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肖遥和秦雪都有些好奇了。的小说

    二牛反复的说,他不能说,他不能说,说了之后就会死。

    别的暂且不说,最起码这一句话,给肖遥和秦雪透露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火确实是二牛放的,二牛也真的是受人指使,否则的话,二牛断然不会如此说的。

    “到底是什么人让你放火的!”秦雪似乎有些着急了。

    肖遥瞪了她一眼:“你好好开车,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话说现在的警察都是这么不喜欢遵守交通规则的吗?”

    秦雪白了肖遥一眼,不过也意思到自己现在这样确实有些危险了,所以还是专心开着车,目不斜视。

    肖遥盯着二牛,二牛满脸的恐惧,眼神闪躲,都不敢正视肖遥的目光。

    “谁告诉你,你说了就会死的?”肖遥问道。

    “他说的,他说的。”二牛哆嗦着身体说道。

    他不停的说着“他”,明显知道什么,但是不管肖遥怎么用,二牛都不愿意多说,似乎那是不能触碰的禁地,肖遥都有些好奇了,那个只是二牛纵火的男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能让二牛产生这样的恐惧呢?

    没多久,车稳稳停在了警察局门口,肖遥拖着二牛,跟在秦雪的后面走进了审讯室里。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秦雪拍了拍手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愕然道:“交给我?”

    “是啊,在审讯方面,你可是专家。”秦雪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不过所幸点了点头,反正即便让秦雪他们审讯,估计也不会得出什么结果,还不如自己上阵呢!

    秦雪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然后开始玩手机,肖遥盯着坐在他对面的二牛,目光如炬。

    “你不要这么看着我了,即便你弄死我,我也不会说的。”二牛说道。

    “弄死你?”肖遥摇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呢?看来,你还是太单纯了。”

    二牛微笑道:“那你可以关我啊,关一辈子都成,反正我孤身寡人一样,爹妈早就死了,现在又欠下了高利贷,那些人都想找到我然后弄死我呢,正好你把我关起来了,我吃国家的,喝国家的,还不会被那些人抓到。”

    坐在边上的秦雪抬了下脑袋,看了眼二牛,很是无语,她还真没想到二牛竟然是这样的奇葩,这也幸好有肖遥这样的高手,要是她自己来的话,肯定什么都问不出来,白白浪费力气。到时候,还会被肖遥嘲笑,被别人指责,这个锅实在是太大了,秦雪觉得自己背不动。

    肖遥也有些无语了,这个二牛,确实是个打光棍,孑然一身,无所畏惧啊!

    好在,他还有烈火针。

    他看了眼秦雪,低声说道:“你的心理素质怎么样?”

    “什么?”秦雪没能立刻反应过来。

    “如果你的心理素质不是很好,现在就出去,我怕接下来的场面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你看不下去。”肖遥认真说道。

    秦雪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立刻联想到了当初肖遥审讯王志斌时那审讯室里发出的惨叫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脸色都有些苍白了。

    那样的惨叫声,秦雪这辈子也就只听过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让秦雪这辈子都难以忘怀,她当时就觉得,肖遥简直就是个变态!

    倒是二牛,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哼,少演戏唱双簧吓唬我,牛哥不是吓大的!”

    “对,你不是厦大的,是北大的。”肖遥笑道。

    秦雪可怜看了眼二牛,无奈摇了摇脑袋,感情这个叫二牛的家伙还没有感觉到危险悄然降临呢,他竟然还以为自己在和肖遥唱双簧,目的是为了吓唬他,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呢?秦雪觉得,二牛都已经蠢到无解了。

    “肖遥,我还是留在这里,正好可以学学。”秦雪咬着牙说道。

    虽然她觉得肖遥的手段太过于残忍,但是不得不说,那是非常有效的,她觉得,自己要是学会了这一招,以后在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也多了一条捷径,这才咬着牙说。

    肖遥笑着摇了摇头:“你学不会的。”

    秦雪倒是有些不服气了:“哼,我这还没学呢,你怎么就知道我学不会了?少瞧不起人!”

    肖遥发誓,自己并没有瞧不起秦雪的意思,主要是因为他用针灸刺激别人脉搏的时候,还需要渡入内劲,而秦雪显然不具备这个实力,想要学会针灸逼供,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秦雪这么以为,那肖遥也没办法解释了,干脆还是让她看着的好,免得让这个女人觉得自己是个小心眼,害怕她偷师,从而鄙视自己。

    肖遥绝对不希望有任何一个女人鄙视自己,哪怕是心里暗暗鄙视也不行!

    “既然你想看,那就看。”肖遥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同时打开了烈火针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阵毫针,并且刺进了二牛的说完。第一针也就是加强痛苦神经敏感度,并不会一针见效,让二牛感受到什么疼痛,所以这第一针下去,二牛的脸色都没变一下,反而看着肖遥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嘲讽道:“怎么了,你这是在给我做针灸吗?你怎么知道牛哥我最近这段时间有些腰酸背痛腿抽筋的呢?”

    总的来说,现在的二牛看上去要远比先前镇定,看来他是觉得肖遥和秦雪也没办法耐他如何了。

    肖遥倒是不着急,又是第二针扎了进去,这一针,立刻让二牛变得脸色。

    他的脸涨得通红,咬紧了牙关,好像受到了莫大的痛苦一般。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二牛也没先前那么淡定了,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恐惧中又伴随着惊愕。

    “别着急,这还只是第一针而已。”肖遥微笑着说道,“接下来,还有呢!”

    说完,第三根针也扎进了二牛的肌肤内。

    这一次,二牛再也没办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痛苦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哀嚎,脑门上满是汗珠,脸色也不再是涨红,而是直接苍白,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此时也在轻微的发抖着。

    “啊!”他不停地哀嚎着。

    “叫什么叫啊?我都说了别着急,还有呢。”肖遥说完,又是一阵扎入,不过这一针倒是没有给二牛继续造成伤害,不过,这一针也让二牛更加恐惧了,因为这一阵扎入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好像失去了声音一样。

    这一针,肖遥扎的是无声穴,也就是俗称的哑穴。

    二牛更加恐惧了,他不害怕死亡,不害怕被关起来,但是现在他害怕了,他害怕自己会一辈子都没办法说话,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以后还怎么生活啊?他虽然没办法说话,但是秦雪却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痛苦和惊恐的神色。

    实际上,在二牛发出惨叫的时候,秦雪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

    她也不知道肖遥到底做了些什么,更不知道此时二牛正在经历着什么样的痛苦,但是她相信,此时的二牛一定非常痛苦,因为她在边上看着,都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等你愿意说的时候,就点点头,明白了吗?”肖遥说道。

    他也不想扎二牛的无声穴,但是这个家伙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肖遥担心自己的耳膜会被震坏。

    二牛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就跟开了振动模式的手机一样。

    他张开嘴巴,拼了命一样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嘴巴张了半天,也没办法发出任何一个音节,他伸出手,想要拔掉手臂上的银针,却被肖遥紧紧按住。

    “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而已。”肖遥冷声说道,“先前我告诉过你,你想我杀了你,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既然你已经做了错事,那就必须要为自己做的错事负责,我这么说应该没错?”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是转过脸对秦雪说的。秦雪其实很想指责肖遥说的不对,但是仔细一琢磨,发现肖遥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如果二牛不去纵火,烧掉哈利药厂的话,现在的二牛也不会经受这样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二牛咎由自取。

    忽然,二牛重重点了点头,肖遥的嘴角也流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拔掉了扎在无声穴上的银针,问道:“告诉我,是谁让你放火的!”

    二牛张开嘴,使劲喘了口气,他现在忽然觉得,能说话都是一种莫大的幸福:“是……”

    刚说出一个字,二牛的脸色忽然大变,接着就噗通摔在了地上,同时,身体不停的抽搐着,并且口吐白沫,肖遥脸色微微一变,迅速站起身绕开桌子走到了二牛的跟前,并且果断伸出手拔掉了二牛身上的银针,但是二牛却依然不停抽搐,口吐白沫。

    肖遥伸出手,握住了二牛的脉搏,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二牛的脉搏,非常混乱,好像乱成一团的线,而肖遥还没办法找到线头,更让肖遥感到压抑的是,此时二牛的脉搏,还在慢慢变弱,估计要不了三十秒,二牛就会失去呼吸,并且从二牛此时脸上的表情看,二牛正在经受着一种难以承受的痛苦……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吓傻了秦雪。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