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说了就会死!
    肖遥他左一脚,右一脚,一脚一脚又一脚,踹的胖子满地打滚,在加上这胖子身体本来就过于肥胖,此时这满地打滚的模样,简直就像个大皮球正在转着。..

    瘦子满脸的错愕,等他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不知道肖遥一共往胖子的身上踹了多少脚了。

    “你他妈敢打我大哥?”瘦子大喝了一声,就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本来肖遥还在踹着胖子呢,忽然感受到背后传来了一道疾风,眼神微微一变,嘴角带起了一抹冷笑,想了没想只是根据着身后的劲风忽然转脸并且凌厉踹出了一脚,这一脚稳稳踢在了瘦子的肚子上,瘦子脸色一变,挥在半空中的拳头也没有落到肖遥的身上,身体就已经飞了出去,并且砸在了一张赌桌上,那张桌子上的牌九也掉的满地都是,一个男人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声吼道:“我草泥马!老子的双天至尊啊!”

    说完,他又对庄家道:“老子的是对天至尊,你看到的啊!”

    庄家显示愣了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你的至尊?妈的,至尊在哪,你倒是拿来给老子看啊!”然后他们两个人就掐了起来。

    瘦子挣扎着爬起来,捂住了自己的腹部,一脸的痛苦之色,不停地倒吸着凉气,他确实没想到,肖遥看上去不算强壮的身板,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暴发力,他觉得,哪怕是部队里的特种兵,恐怕也不过如此。

    “我不但要打你大哥,还要打你呢,你能把我怎么样啊?”肖遥没好气道。

    瘦子张开嘴,怒吼了一声,吼完了之后就再次朝着肖遥扑了过来,大有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肖遥脸色倒是不变,只是有些嘲弄的看着瘦子,他也能看得出来,瘦子是练过一些的,不过仅仅凭借着这些,就想让肖遥吃亏,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肖遥往前移了一步,伸出手握住了瘦子的说完,并且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膝盖已经高高抬起,狠狠顶在了瘦子的腹部,瘦子的表情都开始扭曲了,随着一声哀嚎,身体再次飞了出去,然后就摔在了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好像受到了其他的冲击力一般,弯着身子躺在地上,犹如一只烧红了的龙虾。

    瘦子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根柱子狠狠砸中了肚子一样,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似乎就是连肠子都黏在了一起,这种疼痛感,让他短暂无法呼吸。

    肖遥重新走回了马三的身边,推了推马三:“我回来了,我来踩着。”

    “啊?哦哦!”马三迷迷糊糊,往后退了一步,二牛这还没休息一下呢,就又被肖遥给踩住了,他真想大吼一声,不要换人了好不好?

    二牛其实这个时候很想大骂几句的,但是又担心自己还是会被肖遥给蹂躏,所以还是放弃了先前的想法,先前肖遥蹂躏瘦子胖子的那一幕,现在还刻在他的脑海里,他简直有一种感到胆寒的感觉。

    他真是想不明白,这个年轻人怎么能这么暴力呢?难道他不知道,现在是文明社会,动手打人是非常不对的吗?

    秦雪也凑到了跟前,看了眼二牛,长舒了口气:“终于找到他了。”

    马三身体震了一下,看了眼肖遥和秦雪,小声问道:“肖先生,你们这一次来赌场,就是为了找这个家伙的?”能在社会上吃的开,那马三就肯定不是傻子了,听秦雪和肖遥之间的对话,他也算是听出了一些眉头,立刻问道。

    肖遥笑了笑:“是的。”

    马三试探着问道:“这小子,得罪您了?”

    “恩……确实得罪我了。”肖遥重重点头。

    马三立刻大怒,义愤填膺怒目圆瞪道:“妈的,这傻.逼胆子也太大了,肖哥这样的人是他能得罪的起的?肖哥,只要你一句话,这小子我帮你处理的干干净净!”

    秦雪听到这句话条件反射般问道:“你以前处理过?”

    马三有些尴尬,这样的事情他以前也确实干过,但是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不是?可是,他也不敢当着肖遥的面扯谎,所以索性沉默不语,算是一种默认,只不过这样的承认不会让人抓到把柄而已。

    可惜的是,他万万没想到秦雪就是一个警察,最起码这个时候秦雪就已经把马三给记下来了,准备等这件事情完了之后一定要调查的清清楚楚,看看这个叫马三的家伙手底下到底有多不干净。

    “马老板,我的事情结束了,我现在也该走了。”肖遥笑着说道,“这个家伙,我会自己解决的。”

    马三点了点头,笑道:“好,肖哥你是不是开车来的啊?我送送你?”这个中年男人跟在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屁孩后面叫着哥,这场面看上去多少有些滑稽,但是在场的人却没一个人敢笑出来,他们虽然不知道肖遥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们都知道马三是什么人,笑话马三?他们现在还真没这样的本事。

    “对了,我想知道,兑换筹码还在先前那个窗口吗?”肖遥走了几步就折回身看了眼马三问道。

    马三的嘴角肌肉狠狠抽动着,他还以为肖遥已经把这件事情彻底的忘了呢,妈蛋,你们这样的有钱人,有必要还在乎这么点小钱吗?有必要吗?

    马三见肖遥一直都在盯着自己,心里也明白了,看来,确实有这么必要……

    “是的,就在门口那个小窗口,会直接把钱打到你的卡上。”马三说道,“当然了,也可以直接给您现金,不过这一次毕竟是八百万,估计没那么多的现金。”

    马三觉得,以肖遥的身份,这个时候肯定会说,算了,不就八百万嘛?没现金我就不要了!

    可是他猜错了。

    肖遥微微一笑,认真说道:“没事,我有银行卡,打卡上也好,这样最起码方便一些。”

    马三的心又在滴血了,偏偏什么没办法说,只能眼睁睁看着肖遥离开……

    这对马三而言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痛苦啊,一般而言,都是被人给赌场送钱,能有几个人赢了赌场的钱还能好端端走出去的呢?

    二牛被肖遥拽着,走出了赌场,他想要呼喊,但是在他的锁骨处却插着一根银针,他的脸上满是惊恐,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没办法开口说话。

    兑换了筹码之后,肖遥开着车,和秦雪一起离开。

    车上,肖遥伸出手,拔掉了坐在后面的二牛锁骨处的烈火针。

    “你现在可以说话了。”肖遥说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二牛满脸恐惧地看着肖遥,他在想,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会什么魔法,否则的话,为什么只是用一根银针就能让自己说不出话呢?

    “我们?”肖遥稍微沉吟了一下,“我们是好人。”

    开车的秦雪翻了翻白眼,她觉得肖遥可真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你也算好人?如果你也算好人的话,估计我们这些警察也都得下岗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似乎真的永远都没有坏人了!

    秦雪扭头看了眼二牛,又立刻转过脸看着前方的车辆,说道:“我是警察。”

    听到秦雪的这句话,二牛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因为颤抖以至于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

    “你……你是警察?那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啊!难道我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了吗?”二牛咬着牙说道。

    肖遥都忍不住笑了,说道:“你说呢?别的先不说,就是赌博,也能抓你?”

    二牛的脑袋稍微缩了一下,眼神闪躲,也不敢在多说些什么了。

    “当然了,我们找你,肯定不单单就是因为这点小事的,要是真的只是抓赌,也不可能就抓你一个不是?”秦雪说道。

    二牛的心又揪紧了。前一秒钟他还在想,即便真的是抓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以前又不是没有被抓过,最多罚款,关几天,然后就能出来去下一个赌场了,可是这想法还没成型呢,就被秦雪的话给打碎了。

    不单单是抓赌这个简单?二牛立刻联想到了什么。

    “是谁让你放火的。”肖遥忽然开口道。

    秦雪看了眼肖遥,略显好奇。

    如果是她开口发问的话,肯定会先问二牛知不知道哈利药厂,然后慢慢往那边推,一步步走,可是肖遥这一上来就问是谁让二牛放火的,似乎已经咬准了火就是二牛放的一样,这种刑讯问法,还是值得自己学习的,这样一来,二牛不知道深浅,一定会觉得自己等人已经掌握了他纵火的证据,看来,这个肖遥还是有些本事的嘛!秦雪的心里想着。

    实际上,事情并没有秦雪想的那么复杂,肖遥也不知道秦雪的手上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还以为秦雪已经确定了纵火者就是二牛呢!

    听到肖遥的问话,二牛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大脑都有些死机了,他张了张嘴,眼神闪烁着,但是好像又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逼紧了嘴巴,使劲摇了摇脑袋:“我不说,我不能说!我要是说了,我就会死!”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