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鸡汤留在桌子上
    忠心狗,白眼狼。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其实不然。

    狼群里,很少有叛徒。

    可是这一次,狼王心寒了,他害怕的不是那十来口漆黑的枪口。他害怕的是背叛。

    他转过脸,眼神在身后那十一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眼神如刀,刀刃锋利。

    “告诉我,是谁。”狼王问道。

    十一个人都没说话,他们都抬头挺胸,看着狼王,眼神中不参杂任何的情绪,好像压根就没听到狼王的话一样,他们用这样的方法对狼王:“不是我。”

    谁会在这个时候承认呢?

    “狼王,我们认识很久了,我一直都把你当朋友,但是我错了,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朋友。”苏凛然嘲讽道,“你就是个动物,但是我不一样,我是人啊,我是有血有肉的人啊,这样我们还怎么做朋友呢?”

    狼王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阴沉的脸,似乎都不需要说任何话,都能达到震慑的效果。

    “我真替你憋屈,你还记得你的原名叫什么吗?你还记得你的父母是谁吗?你只知道秦朝南,只知道你是狼王,你都快要忘记自己了。”苏凛然说道,“难道你就不会觉得憋屈吗?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狼王冷笑:“如果可以话,我现在就像用刀抹了你的脖子——你不觉得你很啰嗦吗?”

    “觉得。”苏凛然说道,“但是我觉得你可笑,你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卖了多少条命?你为了他出生入死,你得到了什么?在他的眼里,你和我不过是他可有可无的狗而已。”

    “不是。”狼王摇头,“你背叛了他——狗不会。”

    他又在拐着弯骂苏凛然连狗都不如了。不过苏凛然也不生气,在这种情况下还想让狼王对他笑容和煦,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他今天会想要杀我,你怎么就知道他明天不会杀了你呢?”苏凛然问道。

    “他不会。”狼王摇头,“我不会背叛他。”

    “那你相信你自己也会被背叛吗?”苏凛然嗤笑道。

    他觉得狼王是一个没长脑子的家伙,为什么非得那么死脑筋呢?难道他觉得,这是好事吗?反正不管狼王是怎么想的,苏凛然都不会认为狼王是一个聪明人。

    在他看来,狼王是个有本事的人,就像他刚刚知道狼王要来杀他的时候,他吓得连饭都吃不好了,甚至还专门花了大价钱,从特殊渠道弄来了这么多把枪,即便是这样,他都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因为狼王实在是太可怕了。

    因为可怕,必须要杀!

    “要么臣服,要么死亡,你选。”苏凛然说道。

    “我选择……”狼王犹豫了一下,再次开口,“让你死亡!”

    说完这句话,他就一个箭步往前冲了几步。

    “杀。”苏凛然淡漠道。

    那十来个男人,都毫不留情的扣动了自己的扳机。

    别墅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在加上这十几把枪的枪口都配上了专用的消音.器,所以他并不担心枪声会引来警察。

    狼王等人,似乎已经变成了困兽。

    “嗒嗒嗒嗒嗒!”枪声不止,弹壳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苏凛然满脸的享受,似乎这是一首悠扬的音乐。

    在狼王动的那一刻,跟在他后面的十个人,也都立刻往前冲着,他们无所畏惧,只有一个往后退了几步,躲开了枪林弹雨。

    他的脸上带着冷笑,望着狼王等人的背影,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他觉得苏凛然说的对,以他的能力,能得到更多,而不是在那个地下室里每天重复着训练,那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

    他不喜欢那样的生活,他对苏凛然口中的“灯红酒绿”充满了神往。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才是属于他的生活。

    狼王的速度很快,快到让肉眼都难以捕捉,即便是肖遥看到他此时的速度也会感到惊讶,因为即便是他,可能也做不到这样的地步。

    这是一个高手。

    他一脚踩在了沙发上,借着这股力道,身体临空而起,一把抓住了二楼的木板,借助着双臂的力量往上拉扯着身体。

    “嗖!”这是子弹钻进身体的声音。一颗子弹从他的左臂横穿而过,溅出了几点血腥。

    然而,狼王就像一个中了病毒的生化人一样,仿佛对此一切浑然不觉,依然往上爬着。

    任凭左臂往下滴血。

    他的眼神木讷,表情也很木讷,他没有高兴,没有痛苦,甚至连一丝的恐惧都没有,他还是那张死人脸。

    苏凛然的眼皮稍微跳了跳,立刻往边上移动了几步。他觉得即便是这样,自己还是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除非狼王和他手底下的那十匹狼都失去了呼吸,他才会觉得是安全的。

    另外一个男人也冲了上来,他一只手抓在了木板上,但是他却没有狼王那么好的运气。“砰!”的一声,子弹从他的脑袋上横穿而过,他的身体便掉了下去,砸在了茶几上,茶几应声而碎,一片片碎玻璃从他的体内插过。

    狼王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纵身一跃,跳上了二楼。

    他飞快的朝着苏凛然移动着,接着一脚踹在了栏杆上,身体再次一跃而起,并且躲开了一片弹雨,紧接着,又是翻了个跟头,在他先前站着的位置,木板被子弹洞穿。

    “嗖!”一颗子弹再次钻入了他的脚踝。狼王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他跛着一只脚,继续往前突进着,寻找着最好的路线,能降低风险到苏凛然的跟前。

    可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

    “小心!”忽然,狼王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接着他的身体便被扑倒,可是扑倒他的那个男人,身体却中了无数颗子弹。

    他被射成了筛子。

    那个男人的脸上和狼王一样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没有害怕,没有恐慌。

    慢慢的瞳孔扩散,他最终还是失去了呼吸。

    除了那个往后退却的人,跟着狼王往前冲的人,都变成了筛子,别墅里,白色的墙壁,地板,似乎都被油漆突然成了红色,鲜红刺眼。

    就像狼王此时的眼睛一样,红的可怕。

    他走的路线弯弯曲曲,谁都能看出来,因为在他的身后,拖着一条血痕。

    终于,一颗子弹从他的身体里钻了过去。

    那是心脏的地方。

    “砰!”他终于倒了下来,眼睛瞪得很大。

    在他倒下来的那一刻,苏凛然终于舒了口气,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很多。

    终于,原本的危机感,解除了。

    “终于死了。”苏凛然擦了把脑门上的汗,沉声说道。

    他身后的那十几个黑西装面无表情。

    他们都不是苏凛然的手下,而是苏凛然花了重金从泰国请来的雇佣兵。

    “嗒嗒嗒嗒嗒!”又是一阵枪响。

    这让孙凛然吓了一大跳,他猛然转过脸,却发现站在他身后的十几个黑西装,枪口都冲着天。

    “你们干什么?”苏凛然似乎有些生气,他们知道自己的天花板花了多少钱弄的吗?打了这么多的洞,打算让自己晚上躺床上看星星?

    “他是个英雄。”一个大汉面无表情说道。

    “英雄?”苏凛然冷笑,“我觉得,他是个蠢货,原本他不用死的,只要他向我低头,自断双臂,我会放他一条生路,甚至还会给他一笔钱,让他一辈子安康。”

    那个大汉看了眼苏凛然,摇了摇脑袋。

    苏凛然不会理解他,就像他们不会理解苏凛然一样。

    他们杀狼王,是因为他们是雇佣兵,拿钱办事,这是他们最起码的职业操守。

    他们对狼王致敬,是因为狼王的身上有那么一股热血。

    他们不了解狼王,也不知道狼王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他们却又不得不去尊敬这样的人。

    “那个,苏老大,我可以上去了吗?”站在楼底下大厅的那个恶狼团成员开口说道。

    苏凛然点了点头。

    那个男人大喜,从楼梯上了二楼,在经过狼王身边的时候,他还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嘴里骂骂咧咧:“哼,傻.逼,幸好老子没跟着你,不然这一会不也得死了?”

    说完,他就转过脸,眉开眼笑的朝着苏凛然走去。

    然而,他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发现,苏凛然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身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他的眼皮子猛地跳了跳,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背后传来了一阵寒意。当他明白了什么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一把冰凉的匕首,从他的脖子处刺入。

    他条件反射般伸出手摸向了自己的脖子,手心一片湿润,甚至还能闻到血腥味。

    他的眼睛瞪得很大,慢慢转过脸,看着站在他被背后脸色苍白如纸的狼王,接着他长大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重重摔在了地板上。

    狼王又露出了一丝微笑,一丝不是那么僵硬的微笑。

    “砰!”狼王再次倒在了地上,身体开始抽搐着,他原本是想等着苏凛然走到自己跟前的,但是他知道苏凛然不会走过来,苏凛然了解他,他又怎么会不了解苏凛然呢?

    这是一个小心到了骨子里的男人。

    他颤抖着身体,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最后一条短信。

    还在家里的那个她说,鸡汤留在桌子上,回来记得尝一尝……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