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秦朝南的执念
    当天夜里,哈利药厂就被拉上了警戒线,任何人不得进入破坏证据。的小说肖遥觉得这都是百搭,即便真的有什么证据,这一把火也烧的差不多了。

    哈利药厂着火事件,让李潇潇赶到非常的头疼,只能立刻去联系药材供销商,但是段时间内也没什么进展,好在肖遥还认识个药灵,药灵毕竟是海天市的神医,手里又有一家济世堂,中药渠道不少,这一次,药灵倒是帮了个大忙。

    这也算是解了李潇潇的燃眉之急,李潇潇着实感激。

    莫家的保安公司成立了,但是肖遥和李潇潇亦或者是李老爷子,也都没有去,实际上,莫强求也并不指望他们能来,他只是想要让李家的人和肖遥知道这个消息,至于他们到底来不来,莫强求还真无所谓。

    而此时的肖遥,却还在海天市的一幢高档别墅里,坐在他面前的一个老头,则是几十年前曾经在海天市叱咤风云的枭雄,秦朝南。

    秦朝南恭恭敬敬递了杯水给肖遥,颇为激动:“肖遥,谢谢你愿意给我看病!”

    肖遥摆了摆手,看着秦朝南,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是个有戾气的人,如果你心里的这个戾气不消散……说句不中听的话,即便这一次我治好了你,到时候你的身体还是会出毛病的,我不是在吓唬你,也不是在开玩笑,戾气也叫煞气,煞气如体,即便年轻的时候能扛过去,但是等年纪大了,身体的各个技能都开始衰弱了,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秦朝南苦笑点头,但是眼神中却删过了一道寒光,压低了嗓子说道:“那人不死,我这辈子多没办法让戾气消散。”

    肖遥微微一愣,似乎颇为气愤:“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想我也没必要帮你看病了!”

    他真是被秦朝南的态度给气坏了,自己都已经说得那么明显了,他竟然还这么告诉自己,哪怕他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也不能说出来啊,这样搞的自己多没面子啊?

    他站起身,就打算拂袖离开。

    “肖先生请留步!”秦朝南也知道肖遥为什么生气,立刻站起身,看着肖遥的背影,开口说道,“肖先生,敢问如果你最心爱的女人死了,你会不会报仇?”

    肖遥停下脚步,转过脸看着秦朝南,愕然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老婆是被人害死的?”

    “正是。”秦朝南苦涩的点了点头,颇为无奈,“如若不然,我又何必牵挂至今呢?”

    肖遥微微点头,眼神闪了一下,走到了先前的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秦朝南也立刻坐了下来。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倒是也没什么错了,但是我想不明白了,对方是什么人,你到现在都没办法报仇?”秦朝南能参加和李老爷子等人的聚会,这已经侧面说明了秦朝南在海天市超然的地位,这样的人有了仇家竟然还没办法报仇?肖遥觉得这简直有些没办法相信。

    更何况,秦朝南可是以前的枭雄,虽然现在上了年纪,但是手底下的人还在。

    “肖遥,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孩子吗?”秦朝南忽然问道。

    肖遥听到这句话倒是略显惊讶:“你没子嗣?”

    “是。”秦朝南点头,“在三十岁之前,我一直都在奋斗,不想太早要孩子,我的妻子也都很支持我,但是等到我有了一定的基础,打算要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妻子却离开了我……”

    “那你就没找过别人了?”肖遥更加惊讶了。

    以秦朝南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他找不到?别说是他年轻的时候了,即便是现在,秦朝南只要愿意,随意招招手,就能被一些小他几十岁的女人黏上。

    秦朝南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说道:“这里还有个人,我忘不掉,我放不下,我怎么能去爱上别人呢?”

    肖遥微微愕然。

    他确实没想到,在秦朝南的心里,竟然藏着这么多的事情,他也想不出来,这个曾经一手遮天的枭雄,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终身不娶。

    肖遥觉得自己先前的拂袖而走,是对秦朝南的不尊重,也是对他这么多年的执念不尊重。虽然肖遥觉得秦朝南的做法很不明智,但是他却又不得不为此去敬重对方。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在我们的身边,似乎会经常充斥着一些做法可笑的人。

    但是那些可笑的人,我们却又不得不去敬重。

    “秦爷爷,你想要杀的人是谁?”肖遥问道。

    秦朝南眯了眯眼睛,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打算告诉肖遥。

    肖遥叹气,既然秦朝南不愿意多说,他也不好多问,毕竟这都是人家的私事,他没办法去问那么多。

    “手臂给我,我在给你把把脉。”肖遥说道。

    秦朝南眼神中闪过了一道明亮的光,使劲点头,立刻把自己的手腕伸了过去。

    肖遥切脉,片刻,微微皱眉。

    “有些严重。”肖遥如实说道,“正常来说的话,超不过三年。”

    他话说的并不是那么明显,但是他相信秦朝南能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

    秦朝南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清楚,我的身体,却是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虽然我并不觉得死亡多么的可怕,但是如果那个人还活着,我却先死了,我觉得我死都没办法合眼了。”

    秦朝南的这番话里,肖遥能感受得到他对他的仇人深深的怨念。

    这是一个执着的人,执着的爱着一个人,即便那个人已经离开,但是他却依然没有忘记。

    这是一个执着到了极点的人,执着到了仇人不死,都不能合眼的人。

    一个人,一旦有了执念,那就非常的可怕。

    现在的秦朝南,就是一个已经执着到可怕的人。

    “放心,说你活不过三年,是因为你没遇到我。”肖遥说道。

    秦朝南微微一愣,瞪大眼睛看着肖遥,接着就激动地热泪盈眶:“肖遥,只要你愿意治好我,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尽力满足你的,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会尽力给你的!”

    肖遥嘀咕道:“这句话,前几天才有个人这么跟我说,不过她是个女人,所以那个时候的我,比起现在要高兴很多。”

    秦朝南哑然失笑。

    肖遥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烈火针,接着便开始针灸,同时,也往秦朝南的体内渡入自己的劲气,不过当他刚渡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劲气和秦朝南体内的经络连成了一条线,一条细如发丝的线。这条线不是眼睛可以看到的,但是肖遥却能切实的感觉到。

    他深吸了口气,继续渡入着体内劲气,慢慢的,那条线也越来越清晰,就好像自己能熟悉的观察到秦朝南体内的每一个血细胞一样。

    他的脸上写满了惊讶,震惊异常。

    他的表情,倒是把秦朝南的脸色都给吓白了,他赶紧问道:“肖遥,怎么了?是不是我已经没得治了?”他看肖遥表情如此古怪,惊愕,心里自然是这么想的。

    听到秦朝南的这句话,肖遥才算是反应过来,使劲摇了摇脑袋,深吸了口气,并且闭上了眼睛,再次往秦朝南的体内渡入劲气。在渡入劲气的同时,他感觉自己似乎又看到了秦朝南的体内所有器官包括经络。

    这样的发现,让肖遥欣喜若狂。他明白,这是一种独特的感官,而这种感官,肖遥也曾经在《医道玄冥》里看到过。

    难道,自己体内已经慢慢凝聚出了医气?肖遥愕然的想着。

    他了解过《医道玄冥》,也知道医气是依附着劲气才能存在的,医气,是从劲气中分裂中的一种独特劲气,最初级的阶段,就能通过医气和病人的体内产生一种特殊的联系,通过这种纽带,肖遥能通过医气传回来的信息迅速分辨出病人体内的具体情况。

    这说起来倒是颇为复杂,和超声波声呐一样。

    等明白过来之后,肖遥更加欣喜若狂,这对他而言,是一种非常大的突破,因为想要了解《医道玄冥》就必须要先修炼出医气,医气,就像是一张入场券一样,没有了那张入场券,哪怕是把《医道玄冥》那本书翻破,把内容倒背如流,都没什么用。

    有了医气的存在之后,肖遥治好秦朝南的把握也就更大了。

    “现在什么感觉?”肖遥问道。

    “嗯?”秦朝南深吸了口气,说道,“感觉酥麻,酸胀,而且,感觉腹部热乎乎的,就好像有温柔的水在流动一样。”

    “恩……等你想要上厕所的时候就告诉我。”肖遥说道。

    秦朝南哭笑不得,心里想着这和上厕所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肖遥这么说,那他也只能这么理解了,三分钟之后,他就立刻明白了肖遥这番话的用意。

    他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很难看,另外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

    “想上厕所了?”肖遥微微一笑道。

    秦朝南尴尬地点了点头,他的内心也是无比的震惊,在此之前,他可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但是那种内急的感觉,却在一瞬间忽然袭来,打得他措手不及。

    肖遥拔掉了秦朝南身上的银针,摆了摆手:“快点去。”

    都不需要肖遥多说,在最后一根针刚刚拔掉的时候,秦朝南就已经立刻站起身,并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厕所里,开始释放着身体的内存。

    秦朝南觉得,这可能是自己上的最久的一次厕所,差不过多了三十分钟,他才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显些被自己臭晕在里面。

    在提上裤子的一瞬间,秦朝南忽然有一种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明亮了很多。

    他脚步轻盈,背也不再驼着,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你体内的毒素,应该已经排的差不多了,等会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去李家找我,我还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谈。”肖遥说道。

    秦朝南略微思索之后立刻点头:“好,那肖先生,我随后便去拜访!”

    肖遥点头,走出了秦家。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