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六章 你杀不掉他
    第两百三十六章你杀不掉他

    韩秋山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肖遥,表情非常平静。的小说实际上,他的心里有点都不平静。

    越了解肖遥的人,就越清楚这个年轻人的可怕,如果谁敢站在韩秋山的面前说肖遥不过是个普通人,那韩秋山一定会给对方一巴掌。

    肖遥对他说:要么说,要么哭,韩秋山绝对相信肖遥有让他哭的实力,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五百万。”韩秋山看着肖遥说道。

    “武百万是谁?”肖遥微微一愣。

    韩秋山满脸黑线,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我给你五百万,希望你能放弃纠缠此事。”

    在韩秋山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不贪财的,也许有,但是一定穷困潦倒难以适应这个社会,所以,只要他开口给钱,肖遥肯定会罢休的,毕竟即便自己倒下了,对于肖遥而言也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作为一个聪明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肯定已经知道到底该怎么选择了。

    除非肖遥脑子不正常,否则的话,完全没必要继续纠缠着这件事情不撒手。

    “我问你的是,这个药方到底是谁写的。”肖遥黑着脸说道,语气里已经有着不耐烦的意思了。

    韩秋山有些惊讶地看着肖遥,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归根结底,归纳成两个字,那就是:卧槽。

    肖遥的话,也代表了他的态度,难道这个家伙的脑子真的有毛病吗?

    “一千万!”韩秋山咬着牙说道。

    “到底是谁!”肖遥索性直接踹出了一脚,稳稳踢在了韩秋山的腹部,这一脚,肖遥虽然控制了力道,但还是将韩秋山直接送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轰”响,身体和地板完美贴合。

    韩秋山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

    肖遥走到了韩秋山的跟前,居高临下,鹰目含刀。

    “再问你最后一遍,药方到底是谁写的。”肖遥开口说道。

    韩秋山看着肖遥,冷笑了一声,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道:“那我要是不说呢?”

    肖遥索性懒得和韩秋山继续叽歪了,他伸出手,拽住了韩秋山的衣领,直接将他拎了起来。

    悬空的感觉,让韩秋山脑门上再次溢出了一层细汗,身体也在发着抖。

    “你,你想干什么……”说话的时候,韩秋山的上牙床都撞着下牙床。

    肖遥没有回答韩秋山的问题,直接拎着他走到了窗户前,并且伸出手,而被他拎着的韩秋山,身体也悬空到了窗外。

    “啊!你到底要干什么!”韩秋山看着楼下,就是一顿头晕目线,四肢也开始活动挣扎着。

    “小心点,我要是抓不住了,你可就真掉下去了。”肖遥冷笑着说道。

    一听肖遥这么说,韩秋山立刻反应了过来,明白了自己这个时候的处境,赶紧停止了挣扎。

    “其实,这里也就三楼,下面还是草坪,摔下去也摔不死的。”肖遥说道,“最多四肢粉碎,以后只能做轮椅需要人照料而已,你这么有钱,应该不会请不起保姆?”

    韩秋山觉得肖遥真狠毒,要真是这样,自己还不如死了呢!

    “放了我,放了我,你要多少钱都可以!”韩秋山颤栗道。

    “你知道我这个时候想要的答案是什么。”肖遥说道,“别等我手酸了你再说,到时候可能就迟了。”

    一阵冷风吹过,窗户外面的韩秋山打了个寒噤,天气变冷了。

    原本,韩秋山还觉得自己挺困的,现在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倍儿棒,都能抱着篮球去篮球场挥洒汗水了。

    “说不说!”肖遥低声吼道。

    “我说!我说!”韩秋山的脸色都被吓白了,喊道,“是蒋天路!是蒋天路和我们合作的!这个药方他没要钱,而是要了韩氏集团的股份,这还只是第一张药方,他说了,如果这张能给我们赚取足够的利润,那接下来还有别的药方!”

    有钱人,大多数都是非常怕死的,比如韩秋山,被肖遥这么一吓,基本上什么都说出来了,要是蒋天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认定韩秋山就是那种猪一样的队友,不对,猪都比他强,最起码猪不会出卖他不是?

    “蒋天路?”听到这个名字,肖遥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最近这段时间,蒋天路的存在是真的越来越高了,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想钱想疯了?至于药方是蒋天路写的,虽然肖遥会觉得惊讶,但是也不会觉得多么的难以置信,人家既然能种蛊,那精通药理,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大哥,大哥,不不,亲叔叔,亲大伯,亲爷爷,你能先放了我吗?”韩秋山喉结上下滚动着。

    “哼。”肖遥冷哼了一声,将韩秋山扔到了地上。

    韩秋山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继续发出了一阵阵哀嚎声。

    “大哥,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你能放过我了吗?”韩秋山嚎叫了几句之后又抬起脑袋看着肖遥问道。

    “呵呵,你以为这件事情就算完了?”肖遥说道,“你们那个御用金疮药,别跟我说你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的话,我估计你自己都不会相信。”

    “但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我能影响到你吗?”韩秋山看着似乎非常的委屈,他确实想不明白,自己又没有招惹到肖遥,肖遥干嘛非得咬着这件事情不撒手呢?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难道肖遥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吗?

    这可是要结死仇啊!

    “你想把我送到警察局?”韩秋山问道。

    “有这个想法。”肖遥倒是毫不避讳的表现出了自己的目的。

    “呵呵,即便你报了警,警察也没办法把我怎么样啊,难道你觉得他们能找出御用金疮药的问题吗?”韩秋山笑着说道。

    肖遥一阵郁闷。

    这也是他到现在没报警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的话,他早就已经让秦雪带着人过来抓韩秋山了,何必还要和这个家伙磨磨蹭蹭的呢?可是,即便是他也废了老大的劲才查处了御用金疮药的问题,但是他那样的方法,根本不能成为最直接的证据。

    这就是现在问题的尴尬所在了。

    “肖先生,还是先前那样,一千万,你拿着走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觉得怎么样?”韩秋山说道。

    说出一千万这个数字,其实韩秋山也是一阵心疼,但是仔细想想,御用金疮药上市之后,能给他带来的利润可绝对不止一千万啊。

    “御用金疮药停止上架,并且从今天开始,我不希望那个药方在制作出别的药,你们也不要在和蒋天路合作了。”肖遥说道。

    韩秋山听到肖遥这句话,脸色立刻变成了猪肝色。

    他怒目盯着肖遥,觉得对方有些过分了。

    “肖先生,我都已经将韩氏集团的股份给了蒋天路,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有些不合适?”韩秋山寒声说道。

    “没什么不合适的。”肖遥说道,“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以后还会经常来看你的。”他话里面的威胁意味,没有丝毫的掩饰。

    韩秋山原本还在愤怒,但是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好,肖先生,我答应你了。”韩秋山点了点头。

    听韩秋山这么说,肖遥反而有些惊讶了,他觉得对方肯定是口服心不服,但是在对方没有表露出他的意图之外,即便他心里有什么意见,也不能对韩秋山做出什么,所以点了点头,走到了床边,伸出手从那个小明星的脖子上拔出了一根银针。

    “她三分钟之后就会醒过来,至于要怎么解释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肖遥看了眼韩秋山说道。

    韩秋山笑了笑:“不需要解释。”开什么玩笑,他这样的人还需要对一个明星解释什么?在他看来,那个小明星也不过就是他闲暇时候用来发泄的工具而已。

    肖遥没有理会韩秋山,转身走出乐房间下了楼,离开韩秋山的别墅。

    等肖遥走了之后,韩秋山才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寒芒,嘴角也勾起了一抹怨毒的笑容。

    “哼,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肖遥,这件事情本来你可以不用插手的,既然你把我往死路上逼,那我也只能和你以死相拼了。”说到这,韩秋山站起身,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翻找着电话号码。

    “不管花多少钱,用什么手段,总是,我要让肖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对着电话,韩秋山如是说道。

    说完了之后,他将电话挂断,又翻出了另外一个号码。

    “喂?蒋老板,肖遥已经知道那个药方是你写的了。”韩秋山苦笑着说道,“看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去找你的麻烦了。”

    “哦,我知道了。”电话那边的蒋天路点了点头,并没有对此表现出多么的惊讶,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好像这件事情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震动一般,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中。

    “你猜到他会来找我?”韩秋山阴沉着脸说道。

    “他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你习惯就好了。”蒋天路笑着说道。

    “我要杀了他。”韩秋山说道。

    “你?你杀不掉他。”蒋天路说。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