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三章 辛苦你了
    第两百四十三章辛苦你了

    寒冰瓶是由寒冰铁所铸的,而寒冰铁是一种非常独特的金属,即便是肖遥,以前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这是一种半透明的金属,而且,在华夏的极寒之地,非常稀有,也非常珍贵,这样的东西,肖遥觉得自己也该弄到手了,因为这对他二爷爷的病情还会有些帮助。

    以前在天龙山的时候,大爷爷就念叨过寒冰铁。

    “这样,我现在得回一趟济世堂将炎龙鳞碾碎,制作成药丸,然后再带些东西过来。”肖遥说道。

    “那这段时间,秦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莫成飞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肖遥看了眼秦天涯,发现秦天涯也是紧张兮兮看着自己。

    “秦大少,难道你就没发现,现在你的身体比起先前已经好了很多了吗?”肖遥问道。

    本来,秦天涯确实没发现,但是听到肖遥的话之后,脸上确实多了一抹异色。

    因为肖遥没说,所以秦天涯没发觉,但是肖遥说了,秦天涯也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真的好了很多,原本压在自己胸口的大石头,好像被人挪开了一样,呼吸通畅了很多,精神也不再像先前那么萎靡不振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惊讶,之前来了那么多有名的中西医,他们可什么都没帮助到秦天涯啊!

    肖遥之所以有信心,是因为先前他为秦天涯诊断身体状况的时候,已经渡入了一些劲气,如果秦天涯真的没什么感觉的话,肖遥也该抬腿走人了。

    “肖遥,你果然是神医啊!”秦天涯大口大口喘着气说道。

    “谢谢你的夸奖,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依然没什么神医。”逍遥说道,“反正我自己永远都不会觉得我是什么神医的,我现在该先离开了,你不会担心我是拿着你的炎龙鳞直接跑路了?”

    秦天涯勉强笑了笑,说道:“放心,即便你真的跑路了,我也不会有什么不满的,就凭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我觉得,这炎龙鳞付出的都是值得的了。”

    肖遥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别墅。

    等肖遥走了之后,莫成飞才转过脸看着秦天涯,有些震惊道:“秦少,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的感觉比起先前真的好了很多?”

    “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秦天涯说道,“就感觉,原本有些不通顺的地方,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看来,肖遥的医术确实高明啊!”莫成飞点了点头,依然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成飞啊,看来这一次,我们是找对人了。”秦天涯笑道……

    海天大酒店,蒋天路依然坐在那个包间里。

    肖遥回到了包间内,将寒冰瓶放在了桌子上。

    “寒冰铁瓶?”蒋天路看到肖遥放在桌子上的东西,立刻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震惊。

    “看来,你也挺识货的啊。”肖遥看了蒋天路一眼,笑着说道。

    “呵呵,我要是不认识这个宝贝,我想我这么多年也算是活到狗身上了。”蒋天路笑着说道,这句话要是让莫成飞听到,莫成飞肯定又得骂人了,先前自己还只是见识短,现在怎么就变成活到狗身上的人了呢?

    “这个瓶子是我的,你想都别想。”肖遥说道。

    “恩。”蒋天路点了点头,眼睛却依然死死盯着寒冰瓶,亦或者是寒冰瓶里面的炎龙鳞,同时已经探出了手,肖遥却一巴掌拍在了他的手掌。

    “现在还不是分赃的机会,你那么着急做什么?”肖遥眼神中闪过了一道不满之色,说道,“如果秦天涯真的挂了,我想,这东西和你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蒋天路收回了手,看着肖遥,笑眯眯说道:“我怎么从你的话里听出了兔死狗烹的意思?”

    “你何必骂了自己,又骂了秦天涯呢?”肖遥说道,“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啊。”

    蒋天路:“……”他觉得自己还是少和肖遥斗嘴的好,这对自己完全没有好处,因为自己一点优势都没有啊!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呢?”蒋天路说道,“东西已经到手了,秦天涯到底是死是活,这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不是吗?”

    肖遥冷笑了一声,盯着蒋天路,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炎龙鳞对我的帮助很大的话,你觉得我会选择和你合作坑秦天涯吗?即便东西已经到手了,我也一定会治好秦天涯的,虽然秦天涯那个家伙,确实不是很招人喜欢,但是,他人品不行是他的问题,如果我因为炎龙鳞,和你一起害死了他,那我还谈何行医?”

    “这就是你不给我炎龙鳞的原因?你担心我现在拿走了炎龙鳞,就对秦天涯的死活无所谓了?”蒋天路笑着说道。

    肖遥倒是不否认:“难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吗?”

    蒋天路一拍手,道:“你说的不错,如果我现在拿走了炎龙鳞,那秦天涯那个家伙到底是死是活,就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我没那么多时间去过问这些事情。但是,你不觉得你这样活着很累吗?你明明可以做个像我这样的人,为什么非得把自己定义成英雄呢?”

    肖遥摇头,表示不赞同蒋天路这样的说话。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定义成一个英雄,我也知道,我不适合走那样的路线,但是,既然是站立的,那就不该丢掉道义两个字。”肖遥说道。

    蒋天路算是听出来了,肖遥这是拐弯抹角的骂着他是爬行动物呢。

    “算了,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也没什么办法,这一次我下的蛊,叫金蚕蛊,确实非常复杂,我先前也没有骗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蛊,但是,我听我以前的师傅说,这样的蛊毒需要以毒攻毒,至于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方法,那我也不清楚了。”蒋天路说道。

    “你的话,已经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了,其实本来,我也就在这两者之间犹豫着。”肖遥笑着说,“本来确定了两个方案,我只知道其中一个是正确的,一个会加重秦天涯的病情,现在,你算是给我答案了。”

    蒋天路说道:“你那么相信我?”

    “我又无所谓,即便他真的挂了,我也尽力而为了,最多以后在愧疚中度过一生,至于炎龙鳞,你想都别想了。”肖遥说道。

    蒋天路的嘴角狠狠抽了抽,他真心觉得肖遥是个混蛋,这要是放在电影里,肯定是那种前面五十分钟都不露脸只能听见声音的超级大反派啊。

    回到济世堂之后,肖遥就先将寒冰瓶交给药灵保管了。

    “师傅,这是什么?”药灵刚一接触到寒冰瓶,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异色。

    “好东西,至于到底是什么,现在就不和你解释了,总之,这东西非常重要,你可千万要保管好了,我现在要去抓一些药材。”肖遥说道。

    “恩,可以!”药灵点了点头,说道,“那师傅,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就直接说。”

    “恩,我不会和你客气的。”肖遥笑了笑,刚打算转过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看着药灵说道,“对了,你得记住了,千万不能打开这个瓶子。”

    “啊?”药灵虽然本来也没打算打开,但是肖遥的这句话,反而勾起了药灵的好奇了,他忍不住问道,“师傅,为什么啊?”

    “这瓶子里的东西,和瓶子本身产生一种克制,如果你打开了瓶子,很有可能会影响到里面的药材,甚至,这个瓶子也会作废。”肖遥一脸认真说道。

    听肖遥这么说,药灵打了个激灵,并且做着保证说道:“师傅,你就放心,我绝对不会打开这个瓶子的,而且等你回来之前,我就寸步不离的守着,保证不会让任何人靠近这个瓶子的。”

    肖遥这才放心点了点头,转过身走了出去,来到药堂开始抓药。并且,他还专门弄了一颗并没有多大作用的药丸,主要目的就是蒙混过关,否则的话,等到时候莫成飞或者是秦天涯开始询问炎龙鳞的去处,肖遥也没办法回答了。

    等弄好了一切,做足了准备之后,肖遥这才回到了秦天涯的别墅。

    看到肖遥回来了,秦天涯和莫成飞这才松了口气。

    秦天涯说,就凭借着肖遥让他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那炎龙鳞就是值得的,但是他除非是脑子抽了,心里才是这么想的呢!他只是希望自己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肖先生,您回来了?”莫成飞赶紧凑到了跟前说道。

    “恩。”肖遥点了点头,并且将自己准备好了的药丸递了过去,“这是炎龙鳞做好的药丸,这药丸,可花了我不短时间啊,首先,要将炎龙鳞太过于刚正的阳气化解掉,免得到时候将秦大少的身体冲废,接着,还得将寒冰瓶的阴寒气与炎龙鳞融合在一起,这要是换做别人,最起码都得要一两天的时间。”

    莫成飞和秦天涯也不知道肖遥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觉得,肖遥也没必要骗他们什么。

    “肖先生,辛苦你了!”秦天涯和莫成飞也没想到,肖遥竟然会如此认真,这倒是让两人稍微有些感动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