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四章 治病成功
    第两百四十四章治病成功

    秦天涯对莫成飞说道:“成飞,赶紧的,把钱全部打到肖先生的卡里。的小说”

    肖遥摆了摆手:“别,等我治好了你的。”

    秦天涯看了眼肖遥,笑了笑说道:“放心,肖先生,我们都很相信你的。”

    肖遥点了点头,看了眼秦天涯,说道:“看得出来,你还是对我有些不放心?如果我拒绝了,恐怕你对我就更加没信心了,算了,那就现在就打上。”说完,他就拿出纸笔写了一串卡号递给了莫成飞,莫成飞立刻开始手机转账了,没多久,肖遥就收到了短信,这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肖先生,接下来,就麻烦你了。”秦天涯说道。

    肖遥嗯了一声,随即,问道:“你这里有高压锅吗?”

    “啊?有。”虽然秦天涯不知道肖遥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个,但还是赶紧点了点头,“在二楼的厨房里。”

    “好,我现在要去熬药,这颗药丸,你先吃了。”说完,肖遥就拎着药材走了出去。

    等肖遥走了之后,莫成飞才端着一杯水,伺候着秦天涯将药丸服了下去。

    “秦少,您觉得怎么样?”莫成飞说道。

    “恩?”秦天涯再次感觉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又是一脸的激动,“别说,这药丸吃下去之后,浑身都有着说不出的凉爽啊!甚至我觉得我的口腔都是一阵冰凉的。”

    莫成飞也同样是一脸的惊讶:“真的是这样?看来,这确实非常的神奇啊!”

    要是个稍微懂点中医的人听到他们两个人的话都会被气哭,神奇个屁啊!一颗加了薄荷草的药丸,看把你们给高兴的……

    “秦大少,看来,这一次咱们的钱是这的没白花了。”莫成飞笑着说道,“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和肖遥之间已经解下了死仇的话,我还是挺想和他做朋友的,这样的人,结交了总比得罪了的好。”

    秦天涯也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肖遥真的不接受这笔钱的话,反而我会感到过意不去了。”

    莫成飞赶紧地看了眼秦天涯:“多谢秦少了。”

    “没什么。”秦天涯摆了摆手,他知道莫成飞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谢谢,也就是因为知道,他才会说没什么……

    没多久,肖遥端着两碗药汤回到了屋子里,这才是真正的药了。

    蒋天路说,那个什么金蚕蛊需要以毒攻毒,肖遥觉得其实未必是这样,准确的说,并非是以毒攻毒,而是以阳克阳,用劲气继续冲击。

    肖遥有了九成的把握,即便失败了,也没什么,肖遥已经准备好了后手,也就是那两碗药汤,如果在治病的过程中,真的发生了什么先前肖遥没有意料到的意外,他也有把握能稳定下来。

    “莫大少,现在你可以出去了。”肖遥看了眼莫成飞说道。

    “啊?我必须要出去吗?”莫成飞大概没想到肖遥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在我治病的时候,我不喜欢别人在边上看着。”肖遥说道,“希望你能理解,毕竟一个安静的环境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那我要是不出声呢?”莫成飞小心翼翼说道。

    “成飞,既然肖先生让你出去,那你就先出去,即便你不出声,但是谁敢保证会不会有人闯进来呢?”秦天涯说道。

    “恩恩!”莫成飞这才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先前有些固执了,都已经容忍肖遥到了这一步,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得罪了肖遥,那显然是非常不理智的,再说了,肖遥也不可能危害到秦天涯的生命啊,如果肖遥真的希望秦天涯死的话,那大可以说自己治疗失败了,反正他和秦天涯都是外行,也不会明白什么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不管你听到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不要推门进来,否则的话,秦大少的死活,我也都概不负责了。”肖遥说道。

    听到肖遥的话,莫成飞打了个激灵,然后赶紧点头:“是是是,肖先生你就放心,我保证不会进来的。”

    肖遥一挥手:“那就出去。”

    莫成飞转过身,走出了屋子,并且将房门带上了。

    等莫成飞走了之后,肖遥才拿出了自己的烈火针,开始以气渡针……

    “肖先生,这就开始了吗?”秦天涯问道。

    “开始了。”肖遥说道。

    “恩……”秦天涯笑了笑,“会不会很疼?”

    “你一个大男人,害怕疼?”肖遥哭笑不得。

    秦天涯索性不再说话,因为这个时候,第一针已经扎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针扎下去之后,秦天涯明显有了异样的感觉,然后就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等会,你可能会非常痛苦,忍着点。”肖遥说道。

    秦天涯点了点头:“只要能让我不死,那就没什么样的痛苦是我扛不住的了。”

    “你就那么怕死?”肖遥问道。

    “有人不怕死吗?”秦天涯眼神古怪看着肖遥,问道,“肖先生,难道你觉得,你不怕死?”

    “我也怕,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想我也会坦然接受的。”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是一名中医,我小时候第一次接触到医术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一名中医了,我看过太多太多的人,从活着到咽气,有很多,我们都救了过来,但是也有一些,我们是真的无能为力了,或许也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才会觉得其实死亡并不是那么的可怕。”

    “司空见惯了?”秦天涯问道。

    “和司空见惯没什么关系,毕竟那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我自己没办法去体会,我只是觉得,时也命也,一切都是命,如果真的要死了,那即便不接受,再怎么愤怒,无奈,那也都是没有用的。”肖遥说道。

    “你还是不怕死,你只是不想死。”秦天涯给肖遥下了个定义。

    肖遥一愣,问道:“有区别吗?”

    “有。”秦天涯刚说完这个字,接着就惨叫了起来,“啊!”这声音,足以刺穿旁人的耳膜,也还好肖遥不是一般人,否则的话,估计这一对耳朵就得废了。

    一个大男人,怎么就那么怕疼呢?肖遥不满地想着。

    此时得秦天涯,身上已经扎着十几根银针了,这一切都是在先前肖遥和秦天涯聊天的时候,也就是秦天涯毫无察觉的时候完成的,最后一根银针的扎入之后,秦天涯的脸色也变了,并不是变得苍白,而是非常红,就好像喝醉了酒一样。

    此时,秦天涯也才算是明白为什么先前肖遥说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了,这简直就是痛苦到了极点啊!好像浑身上下都在被六月天炽热的太阳烤着一样,只要张开嘴,都能冒烟了。

    “忍着。”肖遥说道,然后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继续施针……

    守在屋子外面的莫成飞,也被秦天涯的这一声惨叫吓了一大跳,有那么一瞬间他下意识的想要推门进去,但是转念想起了先前肖遥的告诫,又赶紧停了下来,这要是因为他,导致秦天涯死亡了,估计秦家的怒火就得降临到他们头上了。

    虽然莫成飞干了不少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引起了秦家的怒火,那就不单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问题了……

    接着,秦天涯也就没有再发出惨叫声了,这也让莫成飞松了口气,可是还没等他放心下来,秦天涯的惨叫声就再次响起,此起彼伏,就像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了。

    莫成飞有几百次都想要推开门冲进去看看肖遥到底在做些什么,但是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他的冲动。

    他不敢进去,也承担不起责任。

    这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莫成飞有一种头皮发麻,手脚生汗的感觉,虽然他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秦天涯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但是单单凭借着这种声音,他就知道现在秦天涯到底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了……

    秦天涯真的很痛苦。

    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在想,在这样下去自己还是死了算了,但是,求生的欲.望还是让他将这种不现实的念头挥散了出去。

    他得活着,他必须得活着!他不停地这么告诉自己,也咬紧了牙关,扛着这一切。

    他只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这样的治疗效果能快点结束,但是事与愿违,这样的痛苦,持续了差不多得有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秦天涯这才松了口气。

    “等一会。”肖遥看了眼秦天涯,说道,“大概没什么问题了,但是等下还有非常关键的一步。”

    肖遥说话的时候,脸上已经带着笑容了,因为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治疗方法是正确的。

    秦天涯的衣服都湿透了,头发也都湿漉漉的,就像刚被人从水缸里掏出来似得。

    还没喘息五分钟,肖遥就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隔开了秦天涯的手臂,这让秦天涯被吓了一跳。

    还没等秦天涯发问,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从他手臂上伤口的那个地方,慢慢有一些固体凝结物,被肖遥挤了出来,看着非常恶心。

    “呼,总算是大功告成了。”肖遥长舒了口气。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