥其实也挺享受这种喜悦的,不要说一百多万了,就是一千多万,肖遥也不会太看在眼里,当初从秦天涯那里弄来五个亿的时候,肖遥的眼皮子也没眨过。

    只是,这种捡漏的喜悦,还是会让人有一种满足感的。一些家里很有钱的收藏家,哪怕只捡到了几千块钱的小漏,都会感到激动不已,毕竟现在造假的那么多,再加上识货的人也很多,想要捡漏,实在是太难了。

    “小伙子,这枚铜钱我要了,两百万!”孙老头咬着牙说道。

    这句话,再一次在拍卖会掀起了波澜。

    “孙老头,你这有些过了啊!人家也没准备卖啊!”江村立刻不满了。

    “哼,我管呢,反正我先把话撂在这!”孙老头撇了撇嘴说道。

    “那我就两百一十万!”江村不满道。或许这已经超出了大夏真兴的价值,但是,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更想要收藏,而且,如果稍加运营炒作的话,或者在等几年,别说是两百万了,五百万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这要看卖的人是谁而已。

    拍卖会里所有人此时都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小子的运气这么好呢?

    “两百一十万?哼,你是欺负我孙老头没你有钱吗?我买下来就没打算卖的,两百五十万!”孙老头说道。

    “你这是和我咬上了是不是?”江村怒了。

    “没这意思啊,我只是觉得,这东西挺好的。”孙老头说道。

    “呵呵,成啊,三百万!孙老头,你继续加价,只要你敢加价,我就不要了!”江村冷声说道。

    孙老头也没想到江村竟然还敢加,这让他有些骑虎难下了,要说经济实力,他是比不上江村的,谁让人家有个好儿子呢?他不一样啊,他以前是个大学教授,研究考古,现在是个鉴宝专家,虽然帮别人长眼赚了不少钱,可是零零散散加一起,也就五百来万而已。

    “江村,你欺人太甚!”孙老头怒道。

    “我就这样,你加价啊!”江村洋洋得意说道。

    孙老头深吸了口气,看了眼那枚铜钱,最后只能收回自己的目光。

    “哈哈,斗不过我了?”江村很是得意,他和孙老头经常因为一些东西争的头破血流,这再次获得胜利,他还是很高兴的,虽然这一下子要花三百万不是很值得,但是,这都不叫事,毕竟这还是很有收藏价值的。

    “小伙子,我这就给你开支票啊。”江村说着,已经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支票本。

    “我没打算卖。”肖遥淡淡说道。

    “什么?”江村显然一惊,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我没打算卖。”肖遥说道。

    “小伙子,你该不会是想要价?”江村冷声说道,“你这枚大夏真兴,确实很珍贵,可是,这三百万已经是天价了,没有人愿意再花更多的钱了。”

    “哦。”肖遥笑了笑,“知道了。”

    “你真不打算卖?”江村咬着牙说道。

    “恩。”肖遥说道,“我这是要送人的,我一个爷爷已经收集齐了剩下的四十九珍,就差这最后一个了,我想送给他。”

    肖遥的话,让江村和孙老头几个人的表情都瞬间凝固了。

    “五十珍……要收集齐了?”孙老头颤抖着声音问道,他差点都要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了。

    肖遥点了点头:“孙老爷子,抱歉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喜欢,我倒是不介意卖给你们的。”

    “小伙子,这是你的名片!如果有时间的话,你一定要带我去看看你那位爷爷,五十珍啊!我这辈子要是能看齐全了,也算没白活了!”孙老头激动地热泪盈眶,赶紧将自己的名片塞给了肖遥,而且,他们心里也都很清楚,如果这五十珍宝放在一起卖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天价!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