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莫惊闻跑了!
    酒里,又是一阵惨叫。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肖遥看差不多了,吼了一句:“都停下!”

    所有人又都停了下来。

    肖遥朝着陶波走了过去。走到跟前,他对老虎和阿力使了个眼色,阿力和老虎都立刻会意,将陶波架了起来。

    陶波的脸肿的像猪头一样,鼻子嘴巴都是血迹,脸上还有不少脚印,更不要说衣服了。

    他的一只眼睛高高肿起,眯着眼睛看着肖遥。

    “你会后悔的。”陶波含糊不清说。

    肖遥勉强听清楚了对方的话,乐道:“你说我会后悔?”

    陶波重重点头,一脸怨毒地看着肖遥。

    肖遥索性又不了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虽然阿力和老虎架着他,但是肖遥的这一拳还是把他送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他摔在了一张桌子上。

    他连参加都发不出来了。

    肖遥隔着一段距离,冲着陶波说道:“现在给你时间,给你那个什么兄弟打电话,让他过来找我麻烦,我就在这等着。”

    说完,他就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并且掏出手机玩着——手机买了这么久,他都不清楚里面的功能。

    酒里,一阵掌声。一些热血青年此时都一脸崇拜的看着肖遥,眼神都发着光。而一些小太妹,花痴女,此时都大声地喊着一句话。

    “帅哥,我要给你生猴子!”

    肖遥很生气,你们才生猴子呢!你们全家生的都是猴子!

    宋逸霖站在肖遥的身边,脸上连一点惊讶的表情都看不出来,如果肖遥不会这么做的话,他才会感到奇怪呢!

    “肖哥,我听说……”老虎走到了肖遥的跟前,小声说道,“他的那个老大,好像是莫家的人。”

    “莫家?”肖遥微微一愣,“哪个莫家?”

    老虎苦笑:“在海天市,还有哪个莫家啊!陶波好像和莫惊闻的关系很好。”

    “莫惊闻?”肖遥乐了,“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老虎心里咯噔,他以为肖遥会说,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就不会让你们动手了。

    但是肖遥说的话,却让他有些一阵迷糊。

    肖遥对他说:“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刚才就应该拿酒瓶子砸他脑袋了。”

    老虎郁闷,这是什么逻辑啊?这和拿酒瓶子砸人家脑袋有什么关系?

    肖遥看了眼阿力,说道:“你记住了,以后,只要别人欺负你,你就可以还手,但是你最起码得明确一点,人家做的确实太过火了你才能动手,明白吗?”

    阿力重重点头,激动地热泪盈眶:“我明白。”

    他知道,如果今天自己跟着的还是那个蝎子,在此之前,蝎子就肯定会让他把妹妹交出去了。

    即便他不会这么做,现在也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肖哥,要是对方是咱们得罪不起的人呢?”老虎问道。

    “得罪不起?”肖遥耸了耸肩膀,“那咱们就撒着脚丫子跑呗!”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不管是老虎还是阿力,亦或者是他们身后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满心感动。

    他们不要求自己的老大多么有钱,多么厉害,但是,最起码要对他们好。

    除此之外,他们似乎也没什么可要求的了。

    肖遥站起身,扫视着站在老虎身后的那些小弟。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觉得,你们做的是对的,那就放手去干,大不了,咱们就闪人!”肖遥说。

    “好!”一片掌声,几乎已经掩盖了酒里震耳欲聋的音乐。

    没多久,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冷月夜酒门口。

    从奔驰车里,走出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莫惊闻,另外一个,则是莫惊闻的朋友,柳叶,上次莫惊闻在海天大酒店被揍的时候,这个家伙也在莫惊闻的身边。

    “莫少,今天这件事情,咱们可不能算了啊!”柳叶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谁不知道那个陶波是你的人?他们打的不是刘波,更是你的脸啊!如果这件事情你不处理好的话,恐怕以后,你在海天市也就没什么威信了。”

    如果让肖遥听到柳叶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个家伙和方海很有共同语言。

    最起码都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货!

    莫惊闻听着柳叶的话,脸色阴沉,步伐很快。

    柳叶说的,也就是他心里想的。

    上次在肖遥的手上吃了亏,让他心里非常的憋屈,好几天都没好意思出门。更让他感到生气的是,莫家人还没办法帮他出头,说什么时机未到,他觉得自己简直都快要气炸了!

    凭什么啊?那个肖遥,也不过就是个小人物而已,自己被他欺负了,莫家竟然都不敢放个响屁,这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大局为重,什么时机未到,在莫惊闻看来,那都是扯淡!

    他走进了酒里,扫视了一圈,当他看到站在最前面的肖遥之后,脸色就变得难看了。

    他对肖遥都快有了阴影!

    而这个时候,陶波也冲到了他的跟前。

    “莫扫,伲要给窝做猪啊!”因为嘴巴都肿了,以至于现在的陶波想要说清楚一段话都非常的困难。

    莫惊闻费了不小的功夫才听懂他说的话。

    “怎么回事?”莫惊闻问道,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故意不去看肖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旦看到肖遥,就忍不住想要摸自己的脑袋。

    陶波还没说话,肖遥就走到了跟前。

    “别问他了,他现在连话都说不好,我简单给你说一遍,你这个叫陶波的小弟,被我狠揍了一顿,明白了吗?”肖遥笑着问道。

    莫惊闻听到这句话,脸色微微一变,看了眼肖遥,咬着牙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你这个小弟来我的酒里找麻烦,我就揍了他一顿,有什么问题吗?”肖遥问道。

    莫惊闻想要发怒,但是面对着肖遥,他觉得自己就好像面对着一座山,连发怒的冲动都没有,他生怕肖遥生气,会随手拎起一个酒瓶子给他的脑袋开瓢,这就是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家伙,他才不会因为自己是莫家的二少爷就留手呢!

    “肖遥,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陶波真的得罪了你,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吗?”莫惊闻说道。

    老虎闻言微微一愣,这个时候的他也看出来了,似乎自己的这个老大,和那个叫莫惊闻大少之间有些恩怨。

    “那个,莫少,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老虎凑到跟前,刚想解释一下,就被肖遥一脚踹到了边上。

    “什么这样那样的,就是我揍了他的人,就这么简单,你以为他能咬我吗?”肖遥毫不留情地说道,“老虎,放心,他就是坨屎,还给他面子,他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老虎听了肖遥的话,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肖遥可以不怕莫惊闻,但是……也没必要这么欺负人家?

    要是换做了别人,肖遥或许还会给对方一点面子,但是现在,肖遥对莫家人确实是一点好感都没有。那个叫莫成飞的家伙,就因为一点小事情,三番四次找他的麻烦,他能忍住到现在都没去把莫成飞弄死都是因为他变得仁慈了。

    还给莫家人的面子?如果肖遥的脑子坏了,或许他真的会考虑那么做,可惜的是,肖遥现在很正常。

    老虎眨巴眨巴眼睛,嘿嘿笑着走到了一边。

    莫惊闻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肖遥现在早就鲜血淋漓。

    如果咒骂可以咒死人,现在的肖遥估计早就躺在地上了。

    可惜的是,不管是目光还是咒骂,都没办法要了肖遥的面子。

    “肖遥,难道你不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吗?”莫惊闻咬着牙说道。

    他的牙齿都快被咬碎了,他觉得,现在每一个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嘲笑,包括他身边的柳叶,有些人在窃窃私语,他听不清楚,但是他觉得那些人肯定是在嘲讽自己。

    他恨不得挥起拳头,给肖遥一拳,但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动手了,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肖遥,你厉害,走着瞧!”莫惊闻狠狠瞪了眼肖遥,然后就走了。

    柳叶傻愣了许久,也赶紧跟了出去。

    莫惊闻,莫家的二少爷,在老虎他们眼里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可是在肖遥的面前,他除了被嘲笑之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了。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

    “老大,你太猛了!”老虎大声说道。因为心里极度震惊,所以他的声音都变得尖锐刺耳。

    “小声点,吓我一跳。”肖遥伸出手,一巴掌拍在老虎的脑袋上,没好气道。

    老虎嘿嘿笑着。

    谁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解决了。

    而陶波,这个时候都没反应过来,傻愣在原地。

    “别看了,你的主人走了,你也可以滚了。”肖遥开口说道。

    这句话就像一道炸雷,在陶波的耳边炸开,他也终于回过了神,用一种愕然的眼神看了眼肖遥之后,撒腿就跑,都不去管他那些还躺在地上装死的兄弟们。

    老虎等人又是哈哈大笑。

    “行了,要是笑够了的话,我们也该说说正事了。”肖遥咳嗽了一声,他可不敢把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给忘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