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八章 你是一个幽默的人
    秦天涯看着夏意星,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小说

    夏意星怒视着秦天涯,恨不得给对方一拳。

    “给我倒酒!”

    “不准倒!”

    莫成飞都快要哭了,他在想,自己的脑子是不是抽了,好好的非得揽下这活干什么啊?本来还打算在秦天涯的面前表现一下,现在看来,即便自己真的让秦天涯满意了,夏意星那边都会对自己产生恶感。

    不管是夏意星还是秦天涯,都不是他莫成飞能招惹的起的,现在,他是被夹在了中间,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他的下场都不会很好看,这应该就叫阎王打架,小鬼遭殃了。

    “秦天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你是我什么人?”夏意星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她一拍桌子,站在了秦天涯的面前,眼睛微微眯着,闪烁着点点怒火,如果不是因为她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或许这个时候就会直接拍桌子骂娘了。谁都有自己的脾气不是?

    秦天涯看着夏意星,深吸了口气,但是并没有立刻说话。

    他在忍,拼命地忍耐着自己内心的怒火。实际上,现在秦天涯的心里也很不高兴,而他不高兴的理由,其实也很简单,昨天晚上,秦云已经将他最大的秘密抖出来了,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他都不能继续狐假虎威了,除非他在短时间内真的搞定了夏意星,真的有和夏意星有了婚约,否则的话,他以前得到的那些,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一一失去。

    所以,秦天涯有些等不及了。

    “夏意星,这就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吗?”秦天涯看着夏意星,低声问道。

    “我对你,需要什么样的态度?”夏意星笑了笑,她的笑容看上去非常的平淡,她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我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我什么人,你没资格管我,我到底想要怎么样,那都是我的事情,你现在明白了吗?”

    秦天涯的嘴角狠狠抽动着,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寒芒。

    “你们都出去。”秦天涯看了眼莫成飞和肖遥继续说道。

    他觉得,这一次夏意星是真的打算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如果这些话被肖遥或者是莫成飞听到,那显然是不合适的。

    莫成飞赶紧站起身,然后捂着自己的耳朵跑了出去,这对他而言,似乎也算是一种解脱。而且莫成飞觉得,现在包厢里的火药味实在是太重了,江湖险恶,他必须得撤啊!

    莫成飞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肖遥依然坐在椅子上,并且夹起了一个狮子头,张开嘴咬下来半个,要不是因为一口吃不下,他真想直接塞进嘴里,海天大酒店不愧是五星级饭店,这红烧狮子头,竟然能如此鲜美,光凭这道菜,自己这一次也是不枉此行了。

    “肖先生,你也可以出去了。”秦天涯盯着肖遥,目光冰冷。

    “我今天来,是你请我来的,请我来吃饭的,对吗?”肖遥放下了筷子,看着秦天涯说道。他依然没有站起身的意思。

    “是。”秦天涯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该好好吃饭了,凭什么你让我来,我就得来,你让我走,我就得走?”肖遥笑着说道,“你秦大少爷想把我们弄走,无非也就是想要夏意星在外人面前给你留点面子而已,你要面子,难道我肖遥就不要面子了?”

    说完,他又夹起了自己刚才没吃完的狮子头,继续吞进嘴里。

    肖遥是真的不高兴了,他觉得,这个叫秦天涯的家伙有些太把他自己当回事了,肖遥愿意给他面子,愿意往后退一步,那是因为他知道秦家确实不是那么好惹的,要是可以的话,他未必就得站在对方的对立面。

    可是现在,肖遥觉得已经没这个必要了,这个秦天涯和莫成飞简直就是一个德行,一丘之貉,更让肖遥觉得不舒服的是,这个秦天涯不给他面子。

    实际上,肖遥并不是一个把面子看得太重的人,但是,他要不要是一回事,别人给不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秦天涯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震惊,脸上的表情也很不自然。

    “行了,等我吃饱了,我就会走的,对了,如果你觉得我在这碍事的话,你可以自己出去啊,我绝对不会拦着的。”肖遥一边吃着,以便对秦天涯说道,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对方,这简直就是一种蔑视,侮辱,但是,肖遥也不会觉得自己这么做有多么的不合适。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秦天涯没打算给肖遥面子,更没打算和肖遥建立什么友好的关系,那肖遥为什么还要给对方面子啊?他的脑子又没问题。

    热脸贴冷屁股这样的事情肖遥没做过,他也永远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并且秦天涯的身份,也绝对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压力,肖遥见过很多有钱人,非常多,哪怕是非洲一些钻石矿的矿主,也有一部分就死在了肖遥的刀下,所以,拳头才是硬道理,这句话,说的永远都没什么错。

    有些人就会认为,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武力是最没有用的,最有用的还是权势,可是说的简单点呢?要钱,就是为了能多找一些人为自己卖命,要权,就是借助某些官方的力量,归根结底,这不还是武力吗?你腰缠万贯又如何,你富可敌国又如何,你醒掌天下权又如何?只要我高兴,只要我愿意,就能让你悄然无息的失去生命,失去了生命那就什么都没有,你该不该怕我?

    这个道理,还是肖遥的三爷爷告诉他的,尽管大爷爷二爷爷对此都嗤之以鼻,但是肖遥却奉为名言,因为他觉得有道理,所以,他就会相信!

    夏意星看着肖遥的眼神稍微闪了闪,最后嘴角也露出了一种笑容。她觉得肖遥和她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各方面都不一样,这样的人,或许是最有趣的。

    “肖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天涯并没有大动肝火,也没有立即就将自己脸上的愤怒写在脸上,这是他非常不屑于去做的事情,一个随意将情绪显现在脸上的人,并没有多么霸气,相反的,这样的人,实际上是最无用的。

    如果秦天涯现在就暴跳如雷,那肖遥会觉得秦天涯就是个草包,但是对方并没有这样,他阴沉着脸,脸上除了冰冷,没有别的表情,即便是眼神里都没有任何杀意,这反而让肖遥觉得非常不舒服。

    就像一条毒蛇,在它打算咬你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装腔作势的,如果它搞出了太大的动静,那也就代表它并没有杀心,或许只是你不小心误入了它的领地,只要离开就可以了。

    肖遥微微眯了眯眼睛,看了眼秦天涯,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没有给对方任何回答,依然吃自己的东西。

    “肖遥,你说的对,我没办法让你离开,那我就自己离开好了。”秦天涯说道。

    秦天涯这句话说完,肖遥倒是没什么感觉,反倒是夏意星,脸色不是很好看了。

    秦天涯说了话,他也这么做了,他站起身,走到了门口,然后拉开包厢的门,慢条斯理走了出去。

    他连一句多余的狠话都没有说。

    “他对你怀恨在心了。”夏意星说道。

    肖遥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从手边拿起了几张餐巾纸,贴在一起擦了擦嘴,慢吞吞说道:“我知道。”

    “那你不怕吗?”夏意星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外星人一样。

    以前不管她和秦天涯去哪里,那里的人都会犹如众星捧月般把他们围在中间,然后什么样好听的话都能说出来,夏意星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子了,实际上,从她很小的时候,这些话就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遍,所以她明白,有些话可以听,有些话,听听也就过去了,不必当真。

    “我为什么要怕?”肖遥摊手道,“他打不过我的。”

    夏意星先是一愣,接着掩着嘴笑了出来。

    “你可真有意思。”夏意星说道。她眨着眼睛,就像夜空中的星辰,明亮,闪烁着光芒。

    “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肖遥丝毫不吝啬对自己的夸赞,因为他本身就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夏意星站起身,拿起了拿瓶茅台酒,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后双手端着酒杯,凑到了肖遥跟前,笑眯眯说道:“来,我敬你一杯!”

    肖遥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但是并没有立刻仰头喝下,而是用一种狐疑地眼神看着夏意星,问道:“找我喝酒可以,但是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啊?”

    夏意星没有说话。

    肖遥以为她找不到理由了,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喜欢为别人着想的人,生怕夏意星会尴尬,于是帮着夏意星出着主意:“如果你真的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你可以说就因为我长得好看,放心,即便这个理由听上去没什么诚意,我也会喝的!”

    夏意星又笑了,咯咯笑着,笑容非常简单,不会藏着任何东西:“那我要是只是单纯地觉得你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呢?”

    肖遥仔细想了想,联系了一下上下文,他顿时觉得夏意星不是一个可爱的人,反正这话听着不像是夸人!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