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她就是个女人!
    比武不是拍电影,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招式。..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大力破天下。

    直接的一拳,速度够了,力道够了,那拳头就变成了一把重锤,一把能敲开天地的重锤。

    宋逆流的拳头,就是这么的简单,就像开在悬崖峭壁上的一朵红色艳花,看的那么清楚,又是那般傲然。

    他的力道很足,一拳头,就有开天辟地之势。

    其实,宋逆流还是挺欣赏肖遥的,能在这样的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并且迈入了寻天境,这样的人,世间少有。宋逆流都忍不住想着,如果这个家伙是他们八虎拳的传人,那该有多好啊?

    宋逆流稍微留情了,他担心肖遥没办法躲开自己的拳头,所以还是卸掉了一些力道,免得打伤了这个看上去非常不错的年轻人,这可是华夏古武未来的希望啊,要是折在了自己的手上,那可真的是罪恶深重了。

    然而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就在他冲到了肖遥跟前的时候,肖遥忽然不见了。

    就是那样,忽然间就在眼前消失不见了。

    宋逆流的身体停住了,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正是肖遥。

    肖遥的拳头,顶住了他的后背,不过只是轻轻搭在了那里。

    然而,胜负已分,如果肖遥的手中多了一把匕首,那现在的宋逆流会是什么样呢?恐怕,任何一个人的心里都明白。

    “踏雪无痕?”宋逆流的脸色骤变,瞳孔骤然收缩,即便是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颤抖。

    他知道肖遥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又不敢相信。

    踏雪无痕,在静距离内,抓住敌人视觉盲点,接着以一种飞快的速度瞒过对方的眼睛——这是华夏三大高手之一的惊雷,东方无言的成名招式。

    可是……肖遥怎么会?这个年轻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一招踏雪无痕,让肖遥在宋逆流的心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虽然他不知道肖遥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肯定和传说中的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否则的话,那个男人也断然不会将踏雪无痕教给他。

    “宋叔叔,得罪了。”肖遥收起拳头,微笑说道。

    宋逆流转过脸,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肖遥,一脸的颓然,咧开嘴自嘲道:“看来我还真是老了,竟然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

    “那是宋叔叔大意了,从开始到现在,即便你觉得我不简单,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我能做你的敌人。”肖遥认真说道,“你……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否则的话,以你的实力,想要击败我并不难,我甚至连使出踏雪无痕的机会都没有。”

    宋逆流知道肖遥说的很对,但是这并不是他能为自己的失败能找的理由。

    输了就是输了,哪有那么多的借口呢?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宋逆流皱眉问道。

    肖遥微微一愣,接着笑着说道:“可以,宋叔叔请问,晚辈知无不言。”

    “我想知道,华夏惊雷,是你的什么人。”宋逆流说道。

    华夏三大高手,人皇,惊雷,虎王。

    已经没几个人能记住他们的真实姓名了。尽管过去了不少年,可是在内江湖里,谁也不敢说他们已经消失了,因为他们的余威还在。

    “这……”肖遥面露犹豫之色。

    宋逆流颓然摆手:“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就别说了,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是世外高人了,不想透露自己的消息。”

    肖遥摇了摇头:“惊雷是我的二爷爷,也是我的师傅。”

    “恩,那就难怪了。”宋逆流微微点头,“我输的不亏。”

    肖遥苦笑连连,不过也不再说话。

    “坐下。”宋逆流指了指椅子。肖遥和李潇潇倒是也不客气,都坐了下来。

    坐在肖遥身边的宋逸霖,胳膊肘推了推肖遥:“肖哥,你还真是厉害啊!连我爹都打不过你!”

    肖遥哭笑不得,其实刚才,主要是宋逆流大意了,而且也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肖遥这根本算不得赢。

    坐下来之后,宋逆流好不容易才从刚才的失败里回过神来,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逸霖,现在轮到你说几句了。”

    “说什么?”宋逸霖微微一愣。

    “说说你的意思,要么,和我回去,要么,就一个人待在这。”宋逆流说道。

    宋逸霖和李秋月的脸色都是一变。他们猜到宋逆流或许会出言阻止,但是却没想到态度竟然这么强硬。

    “爸,您这是什么意思?”宋逸霖略显尴尬道。

    “我什么意思,你听不出来?”宋逆流冷声说道。

    李兴国气的身体都发抖:“姓宋的,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还没说什么呢,你还这么大的意见?得得得,你厉害,你强,哼,我还不打算把女儿嫁给你们家呢!”

    说完,他就站起身,拉着李秋月:“秋月,我们现在就走!”

    李秋月的眼眶都红了半圈,不愿起身。

    李兴国更加生气,怒道:“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就没看出来吗?姓宋的压根就没打算让你进他们家的门!哼,还真以为他们宋家的门槛是金子做的了?我们李家还不稀罕呢!”

    “不稀罕,就赶紧走。”宋逆流说道。

    “爸!”宋逸霖更加着急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和秋月在一起啊!以前你不是也挺喜欢秋月的吗?”

    “你说的不错,以前我确实挺喜欢秋月这丫头的,但是呢?你以为你被李茹打伤的事情我不知道?”宋逆流寒声说道。

    宋逸霖说的不错,在此之前,宋逆流确实觉得李秋月这个姑娘家不错,懂礼貌,长得漂亮,声音也很甜,所以宋逸霖和李秋月搞对象,他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再加上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他一个做父亲的,也不好干涉。

    只是后来,得知了宋逸霖被李家人刁难,甚至还被李茹打伤的事情之后,宋逆流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因为宋家和李家还是有些交情的,所以宋逆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先去请示自己的父亲。

    宋江山也是个非常护犊子的人,听完了宋逆流的话之后,直接巴掌一拍,沉声说了一句话:“宋家的人,不能被别人欺负,谁也不行!”

    于是,宋逆流就来了,并且坐在了今天这张饭桌上。

    宋逆流的话,让宋逸霖没了声音,他了解自己父亲的脾气,这件事情一旦被父亲知道,他要是不赶过来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宋逆流的心里带着火气。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求助肖遥,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肖遥觉得如果自己还是一言不发的话,真的不太合适了。

    “咳咳,宋叔叔,您也别生气。”肖遥微微一笑,声音清淡。

    “不生气?”宋逆流瞥了眼肖遥,这句话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估计他早就一巴掌拍出去了,不过,现在说这句话的是肖遥,是惊雷的徒弟,他就不敢太过分了,只是嘴上依然说道,“你让我怎么不生气?他是我儿子,容不得别人欺负!”

    好嘛!就是个极度护犊子的人!

    肖遥看了眼宋逸霖,面露苦涩,但是宋逸霖却依然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肖遥觉得自己这一次还真是被兄弟给坑了。现在宋逆流明显就是在火头上,自己继续往下说,不但起不到半点作用,还会让宋逆流对他产生恶感,毕竟这是他们家里的事情,再加上宋逆流又是他的长辈,他凭什么对宋逆流的做法指指点点呢?

    深深吸了口气之后,肖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说道:“宋叔叔,其实,我想李家也是没有恶意的。”

    宋逆流没理他。

    他不想生气,所以干脆无视肖遥了。

    肖遥看了眼宋逸霖,然后一摊手,告诉宋逸霖,自己现在也是爱莫能助了。

    宋逸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谁也不知道现在的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的胸口大幅度的欺负着,脸上的表情满是纠结。

    桌子底下,李秋月紧紧握住了宋逸霖的手。

    “逸霖,我再说最后一遍,要么,你就跟我回去,要么以后就不要说你是我们宋家的人了。”宋逆流说道,“这不单单是我的意思,也是你爷爷的意思。”

    宋家,别的都很好,就是太要面子了,现在宋江山和宋逆流都觉得,李家就是不给他们家面子。从宋江山的父亲那一代到现在,宋家就发展的顺风顺水,毫无阻碍的走到了现在,他们的自信心已经爆棚到了极点,甚至于说,他们心里都觉得宋逸霖能看上李秋月,都是李家多年来修的福气。

    忽然,宋逸霖开口了。

    “爸,你回去。”他就是这么说的。

    “什么?”宋逆流微微一愣,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都听错了。

    “我说,你回去。”宋逸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非常勉强,他的眼眶也红了大半圈,眼睛里都有了泪水,不过因为他是一个男人,所以他不敢把眼睛里的泪水释放出来。而且——宋逆流也从来不允许他哭。

    宋逆流说,宋家的男人流血不流泪。

    宋逆流说,宋家的男人膝下有黄金。

    宋逆流还说……看,宋逆流简直就是个话唠!

    包厢里,气氛瞬间就凝固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李秋月也用一种惊愕的眼神看着宋逸霖,她也没想到宋逸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她有点紧张,有点感动,也有点小兴奋。

    “好,很好。”宋逆流一拍桌子,站起身,盯着宋逸霖,他的眼神锐利,让宋逸霖不敢对视。

    “这话是你说的,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别反悔了。”宋逆流说道。

    “我不会反悔。”宋逸霖摇了摇头,“如果我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娶不了,那我才会后悔。爸,你以前跟我说过,一个大男人,给了女人承诺,就得说到做到,不然对不起胯下那玩意。”

    “滚蛋!”宋逆流被噎住了,他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还拿自己以前说过的话还回来。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啊!

    宋逆流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宋逸霖也站了起来,看了眼李秋月,低声说道:“我送送我爸。”

    李秋月点了点头,她想让宋逸霖别这么和宋逆流说话,别搞得那么僵,但是这些话她始终说不出来。谁让她也深爱着这个男人呢?什么放手,什么别让喜欢的人为难,去他妈的!她就是个女人!一个小女人,一个希望能和自己喜欢的男人永远在一起的简单人!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