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一章 被下了药
    龙阳。..

    秦雪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如果让肖遥看到她今天的穿着一定会惊讶的连眼珠子都瞪出来,性感的红蓝色花纹小短裙,白色小衬衫,还能看到里面黑色的胸.罩,一条白色的丝袜紧紧裹住小腿,看上去简直让人把持不住,垂涎三尺。

    更要命的是,秦雪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哪根神经抽了,竟然还化了浓妆,这包厢里本来就灯光昏暗,看上她那张粉底大多了的苍白脸颊,都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呀!小雪,你可算是出来了,来来来,陪我唱首歌!”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大腿都有正常人腰粗的胖子冲着秦雪招了招手,笑眯眯说道。

    秦雪听到这句话,一道厌恶的神色一闪而过,接着就佯装出献媚的表情,凑到了胖子跟前,娇滴滴说了声:“雷哥,你唱歌可真好听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这放的是原唱呢!”

    这话听着都假,要不是包厢隔音效果不错,隔壁包厢的非得过来和他们打一架!

    “哈哈!恩,我这嗓子是天生的。”这么假的奉承,偏偏胖子还真当做一回事,实在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恩……雷哥,等会唱完歌,你们打算做什么啊?”秦雪小声问道。

    雷哥听到秦雪的这句话,眼神中就闪过了一丝淫光,似笑非笑看着秦雪:“等会要做什么事情,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雷哥自我感觉,他已经将自己想要透露的消息透露出去了。

    奈何,秦雪压根就没想到雷哥心中的想法,只是稍微皱了下眉头,好奇问道:“什么呀?我不知道啊!”

    雷哥的嘴角抽了抽,此时的他心里有些好奇了,他忍不住的想,这个秦雪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在可以卖萌!

    这一次,秦雪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主要是因为她得到情报,这个叫何雷的男人,是个拐卖儿童团伙的头子,不过现在还没有掌握到对方关押孩童的地点,所以还不能立刻进行抓捕,而且上面也没有对这个案件发布批条。

    可是秦雪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就打算先私自行动,这也是她行动的一个方法,先装成学生妹,搭上线,然后和何雷混熟,摸清出对方的藏匿地点。

    不过,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展开行动,再加上没有批条,她也没办法调动警力,所以,她就想到了肖遥,之所以直接叫救命,是因为她觉得如果自己不把情况说的严重点,肖遥可能都不回来。

    那个家伙,可不是多么热心肠的人!

    在的包厢里,除了秦雪和何雷之外,还坐着另外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也都点了两个陪唱的女孩。而且,这个时候那两个男人的手都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了,秦雪都能看到他们的手已经伸进了女孩的裙子里。

    何雷其实也很羡慕自己的两个同伴,但是他却意识到,秦雪似乎依然和他保持着距离,两个人并没有挨着坐,中间隔了差不多有两个拳头的距离,每当何雷想要靠过去的时候,秦雪都会往边上挪开,这让何雷感到非常的不高兴。

    他觉得,秦雪能看上他就是冲着他的钱来的,结果都到这了,又开始装清纯,这让他很不满意!

    “嘿嘿,雷哥,那啥,我和小玉先出去一下,就在对面的酒店里呢!”一个瘦子站起身,牵着那个陪唱的女孩,笑嘻嘻说道。

    何雷看了他一眼,微微眯了眯眼睛,笑骂道:“你小子,就是心急!行,先去!等会我给你电话。”

    “好!”瘦子点头,搂着那个女人就走了出去。

    瘦子走了,何雷就有些坐不住了,一双贼眼在秦雪凹凸有致的身体上上下打量着,最后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咬了咬牙,站起身拍了拍另外一个秃头男人:“跟我出来一下。”

    秃头有些好奇,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站起身跟着何雷一起走了出去。

    走出包厢,带上门之后,秃头才问道:“雷哥,啥事啊?”

    “上次那个药,你今天带来了吗?”何雷沉声问道。

    秃头这才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还有些内涵,笑眯眯说道:“咋的,雷哥,你还打算对那个女孩下药啊?”

    “废话,你就没看出来吗?她压根就没打算跟我怎么样!”何雷似乎有些恼怒,“妈的,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想要钱呢,还是想假装清纯呢?”

    “管她到底是什么原因啊!总之啊,只要服了那颗药,即便她原本是个贞洁烈女,到时候也会变成荡.妇的,哈哈!”

    说话间,秃头就已经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玻璃小药瓶,大概也就是小拇指般大小,递给了何雷,笑眯眯道:“雷哥,这药,还是一次用一粒的好,药效太大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会死人的。”

    “恩,我知道了,放心,我还没谱吗?”何雷点了点头,碰巧这时候,一个穿着小马甲的服务员坐了过来,大概是要给他们这个包间送啤酒的,何雷赶紧拦下他。

    “是送这个包间的?”何雷问道。

    “是的。”服务员点了点头。

    “给我,我自己端进去。”何雷说道。

    “恩?”服务员先是一愣,不过也没有任何意见,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了何雷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何雷将篮子放在了地上,从里面娶出了一瓶啤酒,打开之后,又从小瓶子里倒出了一颗药丸,扔了进去,随便晃了晃。

    “无色无味,保证安全。”秃头在边上说道。

    重新打开包厢门,两个男人走了进去。随即,何雷就将啤酒瓶放在了桌子上,并且开始开啤酒。因为灯光昏暗,再加上秦雪的注意力也不在这上面,所以并没有发现有一瓶啤酒是早就已经打开了的。

    “小雪,喝一瓶?”何雷将放了药丸的啤酒瓶递给了秦雪,笑着说道。

    “雷哥,我不会喝酒。”秦雪推脱道。

    何雷脸色一沉,不满道:“喝酒就跟喝水一样,都是张着嘴往里面倒,哪有人不会喝的?小雪,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秦雪真想一巴掌抽死这个雷哥,老娘只是想赶紧摸清楚你们藏匿孩童的地方而已,你们就不能直接带着我过去吗?非得弄这些虚头虚脑的干什么,难道不知道大家都很忙吗?不过,这样的话,秦雪也只能在脑子里想想,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雷哥,我真的不会喝酒。”秦雪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并不是多么的安全,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着清醒的大脑是必须的,如果喝酒,可能会给自己造成什么麻烦。

    “哈哈,没事,一瓶,也就一瓶而已,你不会喝,雷哥也不会勉强你的。”那个秃子在边上笑着说道,“一瓶啤酒,总不可能喝醉?”

    秦雪犹豫了一下,担心如果自己继续推辞,会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所以,只能苦笑着点头,说道:“那就一瓶!”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的酒量不是很好,但是一瓶啤酒,还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说着,她已经从何雷的手中接过了酒瓶。

    “来,小雪,我先敬你!”何雷按捺住内心的狂喜,脸上波澜不惊,微笑着说道。他的笑容看上去竟然是那么的绅士,要是不了解他的人看到他脸上这样的微笑一定会觉得这个何雷是个非常正直的好人!

    秦雪也没想太多,或者说,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想到这酒里面还有问题,和何雷碰了一下之后,就仰着脑袋喝了一大口,随即又将酒瓶放在了茶几上。

    何雷倒是无所谓了,反正只要秦雪喝了一口,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虽然他以前没有用过这种药,但是却看到秃头用过,对方也只是喝了一口,就立刻变得浪荡无比,他就不相信秦雪能扛得住!

    五分钟之后,秦雪的手就按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小雪,是不是不舒服啊?”何雷立刻关切道。

    秦雪看了何雷一眼,强笑道:“有一点……可能是酒劲太大了,我现在有点头晕。”

    何雷心里冷笑,头晕?要真的只是头晕,那倒是小事了,等会才是正戏呢!

    何雷和秃头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的得意。

    慢慢的,秦雪的脸上就是一片潮红,就像发了高烧一样。

    “这包厢里怎么这么热啊?是不是没开空调?”秦雪说道。

    “不会啊,二十五度,开着呢!”秃头说着,指了指他身后的空调。

    秦雪眯着眼睛看了眼空调,确定空调开着之后,立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是一名警察,或许没有什么非常丰富的经验,但是作为一名警察,该有的警惕性还是要有的。

    “你们……在酒里放东西了?”秦雪深吸了口气,脸上满是怒容。

    何雷和秃头都有些惊讶,大概没想到秦雪竟然会这么快就有所察觉,索性也都懒得装下去了。

    “哈哈!小雪,你可真聪明啊!我放的都是调节气氛的东西,等会,就有你舒服的了!”何雷哈哈大笑,笑的有些张狂。

    秦雪脸色大变,自己内心的猜测得到了验证之后,她立刻站起身打算离开,但是这刚站起来,就又坐在了沙发上,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一样。

    “你……你无耻!”秦雪愤怒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