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四章 写药方的人
    第两百三十四章写药方的人

    药灵一脸崇拜地看着肖遥,就好像肖遥已经成为了他心目中的神一般——实际上,在很久以前药灵就已经将肖遥当成他心目中的神了,神医嘛!

    “行了,先说说,你也觉得,这个御用金疮药有问题?”肖遥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开口问道。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恩。”药灵收起了脸上震惊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师傅,在我看来,这种金疮药,虽然能在短时间内愈合伤口,但是,里面却含有一些阴寒性毒性,用一次两次无所谓,但是时间就了,不但没办法愈合伤口,反而还会引起伤口溃烂,甚至,会导致癌症。”

    肖遥皱眉,说道:“其实,我也发现了,但是还不敢确定,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过来了。”

    “师傅,您打算做什么呢?”药灵问道。

    “检验,并且做药物试验,如果真的是我们猜测的那样,那我们也绝对不能放任不管了。”肖遥严肃道。

    药灵使劲点头,说:“那是肯定的,哎,真不知道这药方的撰写人到底在想什么,能制造出这样的药,即便不是名医,也肯定精通医术,可是怎么能把自己的医术用在这样的地方呢?”

    “行了,等下我写一个药方给你,你帮我抓点药,然后通过药物是否克制,判断其中药材阴阳性和是否产生毒性。”肖遥说道。

    听了肖遥的话,药灵满脸惊讶,惊愕道:“师傅,你确定你可以?你说的这种药物检查毒性,似乎也就是在唐朝那一会出现过一次,这么多年来了,即便是一些古籍也没什么记载的啊!”

    药灵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他已经明白了肖遥的意思,也就是因为明白了肖遥的意思,他才知道其中的难度到底有多大,肖遥说的这种方法,名叫“药性排查”。

    每一种中药都有其独特的药性以及药理,即便是一些可以替换用的中药,都肯定有所区别,哪怕只是一种微乎其微的区别,用每一种药的药性去检验别的药,就是根据最后的合成反应判定。

    这样的方法其实听着也不是多么的复杂,但是这对于药师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想要用这样的方法,那药师就必须了解每一种药,甚至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中药,即便是药灵,也只敢说自己认识三分之一而已。更何况,这其中的判定方法,早就已经失传了,肖遥他怎么可能做到呢?

    “我能做到,没问题。”肖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伸出手在药灵的肩膀上拍了拍,“放宽心,没有那个金刚钻,我也不敢揽这个瓷器活不是?”

    药灵苦笑,但是肖遥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师傅神通广大的,会很多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果先前那样的话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那药灵肯定会往地上吐口痰然后嘲讽对方吹牛,但是这样的话从肖遥的嘴里说出来,虽然依然会让药灵感到诧异,可是仔细想想,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药灵,就是个经常会给别人带来惊讶的神奇小子!

    肖遥之所以如此有信心,是因为他确实已经掌握了这种方法,而学习这种方法的途径,就是那本《医道玄冥》,最初肖遥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经过仔细了解的斟酌之后,他才确定了下来,仔细想想,这也没什么可惊讶的,这样的方法盛行于唐朝,而孙思邈,正是那个时候的人,并且是药王。

    孙思邈掌握这种方法,有什么可惊讶的呢?

    肖遥进了济世堂的后堂,而药灵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外面着急等待着,并且等肖遥需要什么的时候就立刻送过去,然后顺便多看几眼,本来想多学些什么,可是药灵也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学会。

    他想让肖遥教自己这样的方法,但是一想到自己连药材都很难说全部认全,他也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想要学跑,那就得先会爬不是?什么都得一步步来,步子迈大了,很容易就扯到那啥。

    三个小时,肖遥在后堂里足足待了有三个小时,等他重新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阴沉着脸了。

    从肖遥的脸色上,药灵就已经判断出了什么。

    “师傅,那个御用金疮药,真的有问题?”药灵探着脑袋问道。

    肖遥重重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冷笑:“哼,真是想钱想疯了,药灵,你先前说,这种药用久了就会致癌?”

    “恩,难道不是吗?”药灵问道。

    “准确的说,是必死无疑!”肖遥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眼神中都满是愤怒。

    他是真的怒了,怒到了极点。

    不得不说,御用金疮药的药方还是非常神奇的,能在片刻之前愈合伤口,还能不留下疤痕,但是,这药方里却用了好几种非常致命的毒药,这种毒药能从血液中瞬间植入体内,一次两次倒是还好,但是一旦用久了,次数多了,原本见的毒性就会彻底爆发并且向周边扩散,而且这种爆发了的毒液,会让人片刻间失去生命。

    不得不说,御用金疮药的生产商非常聪明,御用金疮药确实没有什么明显的毒性,即便是专家检查,也断然检查不出来,而且,这第一次抹药是不会有任何副作用的,所以即便有人去告他们,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师傅,咱们不能放任不管啊!”药灵看上去简直比肖遥还要愤怒,而且他也有自己愤怒的理由。确实,药灵不敢说自己真的心怀天下,乐善好施,但是,他最起码有最起码的医德,在能够帮忙的情况下,也会尽可能的给予病人帮助。

    他知道,这是一个现实,浮躁的社会,想要不收取诊金,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神仙,不可能不吃不喝,而且,即便他真的能不吃不喝,救人的药不还是得要钱吗?

    可是,他是一个中医,一个有着最起码的道德的中医,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如何不怒!

    肖遥看了眼药灵,说道:“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

    “恩……”听肖遥这么说,药灵也点了点头,他相信肖遥有这样的实力,不过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师傅,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直接告诉我。”

    虽然他自己也清楚,肖遥并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如果肖遥自己都没办法解决,恐怕他就更加没办法了。

    肖遥应了一声,走出了济世堂,开着车重新回到了李氏集团。

    大步流星上了楼,走进了李潇潇的办公室。

    “怎么样了?”李潇潇问道。

    “这药,有剧毒。”肖遥说道。

    “剧毒?”李潇潇有些惊讶,“既然是药,那怎么还会有剧毒呢?是药三分毒我倒是知道,但是用剧毒这两个,会不会有些夸张啊?”

    肖遥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说道:“药能救人,亦能杀人,什么都是相对的。这种药说起来非常的复杂,即便是现在的中西医研究者,恐怕也难以找出其中的弊端。”

    李潇潇并没有说什么为什么专业研究者都找不到问题你却能找到之类的话,她知道,肖遥与众不同,而且,在中医方面,是个真正的专家,否则的话,也不会让药灵都如此崇敬。

    “我会想办法起诉他们的。”李潇潇说道。

    “恩。”肖遥点了点头,忽然又皱起了眉头,问道,“潇潇,你能不能查到这个药方到底是出自何人之手?即便我们真的告赢了韩氏制药,但是如果这样的药方还存在着,或者说,那个写药方的人又写了别的药方,依然不是什么好事啊。”

    李潇潇愣了愣神,苦笑:“我又不是警察,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不过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我会花钱找人去查一下的。”

    “恩……那就麻烦你了。”肖遥露出了一丝笑容。

    “没什么麻烦的,这一次,你可是帮了我们呢!”李潇潇笑了笑,接着又想起了一个难题,道,“既然你也说了,即便是一些中药方面的专家,也不能检测出其中毒性,那我们告韩氏制药,恐怕也很难有什么结果?”

    这个问题,先前肖遥也想到的,并且也想到了比较合适的办法。

    “最简单的方法,让对方在十分钟之内抹三次。”肖遥说道。

    “啊?”李潇潇没反应过来。

    “只要对方敢在十分钟之内抹三次,毒性就会扩散到全身,到时候即便是大罗金仙,恐怕也救不活他了。”肖遥说道。

    “恩……那人家要是也不知道呢?”李潇潇似乎还是有些踌躇。

    “不知道的可能性不大。”肖遥想了想,接着露出了笑容,说道,“这样,我今天先去试探一下,你等会就把那个韩氏制药的老板联系方式给我,或者是他的家庭住址。”

    说到这,肖遥稍微顿了一下,站起身,目光似乎有些发愣,盯着窗外,许久,他长叹了一口气。

    “不把写药方的人揪出来,我晚上估计都睡不着。”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