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李潇潇不高兴!
    过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火才被扑灭,药厂损失惨重,很多名贵的药材都已经被烧完了,只留下灰烬,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的小说

    没有人员伤亡是不辛中的万辛。

    但是这一次起火的原因,却让李潇潇感到非常的好奇,药厂里面的干药材仓库,确实是容易着火的地方,李潇潇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还专门雇人看仓库,而且药厂也有明文规定,禁止携带火种或任何火源,怎么还会着火呢?

    李潇潇深吸了口气,看了眼江建华,问道:“看仓库的那个人呢?”

    “你是说汪洋那小子啊!”江建华一拍脑袋,“别说,我到现在好像也没看到那小子,真不知道这一会他又去哪了,李董你也别着急,我现在就打个电话过去。”说完,江建华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翻找着号码,差不多过了一分钟,才找到那个叫汪洋的男人的号码,接着便打了过去。

    不过,第一遍却并没有打通,等打到第二遍,铃声响最后一下的时候,电话才被接通。

    “我靠,怎么那么吵?”电话刚接通,江建华就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之后才扯着嗓子问道,“汪洋,你现在在哪呢?”

    “什么?”汪洋似乎还是听不清江建华这个时候到底在说些什么。

    李潇潇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别问了,我知道他在哪了。”

    “您知道?”江建华似乎有些惊讶,他还在想着,我都不知道,李董是怎么知道的呢?

    肖遥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没好气道:“那么劲爆的音乐,你还听不出来?在酒呗!”

    江建华脸色一红,低着脑袋看着脚尖也不敢说话了。

    “江建华,从今天开始,你就回家种田!”李潇潇深吸了口气说道。

    因为有了肖遥的帮忙,这段时间以来,哈利药厂的发展非常不错,可以说,在假以时日,就会能垄断整个海天市的中医药物供给,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药厂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然这一次是那个看仓库的汪洋的失责,但是汪洋是江建华找来的,要说江建华一点责任都没有肯定不可能。

    这段时间以来,哈利药厂也出了不少的事情,不过每一次,李潇潇都原谅了江建华,毕竟他是自己的心腹,但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不是第二次了,再一再二不再三,现在哈利药厂又出了意外,还是着火这样的事情,李潇潇觉得,自己不能再给江建华机会了,否则的话,这会成为江建华的某一种习惯,等到最后,说不定江建华自己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不敢他出了什么样的纰漏,李潇潇都不会追究。

    如果事情真的演变到了那个地步,恐怕用不了多久,哈利药厂也得宣布倒闭了。

    李潇潇深知这一点,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宽恕了。

    李潇潇的话说完,江建华苦笑,点了点头,站直了身体,低着脑袋:“李董,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前两次,您都原谅了我,可是我还是犯了大错,即便我是您,也断然不会允许我继续留在哈利药厂的。不敢怎么说,我多要感谢你,谢谢您李董,您是一个好人。”

    说完,他便转过身,迈开了脚步。

    看着江建华的身影慢慢消息在黑幕中,李潇潇长舒了口气,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我这么做,对吗?”

    “对不对,你自己不是也很清楚吗?”肖遥摸了摸鼻子,笑着问道。

    在稍微感叹了几句之后,李潇潇的眼神总又闪过了一道寒芒,皱眉问道:“你说,这真的只是场意外吗?”

    肖遥摇头:“我也不清楚,这个还得问问火警叔叔的。”

    这时候,先前那个消防队队长,也走到了肖遥和李潇潇的跟前,先前他也进入了火场,脸上被烟熏的很黑,眼睛都火辣辣的疼。

    李泽阳走到了跟前,看了眼李潇潇,开口说道:“报警。”

    “报警?”李潇潇微微一愣,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李泽阳点了点头,说道:“在火灾现场,我们闻到了汽油味,也找到了一些助燃的化学物质,否则的话,即便仓库里都是干药材,火势也不可能在段时间内烧到那么大的。”

    李潇潇依然迷惑不解,倒是肖遥先反应了过来,眉头一皱,问道:“您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纵火?”

    “可能性很大。”李泽阳如实说道,他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但是从现在看来,故意纵火的嫌疑明显是最大的。

    “你们这些企业家啊,想要赚钱就是得得罪人,这样的事情我看得多了,也早都已经习惯了。”李泽阳苦笑着说道。

    肖遥看了眼李潇潇,同样好奇问道:“最近这段时间里,你又得罪了谁?”

    李潇潇只是苦笑着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世界上,李潇潇觉得,自己已经无形中得罪了很多人。最简单的道理,海天市的老百姓在中医药物上,每年的消费也就是那么多,现在哈利药厂赚了那么多,那就肯定有人少赚了,这也就是一种断人财路。断人财路等人杀人父母,李潇潇觉得太多的人都有可能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但是,李潇潇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用这样的想法,这简直就是铤而走险啊,难道对方就那么有把握,肯定他们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吗?要知道,故意纵火那可是重罪啊!

    “行了,至于剩下的事情,我们也没办法负责了,我们有个兄弟受了点伤,现在必须要送到医院去。”李泽阳擦了把脑门上的汗珠说道。

    “恩?严重吗?”肖遥忙问道。

    “还好,不是太严重。”李泽阳笑着说道。

    很多人都觉得警察难做,警察光荣,警察牺牲的几率比较大,但是却都忽略了眼前的这些消防员。

    如果非得说牺牲几率,世界上,火警的概率比起武警刑警来说都要大得多,更让人感到惋惜的是,即便这些人真的牺牲了,能记住他们的人也未必有几个。他们手里拎着的枪,虽然是水枪,但是却不知道挽救了多少人的性命。

    “谢谢你们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李潇潇说道。

    李泽阳摆了摆手,他们来的快,去得也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先报警,看看警察能不能查出些什么。”肖遥说道。

    李潇潇点了点头,已经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没多久一辆警车就已经停在了他们的面前,从车里走下来的女孩让肖遥又是一阵无语,自己和这个叫秦雪的女人怎么就那么有缘分呢,好像不管自己做什么都能遇到他。

    “是你们报的警?”秦雪下了车,带着两个年轻警察走到了肖遥和李潇潇的跟前,好奇问道。

    “是我。”李潇潇点了点头。

    秦雪瞥了眼肖遥,没好气道:“你身边这个保镖不是很厉害的吗?找我们警察恐怕也没什么用?”

    李潇潇好奇地看着肖遥,似乎是在询问肖遥和秦雪之间又因为什么事情产生了矛盾,而肖遥也只能对着她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这个暴力女了。

    其实,这一次的责任还真不在肖遥的身上,主要是这段时间,秦雪的心情都很不好,海天市已经失踪了那么多的孩童,但是到现在为止,案件也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说的难听点,那就是他们刑警队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本来秦雪的心里就比较沉闷,肖遥这也只能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我又招你惹你了?”肖遥郁闷道。

    “你没招我惹我啊!我说的不也都是实话吗?你的个人能力比较就很突出,还用得着我们警察吗?”秦雪问道。

    肖遥只是哭笑不得,但是站在他身边的李潇潇这个时候却有些发怒了,凭什么这个女人对肖遥冷嘲热讽的啊?

    “秦警官,你说好了吗?”李潇潇问道。

    秦雪微微一愣,看了眼边上的李潇潇,略显尴尬,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深吸了口气,看着李潇潇问道:“李董,这里发生火灾了?”

    “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李潇潇冷笑着说道。

    秦雪一阵郁闷,不过也知道李潇潇这是存心报复,就是因为自己刚才没给肖遥好脸色看,所以现在人家也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了。

    她四处望了望,问道:“这是有人故意纵火吗?”

    “如果是自然起火,你觉得我会报警吗?”李潇潇没好气道。

    肖遥左右望着,眨巴眨巴眼睛,心里想着,李潇潇这是为自己出气呢?

    秦雪又碰了个钉子,似乎也没有继续往下说的**了,索性点了点头,说道:“李董,你这边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这样,你把事情的经过仔细跟我说一遍,我让我的同事给你做个笔录,之后你们便可以回去了,我们会尽快给您答复的。”

    “尽快?”李潇潇看着她问道,“我能知道你我说的尽快是多快吗?可不要和我耍太极,我不吃这一套,正好我顺便也想看看海天市的刑警队长秦雪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别本事不大,官威不小。”

    秦雪看了李潇潇一眼,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不友善,偏偏又无可奈何,先不说对方的身份,即便从道理上说,也是她先对肖遥发的无名火。

    “我会尽力的。”秦雪说道。

    “尽力?光尽力就可以了吗?”李潇潇寒声问道,“那以后你们干脆也别破案了,不管遇到什么案件,就跟人家受害者说一句你们尽力了,到时候,工资照拿,什么都不用做,不是更好?”

    秦雪不语。

    肖遥拉了拉李潇潇,笑道:“算了,到时候再看。”

    李潇潇剜了肖遥一眼,怒其不争,但是既然肖遥都这么说了,即便李潇潇心里依然不舒服,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转过脸生着闷气。

    “如果你们有了什么进展,就告诉我,潇潇知道的我都知道,我和你们做笔录。”肖遥说道。

    秦雪有些诧异地看了眼肖遥,她还真没想到,给自己解围的竟然是这个家伙,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