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三章 放不出这么臭的屁
    肖遥敢摸着自己的良心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任何想要轻薄秦雪的意思,如果他真有这样的想法,似乎都不需要这么复杂,现在,自己之所以脱掉秦雪的裙子,也是为了给她治病。的小说

    他觉得,自己怀揣着一颗仁者之心,那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了。

    “把秦雪当成一个抠脚大汉,这样就不会有什么感觉了。”肖遥在心里对自己如此说道。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漂亮的抠脚大汉啊!哪有?

    还在昏迷中的秦雪,似乎越发的感觉难受了,梦里呢喃着。肖遥不小心接触到了秦雪的肌肤,却深吸了口气,他觉得秦雪的皮肤简直就像烧着的铁一样烫手,看来,这个妮子的情况已经非常危急了。想到这,他也不敢在有丝毫拖延,直接将秦雪的小内/内拉了下来,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尽量让自己少往那个地方看,可是这一次他需要扎针的地方就在那个地方的旁边三寸处,想要不去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肖遥也是个气血方刚的青年,不禁有些气血上涌,他赶紧捂住自己的鼻子,免得流鼻血。

    要是别人的话,肯定会趁着这样的机会多看两眼,但是肖遥压根就不是那样的人,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那他还是人吗?那他还是个合格的中医吗?作为一个中医,在为病人医治的时候,脑海里就应该自动过滤掉病人的性别,所以肖遥也就多看了一眼而已……

    手持银针,扎入会阴,手持三寸针,穴道三分深,内劲磅礴入,一针定乾坤。

    三分钟之后,肖遥的脑袋上已经溢出了汗珠,这消耗体内的内劲确实不是人干的活,要不是因为现在情况危急,肖遥才不会这么干呢。

    秦雪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红润,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最后随着一声闷哼,也是一泻千里,肖遥长舒了口气,面红耳赤,虽然他知道遇到这样的情况敢怎么治,但是像这样的病症,他也还是第一次尝试,要说不紧张不尴尬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肖遥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他高高顶着小帐篷,叹了口气。

    “哎,这个世界这么乱,我还是如此纯洁怎么办……”肖遥为自己感到叹息。

    他将手中的烈火针装了起来,并且立刻将秦雪的衣服穿上,他刚站起身,的门就被人踹开。

    肖遥深吸了口气,心想还好自己动作快,不然秦雪还不得给人看光了?自己看了倒是没什么事情,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人都和自己一样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的!

    “小子,你把我们雷哥弄哪去了?”带头的正是那个秃头。其实这个时候,被肖遥打晕了的何雷已经醒了过来,但是他却不敢出来,就是担心万一自己出来了,是不是还要被肖遥摧残,所以还是先给秃头发了个短信。

    “我在这里面!”听到了秃头的话,躲在卫生间里的何雷赶紧拉开门跑了出来。

    秃头赶紧凑到跟前,关切道:“雷哥,你没事?”

    “没你麻痹事!”何雷瞪圆了眼睛,“我草泥马的,你不是在外面吗?怎么这孙子进来的时候你都不知道?”

    秃头尴尬不已,他怎么可能真的就在外面傻傻等着呢?自然是拉着妹子去对面的宾馆里开了一间房好好探讨一下男人和女人在生理上的不同了,不过他是跟着何雷混饭吃的,所以即便心里有所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是是是,雷哥,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秃头好奇问道。

    “我哪知道去?应该是那个小贱人的男朋友,妈的,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人,今天既然敢进这个门,那就别想着活着出去了!”何雷冷笑着说道,他的心里早就憋了一团火,要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肖遥,非得拿酒瓶子把这个家伙的脑袋给敲开!

    “呵,你几天没刷牙了啊?”肖遥盯着何雷,笑着问道。

    何雷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多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秃头在边上小声解释道:“雷哥,这小子是在说你口气大呢!”

    “啪!”何雷怒火中烧,巴掌一样,甩在了秃头的脸上,瞪圆了眼珠子,眼睛里似乎都喷着怒火,“你他妈说什么?”

    秃头满脸的委屈,简直欲哭无泪,这话又不是自己说的,是那个年轻的男人说的好不好?你为什么要打我啊?秃头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要冤。

    “给我上,把这小子的胳膊腿给老子下了!”何雷骂道。

    秃头点了点头,跟在秃头身后的几个年轻人也都朝着肖遥冲了过去。

    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紧张的表情,反而都是一脸的窃喜。他们觉得,肖遥这种战斗力不足五的渣简直就是给他们送战绩的。虽然何雷暴躁,但也是出了名的大方,只要他们今天把面前这个年轻的男人狠狠揍一顿,让何雷高兴了,那还能少的了打赏的钱吗?

    一想到这,他们就是心花怒放,一个个也是冲劲十足。

    肖遥也没把他们太放在心上,懒洋洋的挥出胳膊,挡下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的拳头,然后凌厉挥出一拳,朝着那个男人的胸口砸了过来。

    那个男人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也没多想,觉得这也就是个巧合,并且看到肖遥的拳头朝着他挥过来之后,也学着肖遥先前的样子将胳膊挡在了胸口处……他觉得这一招看上去还是挺帅的。

    然而,他和肖遥的结局却截然相反,肖遥是挡下了他的拳头,但是他却被肖遥的拳头直接轰飞了出去。

    肖遥并没有刻意的避开男人招架出来的胳膊,而是直接硬生生挥在了对方的胳膊上。咔嚓一声,那个男人的胳膊都被肖遥给轰断了。

    “啊!”一声惨叫,在包厢里响起,让人听着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找死!”剩下几个人见自己的兄弟被肖遥轰飞了,虽然心里有些惊讶,但是也没多想什么。准确的说,他们的脑海里也没时间去想别的东西,他们都在想,等自己料理了那个年轻的男人之后,何雷会给他们多少钱。

    “啪!”一个男人拎起一个酒瓶子,朝着茶几砸了上去,一声脆响之后,就凭似花开裂,尖锐的玻璃口非常具备杀伤力,而那个男人却抱着自己的脑袋惨叫了起来——飞溅的玻璃渣,把他的脑袋给划破了。

    这个故事教育了他,电视里那些帅帅的动作大部分都是骗人的,比如先砸碎玻璃瓶,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六个男人,转眼间就倒下去了两个。

    “卧槽泥马,你们都在干什么?给我上啊!”何雷已经有些抓狂了。

    剩下的四个男人,这才立刻反应了过来,再次朝着肖遥扑了过来。

    肖遥眼神微微一变,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也不再像先前那样留手了,原本他还以为,自己雷霆一击之后会震慑住这些人,让他们收手,可是现在看来他明显是想多了,这些人压根就没打算就此放过肖遥,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沾上了之后甩都甩不掉。

    既然没办法不战而胜,那该出手就得出手了。

    肖遥的速度飞快,拳拳到肉,即便那些人都想方设法的闪躲,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明明觉得自己都已经躲开了,可是肖遥的拳头或者是脚都落到了他们的身上,这让他们感到郁闷不已。

    没多久,六个男人都趴在了地上,发出一阵阵悲怆的哀嚎。

    而这个时候,那个何雷和秃子,也都是一脸的目瞪口呆,甚至都忘记了逃跑。他们的眼神空洞,似乎大脑都停止了思考,这也不怪他们,只是肖遥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这一眨眼的功夫,秃头带来的六个人,就都被肖遥给料理了。

    直到肖遥重新站在何雷面前的时候,何雷这才反应了过来,脚下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这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他看着肖遥的眼神也满是惧意,身体也在发抖了。

    何雷觉得,自己这辈子见过了很多大风大浪,而且每天过的也都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可是这一次,他是真的被肖遥给震慑到了。

    “你……你别过来!”何雷说话的声音也在颤抖。

    “你让我别过来,我就别过来了?”肖遥好笑道。

    “噗通!”何雷再次跪了下来。

    这倒是个非常识时务的人,而且也不会把什么尊严当成一回事,这说跪就跪的,一般人哪能干得出来啊?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都是我的错!”何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看上去就像是到了地狱开始忏悔了一样,他跪着爬到了肖遥的跟前,两只手拽住了肖遥的裤脚。

    肖遥吓得赶紧往后退了几步,他主要是担心何雷的鼻涕会不会弄到他的裤子上。

    “你说话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虽然肖遥没什么严重洁癖,但是也受不了何雷这副模样啊。

    “大哥,你放过我,我真是吃了狗胆,竟然还敢对付您,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

    “呸!我放不出你这么臭的屁!”肖遥一脸的鄙夷,一脚把秃头踹到了一边,而这个时候,他的身后也传来了秦雪的声音。

    “肖遥,不能放他们走。”秦雪微微坐了起来,看上去还是有些精神不足,但是她生怕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如果这一次让何雷走了,那下一次想要在接触到何雷,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