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六章 刘纯借钱
    第两百四十六章刘纯借钱

    蒋天路看到寒冰瓶,眼神中就闪过了一道贪婪之色。..

    “这个寒冰铁,也是好东西啊。”蒋天路说道。

    “你只有一片炎龙鳞,这是先前就说好了的。”肖遥说道。

    “放心,我还记得呢。”蒋天路说道,“虽然炎龙鳞非常珍贵,但是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诱惑力,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炎龙鳞变成了我必须要的东西,我也不会费这么大的事情。”

    说到这,他顿了顿,道:“你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的话,恐怕你也拿不到炎龙鳞。”

    肖遥冷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觉得我就不会下毒了吗?”

    “你会下毒,既然你医术这么高明,那么对于毒药的理解肯定也很深,但是,你能对秦天涯下手吗?你是一个中医,你不是一个刽子手,下毒这样的事情你肯定做不出来?”蒋天路说道,“没办法,谁让你非得把自己定义成一个好人呢?所以这样的事情就只有我来做了,最起码这样你就不会有心理压力了。”

    肖遥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但是肖遥,你仔细想一想,你和我合作,和你自己下毒有什么区别呢?之所以让我下蛊,是因为这样一来,你就不会有心理压力了,你会依然觉得你自己是个好人,但是你凭什么这么认为啊,你和我合作,这不是间接性的下毒吗?嘿,其实啊你这也就是自己骗自己而已。”

    肖遥冷声说道:“如果你不需要炎龙鳞了,和我说一声,我现在就能走了。”

    “行行行,既然你不愿意听,那我就闭嘴。”蒋天路耸了耸肩膀。

    “你想用什么东西装炎龙鳞?”肖遥问道,“反正,这个瓶子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哈哈,放心,我自有准备。”说着,蒋天路就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木制匣子。

    “冰蝉木?”肖遥眼前一亮,惊叹道。

    蒋天路探起脑袋看了眼肖遥,道:“没想到,你还是个识货的人啊!”

    “废话。”肖遥嗤之以鼻,“你以为什么人都像你吗?”

    蒋天路也没理肖遥,他伸出手打开了寒冰瓶,然后又打开了木匣子,将龙鳞片倒在了木匣子里,只是倒了一片,这过程当中他并没有用手去接触炎龙鳞。

    “呵呵,看来你的好东西也很多啊。”肖遥说道,“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给你下毒,然后让你来求我。”

    蒋天路笑了笑:“对我下毒你是不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啊?”

    “是。”肖遥点头。

    “那我就没办法理解了,我是你的敌人,这一点我承认,但是难道秦天涯就不是你的敌人了?你可以对我下毒,那为什么就不能对他下毒呢?”蒋天路将木匣子装回了口袋里说道。

    “因为你比他坏。”肖遥说道。

    “哈哈,这也算是理由吗?”蒋天路大笑。

    “为什么不是呢?”肖遥说道,“如果是对付你这样的人,那我自然可以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了,我有个爷爷,他经常告诉我一句话,想要对付坏人,那就得比他更坏,如果还是非得说什么江湖道义,那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自己。”

    “恩……”蒋天路点了点头,“下次介绍你那个爷爷给我认识,我相信我和他一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最起码他比你懂得变通。”

    肖遥笑道:“我劝你最好打消这样的想法,如果你真的和他认识了,你会被他坑的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这个厉害?那我能拜师吗?”蒋天路问道。

    肖遥拿起寒冰瓶,站起身转身离开了茶楼。

    这一过程当中,蒋天路并没有再挽留什么,反正他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

    离开茶楼之后,肖遥就开着车,回到了李家别墅,将寒冰瓶找了个妥善的地方放好,免得到时候李家人误入了自己的房间,不小心取出了炎龙鳞,那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即便是蒋天路也不敢用手去接触炎龙鳞,可见这东西有多么的危险了。

    等放好了炎龙鳞之后,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之后,肖遥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立刻接通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了耳边,问道:“刘纯?怎么了?”

    “是我,肖遥,你能借我点钱吗?”刘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我需要十万块钱。”

    “十万?”肖遥想了想,说道,“可以,我直接打你卡上还是现在给你送过去呢?额,算了,我还是直接送过去!你现在在哪?”虽然打在卡里比较方面,但是肖遥现在更想到刘纯的面前,刘纯的性格,肖遥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如果不是遇到了太大的麻烦,绝对不会和他张口。

    所以,现在肖遥很好奇,刘纯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先是辞职,接着又要借钱。

    “我……我现在在车站。”刘纯说道,“等下我就要回老家了。”

    “好,那你在车站等着我,我马上就到。”肖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立刻下了口,开着路虎车朝着车站的方向赶去,脸上他听了下车,取了二十万的现金,装在了袋子里。

    到了车站之后,肖遥打了刘纯的电话,最后在候车厅看到了刘纯。

    在看到刘纯,肖遥有些惊讶。

    刘纯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眼白部位布满了血丝,看上去似乎气血都有些不足,这就是没休息好。

    “你昨天晚上没睡吗?”肖遥问道。

    “恩……”刘纯点了点头。

    肖遥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递给了刘纯,说道:“这里面有二十万,你先拿着。”

    “十万就够了。”刘纯说道,“我现在不需要那么多的。”

    “那万一不够呢?”肖遥说道,“所以啊,还是多拿点的好。”

    “恩……”刘纯也觉得肖遥说的很有道理,所以也就没再推辞,最后感激地看着肖遥,“肖遥,谢谢你!”

    “没什么好谢得,我们都是朋友嘛!你这是要回老家?”

    刘纯点了点头,长舒了口气,坐了下来,说道:“我要回家了,不过,这笔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其实说这番话的时候刘纯的心里还是有些虚的,哪怕她拼命工作,以现在的条件想要赚到十万块钱,最起码也得要个几年的时间。

    “我不着急,刘纯,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不能跟我说说吗?”肖遥说道,“哪怕我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最起码,我能给你出出主意啊!”

    刘纯有些犹豫了。

    她并不想告诉肖遥,因为她知道,现在如果自己告诉了肖遥,那就等于是找肖遥帮忙了,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真的好累,好委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而唯一能倾诉的,似乎也就是坐在她身边的肖遥了。

    “你说,我们是朋友,我也觉得我们是朋友,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你遇到了麻烦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你换个位置思考一下,如果我遇到了什么麻烦,你希望我瞒着你吗?”肖遥继续说道。

    “当然不希望……但是我已经麻烦你太多次了。”刘纯苦笑,她觉得,自从自己认识了肖遥之后,似乎真的给对方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这有什么呢?再说了,你也没麻烦我多少次啊。”肖遥笑道,“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才会不高兴呢。”

    刘纯露出了一丝微笑。

    “肖遥,谢谢你。”刘纯说道,“有你真好。”

    肖遥尴尬咳嗽了一声,他怎么听都觉得刘纯这好像是在吐露心扉呢。

    “我之所以找你借钱,也就是为了还别人钱,我的父亲一直都在家,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沾上了赌博,现在欠了人家赌场有十万块钱,我现在必须把钱给还了,否则的话,他们会一直骚扰我们家的,在这么下去的话,恐怕我父母都会被逼疯。”刘纯红着眼睛说道。

    肖遥稍微有些惊讶,不过也恍然大悟了,怪不得现在刘纯会觉得压力这么大呢。

    “没有报警吗?”肖遥问道。

    “为什么报警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人家又没有做错什么。”刘纯说道,“人家没有打我的父亲,我们凭什么报警?再说了,那些人就是我们那里的地头蛇,即便我们报了警,恐怕警察也不会管我们的。”

    肖遥叹气。

    “刘纯,这十万块钱还了,就真的没事了吗?”肖遥问道。

    刘纯一愣,问道:“应该是,不然呢?”

    肖遥苦笑,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站起身,也将刘纯拉了起来。

    “走。”肖遥说道。

    “去哪?”刘纯一愣。

    “送你回去。”肖遥笑着,就已经拉着刘纯走出了候车厅。

    “你们家住在哪啊?”肖遥问道。

    “啊?”一直走出了候车厅,刘纯都没明白肖遥的意思。

    “啊什么啊,我就是问你们家住在哪。”肖遥回过头看了眼刘纯,好笑道。

    “秦阳县。”刘纯说道。

    “好,那我就开车送你回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肖遥说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