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六章 天命一号
    第两百五十六章天命一号

    安顿刘纯和刘母,并不是什么难事,等解决好了一切之后,刘纯和刘母的生活也算是暂时稳定了下来。..

    至于刘伟,肖遥也没多去打听,虽然刘伟是刘纯的亲生父亲,也是和刘母走了半辈子的人,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做了,那很多关系就都会破裂,覆水难收,当刘伟决心迈出那一步的时候,想要把脚收回来,那就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方海宋逸霖那边,两个人也都没什么意见,并且他们一致认为,肖遥这是变着花样的妞,肖遥简直被他们气惨了,但是这种事情,也就是越描越乱,每当肖遥想要解释,方海就贱贱的摆手,然后说:“肖哥,什么都别说,什么都不要说!兄弟我懂,我都懂!”

    然后宋逸霖也在旁边非常配合的点头,表示附和方海的话。

    肖遥真恨不得把他们都给揍一顿!

    另一边,京都,一幢豪华别墅里。

    一个老人,杵着一个黑色的拐杖,坐在沙发上,在茶几上,摆放着一套上好差距,边上,摆放着一个铜质香炉,青烟袅袅,平心静气,在这样的情况下,沏一杯茶,仔细品味,确实是一番享受。

    秦叨扰,这是一个举手投足可定天下的男人。

    他的笑容看上去非常温和,就像一个和蔼的老人,亲切,温润,他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眼神中都有着一份怜爱,似乎这是他比较疼爱的晚辈。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坐着,喝茶,似乎不会有任何的压力,可是,坐在他面前的中年男人,却小心谨慎,表情不是很自然。

    不了解秦叨扰的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和蔼的人,但是真正了解秦叨扰的人,才会明白这是一个眼神中都会流露出刀光剑影的老人,他现在站在华夏金字塔的顶端,但是,他的阶梯却是用无数人的寒骨堆砌起来的。

    “辞穹,放轻松一些。”秦叨扰笑着说,“你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面对我,也会有压力吗?”

    楚辞穹笑了笑,端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做出一副回味无穷的表情。

    “秦伯伯说笑了,在我看来,您就是我的父亲,面对父亲,觉得有些威严,那也是非常正常的。”楚辞穹给了一个非常好的解释。

    “这说的倒也不错。”秦叨扰点了点头,看样子似乎对楚辞穹给出的解释非常满意。

    他指了指茶几上的茶,笑着说:“辞穹,你知道这是什么茶吗?”

    “雨前极品龙井,天山不过二两。”楚辞穹说道,“我家老爷子想要弄一些,但是,没有那条路子,没想到,秦伯伯竟然能有这样的极品,哈哈,这要是被我家老爷子知道肯定会臭骂我一顿,他有什么好茶都不会给我喝的,因为他觉得,再好的茶给我喝了,那都是浪费,都是一种奢侈,他说我喝茶就是牛饮,放下茶杯忽然不觉,根本难以清楚明白其中滋味。”

    “茶的滋味,就是苦涩,就是苦涩之后的一阵清香。”秦叨扰说,“会喝茶的人,喝的是清香,不会喝茶的人,喝的便是苦涩。”

    楚辞穹反复念叨着这几句话,没有答复。

    “辞穹,你累吗?”秦叨扰忽然转移了个话题,楚辞穹差点没跟上对方的节奏。

    “秦伯伯,我不太明白。”楚辞穹苦笑。

    “我觉得你很累啊,你为了我们家小柔,这么多年了,没结婚,没有子嗣,难道你就不累吗?”秦叨扰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我们家小柔和你还是有婚约的,结果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这也是我教女无方啊,所以,辞穹,在我的心里,对你始终都保持着一份歉意,我觉得我有愧,我对不起你。”

    楚辞穹闻言大变,赶紧摆手摇头,并且直接站起了身体。

    “秦伯伯,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坐不住了,这儿女情长,即便您是小柔的父亲,也是难以左右的,毕竟她的心里怎么想的,我们都没办法控制,所以,即便我和小柔没有走进婚姻的殿堂,这也和您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您为我们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如果真的要责怪,那也只能怪我自己,是我自己没本事,抓不住她的心。”

    秦叨扰摆了摆手,让楚辞穹先坐下。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最起码,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放弃过,不是吗?”秦叨扰笑着说。

    确实,楚辞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楚辞穹是谁?楚家一言九鼎的人,即便是他的父亲,楚老爷子,现在也退位了,所以,楚辞穹就是楚家的家主,他手中紧握着楚家的力量,楚家的命脉,他在华夏,就等于占据了一小部分的江山,商场里,可能知道楚辞穹的人不多,但是最有名的那个楚孝,也得听从楚辞穹的指挥。

    楚辞穹让楚孝跪下,他就不敢站着。

    而且,楚辞穹虽然到了中年,但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风度翩翩,身材挺拔,这样的男人,绝对能吸引很多女人贵妇或者是名媛。

    可是,这么多年了,也没人看到过楚辞穹的身边站过一个女人,这还不能表明楚辞穹的决心吗?

    楚辞穹没放弃,他也舍不得放弃,他常对别人说,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现在更没有理由放弃,在最美好的年华坚持,又怎么舍得在沧桑的年纪忘记呢?

    他依然坚持着,希望自己能打动那个女人。

    “辞穹,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告诉我。”秦叨扰笑着说。

    “是,秦伯伯您放心,就像我说的那样,您在我的心里就是父亲般的存在,如果我有什么需要您帮助的,肯定会开口的。”楚辞穹笑着说。

    “是啊!对了,辞穹,你能帮我找个人吗?”秦叨扰话锋突转。

    “恩?”楚辞穹眉头一皱,微微皱眉,有点搞不清楚秦叨扰的意思了。

    秦叨扰的秦家,在能量上绝对不亚于楚家,还有什么人是秦叨扰找不到的?

    这才是楚辞穹疑惑的主要原因。

    秦叨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只是一个侧脸,看上去还有些模糊,似乎是偷拍的。

    “这个年轻人,我想找到他。”秦叨扰笑着说。

    如果肖遥在场的话,一定会吓一跳,尽管只是一个侧脸,但是他也能看出来,这张照片上面的人就是自己。

    “这是?”楚辞穹有些好奇问道。

    “我的外孙,小柔的孩子。”秦叨扰叹了口气,“我想,这就是小柔现在最大的牵挂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你也不会这么累了。”

    楚辞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寒芒,他盯着照片上的那个年轻男人,嘴角狠狠抽动着。

    “辞穹,刚才你也说了,我就等同于是你的父亲,现在我提出这么一个小要求,你应该不会拒绝?”秦叨扰笑着说道。

    楚辞穹伸出手,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照片,然后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秦伯伯,我不明白。”楚辞穹说。

    “不,你明白,你比谁都要明白,只是有的时候,你喜欢装不明白而已。”秦叨扰瞳孔骤然收缩,眼神中闪烁着精光,他盯着楚辞穹,目光如炬,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刃。

    楚辞穹强笑了笑。

    “秦伯伯,那我先走了。”楚辞穹说道。

    “好。”秦叨扰点头。

    楚辞穹说走便走了。

    等楚辞穹走了之后,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小老头走到了秦叨扰跟前,他的年纪应该在六十来岁左右。看上去精神抖擞,太阳穴高高鼓起,手上也都是老茧子,这样的人一看就是个练家子的。

    “老爷,我不明白,你那么多照片,为什么不把最清楚的那张给楚辞穹,而是给了一张模糊的侧脸照片呢?”小老头走到了秦叨扰的跟前好奇问道。

    秦叨扰看了眼小老头,笑了笑:“反正,不管我给哪一张,他都能找到,而且,这样一来,他还需要再派人去海天市,查一查那个小子,知彼知己,方能百战百胜,等他真的了解了那个小子,他的胜算也就大了一点。”

    小老头哭笑不得:“这还需要知彼知己?难道,楚辞穹还能玩不过那小子?”

    “一切都是未知数。”秦叨扰沉声说道。

    小老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多了,犯了忌讳,赶紧闭口不言,只是脸上的笑容看着依然平淡。

    二楼,拐角,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将所有对话尽收耳底。

    她深吸了口气,转过身,走进了一间屋子里。

    “爸爸,你真的要这么做?你知道这么做会给小柔带来多大的伤害吗?”女人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书桌上的一张照片,而照片上,则是她和自己妹妹的合影。

    许久,她深吸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掏出了一部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一个没有任何感**彩的声音传来。

    “天命一号,随时待命。”

    “去海天,保护一个叫肖遥的人。”女人声音同样冰冷,语气中透露出一股凛然杀气!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