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是谁出卖了我!
    那个女人穿着一件白衬衫,看上去也只有二十七八岁,实际上,她的实际年龄已经有了三十八岁。()她捧着汉白玉,呆了很久。

    她是一个没有时间概念的人,特别是在思念一些人的时候,她会忘记一切。不知不觉,眼泪黯然滑落。

    忽然,房门被推开。

    另外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浅色的旗袍,长发盘起。旗袍并不似乎很长。

    她看上去,要比白衬衫女人年长一些。

    “小柔,还不睡觉吗?”旗袍女人坐进屋子,坐在了床边,翘起一条腿,看着白色衬衫女人脸上带着平淡的笑容。

    白衬衫女人抬起脑袋,看了眼旗袍女人,微微一笑:“大姐,我还睡不着。”

    旗袍女人露出了一丝苦笑,伸出手,在秦柔的头发上抚摸着:“这二十年,你哪天晚上能睡着呢?”

    秦柔没有说话。

    她依然盯着汉白玉,看得出神。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忘了。”旗袍女人说道。

    “有些事情可以忘,有些事情我忘不掉。”秦柔抬起脑袋盯着旗袍女人,说道,“你们何必还要苦苦相逼呢?”

    “楚辞穹说明天要请我吃饭,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旗袍女人说道。

    听到楚辞穹这三个字,秦柔的眼神中毫不避讳的露出了一丝厌恶,她抬起脑袋盯着旗袍女人,问道:“请你?”

    旗袍女人微微一愣,摇头:“请你。”

    “那我便不去。”秦柔说道。

    “他一直都想和你谈谈。”旗袍女人苦口婆心道,“过去的都过去了,人活着就得向前看,楚辞穹为了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结婚,难道你还看不出他的决心吗?”

    听到这句话,秦柔忽然笑了起来。

    她看着旗袍女人,问道:“他的决心?那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放下,你们可曾看到过的决心?”她的声音很轻柔,但是在轻柔里,却又夹杂着一把把亮铮铮的刀。

    旗袍女人皱眉:“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愿意把他们都放下?”

    “放不下。”秦柔抚摸着汉白玉,就像抚摸着一个孩子。手法非常细腻,又是那样温柔。

    “那他们要是都死了呢?”旗袍女人忽然厉声。

    “他,你们杀不了,也找不到。”秦柔嗤笑道,“如果不是他失踪了,谁敢把我留在秦家?谁敢限制我的自由?谁敢动我一根毫毛!”她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旗袍女人身体一怔,接着就再次露出了笑容:“那……那个小家伙呢?”

    听到旗袍女人的话,秦柔愤然起身,怒视旗袍女人,咬紧牙关,双目通红,就像……就像一只发了怒的母狮子!

    “你们找不到他!”秦柔将汉白玉放到了一边,盯着旗袍女人,冷声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秦家找不到的人。”旗袍女人说道。

    秦柔知道旗袍女人说的都是实话,只要秦家愿意,那就不存在找不到谁。

    秦柔先是愤怒,接着便笑了起来,重新坐了下来,又拿起了那块汉白玉。

    “怎么?”旗袍女人微微一愣,有些没明白秦柔的意思。

    “秦家若敢动他一根毫毛,我便让秦家烟消云散!”秦柔说道。

    “你是在吓我?”旗袍女人的脸上看不出喜悲。她的语气很平淡。

    “大姐,我怎么会吓您呢?”秦柔摇头,“母亲不在了,您对我而言,就是母亲一样的存在。”

    旗袍女人怜爱的看着秦柔,苦笑:“我知道你不是在吓我,你只是在警告秦家,不错,你有这样的能力,我们也都相信,你能做到。但是,小柔,你有想过吗?过分的执着,就是一种傻,你现在真的很傻,楚辞穹不好吗?”

    “不好。”秦柔较真地说。

    旗袍女人深吸了口气:“那你告诉我,他那里不好。”

    “哪里都不好。”秦柔说。

    旗袍女人站起身,走出了屋子,并且带上了房门。

    秦柔嘴角露出了一丝胜利般的微笑,但是就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笑容戛然而止,她盯着那块汉白玉,深吸了口气,目光闪烁:“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旗袍女人下了楼,走到了一楼的客厅里。

    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老人。

    老人看上去,大概已经有八十多岁了,但是眼神中的光泽,却依然明亮。

    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老人拿起红酒瓶,往高脚杯里倒了一杯,在灯光下,鲜红色的红酒就像正在流淌的血液。

    “她怎么说?”老人盯着红酒杯说道。

    “她说,放不下。”旗袍女人说道。

    “放不下?”老人露出了一丝冷笑,“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不知道。”旗袍女人摇了摇头。

    “你知道。”老人喝下红酒,眯着眼睛看着旗袍女人,说道,“你肯定知道,楚家有双龙,秦家有双凤,你会不知道吗?”

    “父亲,我确实不知道。”旗袍女人深吸了口气,缓声说道。

    “哈哈,既然真的不知道,那便算了。”老人说道,“放不下,就斩断嘛!多简单的事情呢?”

    旗袍女人闻言一惊,赶紧道:“那样会让小柔更加愤怒,这对我们而言不是好事,父亲,你知道小柔的性子,如果她真的发怒了,即便她也姓秦,秦家也定然会遭难。”

    “我什么时候说,我们动手了?”老人看了眼旗袍女人,眼神略微怪异,道,“难道不能让别人做吗?”

    旗袍女人说道:“谁会愿意做呢?”

    “我觉得,楚辞穹一定不会拒绝的……”老人笑着说道。

    旗袍女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哈哈,到时候,小柔一定会恨死了楚辞穹,说不定还会继续壮大我们秦家,借助秦家的力量碾碎楚家了,这对我们而言,难道不是好事吗?”

    旗袍女人瞪大眼睛看着老人,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会有父亲,如此算计自己的女儿?

    “这对小柔而言不公平!”旗袍女人的嘴唇都在颤抖着。

    老人站起身,一步步上了楼,走完了最后一节台阶,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脸看着旗袍女人,好奇问道:“秦鸾,你忘了吗?在秦家,自古以来便没有公平这两个字。”说完,再次抬脚离开。

    秦鸾愣愣的站在原地,最后,长舒了口气。

    “或许,小柔从来就没有错过……”秦鸾苦涩地想着……

    依然还是这个夜,发生着多少不一样的故事,比如……在海天市的某一片别墅群,已经悄然无息的潜入了十几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人。

    这是海天市的一流别墅群了,安保工作是出了名的好,曾经开发商就夸下海口,说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

    确实,蚊子没飞进来,但是人飞了进来。

    这十二个男人,每一个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他们巧妙的避开了巡逻队,又避开了无数个监控摄像头,朝着最中间的一幢别墅悄然逼近。

    他们猫着腰,脚步缓慢,似乎生怕被别人发现。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便是狼王,他动,剩下的十一个人就一起动,他不动,剩下的十一个人也都会一动不动。

    他是狼王,是群狼之王。

    终于,花费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时间,十二个人终于站在了十三号别墅的窗户。

    十二个人就像约定好了一样,分为了两组,每组都是六个人,第一个手臂撑着墙面,第二个就站在他的肩膀上同样如此,而第六个,恰好能跳上三楼的阳台。

    第六个男人,又伸出手抓住第五个男人的手腕,将他拎了上来。

    最后,阳台上已经站着四个黑衣男人了。

    剩下的八个黑衣人,又立刻走到了别墅的正门口不远处,他们站着的这个位置非常巧妙,稍微往前走一步,或者往后多退一毫,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拍到。

    忽然,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而别墅门口的摄像头,原本闪烁着的电源红光也熄灭了。

    简单的说,监控摄像头的电源已经被人从里面切断了。

    狼王一招手,站在他身后的七个人就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别墅里。

    他们的脚步很急促,但是却又不会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悄然无息,踏雪无痕,每一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然而,刚最后一个人进去别墅之后,别墅的大门忽然自动关闭。

    狼王眉头一皱,做了个手势,剩下的人也都停下了脚步。

    “咔咔咔!”他们头顶上的吊灯也都亮了起来。

    亮如白昼。

    二楼,站着数十个白衬衫黑西装,他们的手里,都抱着一把微型.冲锋.枪。

    “狼王,你好,我们又见面了。”苏凛然站在二楼最中间的位置上,盯着狼王,微笑着说道。

    狼王抬起脑袋,盯着苏凛然,眼神中弥漫着杀机。

    他的心里非常的恼火,沉声问道:“告诉我,是谁。”

    “是谁?”苏凛然不解地看着狼王,似乎没明白他的意思。

    “是谁出卖了我。”狼王简单明了道。

    狼王敢保证,今天晚上来杀苏凛然的消息,只有恶狼团的人和秦朝南知道。

    秦朝南不可能出卖他,而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他身后的十一个兄弟里的其中一个了。

    狼王感到一阵冰寒。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兄弟竟然会出卖自己,可是当一切都摆在面前的时候,他又不得不相信。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