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八章 我要是不让呢
    虽然肖遥的手只是触碰在银针上,但是却依然会不小心触碰到夏意星的身体,那如同凝脂般的肌肤,如同婴儿般的水嫩……

    而每当肖遥的手从夏意星的身上划过的夏意星都会忍不住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古怪了,夏意星可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当然,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异性会用这样的方式触碰到她……

    “等下可能会有点疼,你得忍着点。..”肖遥认真说道。

    夏意星目光狐疑地看着他,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再犹豫了之后,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半眯上眼睛,似乎这就是眼不见为净……

    肖遥哭笑不得,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夏意星体内的那只蛊虫,现在肖遥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体内剩余的劲气强行冲出,虽然这样的办法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快的,但是,这样的办法也会让夏意星承受很大的痛苦,所以,肖遥这个时候也是有些紧张的。

    “夏小姐,我还是要再次告诉你,等会真的很疼。”肖遥说道。

    他原以为夏意星会告诉他,再痛都没事,让他放心来,可是肖遥错了。

    “那我万一扛不住这么办?”夏意星认真说道。

    肖遥也没办法了:“扛不住就硬抗,还扛不住就死扛!难道你想让自己的小命丢在海天市?”肖遥说道。

    听到了肖遥的话,夏意星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看来,她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怕,最起码的她还是有些畏惧死亡的,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不怕死呢?

    肖遥也会害怕死亡,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最起码现在他还没有找到天灵草,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父母,很多事情也都还没有弄清楚……

    “有感觉了吗?”肖遥问道。问这番话之前,他已经开始慢慢往夏意星的体内渡入这自己体内的劲气。

    “啊!”夏意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头,“稍微有点……就是从你插.进来的那个地方,有点疼……你轻一点,可不要插.太深了……”

    肖遥差点没直接喷出来!我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老子插的是银针,不对,那叫刺,你能不能说的不要这么低俗!不过,肖遥转念仔细一想,似乎夏意星说的也没什么错,要责怪,也只能怪他想的太多了……

    本来肖遥看到夏意星这副样子,就已经憋着一团火了,在听到夏意星犹如银铃般的声音,再加上她说出口的话的内容,就有些难受,并且小帐篷也已经搭了起来,他稍微往下弓了弓身体,生怕夏意星看到自己此时的不对劲,那可就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咳咳……你忍着点。”肖遥说完,又赶紧使劲甩了甩脑袋,想要将自己脑袋里那些“杂念”给甩飞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肖遥也有些吃不消了,而这个时候,也终于到了最后一步,他深吸了口气,再次调节着自己体内的气息,随后,眼神中闪过了一道精光,闷哼了一身,将体内劲气直接逼入了夏意星的体内。

    而下一秒,夏意星也发出了一声惨叫,脸上的表情也变了,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原本粉粉的小脸这个时候又是一阵惨白,身体都在轻微的颤动着,脑门上也流出了细微的汗珠,她紧紧咬住嘴唇,这副模样反而有些妩媚……

    漂亮的女人,不管在做什么,都是那么的迷人,肖遥认真地想着。

    忽然,肖遥得眼神落在了夏意星的手臂上,眼睛微微眯了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在夏意星的左臂上鼓起了一个小包,此时还在拼命的蠕动着,肖遥想也没想就猜到是什么了,立刻用一根银针沿着手臂,割开一厘米长的小口子,立刻流出了漆黑的血液,而随着血液流出的还有一个大约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浑身漆黑的虫子,腥臭无比,看上去非常恶心,刚放出来肖遥就弹在了地上,然后就是一脚踩死。这东西留着也就是害人的,既然是个祸害,那还干嘛留着呢?

    而随着蛊虫被逼出来之后,夏意星的脸色也在慢慢好转,等到了最后,她的脸色已经又像先前那样红润了,只是气息还不是那么的稳定。

    “我现在抱你到床上去。”肖遥说道。

    “恩……”夏意星声如蚊吟,脑袋轻轻点了点,表示同意了肖遥的话,现在的她浑身都没有力气,想要自己站起来,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肖遥再一次接触到夏意星的娇躯,又是一阵心猿意马,好在他的自制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否则的话,肯定会惹怒不住对夏意星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

    可是……现在的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

    站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躺在床上的夏意星,肖遥先是愣了愣神,等反应过来之后,就打算拉开门子先给夏意星盖上,只是他刚走过去,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住手!”一个男人大喝,肖遥转过脸,就看到了秦天涯以及站在秦天涯身后的李潇潇还有那个经理等一群人。

    秦天涯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杀气,似乎都恨不得将肖遥活生生剥了皮。

    “你想干什么!”秦天涯快步冲了进来,然后就将被子给夏意星盖上,之后,又猛然转过脸,挥着拳头就朝着肖遥的面门砸了过来。

    让肖遥没想到的是,这个秦天涯竟然也是个练家子的,倒是有些拳法,速度也很快。

    肖遥身体一矮,躲开了这一拳,心中怒火中烧。

    “你还对我动手?”肖遥气急,稍微侧了下身体,躲开了秦天涯再次挥出的拳头,并且掐住了对方的说完,怒目道,“有你这样对恩人的吗?”

    肖遥真的很生气,自己都快将体内的劲气耗干了,这才让夏意星捡回了一条命,结果他们不感激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动手,这不是恩将仇报是什么?

    “哼,你骗谁呢,谁治病还要脱了衣服的?”秦天涯觉得肖遥简直就是在把自己当成傻子骗,他难道就是觉得自己书读得不多,看上去比较好骗吗?

    秦天涯这是含怒出手,并且他本身就似乎练家子的,而肖遥虽然并不虚对方,可是现在的他情况却有些特殊,先前给夏意星针灸治病,已经浪费了体内很大一部分内劲,所以,速度和力量上都下降了很多。

    一个措不及防,他的胸口就挨了秦天涯一拳,身体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了身体。

    秦天涯见肖遥中招,眼神中也闪过了一丝得意的色彩,并且抓住了这个机会,再一次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妈的,当我好欺负了是不是?”肖遥一阵火大,架住了对方的拳头,同时,往前一脚踹出,踹在了秦天涯的腹部,只是这一脚的力道依然有些不足,虽然踹中的目标,但是想要给秦天涯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显然是不可能的。

    “住手……”这个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正是躺在床上的夏意星。

    夏意星的脸色并不是太好看,眉头紧皱着:“给我住手。”

    她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虚弱。

    秦天涯微微一愣,然后赶紧走到了床边,忙问道:“意星,你没事?这个家伙没把你怎么样?”

    “不关他的事情……”夏意星现在是真的连一个字都不想多说,但是又不想秦天涯误会肖遥,毕竟肖遥怎么说也是救了她的命,要是因为她,受到什么伤害的话,那夏意星的心里也过不去。

    秦天涯微微一愣,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

    夏意星说完这句话,就再次昏睡了过去,她实在是太累了。

    秦天涯转过脸,看着肖遥,阴沉着脸:“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帮她治病,不然呢?”肖遥没好气道。

    “只是治病?”秦天涯显然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肖遥现在所说的话。

    “那你就当我占了她的便宜好了。”肖遥冷笑着说道。

    “你……”秦天涯又是一阵气急。

    他还想再冲上来,但是两个男人已经挡在了肖遥的跟前。

    秦风秦云!

    “秦天涯,你想干什么?”秦风抓住了秦天涯的手腕,冷艳看着他。

    “秦风,秦云?”秦天涯看到这两个人,也是有些惊讶,“你们怎么在这?”

    “哈,你能在这,我们就不能在这了?”秦云笑着说道,“怎么的,你秦大少特殊一点啊?”

    “秦云,你说话最好客气点,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天涯收起拳脚,开口说道。

    秦云耸了耸肩膀:“别介,我们在外面可不敢说我们和你秦大少是一家人,你多威风啊。”

    看得出来,秦风秦云对秦天涯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感,而且,肖遥也从他们之间的对话中判断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秦云秦风和秦天涯出自一个秦家。

    “你们让开。”秦天涯说道。

    “要,我要是不让呢?”秦云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盯着秦天涯,面露嘲讽之色。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