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五章 开始分赃
    第两百四十五章开始分赃

    等肖遥说搞定了,秦天涯这才反应了过来。

    “肖先生,我没事了?”他赶紧问道,至于从他身体里挤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他现在很好奇,但是,他能不能活着,才是头等大事,重中之重。

    “如果你还有事,那我忙活了半天忙活什么呢?”肖遥没好气道。

    秦天涯并没有因为肖遥的态度不好而生气,反而感激涕零,有本事的人,都得有点脾气不是?

    “肖先生说的是,是我犯浑了。”于是,这个时候秦天涯就立刻开始道歉了,生怕得罪了肖遥,虽然说现在他的病已经治好了,但是谁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呢?所以,如果他现在得罪肖遥,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开眼了。

    “行了,你这解决的也差不多了,等会我再给你开一副补气补血的药,好好休养个两三天的,应该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肖遥站起身,说道,“既然现在没事了,那我也就告辞了。”

    “恩?肖先生这就要走吗?”秦天涯说道。

    “我不走,难不成你还要留我在这吃饭?要是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打电话给我。”肖遥说完,就已经走到了门口,并且拉开房门走了下去,之所以这么着急离开,也主要是因为他现在体内内劲消耗的有些厉害,必须回家好好休息,否则的话,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或者这个时候有什么人想要来找他的麻烦,那可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出了屋子,莫成飞正在来回踱步,很是紧张,甚至脸上都有汗珠,脸色有些苍白,之所以会脸色苍白,其主要原因就是先前秦天涯的惨叫声实在是太渗人了,他的心理状态虽说还算不错,但是那样的惨叫声,估计也能让他记住一辈子。

    “肖先生,您出来了?”莫成飞看到肖遥赶紧迎了上去。

    “里面呢。”肖遥说道。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呢?”莫成飞问道。

    “他如果不是没事了,我会出来吗?”肖遥看着莫成飞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为什么现在这些人都总是喜欢问一些没用的废话呢?

    听到肖遥的话,莫成飞眼睛里也闪过了一道亮光,道:“你是说,秦大少是真的没事了?”

    “恩,我这就先走了。”肖遥说道,“等会你去济世堂,抓一些药。”说着,肖遥就取出了纸和笔,写了一个药方,“至于该怎么熬药,这个不需要我教?”

    “那个……肖先生,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熬药。”莫成飞有些尴尬道,他觉得中医就是比西医麻烦,像西医,那里还需要什么自己熬药啊,直接挂水打针或者是吃药,不就好了吗?

    肖遥懒得和莫成飞墨迹,直接丢下了一句“自己百度”便转身离开了。

    出了别墅,开着车,肖遥立刻回到了李家,这刚进家门,电话就响起了。

    “肖先生,不知道现在那个秦天涯怎么样了?”这是蒋天路的声音,肖遥还是听得出来的。

    “哼,怎么了,怕我不给你炎龙鳞了?”肖遥嘲讽道。

    “哈哈,我倒是没这个意思,就是过问一下。”蒋天路说道。

    他要是真没这个意思,那才是真的出鬼了,肖遥心里想着。

    “行了,明天我找你,为了一直秦天涯,我浪费了体内不要内劲,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放心,虽然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既然我答应了你,那就绝对不会黑了你的。”肖遥不耐烦说道。

    “肖先生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那就这样,肖先生,你休息。”说完,蒋天路就挂断了电话。

    肖遥上了楼,进了自己的屋子,然后倒头就睡,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差不多睡了十几个小时,不过这一觉,也算是让他的劲气恢复了一些。

    下了楼,又是刚好吃早饭的时间。

    “肖遥,你昨天怎么了啊?”李潇潇看了眼肖遥,赶紧站起身,走到了跟前,关心道,“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睡觉了,一直到现在才醒吗?”

    肖遥看了眼李潇潇,对方眼神中那浓浓的关心,让肖遥心中一热,安慰道:“放心,我没什么事情的,昨天就是救了一个人,有些累了。”

    “救人?”李潇潇这才恍然大悟,又有些好奇,等肖遥坐下了之后才问道,“救的是谁啊?”

    “秦天涯。”肖遥给自己盛了一碗粥之后回答道。

    “秦天涯?”李潇潇有些不可置信,“你和他之间关系似乎不是很好?”

    “确实不是很好,但是这也没办法啊,人家得了病,我总不能袖手旁观?”肖遥说道,他并没有把真实原因告诉李潇潇,这样不是有损自己高大的形象吗?主要也是担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最好还是烂在自己心里的好,而且,他相信在蒋天路的心里,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这件事情如果被秦天涯知道了,肯定会造成一定的麻烦,虽然不管是蒋天路还是肖遥,都不会畏惧什么秦家,但是麻烦终究还是麻烦,既然炎龙鳞都已经到手了,他又何必再节外生枝呢?

    李潇潇看着肖遥的眼神有些古怪:“真的只是这样?我怎么就有些不相信呢。”

    肖遥讪笑。

    “行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问了。”李潇潇翻了翻白眼。

    “其实,我也稍微收了一些诊金。”肖遥说道。

    “哦?多少啊。”李潇潇问道。

    “不多,五个亿。”肖遥说道。

    “五个亿?”李潇潇差点没喷出来,她直接站起身,脸上写满了诧异,这可是五个亿啊!虽然李氏集团也很有钱,但是要想让她直接拿出五个亿,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让李氏集团宣布破产。

    “是啊,不过我在想,我是不是要的太少了,毕竟秦家那么有钱,哎,可惜了。”肖遥捶胸顿足啊,他觉得自己昨天要是开口要十个亿,估计秦天涯也得给啊。

    李潇潇简直哭笑不得了:“肖遥,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的胆子这么大呢?五个亿啊,你还真开得了口。”

    “这有什么开不了口的。”肖遥说道,“我想活着,就得有吃的,想要有吃的,就得有钱啊,再说了,我也不能一直都住在你们家啊。”

    听肖遥这么一说,李潇潇就有些不高兴了:“永远住在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额……”肖遥也看出了李潇潇的不高兴,大脑飞速运转着,最后解释道,“确实不可能永远住在这啊!难道你还想等自己结了婚,还得和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住在一起吗?”

    李潇潇听了肖遥的话脸色一红,翻着白眼,颇有些羞涩:“哼,我又不嫁给你……”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她那如花儿盛开的笑容,已经出卖了她的本心。

    刚吃完饭,肖遥的手机就再次响起来了。电话还是蒋天路打来的。

    “呵呵,你还真是着急啊,怎么了,你就那么担心我跑了?”肖遥说道。

    电话里,蒋天路也笑了笑:“肖遥,说句心里话,如果现在炎龙鳞在我这,你能坐得住吗?”

    肖遥被蒋天路说的哑口无言了,确实,虽然他们两个人合作了一把,但是现在合作都已经结束了,两个人依然处于对立面,如果现在他是蒋天路,最后胜利的成果完全掌握在对方的手中,恐怕他也很难继续那么沉稳。

    “行了,说个地方,等会我就把东西送过去。”肖遥说道。

    “江南茶楼,我在那里等你。”蒋天路说。

    肖遥没回答,挂了电话。

    “电话是谁打的啊?”边上的李潇潇好奇问道。

    “一个敌人。”肖遥笑着说。

    “敌人?”李潇潇一愣。

    “恩,潇潇,你赶紧去上班,我等会要出去一趟。”肖遥说道。

    “哦哦,好!”李潇潇点了点头。

    从李家别墅出来之后,肖遥就先去了济世堂,取走了炎龙鳞,随即才开着车朝着那个什么江南茶楼赶去。

    又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肖遥才到了江南茶楼,推开门进去之后,他扫了一眼,在茶楼里,似乎并没有客人。

    “请问,您是肖先生吗?”一个穿着制服的服务员走到了肖遥跟前脸上带着职业化的微笑,看她的年纪大概也就在二十来岁。

    “恩?是我。”肖遥点头。

    “请跟我来。”服务员在前面带着路,肖遥跟在后面,最后走到了一个靠墙角的位置。

    蒋天路看到肖遥,就站起身了。

    “我已经等了有一个小时了。”蒋天路笑着说道。

    肖遥四周望了望,问道:“这个茶楼,生意这么差?虽然现在是上午,但是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

    “我是这里的老板,我不希望这里有人,这里当然就没有客人了。”蒋天路坐下来说道,“我喜欢安静,喝茶嘛!就必须安静一点,吵吵闹闹的,有什么意思呢?这也是我开这个茶楼的主要原因了。”

    “切,装.逼。”肖遥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也是这么说的。

    蒋天路并没有任何不快,而是静静看着肖遥。

    肖遥也知道对方的意思,将手中的寒冰瓶放在了桌子上。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