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六章 就当让我睡得安稳
    经理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说清楚自己此时的心情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他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张望了望,脸上满是惊奇。

    他在想,那个叫肖遥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苏凛然如此忌惮?

    “经理,我们怎么办?”一个服务员问道,说是服务员,实际上这哥们也是混道上的混混。

    “我哪知道怎么办?”经理没好气道,“苏总说了,这个人,咱们惹不起,不单单是咱们惹不起,即便是他,也惹不起,说的简单点,即便对方想要拆了这里,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帮他联系挖掘机了。”

    服务员似乎也有些惊讶,愕然道:“这哥们到底是谁啊?”在他们这些人的心里,苏凛然简直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在海天市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即便用上只手遮天这个词语,也亦无不可,可是即便是他,竟然也会如此忌惮这个叫肖遥的男人?

    “行了,少废话了,我们先滚一边去,这位大神要是揍了我们,那我们也都是白挨揍。”经理到底是个明白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从一个底层小混混爬到现在这个地步,所以得到了苏凛然的回答之后,他立刻就明白什么是他现在能做的,什么是他现在不能做的了。

    经理那一帮人走了之后,肖遥就在包厢里开始审讯了。

    他将包厢里的音乐声音调大了最大,这让何雷有些迷惑不解:“你想干什么?”

    “我怕你等会惨叫的时候声音太大了,吓到别人。”肖遥看着何雷,一脸认真说道。

    何雷打了个寒噤,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魔鬼一样。

    他总觉得对方不怀好意,实际上,有脑子的人也都能猜出来肖遥不怀好意。

    肖遥往前坐着,他就往后退着,直到最后,背靠墙壁,无路可走,只剩下身体还在不停地哆嗦。

    肖遥嘴角带着冷笑,说道:“你害怕了?”

    要不是因为担心对方会出手揍自己,何雷肯定会翻翻白眼,然后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告诉肖遥,你要是我你能不怕?

    “怕的话,就赶紧把你们的老窝说出来,这样你肯定不会受罪了。”肖遥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在心里骂我是傻.逼,我要是你的话,肯定也会骂,但是,如果你现在不说的话,等会肯定会后悔。”

    肖遥说的可都是掏心窝子的话,不过即便何雷决定现在说了,肖遥也断然不会轻易放过对方的。

    能让他恨得牙痒痒的人不多,但是拐卖人口绝对是其中一个。肖遥就是想不明白,难道像何雷这样的人,自己就没有孩子吗?难道他就体会不到,孩子父母那种深入骨髓的痛吗?

    这种人,能轻易放过?如果肖遥真的放过了对方,他肯定会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

    何雷并没有回答肖遥的问题,可能是他觉得,回答不回答都没什么意义,反正对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肖遥取出了烈火针,看着何雷。

    何雷微微一怔,忍不住开口了:“你这是银针?”

    “差不多。”肖遥点头。

    “随身带着银针,那你是中医吗?”何雷问道。

    “是。”肖遥倒是也没有否认。

    “那你一定宅心仁厚?”何雷就想看到了救星一样,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倒霉?

    “你说我宅心仁厚,我是百分百接受的,因为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我是个好人,所以我不会放过你。”肖遥说道,“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自己心里清楚。”

    “哼,你就觉得我是坏人?相反的,在我妻子孩子他们看来,我是个好人,好丈夫,好爸爸,你现在想要折磨我,抓我,他们一定会觉得你是个坏人,这个你怎么说呢?”何雷冷笑道。

    “我不是来和你讨论人生哲理的,如果别人和我说这样的话,我肯定会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但是你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只能觉得恶心,因为……你不配!”最后一个字说完,肖遥手中的烈火针已经扎入了何雷的穴道。

    一阵扎入,何雷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也没有什么疼痛,但是这反而让他感到心惊。

    这一针扎入,他没什么感觉,这绝对不能说明肖遥没什么手段,相反的,这能证明,肖遥真的是行家,如果扎的痛了,流血了,那对方肯定不是什么合格的中医,绝对是个拿着银针到处招摇撞骗的骗子,可是肖遥不是!

    “嘿嘿,开胃了,现在该吃东西了。”肖遥笑着,第二针已经扎入。

    这一阵扎入之后,何雷就感觉自己的骨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敲碎了一般。

    这种疼痛,简直深入到了骨髓里!

    “啊!”他没办法抑制住自己此时体内的疼痛,张开嘴巴发出了惨叫。

    第三针,也扎了进去。

    第三针扎入之后,何雷的身体已经开始疯狂的捶打着地面了,他本来给自己伸出手,把扎在身上的银针拔掉,可是他的手刚刚放在银针上,就感觉那种疼痛简直被放大了十倍。

    索性他放弃了那样的打算。

    何雷在地上打着滚,脑门上满是汗珠,拼命的嘶喊着,手指在地上扣着。

    他很难想象,疼痛竟然能疼到这样的地步。

    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肖遥说的话,他觉得肖遥刚才真的没骗他,现在何雷真的后悔了!

    他要是早知道自己现在会经历这样的痛苦,先前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的……

    五分钟之后,肖遥捏着鼻子走了出来。

    秦雪赶紧凑到跟前,问道:“怎么样了?”

    “银河湾,棚户区里,很容易找到,就是一个大院子。”肖遥说道。

    秦雪激动地恨不得亲肖遥一口,不过她得理智还是战胜了激动,对着肖遥说道:“你太棒了!谢谢你!”

    肖遥笑了笑,又想起了什么,赶紧说道:“对了,等会你们带那个何雷走的时候注意点。”

    秦雪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道:“咋了?”

    “等会带何雷走的时候,小心一点。”肖遥说道,“他拉了。”

    “拉了?”秦雪一怔。

    “恩,拉了,也尿了。”肖遥说道。

    秦雪终于明白过来了,赶紧离肖遥远远的,就好像何雷是拉到了肖遥身上似得。

    那些警察,一个个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虽然先前肖遥已经将包厢里的音乐声音放到最大了,可是他们依然能听到何雷传出来的惨叫声,有几个胆子小的,现在都是脸色苍白,手脚发软,好像一阵风吹过,就能把他们吹倒一般。

    即便是秦雪,第一次听到那样的惨叫声之后,晚上都做了噩梦。

    那种声音,真的不是能够简单忘记的,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人,可能都会产生心理阴影。那些警察都瞪大眼睛看着肖遥,他们真的很难想象,这个看上去外表阳光清秀的男孩,竟然也能将人折磨的求死不能。

    这还是人吗?他们忍不住的想着。

    “接下来的事情,应该不需要我帮忙了?”肖遥问道。

    “不需要了,我自己能解决!”秦雪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藏匿地点,我就能直接动手抓人了。”

    肖遥点头:“那就好,希望你一切顺利。”

    秦雪点了点头,笑眯眯看着肖遥,问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一次有些热心肠啊?”

    肖遥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秦雪也没等着肖遥回答,只是颇为赞扬道:“其实,我觉得你还是个挺善良的人。”

    肖遥一听,顿时脑袋抬起,拍着自己的胸口,并且对着秦雪竖起了大拇指:“我也是头一次觉得你如此有品位!”

    秦雪满头黑线,连忙低下脑袋:“当我没说……”

    肖遥觉得秦雪这样就显得非常不友好了!

    和秦雪分开之后,肖遥就开着车回了家,和以前一样,他推开别墅大门的时候,就听见了李潇潇的声音。

    “回来了?”

    肖遥“嗯”了一声,走到了李潇潇跟前,抬了下脑袋,问道:“你怎么每次都等我?”

    李潇潇笑了笑:“你不在家,我睡不着,总觉得没什么安全感。”

    肖遥开玩笑道:“那照你这么说的话,你岂不是一辈子都离不开我了?”

    他之所以说这句话,完全是抱着一种开玩笑的态度的,肖遥敢对天发誓!可是当这句话说出口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原因无他,现在他和李潇潇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微妙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确实不是聪明人能干出来的。

    果不其然,肖遥的话说完之后,李潇潇就笑眯眯地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说道:“那你就娶了我,这样的话,我就会有安全感了,怎么样?你就当是为了让我每天晚上能睡好,好不好?”李潇潇说道。

    肖遥真想给自己一耳光,这不是闭着眼睛往坑里跳吗?

    他讪笑着没有说话,李潇潇似乎也没打算为难他,背着手转过了身。

    “我先上楼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还有,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告诉我,我们李氏集团虽然不想惹事,但是我们也不会害怕任何人。”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已经上了楼。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