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五章 要么说,要么哭
    第两百三十五章要么说,要么哭

    夜深,人静。的小说

    孤鸦高飞,冷月盘旋。

    海天市,一幢较为高档的私人别墅内,一个肥头大耳,穿着白色睡袍的男人坐在一张沙发上,而在他的身边,则坐着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吴不克。

    吴不克的脸上带着笑容,在两人的跟前,摆放着一瓶红酒。

    “老板,御用金疮药这一上市,可算是将什么逍遥金疮药彻底的挤出舞台了,等逍遥金疮药彻底再见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提价的时候了。”吴不克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等到了那个时候,价格还不是我们想怎么定就怎么定的?哈哈。”

    韩秋山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然后微微抿了一口,说道:“不过,如果李潇潇撑得太久了,那对我们而言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先不说我们每天都在亏钱,即便不亏钱,这也不是长时间的买卖。”

    “老板,你怕什么啊?难道你觉得,即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有人能查到我们头上吗?”吴不克笑了笑,不以为然。

    韩秋山看着吴不克,摇了摇头,将红酒杯轻轻放在了茶几上,开口问道:“小吴,你知道我在商海混了快多少年了吗?”

    “二十年?”吴不克试探着说道。

    “恩,二十五年,这么多年了,像这样的事情我也没少做,但是一直以来,我都没遇到什么麻烦,不是因为我的运气多么好,也不是我有什么通天的能力,而是因为我很小心。”韩秋山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最适用于商海,商海看着金光璀璨,遍地黄金,但是一不小心,就会狡猾,然后堕落深渊,在黄金下,掩埋着数不清的寒骨,也就是因为我小心,所以我活到了先前,并且从一个小农民,摇身一变成为了大企业家,这一切都是我小心。”

    吴不克没有说话,而是一副仔细聆听的态度。

    “人心不足蛇吞象,太贪了,不是什么好事。”韩秋山郑重说道,“虽然我们做生意的,一定要贪一点,胆子大一点,但是同时眼光也要放长远一点,有些事情值得我们去铤而走险,有些事情,也不值得我们去冒险,这就是一个天平了。”

    “天平?”吴不克摆出了一副好奇模样。

    “是啊,一边是利益,一边是风险,如果利益大于风险五倍不止,那我们就可以去冒险,现在嘛!不值得,即便你觉得没事,没有人会查到我们,但是凡事都有万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韩秋山笑着说道。

    吴不克重重点头,拍了个马屁:“老板说得多,看来,我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也幸亏我能跟着高瞻远睹的您,否则的话,指不定连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哈哈,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韩秋山摆了摆手,但是脸上却一脸微笑了,看得出来,他对吴不克的这么马屁还是感到非常舒心的。

    “那好,我就吩咐下去,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御用金疮药的销售额,抓紧时间将逍遥金疮药挤出海天市的舞台,等到时候,我们就开始大肆赚钱,差不多了,咱们就收手!”吴不克说道。

    “你明白就好,行了,那你先回去。”韩秋山摆了摆手,并不是因为他嫌吴不克太过于烦,而是因为他的楼上还有个今天认识的三线演员呢,总不能因为吴不克,让自己的小美人儿独守空房?这可是罪大恶极了。

    “好的。”吴不克也是个非常会看眼色的人,点了点头,就转身走出了别墅,开着车离开了别墅区,朝着自己家里的方向赶去。

    韩秋山站起身,上了楼,推开自己房间的门,一个女孩正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眼睛紧闭。

    “现在就睡着了?未免也太快了?”韩秋山砸了咂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因为对方睡着了,他就会放过对方。

    他以最快的速度脱掉了自己身上多余的衣服,然后走到了床边,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忽然,他察觉到了不对劲,迅速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女孩的眼睛依然紧闭,没有半点反应。

    “秀秀,秀秀?”韩秋山推了推女孩,女孩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别叫了,她只是暂时昏过去了而已。”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韩秋山的背后响起。

    韩秋山一轱辘下了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背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黑衫的男人悄然无息的到了他的跟前。

    “你是谁!”韩秋山压低了嗓子吼道。

    “这不关你的事情。”男人冷着声音说道,“吴不克走了?”

    “你一直都在?”韩秋山瞪大了眼睛有些震惊,既然对方知道吴不克也在,那就说明对方可能早就已经到了,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他都毫无察觉,仔细想想简直让人觉得背脊生寒。

    “你到底是什么人!”韩秋山说道,“这是我家,你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说话的时候韩秋山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怒目看着男人。

    男人笑了笑,然后拉了张椅子,很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扬了扬手。

    “报警。”男人说道。

    “什么?”韩秋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为什么对方还能如此的淡然呢。

    “你先报警,然后我顺便举报一下你们那个御用金疮药,还省的我报警了。”男人笑眯眯说道。

    听到男人的这句话,韩秋山的心里就是一惊,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丝的惊愕。

    “你怎么知道……”韩秋山说完这句话,就立刻反应了过来,赶紧将先前打算说的话赶紧咽了下去,这要是对方的身上有着什么录音设备,那他要是真的什么多说了,不等于将证据硬生生塞到了人家手里吗?

    一想到这些,他的脑门上就已经溢出了汗珠。

    似乎看出了韩秋山心里的想法,男人笑了笑,说道:“放心,我不会录音的。”

    韩秋山冷哼了一声,对方这么说,他就能相信?他韩秋山又不是傻子!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韩秋山问道,他现在也不敢报警了,谁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证据呢?或许对方今天就是来和自己谈条件的,没必要节外生枝,如果对方只是想要点钱,那给了也就算了。

    “告诉我,写药方的人是谁。”男人沉下脸,问道。

    韩秋山微微一怔,皱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肖遥。”肖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反正他也不担心对方会来报复。

    “肖遥?!”听到这个名字,韩秋山的瞳孔骤然收缩,深吸了口气,愕然道,“你就是肖遥?”

    韩秋山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肖遥,最近这段时间,肖遥无疑是海天市风头最盛的年轻人,现在得知,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肖遥,韩秋山立刻提高了警惕,即便他对肖遥的了解不是很多,但是也知道肖遥是个非常危险的人。

    “韩先生,你认识我?”肖遥微微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韩秋山笑了笑,镇定若然:“那当然了,最近这段时间,肖先生在海天市,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即便是莫家,也不是你的对手,这还不足以体现你的能力吗?”

    “不足以体现。”肖遥摇了摇头,“打败了一只疯狗,这有什么可骄傲的,难道我的能力就是比狗稍微厉害一点?”

    韩秋山哈哈笑道:“肖先生,以前我没见到你的时候,总听见别人说你是一个非常张狂的人,但是我是不相信的,一个年轻人,在张狂又能张狂到哪里去呢?但是今天,我算是明白了额,他们并没有和我开玩笑,你确实是一个非常张狂的人,并且有些张扬。”

    肖遥点了点头,眼神微敛,问道:“这算是夸我吗?”

    “如果你想这么认为的话,就算。”韩秋山点头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站起身,盯着韩秋山,眼神如刀。

    “现在,废话说完了,咱们也该进入正题了,告诉我,药方是谁写的。”

    肖遥声音冰冷,话说完,整个屋子里的气温,仿佛都下降了一些。

    “肖先生,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没必要来找我的麻烦?”韩秋山其实也是个挺自负的人,对方一个人单枪匹马孤身一身就来找他的麻烦,这简直就是一种笑话,但是如果对方是肖遥的话,那韩秋山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一直以来,肖遥不都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吗?他还不是单枪匹马,搅乱了整个海天市,并且成为了最大的变数?如果不是因为肖遥,现在的李家还是以前那个李家,莫家,也还是李家最大的敌人,可是现在都变了,只要时间在过去一些,那莫家就会被李家踩在脚底下。

    虽然莫家的人不会这么承认,李潇潇也不会这么认为,但是韩秋山他们这些混迹在商海多年的人,却非常清楚这一点。

    “要说你自己说,要么,我让你哭,时间挺紧,我也着急。”肖遥有些不耐烦地说。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