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九章 不知病根,何谈行医
    第两百三十九章不知病根,何谈行医

    海天市真是个怪地方。..

    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秦天涯,此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他觉得,海天市实在是太邪门了,刚来的第一天,夏意星就中了毒,好在肖遥及时出现解掉了夏意星身上的毒,否则的话,后果肯定非常严重。

    结果,这还没过去几天,他房子刚买好家具都没选定呢,就已经躺在床上病魔缠身了,难道海天市的风水不好吗?秦天涯肯定不会相信的,他是个唯物主义者,他觉得,这一次自己肯定是被人盯上了。

    不单单是他,还有夏意星。

    第一天,他也只是觉得有些恶心,头晕目眩,不过并没有当回事,但是第二天,情况就变得有些严重了,浑身发烫,四肢无力,就像烧到了四十度一样,他立刻去了医院,可是经过各项检查之后,医院都没找出什么问题,最后定义为精神疾病,气的秦天涯差点没把医院给砸了,这不是拐着弯的骂自己是神经病吗?

    如果不是因为秦天涯当时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以他的身份和脾气,肯定会给那个医生来一巴掌的。

    接着,问题就越来越严重了,就像现在,浑身出着红疹,到了晚上,浑身上下养的都难受,在秦天涯的身上,布满了血痕,而那些血痕,都是他自己抓的,那种痒到骨髓的痛苦,真的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得到的。

    话说回来,秦天涯也请了不少医生,中医西医,都已经请了,但是,依然没有任何成效,有能力的,都咬定秦天涯身上没有任何病症,而没本事的,或者是担心得罪秦天涯的,则就是乱七八糟的扯一大堆,然后开一些并没有任何成效的药物,甚至那些药物,还让秦天涯多了一些别的病症,这让秦天涯非常恼怒。

    “秦少,海天市所有的医生,我都已经找遍了,别的城市的名医,我暂时也在联系。”莫成飞倒是非常忠诚,他既然认了秦天涯这位大哥,那这几天就守在病床前,住在了秦天涯的家里,照顾着秦天涯的衣食住行。有的时候半夜了,秦天涯痒的难受,就大声嘶喊,痛苦呻.吟,以至于每天莫成飞出门遇到隔壁邻居的时候,人家都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就像先前,他出门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个邻居大妈,终于忍不住问了:“大妈,你认识我吗?为什么每天都这样看着我啊?”

    大妈沉默了许久,然后才一脸认真地看着莫成飞,语重心长道:“小伙子,不要有什么太大得压力,其实这样的事情啊,大妈我也是司空见惯了,网上不是动不动就有谁谁谁出柜吗?那些还都是公众人物甚至是商业大亨呢,他们都无所谓,你们还害怕什么呢?还有啊,网上不是还有句话说,异性恋只为繁衍后代,同性才是真爱吗?大妈支持你们!”

    这可真是个跟得上潮流的大妈啊!

    然后她就被狰狞着面孔的莫成飞给吓跑了,大妈还是很不高兴的,切,短袖就短袖,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总不能因为被自己揭穿了,就恼羞成怒?老娘不支持你们了,还得在贴上直播更新举报你们!

    当然了,大妈的内心活动,莫成飞是不得而知的。

    听完了莫成飞的话之后,秦天涯深吸了口气,语气都有些虚弱:“算了,请来了也没用,等会,京城会来人,那是和我们秦家保持良好关系的神医,我现在只希望他能帮到我了。”

    很多大家族,都会和一些医术高明,被世人称之为神医的人保持良好的关系,人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敢保证自己没个大病小灾的呢?所以,能和那些人搞好关系,也是一种投资,并且,如果那些神医有什么要求的话,像秦家他们这样的大家族,也是都会有求必应的。

    “哦?那好!听秦少您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莫成飞长舒了口气。

    他这么说,也不算是违心话,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靠山,他可不希望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呢,秦天涯就已经挂了,那他多亏啊,岂不是浪费了时间和精力?所以,莫成飞非常希望秦天涯能在段时间之内痊愈,这对他而言,也是件好事。

    正在这时候,秦天涯放在桌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本来,秦天涯是打算自己接的,但是他发现,自己是真的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才对莫成飞说道:“接电话。”

    “啊?好!”莫成飞赶紧点头,走到了跟前,从桌子上拿起了秦天涯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哪位?”莫成飞说道。

    “我是白莲子。”电话里,是一个厚重的男人声音,“你不是秦少?”

    “我不是。”莫成飞看了眼秦天涯,小声说道,“他说他是白莲子。”

    “是白神医?赶紧问他到了没有,你去接他!”一听到这个名字,秦天涯的脸色就变得有些激动了,赶紧冲着莫成飞说道。

    “哦哦,好!”莫成飞也没想到秦天涯听到这个名字竟然会一下子如此激动,当下也不敢怠慢,赶紧对着电话说道,“白神医,你好,我是秦少的小弟,他现在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知道您在哪呢?我这就去接你!”

    “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电话里,那个白莲子似乎有些惊讶,深吸了口气,“这么严重?算了,等我到了再说,我现在在机场,你立刻来接我。”

    “好好好,我马上就到。”即便是秦天涯,对这个白莲子都如此看重,莫成飞这个做秦天涯小弟的,更加不敢无理了,赶紧开口说道。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连一句拜拜都没说。

    “赶紧去接白神医。”秦天涯说。

    “好好好,秦少您别着急,我这就去!”莫成飞赶紧说,说完之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间,并且一路下了楼,开着车朝着机场赶去。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莫成飞才重新回来了,在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年纪大约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材高大,蓄着胡须,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衫,脑袋上还带着一顶帽子,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从民国时期穿越过来的。

    “白神医,你可算是来了。”看到白莲子,秦天涯激动地眼泪都快下来了。

    白莲子,是京都的第一神医,享有盛誉,秦天涯原本以为,秦家最多也就随便派个人过来,却没想到秦家竟然让白莲子跑了一趟,这让秦天涯感到非常激动,甚至在想,难道他现在已经走进了秦家所有人的视线里并且成为了家族核心?否则的话,秦家怎么会让白莲子跑一趟呢?要知道,白莲子的人情,那可是非常难还的啊!想要让白莲子出手,那所需要的就不单单只是钱了。

    白莲子的家财,或许已经有几十个亿了,这绝对是个不差钱的主,别看白莲子着装简单,但是每一件都是纯手工缝制的,这就叫看着简单,实际上,非常不简单!得有真正识货的人,才能明白。

    白莲子看了眼秦天涯,脸上也写满了惊讶。

    他知道,现在秦天涯的情况不容客观,但是却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这等地步,而且,从秦天涯的脸色以及身上的红疹来看,白莲子就断定这绝对不是什么小病了。

    他皱了皱眉头,做到了床边,伸出手扣住了秦天涯的手腕,仔细切捏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最后他索性直接撒开了秦天涯的手,转过身就要离开。

    “恩?白神医,白神医,您这是?”莫成飞赶紧拉住了白莲子,一脸的好奇。

    “我没办法。”白莲子实话实说道。

    “是不是您也觉得,秦少身上并没有什么病?”莫成飞小心翼翼,试探着说道。

    白莲子叹了口气,又看了眼秦天涯,说道:“如果说,秦少的身上没有任何病症,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秦少又怎么回事这副模样呢?而且,我也能感觉得到,虽然秦少的脉搏看似平稳,可实际上,却又平稳得有些可怕了,在秦少的体内,似乎蕴藏着一种奇怪的病毒,但是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此时正在秦少的体内肆虐。”

    “这么严重?”莫成飞倒吸了口气。

    而白莲子的话,也让秦天涯面如死灰了。

    如果真的连白莲子都没办法,那就等于是宣判了秦天涯的死刑。

    “非常严重,现在,那股病毒已经扩散到了血液,估计要不了三天,就会深入骨髓了,到时候,就真的彻底玩完了。”白莲子一摊手说道。

    秦天涯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眶里积攒着泪水。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他还很年轻,而且美好的生活这才刚刚开始,他怎么能死呢?如果他现在死了,那以前所付出的努力,岂不是都得付诸东流了?

    “白神医,一点办法都没有?”秦天涯使劲咳嗽了一声,看着白莲子问,他的嘴唇都颤抖着。

    “没有办法,不止病根,何谈行医呢?”白莲子轻声说道。

    秦天涯没有说话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