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七章 连环蛊!
    肖遥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但是最后他还是睁开了双眼。的小说

    “作为一个医生,眼中便没有男女,我现在只是想要治病救人,脑子里绝对不会存在任何别的思想!”肖遥一脸严肃地说,不过他得严肃也超不过三秒,接着就是满脸的苦笑,“可是……我不单单是个专业的医生,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肖遥又是使劲摇着脑袋,深吸了口气,再次给浸在水中的夏意星施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肖遥的脸色也变得越发苍白,以气渡针,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和内劲的事情。而此时,原本清蓝的水,此时也变得乌黑,虽然不会夸张的说像墨汁那样,最起码也是浑浊不清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浸在浴缸里的夏意星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中略显疲惫。

    “你是……”夏意星看了眼肖遥,大脑迅速想起了这个男人,她深处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脑袋,“我怎么会在这……”

    下一秒,在这间屋子里,爆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声。

    “啊!”夏意星大声叫着,然后就是两条胳膊抱住了自己胸前的“要处”,两条粉雕玉琢的腿,也立刻夹.紧,尽管她自己也知道,现在做着一切都已经是为时过晚了。

    “叫什么叫,早都看完了。”肖遥撇了撇嘴说道。

    “你……你混蛋!”夏意星伸出一条胳膊,挥舞着巴掌就朝着肖遥的脸颊扇了过来,她羞得脸色通红,又给她添加了几分娇俏。

    肖遥赶紧往后退了一步,气道:“我说你这么女人,怎么狗咬吕洞宾啊!要不是我的话,恐怕这个时候你就不是睡在浴缸里,而是睡在棺材里了。”

    “你骗谁呢!”夏意星现在当然不会相信肖遥的话,她还觉得肖遥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这个家伙竟然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了扔在浴缸里,更可恨的是,他竟然还满脸委屈的样子……

    肖遥冷哼了一声,指了指夏意星的腹部。

    夏意星下意识的低下了脑袋,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这一看,也让她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在她的腹部,插了五根银针。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夏意星怒道。

    “针灸呗。”肖遥说道,“你先前中毒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听肖遥这么一说,夏意星就是一阵头疼,大脑也开始回想着先前所发生的事情……

    “你先出去!”夏意星忽然发现,现在并不是自己思考任何问题的时机,于是赶紧抬起脑袋冲着肖遥吼道。

    肖遥看了眼夏意星,眼睛在夏意星的身上侵略似得打量着,说道:“我都说了,该看的我都看到了,不该看的,我也多看的差不多了,你现在让我出去也没什么意义,还有,你的针灸还没有结束,如果我现在出去的话,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到时候,如果你还想让我救你,恐怕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听完了肖遥的话,夏意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面露犹豫之色。

    在她和肖遥说话的时候,她也回想起了先前所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就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头晕,然后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光了一样连站都站不稳,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的时候,她似乎也听见了肖遥的声音。

    “你确定我真的中毒了?”夏意星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肖遥,似乎并不是多么愿意相信对方说的话。

    “不是。”肖遥摇头。

    “你骗我?”夏意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我也没骗你,我只是说你没有中毒,但是却并没有说你毫发无损,你确实没有中毒,但是你中了蛊。”肖遥一摊手说道。

    “中蛊?”夏意星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阴沉,道,“苗疆蛊毒?”

    “可以这么说。”肖遥点了点头。

    夏意星倒吸了口凉气。

    肖遥看到夏意星如此表情反而有些好奇了:“你相信我说的话?”

    “我为什么不相信?”夏意星摇了摇头,“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蛊毒的存在,只是没想到我的运气竟然会这么差。”

    肖遥笑道:“倒也不是说你的运气差,只能说你长得太漂亮了。”

    夏意星哭笑不得:“什么意思?这和我长的怎么样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太漂亮了,所以你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包括那个想要下蛊的人。”肖遥解释道。

    夏意星苦笑:“要是真的照你这么说,还真是我的错了。”说到这,夏意星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原本红润的脸,此时更是红的就熟透了的苹果一般,轻声说道,“你赶紧给我针灸啊!难道你想一直让我保持这样吗?”看的出来,现在的她确实非常的羞涩。

    肖遥这才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走到了跟前,伸出手,开始继续通过银针往夏意星的体内渡入这自己的内劲。

    内劲刚刚渡入,夏意星的眼神中就闪过了一道亮光。

    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发生着变化,被银针刺中的那些穴道,此时正在慢慢变得温烫,似乎还有一股暖流在轻轻流动,让人整个精神都有着说不出的愉悦,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在肖遥为她针灸的时候,她也在用一种好奇地眼神看着肖遥,心里有些捉摸不透了。

    她知道,肖遥所使用的针灸手法,出源于中医,可是她又有些难以相信,在她的记忆力,那些有名有实力的中医,无一不是上了年纪饱读诗书并且有着丰富阅历的小老头,可是肖遥今年的年纪才多大啊!竟然就已经拥有了如此高超的医术?

    发现肖遥也真的只是给她做针灸之后,她也算是缓了口气。

    忽然,肖遥的脸色变了,变得有些严肃,他的眼神坚毅,嘴角的肌肉狠狠抽动.着,仿佛遇到了什么非常棘手的大麻烦一般。

    他能感觉的到,在夏意星的体内,存在着一股磅礴阴冷的气息,而这股气息,此时正在吞噬他渡入了夏意星体内的内劲,再照这么下去的话,即便他还能源源不断的往夏意星体内渡入灵气,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现在的他,忽然恍然大悟,局势也明朗了一些。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先前会觉得夏意星体内的蛊毒非常特殊,但是却又能轻易医好了。

    说到底,夏意星的体内,有两个蛊!先前的那个蛊,已经被他用内劲逼了出去,但是对方似乎早就已经猜到肖遥会用这样方式了似得,所以又在夏意星的体内多种了一个蛊毒,而这个蛊毒,恰好能克制住肖遥体内的灵气。

    “这个蒋天路,可真是够阴险的!”肖遥咬着牙,愤怒说道。

    肖遥的脸色表情落在夏意星的眼里,这个聪明的女孩就立刻猜到了什么,也是同样皱起了眉头,对着肖遥小声问道:“很复杂吗?”

    “很复杂。”肖遥绝对不是那种打肿了脸充胖子的人,复杂就是复杂,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看来,这一次我是真的要死了。”夏意星苦笑了一声,也放松了很多,原本,她的另外一条胳膊还护在了他的胸前,但是现在,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多余的,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即便被肖遥多看了几眼,又能怎么样呢?

    “我只是说比较麻烦,但是却并没有说我没办法。”肖遥皱眉,似乎对夏意星这不信任的态度而感到不满。

    夏意星听到了肖遥的话,倒是眼前一亮,愕然问道:“难道你还有办法?”

    肖遥得意笑了笑:“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没有办法了,而且,别说你身上中了两个蛊,即便是三个蛊,四个蛊,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会找到应付的办法。”

    夏意星看着肖遥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从变得愤怒,不满,鄙夷,到现在的疑惑。

    她在想,肖遥到底是哪来这么大的信心,自己这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了吗?

    肖遥重新为夏意星切脉,并且,再次用银针封住了夏意星身上几个比较特殊的穴道,旋即便再次为她是真,体内的灵气,也想不要钱一样再次往夏意星的体内渡入着。

    不过这一次,肖遥也控制好了自己的内劲,免得再次被蛊毒吞噬,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一切都得小心翼翼的,小心驶得万年船,既然都已经医治到这里了,那肖遥就必须得保证最后的成功,否则的话,那自己不是白忙活了?

    他不是一个喜欢做亏本生意的人!

    那股蛊毒,一开始依然非常排斥从肖遥体内渡入夏意星体内的灵气,但是慢慢的,排斥的压力也越来越小,最后那蛊毒似乎也变得温顺了起来,这倒是让肖遥觉得有些惊讶,心里忍不住的想着,难道是自己的帅气感动到了夏意星体内的那只蛊虫?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